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七,上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七,上山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李福全匆匆到了正房,正好聽見老太太在罵:「他讓你買,你就買,你咋不動動腦子,又不是花他的錢。難道他讓你死你也死。一塊點心就是10文錢,哎呦這是吃金豆子咧,那個李福全,殺千刀的小兔崽子。」

李福全聽到這裡,站在門外,反而是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娘,小點聲,別叫福全和客人聽到。」聲音是林家老大林文貴的聲音。

「聽到咋啦,聽到最好,俺最疼的老姑娘要給人家做後娘,俺最疼的大孫女被人打,你們這是看俺老了,一個個都欺負到俺頭上,俺是沒活頭了。」說完,拉長了聲音嚎哭起來。

「芝兒咋被打了?誰打的?」老大驚訝的問,那可是她寶貝閨女。

「這真是啥人都能欺負啦,芝兒被老三家的二丫打了,還不是你們一個個不給俺做主,一個小丫頭都欺負上了埃還不是,看你們不給俺做主,現在又要把俺老姑娘稀里糊塗嫁了,俺這是沒活路了埃」說完之後又接著嚎哭。

聲越來越大,李福全只好硬著頭皮打開一個門縫,閃了進去,趕快又關上門,就怕聲音傳到管事那,不好解釋。

見李福來進來,老太太也不哭了,大罵:「你個殺千刀的,人家給你啥好處,你讓俺老姑娘做後娘,這是讓往火坑裡跳咧。罵完又接著嚎哭。

李福全忙說:「娘,小點聲,這是好事,俺哪能害她了。」

「好事?」老太太停止了啼哭,眼睛是乾的,剛才是只打雷不下雨,不過老太太這路數,演多了,李福全也是見怪不怪了。不過,對這個難纏的老太太,李福全還是被折騰出一身汗,用手擦擦額頭又說:「娘,時辰不早了,你先讓大哥安排廚師忙活,把點心也客人上上,俺在慢慢和你說,」

聽到這裡,老太太想起花掉的那些白花花的銀子,又不樂意了,嘴一撇,又要嚎哭。李福全忙說:「行,行,咱先不上,您老也別急著哭,俺先給您講,咱今來的這個可是貴客。」

「呸,啥貴客,你看俺老了,糊弄俺呢。那個老的不就是個管事,說好聽的是管事,說不好點就是個奴才,出來辦事還帶個孩子,不懂規矩不說,還貪心的很。」

「啥貪心?」李福全問,想著人家貪你啥了?

「沒聽老話講,半大孩子吃窮老子,這明擺著借著辦事過來吃唄。」老太太氣洶洶說。

李福全被說的哭笑不得,「娘,你想差了,人家啥好吃的沒吃過,還在乎你那點吃的,還看的上你這粗茶淡飯。那小公子可不是一般人,人家爹是府城通判,府城知道吧,通判那可是大官,比縣長大多了。」李福全說。

「府城的?他爹比縣長的官都大。」老太太問。

「大,大好幾級呢。那小公子是縣長家的客人,你想想,咋能和縣丞的管事一起出來,這明擺著關係不一般。就這麼說吧,以後要是縣長高升了,弄好了您老未來的姑爺就是縣太爺。」

「啊,俺老姑娘未來的女婿是縣太爺?」老太太震驚了。

「娘,娘1李福全喚道。

震驚的老太太終於回過神,「老大,快把那好吃好喝的給客人端去,有啥不夠的在去買。」

老大林文貴也是震驚,先前急急忙忙去鎮上買東西,沒搞明白這利害關係,這明白了,再不敢耽擱,急忙去準備了。

老太太拉著李福全不讓走,又問個沒完沒了,聽到以後要當上縣太爺的娘了,那滿臉的褶子都樂開了花。

左一遍,右一遍,李福全翻來覆去講了好多遍,老太太是越聽越開心,就是拽著李福全不讓走。尤其是老太太聽到縣太爺喊娘那一段,心裡這個樂呦。

李福全這邊嘴皮子都要磨破了,看老太太那邊還是揪著他不放,只好借口說客人還要照顧,回頭等客人走了,在好好講給老太太,這才脫了身。

回到上房,酒菜已經上席,幾杯酒下肚的管事,早已沒了先前的不悅,見李福全進來,才想起小公子,心怪自己貪杯,對小公子禮數不周了,忙埋怨李福全,「咋扔個石子花這麼長時間,快讓小公子上桌吃飯。」看著埋怨李福全,實則,也算是找個台階借坡下驢。

