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十一,烤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一,烤肉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虛擬空間內,兩個老者也是撫須而笑,時隔萬年,他們都未曾如今晚這般歡樂。看那男娃去溪邊清洗野味,女娃在篝火上架起支架,兩個小娃有模有樣的坐著燒烤前的準備。此情此景似曾相識,勾起了兩位老者幾萬年前的回憶,那時年輕,還曾是凡人懵懂少年的他,何曾不是這樣燒烤品嘗人間美食。

兩個老者是同一本體,兩個分身而已,雖是同體,但性格卻截然相反,一個內向收斂,一個狂放肆意,師傅給他們分別賜名為,方向,方放。意為:知得方向,方可放任。

放老頭急不可耐就要飛身下去,向老頭卻笑著說,「在等等,你沒看到小女娃面對彎月,似有所感,何不聽聽。在說,就你這,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突然出現在這漆黑山林中,倒是會嚇壞兩個小娃。」

放老頭聽聽倒是有趣,就問:「那該是何種模樣?」

向老頭手腕一揮,手指一點,幻化出一個乞丐模樣,彎腰駝背的放老頭,「凡人多勢力,倒不如這樣也可試試那個女娃的心性。女娃倒是聰明靈慧,如心性少了凡塵的計較,不妨送她一份機緣,也算是有緣人。」

燕曼舒哪知道頭頂另有洞天,架好支架的她,等著小公子清洗野物,對那個大蟒蛇,他倆都是望而卻步,誰也不敢收拾,太可怕了。

烤架架好,見小公子那邊還沒有結束,百無聊賴的她抬眼看到天空上掛著一輪彎月,也許是沒有污染的緣故,此時顯得格外的清晰和清冷,突然一抹莫名的傷感湧上燕曼舒心頭,想起老媽曾逼她背過的詩詞: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想到不知此時身在何處的老爸老媽,也許,他們同樣會看著彎月滿懷惆悵,燕曼舒不由眼中沁滿淚水。

洗好野味的小公子,轉身恰巧聽到,並看到這一幕,夜空,彎月,女孩,篝火,還有那滿腔的愁緒和悲傷,小公子站在那裡久久未動,似稍有響動就會驚擾這美麗而傷感的畫面。

兩個老者也是同樣聽到和看到,看到此情此景,也同樣久久未動思緒萬千。

放老頭不由低聲喃喃,滿懷傷感:玲兒,尋你一萬年,等你一萬年,想你一萬年,此時的你又在哪裡?

向老頭也同樣帶著傷感,自言自語:尋遍山川大河,尋遍荒蠻大地,尋遍星河宇宙,玲瓏兒,你到底在哪?凡人只說神仙好,哪知神仙也有惱。

林中不知從哪傳來一陣悸動,驚醒了愁緒中的燕曼舒,她輕擦了一下眼淚,警覺地向四周看看,這才看到溪邊站著的小公子,她尷尬的笑了笑,趕緊轉身彎腰捅火。自嘲道,靠,還有時間傷春悲秋,趕快填飽肚子才是王道。再抬起頭,她笑著說:「洗好沒,快點拿過來,烤肉嘍。」

小公子被她歡快的笑聲驚醒,先前的場景如夢如幻,他走到篝火邊,把野兔放到木架上,但手中的麻雀太小,倒不知道怎麼放置了。

燕曼舒笑著說:「這些給我,一會準保好吃。你在挖點濕泥過來。」

小公子沒有動,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剛才那是你做的詩?」

「我哪有那水平,那是李煜的詩詞,曾經被爸媽逼著背過的。」燕曼舒翻著木架上的野兔,說完,又暗自後悔,怎麼又說老爸老媽,這邊該叫爹娘的。

小公子的注意力,倒是沒放在老爸老媽這個詞上,他輕念,李煜,李煜。想了很久,還是沒有記起這個名字。

「怎麼,你不知道李煜?」燕曼舒看他呆立在原地,嘴裡不停念叨這個名字。

「沒聽說過。」小公子確定地說。

李煜也沒聽說過,燕曼舒倒是詫異了,別說李煜寫過那麼多的詩詞,就是他那皇上的身份,也不應該沒聽說過他啊,難道自己是到了另外的空間?那麼這裡只是和華夏國的歷史相似而已,或者說在歷史的前行中,華夏國早已進去機器與智能時代,而這裡,還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重複著最原始的冷兵器時代。

