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十七,鎮上1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七,鎮上1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燕曼舒一路心情大好地往鎮上走去,看著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瞅瞅樹上的小嫩芽,聞著沒有污染的空氣,背著籃子,哼著小曲,靠,穿越也沒那麼悲催嘛。

終於到了鎮上,人也多了起來,時不時有人從身邊擦肩而過,都是古人唉,突然出現這麼多的古人,燕曼舒走在他們其中,覺得好玩極了,一路上,東瞅瞅西看看,看哪都覺得稀奇,曾經看過的仿古小鎮那是什麼嘛,又是電線杆又是電燈泡,還有手機接收塔,比這可是差過了,這才是原創唉。

店鋪很多,店裡的小夥計站在店鋪前討好的吆喝著生意,夾雜著街邊小販的叫賣聲,吆喝聲,喊聲,叫聲此起彼伏,一個小販的叫賣聲勾起她的興趣,她抬腳走過去,剛想看看,就聽的一聲斥責:「小乞丐,走遠點,別弄髒了我的東西。」

這狗眼看人低的東西,燕曼舒低語,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她也不想生事,正要離開,沒成想,這個小販到是杠上了,罵道:「你個小乞丐,你說誰是狗呢?」說完,一個耳光就扇了過來,燕曼舒身體一躲,手順勢一推,只見小販一個狗啃泥趴到地上,小販的運氣也是太好了,正好趴到一堆新鮮的驢糞上。

燕曼舒哈哈大笑,調侃道:「大哥,味道如何呢?」

等小販爬起來,嘴上頂著一嘴驢糞,圍觀的群眾更是哈哈大笑,小販尋找人群中那個小乞丐,小乞丐早不見蹤影。

燕曼舒也不是刻意躲那小販,主要是靈力輸入體內后,身體輕盈了許多,走路也如身輕如燕,看小販趴在地上遲遲沒起來,她才懶得理他,就晃晃悠悠走了。邊閑逛邊尋找藥材店,老遠見到藥材店的招牌,就走了過去。「小乞丐,滾遠點,滾遠點說你呢。」店鋪門口站著的小夥計大聲吆喝。

燕曼舒斜睨地看了小夥計一眼,心想,怎麼這麼多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但要賣蛇皮,也懶得和小夥計計較,可是語氣並不和善:「不讓我進,可以,叫你們管事的出來。」

「掌柜是你個小叫花子隨便叫的,滾遠點,別擋了生意。」小夥計大聲訓斥。

小夥計不讓進,燕曼舒還不至於臉皮厚道非要進去,就在店鋪的對面找了個涼快地方,把蟒蛇皮往地上一鋪。

還沒等她吆喝,店鋪里的掌柜就急急跑了出來,笑著說:「小客,有話到店裡好商量。」

「不是不讓我進嗎?」燕曼舒沒好氣的說。

「哪裡會。」掌柜這邊賠笑,轉臉呵斥小夥計:「還不快迎這位小客進店」

掌柜說話間,已經有幾個路人停下嘖嘖稱讚,「這麼大的蟒蛇皮,稀罕稀罕。」

還有路人上來問:「小姑娘,你這蟒蛇皮多少錢賣?」

這話把燕曼舒問住了,她也不知道這值多少錢,思考間,掌柜的擔心這麼好的蛇皮被人搶了去,就幫著把蛇皮收進筐子里,燕曼舒也沒有多思量,反正只要賣個合適價就行,背起筐子就和掌柜的進入店裡。

小夥計驚訝的看著掌柜的笑臉相迎把這個小乞丐迎進了店,心想這掌柜的咋突然變了性,啥時對一個小乞丐態度這麼好。

進了店,燕曼舒放好筐子,掌柜的看著蛇皮,越看越愛,暗自點頭:好蛇皮,不僅蛇皮好,扒蛇皮的工藝也好,沒見有絲毫損壞。不管是藥用還是收藏都是好東西,「小客,你這塊蛇皮多少錢賣?」

「價合適就賣,不合適就背回去。」燕曼舒實話實說,有了張文俊那筆錢,她還真沒有急用的。

「哦,這樣啊,小客你聽說沒,最近市場蛇皮多的很,價不高。小客,不知你這蛇皮是從哪得來的?」看面前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娃,掌柜不僅打探著來處還故意壓著價。

