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五,蔥油餅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蔥油餅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二丫這個樣子,讓在座的各位面面相覷,縣丞家的管事甚至想,現在村裡乞討要飯的都成了這副裝扮。

村裡那幾個老人是認識二丫的,剛才坐在炕上,看林老爺子那得勢的樣子,心裡正不舒坦著,看二丫這樣子,心裡頓時舒暢了,你林老頭不是來了貴客有面子嘛,讓你臭顯擺,這次可給你來了個大「面子」。

林老爺子臉色發青,穿著破衣爛衫的還背著柴這明擺著是給他難堪的,他怒吼中燒正要怒罵,突然想起旁邊還有客人,硬是把火氣壓了下去。二兒子文景可沒修鍊到老爹那種程度,另外腿上還濕著一大片呢,那可是滾熱滾熱剛出鍋的開水,疼的他是想喊又不好意思喊,這個鬱悶啊,客人不敢得罪,這賠錢貨還不敢得罪了,就這樣想著罵道:「你個小王八羔子,你咋跑到這裡來了。」

父親罵女兒,小王八羔子,燕曼舒都要被罵樂了,這家人真是奇葩,乾脆惡作劇的問:「爹,我是王八羔子那你是啥?」

在座的人眼前明晃晃閃過兩個字,王八。小公子沒忍住,噗嗤笑出了聲。村裡的老人們低著頭,憋著笑。縣丞管事的落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這不是小乞丐呀?

反正燕曼舒是豁出去了,主位的老爺子面色不善,燕曼舒猜測她是二丫的爺爺,在看那個便宜爹額頭青筋暴露,愛咋樣就咋樣吧,現在的她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看面前這兩人的凶煞模樣,燕曼舒想,實在不行,被當場亂棍打死,總比委委屈屈憋屈的強,如果現在讓她磕頭求饒,賠禮道歉,她燕曼舒一萬個做不到,。

「是啥,王八。」林文景沒文化,反應慢一拍,心裡想的嘴裡就念叨了出來,「你說俺是王八,你這個兔崽子,你敢罵你爹是王八。」林文景跳起來,就朝二丫打去。

越來越不像樣了,看到此景,林老爺子厲聲說,「文景!坐回去。」

聽老爺子喊,就要伸出去的腿又收了回來,回頭抱怨著:「爹,這小兔崽子還反了天啦。」

「好了,坐回去吧,小孩子不懂事,你這當爹的也不懂事。」林老爺子板著臉說,看老爺子生氣了,林文景乖乖的坐到炕上。

此時的林老爺子硬是壓著火氣,這場面已經夠難堪了,在當場打這丫頭,只能讓這場面更加難堪,村裡那幾個人看了笑話不說,這樣客人還咋坐著,不是變相的趕人家走嘛。

到底姜還是老的辣,林老爺子心裡記下這筆賬,等客人散去了,看他在咋收拾這個丫頭片子,自家的孩子,就是打死也不為過。

此時,縣丞家管事的臉色已經不好看了,先前的笑模樣變成了此刻的冰霜臉,縣丞老爺接連死了兩位太太,自從死了二太太后,身體一直不好,這次,老夫人讓管事負責找一個好人家的姑娘,接連死了兩個媳婦,她也沒那麼挑剔了,只是想著儘快成親,一是沖喜,二是,兩個媳婦死了,留下十多個孩子,這半大不小的孩子總是沒娘也不是個事。至於是哪家,只要管事看重,回家跟她彙報下就行了。這也是管事多年的兢兢業業,老夫人對她的信任。當然這些話,他可沒和這些人家全說。

老夫人對她信任,他不是更不應該辜負老夫人對他的期望,昨在鎮上,李福全對他拍著胸脯說,他媳婦娘家家是如何如何的富裕,這在十里八鄉也算個不錯的人家,可是現在,他親眼看到,自家孩子穿個像個小乞丐,說富裕誰信呢。這門親事他可算是大包大攬的,以後回去怎麼和老夫人交代,他暗暗擦下冷汗,這事干砸了,以後他的管事也就做到頭了。

管事臉色的變化,林老爺子和福全都是看在眼裡的,福全忙打著周全:「小丫頭,剛乾活回來呀,咋沒去洗洗,去換件乾淨的衣服。」

然後他不等二丫回話,忙又轉頭對管事說:「莊戶人家的孩子,沒那麼講究,女娃男娃都的出去干點農活。」福全哪敢讓二丫回話,這丫頭大概腦子有點問題,連王八這話都敢頂回來,萬一說個不中聽的話,他李福全可還要周全要面子呢。

