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十六,亂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六,亂套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正低頭疾步前行,聽到後面狗蛋氣喘吁吁的大聲喊道,「二丫,半年不見,你走路咋跟飛似的,俺追的半條命都快沒了,等等俺。」

燕曼舒停下腳步,轉身看到正彎腰大喘氣的狗蛋,便走到他面前,奇怪的問道:「不是已經下山了嗎,還有什麼事?」

喘了半天氣的狗蛋終於直起了身子,說:「咱兩家挨著,俺們一起回去吧?」狗蛋也是好心,知道二丫家對她不好,回去了,好幫二丫說個話。

燕曼舒沒想那麼多,說,「俺還有事,要去鎮里,你自己回去吧。」

狗蛋訝異地說,「你去鎮里幹嘛走回村的路呀,鎮里不是走那條岔路嗎?」

燕曼舒尷尬的摸摸鼻子,說:「瞧俺光顧低頭走路了,連路都沒看清楚。行了,俺現在就去鎮里啦,你趕緊回家吧,說完,便大步的走了。」

燕曼舒在山上的時候,不知道山下已經亂成一鍋粥,小公子上山後,縣丞管事哪敢承擔這麼大的責任,那可是通判家的小公子啊,急忙叫人快馬加鞭去彙報主子,縣丞聽說了,也顧不得病體了,急忙又去知縣那裡通報,知縣聽了冷汗直流,通判是什麼人,上面可是有通天的關係,如果知道,自己把他兒子給弄丟了,那這個結子可結大了,別說官運,就說這腦袋說不定哪天都會搬了家。

之前,小公子的到來,知縣這個樂呀,更是一心的巴結,想著對小公子好了,小公子的爹自然高興,這一高興,以後多多在上面幫著美言幾句,自己官運也就從此亨通,一切是都安排好了,就等著水到渠成,沒成想,給人家兒子丟了,這不是應了那句話,雞飛蛋打,偷雞不成蝕把米。

知縣這個鬱悶呀,看縣丞這個氣呀,也顧不上縣丞是不是病體,直接甩去一巴掌,把縣丞打的是暈頭轉向。

打了縣丞撒了氣,可是問題還沒解決呢,這讓知縣為難了,直接告訴通判吧,他還真沒這個膽,只好抱著渺茫的希望,帶著眾多的衙役,連夜從縣裡趕到西來鎮的二首村,縣丞也顧不得病體,緊隨其後,奔赴二首村。

富貴人家平日里養著的眼線也不是吃素的,知縣連夜出動的消息,很快傳到了西來鎮,地方官,商家老闆,秀才等凡是在鎮里數得上的人物,平常哪有機會見知縣老爺,更沒有溜須拍馬的機會,聽說知縣老爺連夜趕到二首村,這是他們的地盤啊,自然要盡東家的禮數,也不知知縣老爺到二首村為何事,一邊猜測,一邊里啪啦去了一幫人。這下二首村可是史無前例的熱鬧,到處是衙役,到處的貴客,到處是火把,把個小村子弄的是雞飛狗跳,燈火通明。

這些人來了,林家老爺子,林家大公子是自然往上湊的,這是機會呀,哪敢錯過。可是知縣老爺臉色鐵青的聽了磕磕巴巴縣丞管事的彙報,當眾氣急敗壞了打了管事一巴掌。縣丞也是氣急敗壞的給這管事補了一巴掌。大罵:「你不是要去鎮上嘛,才讓小公子跟著你,這好好的,你跑到這個村子幹嘛。」

管事挨了二巴掌,這個氣和委屈呀,可是在知縣老爺和主子面前,哪敢言語,扭頭見林家老爺子還往上湊,氣的回身,當著眾人的面,又甩手左右開弓,給了林家老爺子二巴掌,當時,林家老爺子的臉就腫了起來。

林家老爺子挨了巴掌,當眾沒了面子,但為了兒孫的前程,為了他林家的前程,還得往前湊,可是今來的這些人哪個眼睛不通透,誰還敢理他,紛紛躲避,最終林家老爺子自討沒趣,只好頂著越腫越高的豬頭臉,灰溜溜回了自家的宅子。

外面是孫子,得有氣忍著,回到家裡,他就是老大,摔了杯子椅子不說,又狠狠打了二丫他爹一巴掌,林家老大也是想想無望的前途,又氣不過補給二丫爹一大腳丫子。老大媳婦趕緊給老爺子拿了塊濕巾,老爺子坐在太師椅上,手裡拿著濕巾捂著他那腫起的豬頭臉。這個氣呀。他生氣不是氣管事當眾打他,讓他丟了面子,而是氣林二丫,就這個王八犢子惹的貨,好好的前程全讓她攪合了。

