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十二,美食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二,美食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老頭很快從黑暗中走出來,兩手分別拿著調料和碗,腋下夾著鍋,駝背的身子更加彎曲,人好像還累的氣喘吁吁。

本來一根手指都不用,即可完成瞬移的他,但此時特意裝出這個樣子,見這個鬼怪機靈的女娃,老頭也是一時玩心大起,做戲嘛就要做全套。看著老頭帶這麼多東西回來,燕曼舒忙跑了過去,高興的翻看著老頭手裡的調料,直呼:「爺爺,你的儲備還真齊全埃」

「你這女娃,先接了東西在說話。」老頭說,他不是累,是戲演的累,本來拿這幾樣,對他而言輕鬆如無物,但非要裝出很累的樣子,這裝的還真累。

「哈,爺爺,我高興的忘啦。」說完,接過一些,放到篝火旁,又接著翻看。突然拿出一根顯然剝好洗乾淨的大蔥說「爺爺,這怎麼都是洗過的?」說完,又拿起幾瓣蒜,「哇,蒜也是剝了洗過的?」

「洗過還不好,省得你洗了。」老頭佯裝怒道,他哪知道,那蔥是洗過的。只是隨手在人家灶台上一抓,抓到而已。

「哇,還有醬油,還有醋,還有料酒和辣椒。」燕曼舒高興的瞅著齊全的食料開心地說,至於為什麼這麼多,還有洗好的,她才不會探究,滿腦子都是美味佳肴,從小吃貨一枚的她,想想那些美食都要流口水,這時候,哪還顧得上其他。

「看夠沒?還不去做?」老頭背著手說。

「爺爺,你的鍋,碗還有筷子,怎麼都是新的,你沒用過啊?」燕曼舒又問。

「你這小娃問題咋這麼多,就不興老漢買了還沒用?」老頭岔開話題,「你說那蟒蛇咋個收拾。」

燕曼舒這才想起,那還有個大蟒蛇呢,忙交代老頭怎麼收拾,千叮嚀萬囑咐,收拾時,一定不要損壞蛇皮。「爺爺,蛇皮可是好東西,可以賣錢的,是藥材。」

是藥材他還不懂,還用你這個小女娃教,那才值幾個錢,老頭輕哼一聲,拖著蟒蛇進了黑暗中,在黑暗中,老頭一個意念,瞬間蛇肉分離,但這次老頭學乖了,在黑暗中待了會,那小女娃問題多,見這麼快收拾完,還不得十萬個為什麼。

瞅見虛空里的向老頭撫須而笑,放老頭裝做沒看見,低頭看著分離后的蟒蛇,手指點過,瞬間乾淨的蛇筋在手,用手輕輕擼過,轉瞬一個蛇皮鞭做好。心道,這也算是送給小女娃的一個機緣。

在縣城一個店鋪里,此時正在學習盤點的小夥計突然大喊:「東家,東家,不好啦,進賊啦。」

店鋪是前店後院,後院的東家熄燈就要睡了,聽到小夥計喊進賊了,哪還顧上睡覺,一骨碌從炕上爬起,摸黑披了件衣服,下炕時忘了睡覺前放著的小凳,漆黑中一腳踩到小凳上,小凳翻,人也是一個踉蹌,扭了腳。這個忙亂,等終於忍著疼,拖著扭著的腳到了前店,看門窗完好,和睡前沒啥兩樣,東家氣的眼睛都紅了,「這個王八犢子,這不是好好的,你喊著玩呢。」

「東家你看這?」小夥計指著地上的貨物,臉色蒼白。

「看啥看,我看你是欠打。」東家看了一眼,不就是堆放著鍋呀,盆的,氣的拿起身邊的笤帚狠狠的打了小夥計屁股一下。

平常,小夥計肯定是跳開了,誰會傻到站著挨打呀,可這次小夥計沒跑也沒動,眼睛還是看著先前手指著的地方,眼裡好像還面些驚恐,聲音帶著哭腔:「東家,明明這有個鍋,咋沒了?我就是一轉身,咋就沒了?不會有鬼了吧?」

聽小夥計這麼說,這東家仔細一琢磨,好像那裡是有個鍋,不過這東家反應也倒是快,真要傳出店裡有鬼了,那他這生意以後還做不做了。「你記錯了,那鍋我賣了。」

記錯了,小夥計長吁一口氣,抬眼正要和東家說話,看到東家身上披著一個大花棉襖,哈哈,小夥計哈哈大笑,倒是忘了先前的恐懼。

東家踢他一腳,回了后屋,之後東家悄悄盤點,不僅少了鍋還有碗的,也是,嚇得他不輕。

另一戶人家,男人回來的晚,女人正在灶間點火做飯,等下鍋時,發現準備好的蔥姜蒜突然沒了,全家自又是一陣慌亂。

那邊的熱鬧,幾十公里的燕曼舒怎麼會知道,此時的她,在小土丘上挖了一個小凹,在凹里加了柴點了火,把盛了水的鍋放在土丘上架好,靠,太棒了,燕曼舒看著自己的傑作,開心的打了個響指。

小公子循聲望過來,驚訝的看著二丫,這,這是女孩子嗎?