管事也不傻,沒有說話。

林老爺子哪還看不明白,連忙語氣溫和地說:「二丫,背柴回來了?來爺這有啥事?」

燕曼舒輕舒一口氣,這一步算是贏了,下一步就該是跑路了。「爺,我餓。」

「哦,餓了啊,到廚房讓你娘給你做點吃的。」林老爺子接著說。

「爺,我想吃蔥油餅。」燕曼舒說。燕曼舒突然覺得,就要到手的蔥油餅好像沒那麼重要了,她為這口氣,值得嗎?

「你還想吃蔥油餅?」二丫爹氣的罵,他哪有那個眼力勁,也根本沒想他爹咋態度變得這麼好。

「閉嘴。」林老爺子喝到,心裡罵著這沒眼力的兒子,「孩子想吃個蔥油餅咋啦。」

二丫爹都被罵傻了,爹平常不是這樣埃

林老爺子又和藹的對二丫說:「爺給你拿。」說著,拿了兩塊,遞給二丫。

燕曼舒接過,說:「謝謝爺。」謝謝一詞,對於現代的她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這丫頭有禮貌埃」里正忙誇讚道,他也看出門道了,坐在人家炕上,總要替人家說點好話不是。

「是啊,這小丫頭還能幹著呢,別看那捆柴,鎮里一個普通漢子未必能背的動。」村子里的另一個老人附和。

「可不是,這小丫頭石頭還打得好呢,瞅哪打哪那個准。」另外一個村人也接著說。

已經轉身出門的燕曼舒,頓住了腳,心中驚嘆,她的本體還有這本事。

這幾句場面話,哪能糊弄過看人臉色生活的縣丞管事,他喝了口水,先前通判公子坐不安穩的樣子,他早收在眼底,只是看在李福全的面子上,一直裝作看不見,現在看這家這個光景,小孩子穿的活脫脫一樣乞丐,他也沒有留下的必要了,這邊自己一時答應了,回去老爺那就難交差了。想到這裡,就輕咳了兩聲,說:「這次來鎮上,還有幾家要走走,就先回去了?」

福全看管事要走,急了,這剛攀上枝頭的鳥,就要飛了,哪裡甘心,忙上去說什麼飯都做好了,馬上就要吃了,如何如何的。

管事跟著縣丞什麼好吃的沒吃過,還能看上你一個普通農戶人家的飯,說了要走,也沒留下來的必要,人就站起來。

林老爺子還有里正等人也忙著挽留,管事去意已決,那還能留祝

「李管事,我也餓了,就在這吃吧。」通判公子這時候說道。

這一句李管事,把管事叫的那個熱乎乎,這可是通判公子啊,一路上也沒和他說過三句話。先前著的臉也笑的綻開了花,「小公子餓了啊,好,好,就在這裡吃了。」李管事笑著應著,忙又坐下。

大家見剛才怎麼勸都沒勸住這個管事,人家小公子一句話,就乖乖坐下了,心裡嘆道,看來這個小公子還真不是一般人呢。

小公子又轉過頭去對林老爺子說:「林家爺爺,剛才聽說您這孫女打石子打的準確,我想去見識見識。」

林老爺子被這小公子叫了爺爺,哈哈,林老爺子這個心花怒放,你們聽到沒,聽到沒,通判的公子管我叫爺爺,你們剛才不是看老頭子笑話嘛,現在讓你們看看,這可是太有面子了。

「好,好,俺這就讓人去叫她。農村的孩子沒啥玩的,也就是會打個石子啥的,上不了檯面。」說完,忙轉過身吩咐二丫爹:「去把二丫喊過來,對了,讓她洗洗,換身乾淨衣服。這都是貴客,不能穿的太隨便。」

二丫爹一時沒明白過來,這哪是哪呀,在說,那丫頭除了那套衣服還有衣服嘛,換衣服,難道穿他的衣服過來。

看二丫爹傻愣愣的,林老爺子有點不高興了。還是福全有眼力勁,忙說:「屋外敞亮,打石子也方便,俺去陪著小公子,也能有個照料。」

大家一聽,這個辦法好,也就笑著同意了,李福全這個心裡罵林文景,這點事都幹不了,怪不得讓自家丫頭說王八。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