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十四,功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四,功法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倒是忘記了,修仙者也分層次的,到了一定的級別,變個外貌那還不是容易的事,只是她沒敢往那想,現在眼前就是出現個鍊氣期的,都夠她驚訝好半天了,能不驚訝嗎,那,那可是活的修仙者埃

他們兩人的聊天,哪能逃過老頭的耳朵,暗道:這個女娃倒是機靈的緊,沉穩又不失良善,只是沒有靈根,不能修仙,可惜了,可惜了。

鍋太大,也很燙,燕曼舒總不能把鍋搬到篝火邊,三個人乾脆圍著熱鍋,坐在小土丘上,荒郊野外的,也沒什麼講究,燕曼舒正在發愁用什麼物件盛湯,見老頭手裡拿著湯勺,燕曼舒驚訝的說:「爺爺,你湯勺都準備好了,太好了。」

「不是你讓我準備的?」老頭說。

燕曼舒想不起來,但這時美味在前,也顧不上多想,每人滿滿盛了一大碗,放在各自面前。湯太燙,在這個空隙,她又想起先前烤著的小雀,忙又撿了過來。

老頭拿起一個,看了看,扒開泥巴,裡面的香氣頓時撲面而來,別看外面是泥巴,裡面卻是白白嫩嫩,撕下塊肉,放入嘴裡,砸吧砸吧后,滿意的連連點頭,又掏出懷中的酒壺,打開蓋,喝了一口。之後,心滿意足地說:「女娃,這個小雀做的香,比你那野兔,烤蛇肉還香。」

「真的啊?」燕曼舒開心的說,也扒開一個,濃香撲鼻,吃了一口,回味無窮,調料都浸入到小雀肉里,怪不得乞丐爺爺掏酒喝,這倒是下酒的好菜。

蛇肉也是鮮嫩滑爽,又有著野蘑菇提鮮,湯汁倒是非常鮮美。和平常做法不一樣的是,裡面放了些辣子,顯得更加爽口。三人有滋有味地吃著喝著,老頭更是一口酒,一口肉,一口湯,倒是吃的樂哉樂哉。

虛空里的向老頭自也是又吃又喝,自從玲瓏兒失蹤后,他們還是第一次吃的這麼津津有味。

「你這個女娃,倒是一手好廚藝。」老頭說。

「爺爺,這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燕曼舒笑著說。

「你是調皮的孩子早當家。」老頭哈哈大笑,似有所指。

窮人,調皮都能對上,張文俊也沒多想。

「爺爺,真的香嗎?」燕曼舒想起什麼,又問。

「還有討讚賞的?」老頭笑著問。

「不是,要真話。」燕曼舒認真的說。

看她那認真的小樣子,老頭說「是很香,很久沒吃過這麼香的啦。」

燕曼舒又回頭,認真的問張文俊:「這些和那些大酒樓的比,咋樣?」

「比那些好吃多了,大酒樓可吃不到這樣的美味。」張文俊不知道她問這話的意思,但還是實話實說。

哈,燕曼舒開心的笑啦,「爺爺,你以後跟著我混吧,我天天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哈哈,老頭撫須大笑,開著玩笑說:「和你跑江湖?」

「不是,我可以賣吃的賺錢埃」燕曼舒一臉的幸福,此時,她終於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不是那麼恐慌了。

「好,好,以後就跟著你這個小女娃混。」哈哈,老頭也是朗聲大笑。

吃飽喝足,犯困,燕曼舒和張文俊在這深山老林里又不敢睡,強忍著睡意,打著瞌睡,哈欠連天,老頭說:「兩個小娃,你們睡吧,我看著。」

燕曼舒一聽,說:「謝謝爺爺。」說完便倒頭睡著了。

張文俊看著她睡著,腹誹道,這個沒心沒肺的丫頭,還真敢睡,我要堅持不能睡。但是這話說完沒多久,老頭就聽到了他的呼嚕聲,咧嘴一笑,「你這個小娃不是要撐著嗎?」

老頭看林中的風有些大,怕吹壞這兩個小娃,手一揮,做了一個防護,這個防護倒是好,風,動物,就連一個螞蟻都進不來。做完防護后,老頭就要飛身消失在夜幕中,突然又想起什麼,迴轉身,打了幾個符語,一套功法秘籍傳入燕曼舒腦內,那根先前做好的蛇筋鞭,也飛到她手裡。

