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六,比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比試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還沒有走,是在院外的土丘上遠遠站著呢,她在等三丫。蔥油餅拿了兩塊,她只吃了屬於自己那塊,另一塊用樹葉包著,放了起來,是給三丫留著的,她覺得那是她該得的。

為什麼站在土丘上,這裡看的清楚呀,從這個角度能清楚的看到院子里走出的人,她都想好了,如果是二丫的爹出來,她撒腿就跑,就她現在十歲的小身板,還是鬥不過身強力壯的男人的。

她試著打了幾次石子,好像,遠是遠,但沒有想象的准,想想別人穿越至少還帶個記憶帶個功法或者帶個什麼寶貝,她倒好,什麼都沒有,大腦空空,兩手空空,錢袋空空。

想著錢袋空空,想著就要流浪天涯,燕曼舒鬱悶了,以後沒錢的日子可怎麼活呢?鬱悶也就一瞬間,靠,有什麼怕的,車到山前必有路,就不相信我燕曼舒活人能被尿憋死。別人穿越過的風生水起,我燕曼舒就能餓死窮死,哼,我也要賺錢!

豪情萬丈的燕曼舒,低頭看見破爛的補丁蓋補丁的衣服,那豪情瞬間又煙灰飛滅,賺錢要靠本錢,兩手空空怎麼賺。

心思百轉的燕曼舒,一邊考慮著賺錢大業,一邊眼瞅著林家院門,把那塊蔥油餅交給三丫,她就要走了,有什麼了不起,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實在不行,野外吃個野菜啥的,也能頂個餓。

看見走出兩個人,不是三丫,也不是她爹。是?燕曼舒仔細看了下,認出來了,見過。

來人正是通判小公子和李福全。兩人在院里找了一圈林二丫,沒見到人,李福全看小公子有些失望,想著,這林二丫怎麼也得找到呀,如果人沒找到,小公子無聊自要鬧著要回去,那管事肯定留不住了,那成親的事自然沒戲,那以後自己想去縣城發展的宏圖大業更是打了水漂。

也就是抱著碰碰運氣出了院門,看到遠處山丘下那個穿的破爛的小姑娘,李福全這個喜呀,比看到親娘還要開心。

看到他們過來,燕曼舒沒有跑,這兩人好像和她沒啥過節吧,其中那個男人,臉上笑的跟朵花似的,燕曼舒渾身雞皮嘎達都起來了,笑的過分,非奸即盜。

兩人走到她身前,那男人的臉搜的陰了下來,「你怎麼在這呢?」

這才正常嘛,燕曼舒想,心裡嘀咕,我在哪關你什麼屁事,嘴上沒言語,這人他又不認識,幹嘛廢話。

「聽說你石子扔的很遠,我想和你比試。」小公子忍不住了,開門見山。

「不比。」燕曼舒也回絕的乾脆,心中腹誹,這富人家的孩子真不知愁滋味,比什麼不好,比扔石子,閑的。燕曼舒可不知道,扔石子是小公子師傅讓他做的基本功,練臂力的。

「你怎麼和小公子說話呢?人家和你比試是看得起你。」李福全訓斥著,這可是小公子呀,他都搭不上話。

燕曼舒斜睨地看他一眼,不屑的哼了一聲,心道,我又沒找到說話,誰稀罕。這種對上阿諛奉承,對下趾高氣揚的人,她最,最看不慣。

看她這樣子,不是小公子在一旁,李福全恨不得一腳踢飛了她。

小公子也有點訕訕,從小家教嚴格的他,在他眼裡,李福全怎麼也是個大人,這小丫頭怎麼說話呢。

燕曼舒可沒有探究他們的心裡,眼瞅著林家院門,想著三丫在不出來,她真就走了。

看小公子訕訕,那小丫頭又沒事人似的,反而李福全救起了場子,小商人的他最會看別人臉色了,在利益面前,他哪還顧上的自己的臉面。「二丫,聽說你石子打的好,看在大姑父面上,和小公子比比。」

看這自稱是大姑父的人態度緩和了許多,燕曼舒的語氣也緩和了些:「比那幹嘛,連個雀都打不下來,又沒殺傷力。」

殺傷力?李福來一時沒反應不過,不就是小孩子玩扔石頭嘛,怎麼還殺傷力了。

「哼,這個有殺傷力,你會嗎?」小公子不屑地說,從衣襟里拿出一個彈弓。心想,一個農村小丫頭,還殺傷力呢,這幾個字是聽來的吧,你懂嘛?