燕曼舒還想問,但想到自己先前的失言,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此時,還是吃烤肉的好。

「你的那首詩能不能在背一遍?」小公子急迫的問,那麼好的詩,他可不想錯過。

「行,但是,天大,地大,不如填飽肚子事大。」燕曼舒翻著有些香味的野兔說,「先去弄濕泥來,一會邊吃邊告訴你,不急,不急。」

小公子聽她這樣說,也笑了,忙去溪邊弄濕泥。對於為什麼要弄濕泥,小公子也沒有探究,這個二丫姑娘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他的好奇心都起了自然免疫,但對那首好詩,小公子還是不由得回頭看了眼二丫,破衣爛衫,神采奕奕。這兩個詞居然同時蹦到他腦子裡,他不由得搖頭輕笑。

「好香的肉啊,小丫頭,能不能給老漢吃一口。」一個彎腰駝背的老乞丐突然出現在篝火旁。

小公子聽到這寂靜的山林中突然的說話聲,猛的回頭站起,這次,他不能讓二丫在保護他了,怎麼也該換換了。

「不能。」燕曼舒拒絕。

老頭吃驚了,這女娃拒絕的這麼乾脆,難道這萬年的道行,今天居然看走了眼。想著,果然讓向老頭說中,這凡人多勢力,與其讓向老頭看笑話在那偷樂,還不如穿著仙風道骨讓他們伺候著好些。

「不能,還沒有烤熟呢,現在吃會吃壞肚子的。」燕曼舒抬臉認真地說。「爺爺,我烤的肉超級棒,等會歡迎品嘗哦。」

這個小女娃,怎麼說話大喘氣呢,放老頭心中腹誹,不過,聽到馬上有肉吃,先前的不快早煙消雲散,聽到被這小女娃叫爺爺,聽這一聲爺爺,放老頭是開懷大笑,曾被叫本尊,被叫老祖,被叫前輩,還是第一個人叫他爺爺,

「哈哈,爺爺,爺爺,這個稱呼好。」放老頭開心不已。手習慣地撫著鬍鬚,稀稀落落,遺憾的又把手放下,早知道,變個大鬍子的老乞丐。

看著老乞丐因笑而擠在一起的滿是褶子的臉,小公子也搖頭笑了,又回身彎腰弄起濕泥,心想,也就是二丫這樣的人,才會對一個落魄貧窮的老乞丐喊爺爺吧。

「爺爺,你敢不敢收拾蟒蛇啊?」燕曼舒突然問。

老頭已經坐在大石上,乖乖等著烤肉吃。

「那有什麼不敢,只是蛇肉不好吃。」老頭說。

「爺爺,你沒吃過嗎?很好吃的,只是我們不敢收拾,太害怕了。」燕曼舒邊翻烤著野兔邊說,「可能不好吃,是因為調料沒放足,或調料沒放對,要有辣椒,咸鹽,花椒,料酒,還有」她里啪啦的說了一堆,說完,她都笑了,看看四周漆黑的山林,「我貪心啦,這裡有肉吃已經很不錯啦。」

聞著香味四溢的烤肉味,老頭立時味蕾翻動,難抵誘惑,心道,難道蛇肉也會這麼好吃?想著,就說,「那還不容易,我去拿。」說完,就步入黑暗中。

「你去哪裡拿?」輪到燕曼舒吃驚了,她也就那麼信口一說,還真有埃

「山洞。」老頭在黑暗中回。

燕曼舒突然又想起什麼,喊道:「爺爺,如果有鍋,有碗,有筷子,也一起拿來。」

夜幕中的老頭輕哼,小丫頭要的還不少,敢使喚起本尊來了。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