看小公子驚訝的樣子,燕曼舒這才發覺,自己又忘形所以了,心說,姐呀,這是古代,你注意點好不好。

「你這小男娃,那邊有啥好看的,快點翻動兔子,好好的肉小心讓你烤糊了。」老頭的眼睛始終盯著肉,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咋這兔子這麼香呢。

「快烤好了埃」燕曼舒跑過來,看著表皮已變焦黃的兔肉,拿過小公子手裡的木棍,左手拿木棍,輕壓著兔子,右手拿刀,熟練的把兔子劃開,裡外都撒上調料,「等這裡外都變得焦黃,就可以吃了。」

劃開的兔子,更加香氣四溢,小公子也是咽咽口水。「對了,你叫什麼?」燕曼舒這才想起,她還不知道這小公子名字呢。

小公子忙正身拱手道:「小生姓張,名雲,字文浚」

聽他介紹個名字都這麼費勁,燕曼舒哈哈笑了,聞著烤肉的香氣,燕曼舒突然覺得來古代也挺好玩的。心情變得大好,笑著說:「別這麼正經好不好,我以後叫你張文俊,你叫我燕曼舒,或者叫我林二丫都行,隨便。」

張文俊嘴角一抽,他第一次聽說,名字也能隨便叫,祖上的姓也能隨便改,不過想想眼前這個二丫,還有什麼不能的。

「張文俊,你接著翻兔肉,小心火候,千萬別糊了。」燕曼舒直呼其名,說著把手裡的木棍遞給張文浚

張文俊急忙接過木棍,這是叫我嗎?張文俊,張文俊,這還是張小公子第一次,第一次被人直呼其名。

燕曼舒可不知道,一個名字讓張文俊這麼糾結。此時,她忙著呢,把調料放進小雀肚子里,在用濕泥包裹好,幾十個都弄好后,又在附近撿了些石子。然後,點了堆小火,老頭也不看野兔子了,好奇的過來看,「小女娃,你這咋又要生火?」

「這是烤小雀。」燕曼舒看火燒旺后,就把一些小石子扔到火里,然後對身邊站著的老頭說:「爺爺,你在這看著,等這些石子燒紅了,你叫我。」

老頭好奇的彎腰看著,心想,這又是什麼稀奇做法。

燕曼舒又趕快看另外的火,見鍋里的水就要開了,就把洗好的野蘑菇放進去,這才想起,野蘑菇要煮的越久越好,「爺爺,你有鍋蓋嗎?」

「在地上呢。」老頭頭也沒抬,看著眼前的火。

燕曼舒從地上撿起鍋蓋,奇怪的看看地面,怎麼之前沒看到這裡有個鍋蓋,就在這時,小公子那邊喊:「二丫,兩面都烤焦黃了,在烤就糊了。」

燕曼舒也忘了繼續探究鍋蓋了,忙應道:「等下,我在撒點料。」說完,把鍋蓋蓋上,就急忙去看烤好的野兔子。

看著裡外焦黃泛著油光的野兔子,燕曼舒又往上撒了些料,頓時香味更加撲鼻,她開心地叫起來:「這可是沒有污染的純天然的美食哦,快點來,來晚了,可是吃不到了哦。」

老頭哪還顧得上研究那些莫名其妙的石子,忙一溜小跑過來,笑的滿臉開花:「哈哈,終於能吃啦。」

見老頭過來,燕曼舒忙切下一大塊,遞給老頭說:「爺爺,小心點,燙。」

聞著飄香的肉味,老頭拿過咬了一口,眯起眼睛,瞬間就陶灼鵠矗接著,又咬了一大口。

「好吃吧,爺爺。」燕曼舒又切了兩塊兔肉,一塊遞給張文俊,自己也拿了一塊。

「香,太香了。」老頭邊咀嚼著邊連聲說。

「這要看誰的手藝了,我烤的當然香。」燕曼舒驕傲地說,等會小雀也會很香,說道這裡,才想起石子應該燒透了,又忙跑過去,手裡的兔肉也一股腦添進嘴裡,蹲下身把地上濕泥裹好的小雀全部扔到燒紅的石子上,稍等片刻,又把地上的石子一齊放到最上面,稍微加了少許的干樹葉和木枝。等這些做完后,站起山篝火旁準備繼續吃兔肉,但,但看到支架上早已空空。

張文俊也獃獃看著空空的木架,他只吃了一塊,抬眼,面前就是空的了。

被兩個小娃同時看,老頭也是老臉一紅,忙說:「太久沒吃東西了,都怪這東西烤

的太香」他也沒說錯,幾千年沒吃東西,可不是太久沒吃東西了。

聽他這麼說,燕曼舒瞬間同情心爆棚,連忙說:「沒事,沒事,爺爺,等會會有更好吃的。」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