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十五,下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五,下山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燕曼舒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然後又看看其他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不是穿著破衣爛衫就是樹葉子,狗蛋還是穿的最好的,衣服上也到處都是破洞,難道我又穿越到原始社會?燕曼舒腹誹,媽呀,奇遇一件接著一件,真是腦洞大開呀。

這時就聽狗蛋說:「你們咋能不知道,凡是上了這座山的人都沒下去過,都怪俺那天追個野兔沒注意。」

張文俊急了,他哪知道這些,聽說下不去山,又看眼前這幾人的穿著,似也不是說謊,頓時急的沒了主意。

「二丫,我娘咋樣了,病好點沒?」狗蛋問。

燕曼舒心想,你娘是誰呀,我又不認識。

見燕曼舒不說話,狗蛋急了,「你咋不說話呢,俺娘是不是沒了?」

燕曼舒忙說,「不是,不是,俺沒去過你們家,所以不知道埃」

狗蛋驚訝地說:「俺家就在你家旁邊,你咋能不知道呢,你是不是瞞著俺,俺娘真的有事了?」說完,也不等燕曼舒回答,就自顧自的蹲在地上,抱頭大哭。

燕曼舒忙說,「你先別哭,你們到底咋回事,先跟俺說說。」

另一個滿臉都是鬍子的大叔說:「前幾年,俺追著野豬就上來了,結果野豬沒打到,俺也下不去了。」

接著大夥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的說著自己的遭遇,燕曼舒聽后,感覺大夥的情形都差不多,便接著問道:「這些年,你們吃啥?冬天也穿樹葉過冬,不冷嗎?」

「這山邪乎的很,山下冬天咋得也穿棉襖,可在山上,穿成這樣也不冷,平常餓了就上樹吃果子,昨晚你們烤肉,那香味可把俺們饞死啦。」另一個中年漢子說。

燕曼舒眼珠轉了轉,笑了,餓了有野果,渴了有山泉,冬天又凍不死,這明擺著是有人逗他們玩,又沒有惡意罷了,恍然間,她全明白了。

眾人看見二丫笑,以為二丫是笑他們,都有些生氣,這孩子咋不知道輕重呢,這個時候還嘲笑他們,以後有她哭娘的。

二丫這一笑,讓張文俊卻看到了希望,知道她可能又想出好主意了,經過一天的接觸,他發現二丫不僅有主見,而且很會動腦筋,主意甚多,心裡的恐慌頓時去了大半,也就不再多問。

此時的二丫抬頭望天,看了許久,大家看她那副裝模作樣的樣子,氣的要命,這時候,還裝什麼沉穩。燕曼舒看了許久以後,說,「俺剛才觀察了天象,今天大家一定能夠出去。」

說完,她抽出刀刷刷刷砍了一堆藤條,利索的開始編了起來,不一會一個籃子在她手中出現了,張文俊看的都有些呆了,看她動作熟練的快速編出一個漂亮的籃子,由衷的贊道,「二丫,你的籃子編的又快又好看。」

燕曼舒一點也不謙虛的順口答道:「手工和武功可是我的強項哦。」

什麼是手工?張文俊和眾人聽的雲里霧裡的,此時也沒心情多問。見二丫收起蛇皮,兔子皮,放進籃子里后,又轉身,蹲在地上,拿起刀在地上開始挖坑,大家又不解的望著她,心想,她是不是要搞什麼祭祀。

誰知二丫,挖好坑后,把昨晚吃剩的骨頭,灰燼等垃圾,一股腦推進坑內,然後迅速地埋了起來,張文俊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二丫,你這又是在做什麼。」