小公子?這句話把李福全問住了,小公子早該回來了呀,但看桌上哪有小公子的影子,話也顧不上回,急急又奔了出去。

看李福全的樣子,管事的臉色有點不對,林老爺子忙換老三文路,跟出去看看。

林老爺子等人雖繼續邀酒吃飯,管事哪還要喝酒的心情,一袋煙的功夫,老三文路急急進來。管事見老三後面沒跟著小公子,忙站起來急急問:「小公子人呢?」

老三面帶為難,磕巴地說:「小,小公子找不到了。」

「埃」眾人大驚。

林老爺子怒喝:「胡說個啥,村子里就這點巴掌大的地方,咋能找不到?」

老三擦擦額頭的汗:「都找了,隔壁二柱說,好像看見二丫和小公子往山裡方向去了。」

「山裡?」里正驚呼。

「山裡咋啦?」管事急急問,「有要命的動物?」

「有要命的動物還好說,現在可比以前邪性的很。」一個村裡老人說。

「有啥邪性?」管事急急問。

「以前山上雖然有毒蛇野豬啥的,但好歹有人能活著出來,最近幾十年,進山的就沒見活著出來的。」另一個村裡老人講。

這番話似一盆涼水,把管事澆的那個透心涼,他跌坐在椅子上,先前幾杯酒下肚紅潤的臉,瞬間變得面色蒼白,那可是通判小公子,如果有個好歹,他一家大小哪還有活命。

不知哪個喝了幾杯酒,還沒分清眼前的輕重,這時不開眼的說:「派人去找找,咱們接著喝酒。」

「喝酒?喝你娘個酒,你們這是喝我一家老小的命啊1管事一氣之下揮著胳膊,把桌上的盤盤碗碗掃到了地上。

燕曼舒和小公子張文俊確實上了山,此時的小公子哪還有先前的形象,肩上背著用藤條串起來的雀和野兔,還背著些用藤條同樣串起來的蘑菇,野物大部分是小丫頭打的,他現在是甘拜下風,只好做起了小跟班。

先開始燕曼舒打死了雀,小公子不服呀,覺得她是碰巧了,後來又打死了一隻,他還是不服,就這樣,他們一路找著目標,一路打打停停,收貨的獵物越來越多,包括看到蘑菇,燕曼舒也是採摘了不少,蘑菇她是認識的,有毒沒毒的還分得清。不知不覺走到山的深處,天色也暗了下來,兩人這才想起下山。可是不管怎麼走,就是找不到下山的路。

兩人都有些急,稍微在古樹下休息了片刻,看山上有條小溪,燕曼舒提議順著小溪走,也許能找到出口,詭異的是,即使順著小溪,走來走去,還是繞回到先前休息的古樹下。

他倆更急了,眼見著天完全黑了下來,尤其是小公子,錦衣玉食的他,哪裡經歷過這些,耳邊樹葉被風吹的呼呼的響,時不時還傳來不知是啥動物的叫聲,小公子臉色都嚇白了,哭娘的心都有了,但看到眼前的小丫頭,強忍著恐懼,裝著淡定的在石頭上定定的坐著。

雖然燕曼舒也沒經歷過,也著急,也恐懼,可是想想,穿越這樣的事她都遇過了,這深山野林好像也沒那麼害怕了。在想想,如果沒有小公子,她今天還不是一樣流浪天涯,也不錯,還有個人陪著,想到這,她反而沒心沒肺的笑了。

「這個小女娃有點意思。」虛空里的石桌旁,坐著兩個一模一樣鶴髮童顏的老頭,兩人面前擺著棋局,其中一個劃開虛空看了一眼,說。

「咋個有意思?」另外一個頭也沒抬,眼睛看著眼前的棋子。

「進來的人多了,哪個不是哭,這個小女娃還能笑的出來。」老頭說。

另外一個老頭,眼睛繼續盯著棋子,說「這有啥奇的,這小女娃還另有奇緣。」

老頭又看了小女娃一眼,說:「這小女娃有點意思,從異域空間過來的,難道在這凡人大陸遇到修仙小友?」

「你在看,這小女娃不帶一點靈根,就是個凡人。」另外一個說。

老頭又看,然後嘖嘖稱奇,摸著胸前花白的鬍鬚,哈哈大笑,「奇事天天有,今天特別多。」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