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十,取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取火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行了,以後就叫我二丫。什麼恩人恩人的,聽著彆扭。」燕曼舒生氣地說,她最討厭就是做點好事,天天掛在嘴上,或天天被人掛,煩死了,聽著都累,就不能帶點平常心嗎?

「二丫,」小公子輕念,這樣直呼恩人名字不合適吧,他連忙搖頭,「不行,不行,救命恩人,如再生父母。」

「父母個屁,你見過十歲的娘嗎?」燕曼舒嚷道。

聖人都是這樣講的,書上也是這樣教的,小公子語塞,他沒說錯埃

燕曼舒看他糾結的表情,此時她是看清楚了,不給這小公子講明白,怕是自己難安了,就說:「如果是我,坐在大樹下,頭頂上有條蟒蛇,在危險當口,你救不救?」

「救。」小公子答的爽快。

「對呀,那我救你一樣很正常。你遇到危險,我肯定要出手相救。」燕曼舒回道,然後擺擺手,「明白就好,幹活,幹活。」

「可是,以我的能力,我大概救不了你。」小公子實話實說。

這車轆怎麼又繞回來了,燕曼舒就差仰天長嘆了,這救人的功勞她都一點不要,還不行埃

「就這木塊,也就是你說的神彈,」燕曼舒從地上撿起木塊,在手裡把玩說:「如果沒有你的刀子,它就是一個最普通的木塊,其實,也可以說,你是自己幫了自己,自己救了自己。」燕曼舒說完,心中罵道,奶奶的,自己都成聖母婊了,聖母就聖母吧,只要正正常常別煩她。

小公子聽完,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明白,這繞口令般的話,他還要消化消化。「如果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我,下山後我要稟告爹爹,定是厚禮相謝。」

聽到厚禮,想到漫天飛舞的人民幣,不對不對,這地方這年代頂多是白銀,想到白花花的銀子,囊中羞澀的燕曼舒笑的面若桃花,沒節操地問,「有多少銀子?」

這次輪到小公子嘴角一抽,不是應該拒絕的嗎,書上都是這樣寫的啊,恩人不求回報。

多少銀子?這個問題讓小公子一時為難了,他爹給多少,他哪裡知道,只好說:「必是重謝,到時定會親自送到府上。」

聽到府上二字,燕曼舒面若桃花的小臉,轉瞬冷若冰霜,送到府上,還有她屁事,想想那家人,吃個蔥油餅都難於登天,何況是白花花的銀子到手,和她還有毛關係,憑什麼讓他們白白得好處。

「什麼重謝的,我都不要了,你要是敢送到府上,我就拿這個射你,你信不信。」燕曼舒說著,彈弓上了尖木頭,拉開弓弦對著小公子。

小公子看著弓弦拉開,這會哪還不知道這神彈的威力,嚇得臉色蒼白,忙說:「不敢,不敢。」

燕曼舒把彈弓微抬,木頭從小公子頭頂上飛過。看著燕曼舒收回彈弓,小公子輕舒一口氣,這人的臉,怎麼說變就變。

「嗦嗦這麼多,幹活。」燕曼舒的臉色很不好,到手的白花花的銀子飛了,她能高興才怪。

燕曼舒把木棍放在木板的凹槽里,還是有些粗,放不進去,拿起刀,又狠勁的開削。

小公子看燕曼舒面色不善,也不敢言語,就傻傻的立在那,眼睛倒是看著四周,提防著危險的動物近身。肚子不合時宜的咕咕叫了起來,燕曼舒循聲望去,看小公子面色尷尬,臉色潮紅,心想,這古人真是的,這有什麼好害臊,不吃不喝不餓,除非是機器人。想起衣襟里還有塊蔥油餅,就拿出朝小公子扔了過去。

小公子接過,看是塊餅子,自是高興,確實餓了,也忘了先前的尷尬,放到嘴邊就要吃,可轉念一想,又拿了下來,這深山老林的,自己吃了餅子,她吃什麼好,又忙忙退了回來。

燕曼舒哪是記仇的性格,先前的不快,經過剛才削木頭,早忘了個乾淨。看小公子退回餅子,也知道他的好意,就說:「你先吃,我留著肚子吃烤肉。」

「你帶了火石?」小公子開心的說,這山上又冷又兇險,有堆火就好了。

「沒帶。」燕曼舒說,手卻沒消停,繼續削著手裡的木棍。

「沒火石怎麼點火。」小公子神色失望。

燕曼舒看他一眼,見餅子還在他手裡,就說「讓你吃,你就吃,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磨磨唧唧,沒個乾脆勁。」

磨磨唧唧,這話不是平常說老娘們的,此刻被燕曼舒說,小公子臉囧的通紅,也不顧上她餓不餓肚子,三下兩下就把餅子下了肚,心裡嘀咕,這女人,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燕曼舒看他這樣,反而樂了,這多好,幹嘛小孩子不像小孩子,活脫脫一個老夫子,「麵包會有的,烤肉也會有的,辦法是想出來的,沒有辦法也要想出辦法。」

一大套話出來,燕曼舒都佩服自己了,說這麼高深的話,的多有學問埃可是,讓她不知道的是,小公子根本就沒聽她說什麼,他還在為第一句話糾結,麵包?什麼是麵包?

燕曼舒手裡的木棍終於削好,拿起木板放在地上,在木板的凹槽里放上碎木屑,凹槽上在懸放好纏繞成團狀如頭髮般細的木絲,把削好的木棍放在凹槽內,兩手抓住木棍頂,有力的在凹槽中摩擦。

這古人鑽木取火的方法,她也就是在書里看過,現在這種,是燕曼舒唯一有印象記住了的。好不好用,她也不知道,心裡也沒譜。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話她是真真記得,當年不學習,老媽天天嘮叨這句話,就差耳朵磨出繭子了。磨也要磨出火來,一邊大汗淋漓,一邊默默鼓勁,這深山野林的,沒有篝火過夜,想想都危險。

小公子不知道她幹嘛,看她一會功夫就累的滿頭大汗,就上前說:「小恩人。」想想不對,忙改口「二丫,我看會了,我來推,你去休息。」

燕曼舒也沒客氣,往旁邊一坐,讓出了地方,小公子忙學著她的樣子,繼續摩擦著。

摩擦了許久,那木塊終於有了反應,看到冒煙,燕曼舒忙蹲身拿起細木絲,湊到煙處,小公子停下也想看看,燕曼舒忙說「別停,繼續。」

小公子忙加快手裡的動作,又過了一刻鐘的功夫,煙越來越濃,燕曼舒輕輕用嘴吹,手裡的木絲終於點燃了,很小的小火苗,燕曼舒忙又拿起另外準備好的木絲,親眼看著手裡的木絲,逐漸由一絲微弱的小火苗慢慢變成火焰,最後,又變成熊熊燃燒的火堆,燕曼舒看著自己的傑作,高興的又蹦又跳又歡呼,靠,她太崇拜自己了。

小公子也是,高興的都合不攏嘴,這,這就是傳說中的鑽木取火,太神奇了,不是親自見到,親自操作,他都不會相信真的會取出火,鑽木取火這個詞,也一直以為只是古籍記載而已,小公子也太,太高興了,平常刻板禮儀的他,也是學著燕曼舒又蹦又跳,好像只有這樣,才能釋放此時他開心的心情。他沒有注意到,此時的他,第一次,第一次有著,和他這個年齡相符的快樂。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