這個彈弓太漂亮了,就一眼,把燕曼舒看的就差口水流出來了,從小不愛學習的她,反而就愛玩這些,小時候她也有彈弓的,後來大了,也就不拉了。看著眼前這個小公子穿著考究,一副小大人的樣子,怎麼拿出這麼個小孩玩意。

突然記起爺爺的話,在冷兵器年代,彈弓和弓箭一樣,是利器,也是冷兵器的一種,弓箭體型大,相比彈弓體積小,可以出其不意,更好起到防身的作用。想到這,她突然莞爾一笑,不是要流浪天涯么,如果有這麼個東西好防身埃

這突然的一笑,把小公子倒是弄得不知所措,這小乞丐笑的還挺漂亮的。

「扔石子有什麼意思,要比就比你手裡這個,你敢嗎?」燕曼舒起了貪心,採用激將法。

法子果然好用,小公子立刻說:「哼,這個你會嗎?也敢和我比。」

「如果你比輸了怎麼辦?」燕曼舒繼續說。

「我會輸?」小公子鄙夷,心想,你開什麼玩笑呢,我會輸。

「你沒比怎麼知道。」燕曼舒繼續說:「你不敢比吧。」

「我,我不敢比?就和你?」小公子被激怒了。

「是啊,就和俺埃」燕曼舒故意把俺說的很重。

我不敢和你一個村野小丫頭比?小公子徹底被激怒了,這傳出去,他還有臉沒臉混了。

「二丫,你不會這個,比比扔石頭就行了。」李福全這次學乖了,兩個孩子只要不打起來,鬥鬥嘴,不管比試啥,小公子自然是贏,只要小公子高興了,一切也就萬事大吉了。

只是,他畢竟是二丫的姑父,論理咋也是一家人,扔個石頭自家不會輸的太丟臉,這彈弓嗎,他可是聽說過,好的弓弦,那一般成年人的力氣都拉不開。想想小公子那樣的人家,拿的東西自然不會差,到時候,如果這二丫連弓弦都拉不開。講開了,老林家都失面子。

「你站遠點,等我。」小公子呵斥著李福全,即使小公子在好的教養,這時候也憤怒了,你們一個要和我比這個,一個不讓和我比這個,你們幹嘛呢,耍我玩呢。

小公子生氣了,自然帶出了大家族公子的威懾,李福全嚇得忙忙退後了,他們愛比啥,和自己有毛關係。

看李福全退後,燕曼舒說:「光比多沒意思,如果我贏了,你把彈弓給我。」

「如果我贏了呢?」小公子說。

「你也看了,俺啥都沒有,如果你不願意,就別比了。」燕曼舒又說。

「我輸?」小公子笑,開什麼玩笑,「好,如果你贏,就給你。」

燕曼舒滿意的笑了,她要的就是這句話,說「好,一言為定。」贏了彈弓歸她,即使輸了,挺多沒有,贏也是贏,輸也是贏。

「一言為定。」小公子氣洶洶地說。還笑,等會弓弦都拉不開,讓你哭。

李福全在遠處,聽不到他們說什麼,正在這時,林家老三急匆匆跑來,「姐夫,快回去勸勸咱娘。」

「咋啦?」李福全看林家老三急乎乎的樣子,問。

「還不是聽你的吩咐,大哥去鎮上買了肉,買了點心,又找來福滿樓曾經的齊大廚,回來娘聽說了,不幹了。」

李福全一聽全明白了,這明擺著是又心疼錢啦,老娘們,頭髮長就是見識短。他可知道那老太太的脾氣,真鬧開了,不管不顧的,那到時候真不好收場了,想到這,看遠處小公子和二丫在說話,暫時也顧不上這邊了,急匆匆跟著老三往院子里去了。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