燕曼舒說,「野炊完之後,就要把垃圾埋起來,這樣既環保又乾淨。還不會引起森林大火。」張文俊帶著疑惑的眼神望著她,一句也沒聽懂。

眾人看她說著奇奇怪怪的說,干著莫名其妙的活,你看我,我看你,傻傻的互望著,狗蛋心想:半年不見,這二丫咋變得神神叨叨的。

燕曼舒做完之後,起身一看,大夥齊刷刷的帶著疑惑的目光看著她。她不由訕訕地笑了笑,「俺們該走了,不過你們先在這等會俺,俺去去就來。」說完燕曼舒就跑開了。

她邊跑邊想,明明到了這個時代,但怎麼還是進入不了角色呢,真是要命,不過又想,既然是好的習慣,保持好了,想到此便釋然了。

她跑了一會,停了下來,見已經看不到那些人了,就捂著嘴,悄聲喊道:「爺爺,您快出來,我知道您能聽得見,我有事找您商量。」

剛說完,就聽見身後有人說:「你個女娃,找我什麼事啊,不要要求的太多哦。」

燕曼舒驚喜的轉過身,說道,「爺爺,我就知道您是個活神仙,那些人已經陪您玩了好幾年了,家裡人肯定急死了,還是送他們回去吧。」

老頭哼了一聲,「就知道瞞不過你,送他們回去,我有什麼好處。」

「爺爺,我陪您好啦,陪您說話,還給您做好吃的,也能陪您下個棋什麼的,每天還可以耍耍您教我的鞭法。」燕曼舒說。

老頭被說的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個小機靈鬼,倒是比他們有趣的多,那些個蠢人,來了這麼幾年,連火都不會生,整天就知道吃個果子,然後就窩在山洞裡不敢出來,無趣的很。」

燕曼舒聽完,哈哈大笑,「爺爺,那您趕緊告訴我下山的路,我送他們下去后,順便到鎮上把蛇皮賣了,在買點東西就回來。」

老頭說,「你需要啥,我給你好了,幹嘛要下山。」

燕曼舒撒嬌地說道,「爺爺,我來了哪裡都沒去過,我想去鎮上看看嘛,我很好奇,這裡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老頭聽完,心想,小孩子事情就是多,擺擺手,去吧,去吧,然後就指著前面一條路,說,「順著這條路往下走就行了,快去快回。」

燕曼舒高高興興地說,「謝謝爺爺。」然後就風一樣的跑走了。

燕曼舒跑回來,,又假裝看了一會天,然後拿起籃子,說,「好了,可以走了。」眾人都似信非信的望著她,燕曼舒走了幾步,回頭一看,只有張文俊跟著她,其他人都站在原地沒動,她被眼前的情景逗樂了,大聲問:「你們不和俺走,還有其他選擇嗎?不如死馬當活馬醫吧,大不了在回來住你們的山洞好啦。」

眾人一想,也是,狗蛋率先跟在二丫後面,對其他人大聲說,「還有啥想的,就跟著二丫走吧。」

燕曼舒也不再看其他人,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就聽後面的腳步聲齊刷刷的跟了上來,她莞爾一笑,這些村民倒是有意思。

說來奇怪,只有一條下山的路,連個岔路都沒有,燕曼舒手裡拿著一根棍子,邊耍著玩邊往前走,突然眼前出現了一片竹林,腦中靈光一閃,這些竹子也許對我以後有用呢,心想,這山上到處都是寶。

出了竹林,看到山下很多的人頭晃來晃去,聽到那些人大聲的喊道:「張公子,你在哪裡?」

張文俊聽到后,高興的跑到前面,大聲的應道,「我在這裡。」

燕曼舒也跑到張文俊跟前,說,「我們就此別過吧,說著,拿出刀遞給張文俊,「還給你。」

張文俊調侃說,「這把刀對你更合適,燕大俠你可是要闖蕩江湖的呦,沒有防身的利器怎麼行。」

燕曼舒想了想,就說,「也好,那我就收下了,謝謝你。」

張文俊又從身上摸出一個袋子,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沒帶多少錢,這些都給你,雖然少,但也是我的一片心意,請不要拒絕。」

燕曼舒笑了,說,「好,我收下了,謝謝你。那我走了。」

就看張文俊紅著臉道:「二丫,你記住,我爹叫張易,是府城的通判,不管你是要留在這裡,還是將來行走江湖,有事一定來找我,不可逞強,從今日起,你不在是孤身一人,你有親人,你有我,以後我就是你的大哥,我家人就是你的親人。」

聽到此,燕曼舒心中一暖,眼眶一熱,眼淚不由的流了下來,急忙轉身,揮揮手大聲道:「知道了,大哥,後會有期。」說完,便急急的大步往前走。邊走邊低語道,真是人品爆棚啊,才剛撿了個爺爺,又撿了一個大哥,這種感動人的事情,以後還是少發生點為好,我的眼淚可是很精貴的呦。

張文俊耳中聽到眼裡看到,滿是尋他的各色人等,想到昨夜的兇險,此時的無恙,不由雙手緊握,心想,今日回去,必定要加倍努力,他日等有所成,要用自己的力量,保護這個聰明伶俐,與眾不同的女孩。

在看已走遠的二丫瘦弱的背影,心中一嘆,千種擔憂,萬般不舍,在他眼中閃現。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