老頭回到虛擬空間,向老頭還在喝著酒,說:「你送的這套鞭法,對這個女娃倒是合適,既然如此,我也送她點機緣,說完,手臂一揮,手指一點,一股靈力送進燕曼舒體內。

「哈哈,這個女娃倒是命好,這樣出去,幾個青壯年都不是她的對手。」老頭早已幻化成仙風道骨樣,此時撫著花白的鬍鬚說。

燕曼舒夢了一個奇怪的夢,在如夢如幻中,一個白衣女孩手裡舞者一個長長的鞭子,先如電影的慢動作般,女孩在慢慢揮舞,然後,動作逐步加快,鞭子如空中飛舞的銀龍,女孩白衣翩翩,婀娜多姿,煞是好看。

舞完之後,白衣女孩消失在夢境中,燕曼舒也睜開眼睛,似還在夢境中般,揮舞著手中的鞭子,回味著剛才女孩舞鞭的影像。

一聲嘹亮的山雞鳴叫聲,驚醒了正在舞鞭的燕曼舒,看著手裡的鞭子,似乎和夢裡的一模一樣,她顧不上想其中緣由,又開始舞了起來,腦子的鞭法也隨著身體而運轉,步伐之靈活,形態之婀娜,是她以前從未達到過的一種狀態,且渾身充滿了力量,似乎有永遠使不完的勁。

慢慢的地她忘記了周圍,忘記了一切,甚至忘記了自己,她與鞭渾為一體,不分彼此。

舞了許久,此起彼伏的山雞鳴叫聲打破了她的意境,呼的一下徹底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還是處在山林中,見天已大亮,張文俊的鼾聲還沒停下來,燕曼舒倒是奇怪了,好像舞鞭時,明明聽到了鞭鳴聲,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她雙手使勁握了握蛇鞭,手中的疼痛提醒著她,不是夢。自語道:看來,我是真的遇到神仙了,老爺爺,你真的如我猜的那般嗎?她雙手朝四周拱了拱,輕輕地說了聲,謝謝。

山林中的迷霧慢慢散去,遠處的景物逐漸變得清晰,聽到遠處的大石後有個聲音在喊她,「二丫,真的是你嗎?」

燕曼舒呼的轉身,循聲望去,看到遠處的大石後面,有幾個人影閃閃呼呼的看不清。

「是誰?出來說話」燕曼舒大聲問道,這個聲音驚醒了睡夢中的張文浚

「俺是狗蛋啊,真的是你,二丫。」狗蛋激動地跑出來問。

狗蛋?燕曼舒心想,這又是哪位,這可難道我了,但她回道:「俺是二丫。」

「狗蛋驚訝的說,你怎麼會在這裡,昨晚是你們在烤肉嗎?俺們都聞到味了,就是不敢出來。」狗蛋朝後面大聲喊道,「是二丫,就是林家那二姑娘,不是外人,大家都出來吧。」

聲音過後,從大石後面又冒出七八個頭來,一齊朝這裡跑來。

「你怎麼上來了?」狗蛋迫不及待的問。

「昨天不小心就上來了。」燕曼舒答。

「啊,你沒聽說這裡上來了,就下不去了。」鐵蛋驚訝的問。

這次輪到燕曼舒驚訝了,腹誹到,這樣的事我怎麼會知道,我才來,好不好。

張文俊聽這樣說,急了,忙問道「這裡上來就下不去?怎麼會呢,沒路嗎?」

「可不是下不去了,俺們都來好幾年啦,就鐵蛋來的時間短,這裡蹊蹺的很,上來怎麼都下不去。」另一個長頭髮,鬍子拉碴的男人說,燕曼舒和張文俊循聲望去,這個男人,穿著,穿著,是用樹葉串起來的,衣服,不會是野人吧?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