林老太太更生氣,明明憧憬著做知縣的娘,穿金戴銀不說,以後,那些親戚朋友哪個不巴結逢迎她,讓曾經看不起自己的人,跪著求自己吧,哈哈,那是多麼開心的場面,老太太想想都會笑。這樣的美夢誰願意醒啊,只是縣丞管事當眾翻了飯桌,的一聲,老太太的美夢生生就被拍醒了,那是什麼滋味。這還沒完,醒了之後,發現那吃的喝的,自己平常都吃不到的東西統統都到了地上,那可是白花花的銀子買回來的呀,怎麼說沒就都沒有,夢沒了,吃的沒的,白花花的銀子沒了,想到什麼都沒了,老太太拍著大腿嚎啕大哭。

哭了好一會,終於好點了,又看到林老爺子腫個豬頭臉回來,後面還跟著唉聲嘆氣的大兒子。老太太派老姑娘去問緣由,老姑娘回來給老太太一講,「這吃的喝的浪費了,難道你哥他們的前途也沒啦?」

「咋不是,就怪二丫那個王八犢子。」老姑娘恨的那個咬牙切齒,那可是未來的縣長夫人呢,咋說沒就沒了,想想那個氣呀,巴不得把二丫撕碎了才解氣。

聽老姑娘這樣說,老太太似乎終於找到了重點,大罵林二丫,所有的能罵的能解恨的一股腦都罵了出去。一邊罵還一邊拍著大腿後悔著,早知道,剛生下就把那丫頭**壺裡淹死。

屋裡鬧著,二丫的娘在院子里哭著,平常低眉順眼的她,打二丫也好,罵二丫也好,只是不想讓二丫惹事,現在二丫真的沒了,她這當娘的咋能不著急,聽說來的那些衙役都不敢上山,就央求二丫爹去找找,剛挨了巴掌的二丫爹,有氣正沒處發呢,抬手就打了二丫娘。

見二丫爹罵罵咧咧,見讓他去找沒了指望,只好讓三丫攙扶著,準備自己去山上找找。見這老娘們真要出門,氣急敗壞的二丫爹從後面又補上一腳,這一腳,踢的很重,二丫娘倒在地上,站不起來。老太太聽到外面的響動,走出來,站在屋檐下罵道:「還要去找那個王八犢子,死在山上最好,回來也得打死她。」

王福全聽到這話,嚇得連忙阻攔老太太,說:「娘,千萬別亂說,二丫死在山上是小事,小公子要是死在山上,咱全家都的死。」

「啊,」老太太回過味來,嚇得不知所措。

二丫爹一聽,更氣不打一出來,心想這死丫頭惹了多大的貨,連氣帶恨發泄到二丫娘身上,上去又連踢幾腳。

三丫看到,哭的撲到娘身上,用小身體護住了娘,哭著喊道,「爹,別再打娘了。」

二丫爹又踢了三丫一腳,罵道,「都是一堆賠錢貨。」

聽到賠錢二字,王福全眼珠轉了轉,沒有說話。

林家哭聲,罵聲亂成一鍋粥的時候,林芝兒從外面跑了進來,大聲說,「狗蛋回來了,狗蛋說,二丫去鎮里了。」

「回來了?小公子呢?」林老爺子循聲從屋裡快步走出來,急切問道。

「狗蛋說,都也下來了,就連這些年失蹤的人都從山上下來了。」林芝說。

林家人一聽,小公子下山了,都長舒一口氣。林老爺子摸著自己腫脹的豬頭臉,想起今天在眾人面前丟的面子,恨恨的說道,「等會二丫回來,直接打死。」

老太太也是恨恨的補了一句,「直接打死,打死都不解我的恨。」

王福全一聽,趕緊低聲道,「娘,打死太便宜她了,還不如賣了,還能賺錢呢。」

老太太不屑地高聲說:「那能賺多少錢?」

「大概五兩銀子呢,俺有熟人能賣個高價。」王福全說。

「五兩銀子?」老太太眼睛一亮,「賣了吧,省得留在家裡禍害人。」

「行,娘,俺現在就去聯繫。」心想,二丫不醜,咋也能賣六兩銀子,他還能幹賺一兩,心裡打著小算盤,樂滋滋的找人牙子去了。

「娘,二丫賣了?」二丫爹問,自己的孩子被賣了?

「這次老天保佑,家裡逃過一劫,難道你還要留下這個禍害?」林老爺子氣洶洶地說。

見林老爺子這樣說,二丫爹不敢說話了。

二丫她娘聽到這裡,急的不得了,也顧不得疼了,見林老爺子都這樣說了,知道央求也沒啥用,急忙在三丫耳邊說:「快把娘扶進屋裡。」

三丫扶著她娘,步履蹣跚的回了屋,二丫娘在炕腳的一個小洞里,摸出一個銀鐲子,交給三丫,著急地說道,「娘就這點值錢東西,你拿好了快去找二丫,讓她千萬別回來,能跑多遠跑多遠,在外面也許還有條生路,回來賣給人牙子,二丫這輩子就完了。」說完,不放心的又囑咐一遍:「一定要告訴二丫,千萬別回來。」

三丫把鐲子藏在懷裡,說:「娘,俺知道了,你趕緊在炕上躺一會,別再去招惹俺爺,俺奶和俺爹了,俺現在就去找完,便著急忙慌的跑了。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