既然市場蛇皮多的很,你還至於瞅的愛不釋手,騙誰呢,燕曼舒心中厭惡,她最討厭滿口謊話的人,但嘴上只答道:「山上。」

「哪座山上?」掌柜急問,知道了那座山,他們也好弄幾塊下來。

燕曼舒不耐煩了,那座山她哪知道名,就說「你們買不買?」

「買,買,」掌柜的急忙說,也不敢再問,見對方是個小丫頭,就報了個最低價「六兩銀子我們收了」

六兩銀子?燕曼舒琢磨著,六兩銀子大概是多少錢?她知道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與英鎊的匯率,與歐元的匯率,就是不知道與銀子的匯率。

眼見燕曼舒不說話,掌柜的以為是給價太低了,又忙說:「八兩銀子怎麼樣?」

八兩銀子?燕曼舒仔細回想著有限的歷史知識,還是沒想起來,一兩銀子換算成人民幣多少錢,心想,不行,就八兩吧,對於昨還是兩手空空的她,感覺八兩銀子已經很多了。

掌柜的見小丫頭還是不說話,心想,大概出來前家裡大人吩咐了價,就裝著很為難的樣子,說:「小客,最多只能給你十兩銀子,不能再多給了。這也是看在你人小照顧你,回去和你家大人說說,以後有貨就送到這裡賣。」

掌柜的編著好話說,燕曼舒觀察著掌柜的神情,如今的燕曼舒可是耳聰目明,心思靈動的很,看到掌柜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狡黠,燕曼舒笑了,就他那點小伎倆還想逃過她的法眼,拿起筐子轉身就走。掌柜的連忙拽住燕曼舒的胳膊,滿臉堆起了笑,說:「價格好商量嘛,你別急著走埃」趕緊又和夥計說:「來,快給這位小客泡杯茶過來。」

小夥計看看燕曼舒,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讓自己給這個小乞丐沏茶,這搞什麼搞。見掌柜的使眼色,才如夢初醒般忙著去沏茶。

燕曼舒心道,原來這蟒蛇皮還挺值錢的。低頭似自言自語:「這麼好的蛇皮去哪找,俺爹說了,沒個三十兩銀子不賣。」

三十兩銀子?小夥計聽見差點燙了手。

「三十兩銀子?」掌柜的驚訝。

「俺爹就這樣說的,這也是家裡需要錢,否則五十兩銀子也不賣。」燕曼舒胡謅道。

「小姑娘,到哪也賣不出這個價的。」掌柜急忙說。

「謝謝掌柜的,那就算了,等俺爹病好了,直接去府城賣。」燕曼舒頭也沒回,走出藥店。

「小姑娘等等,有話好商量。」掌柜急忙招呼道。

燕曼舒迴轉身,站定。

「小姑娘不急著走,這價錢太高,我做不了主,我和東家商量下。小姑娘先進店坐著喝杯茶,即使不賣給我們,也沒關係,買賣不成情義在嘛。」管事說。

燕曼舒返身重新回到店裡。掌柜見她放下筐子,才放心地進後堂了。一袋煙的功夫,從後堂走出一個體態雍容的中年男子,掌柜的跟在他後面。

「什麼蛇皮要價這麼貴?」中年男子說著,上前拿起蛇皮,拿起蛇皮的那一瞬,眼神中閃過一抹詫異。

這抹詫異讓燕曼舒盡收眼底。

「小姑娘,這蛇皮不值三十兩銀子。」中年男子看後放下蛇皮說。

小夥計伸長耳朵聽見,暗嘆,還是東家有驗光,不就是一塊蛇皮嘛,怎麼能值三十兩銀子,小乞丐想銀子想瘋了吧,讓你亂要價,一會准把你打出去,想到這裡,眼睛瞅著放笤帚的地方,就等著東家的吩咐。

「只賣三十兩銀子,少一兩也不行。」燕曼舒肯定的說,「不買算了。」說完,背起筐子又要走。

「等等,我們好商量。」中年男子說。

「沒啥商量的,就這個價,你們要就付錢,不要,我走人。」燕曼舒說。

見燕曼舒態度堅決,中年男子肉痛的說:「那就三十兩成交。」

左等右等,聽到東家這句話,小夥計呆住了,呆愣愣的看著掌柜的數出三十兩銀子,遞給小乞丐,白花花的三十兩銀子晃得小夥計睜不開眼。

燕曼舒開心接過三十兩銀子,裝到張文俊那個錢袋裡,這才看看那個錢袋,裡面也有些銀子和銅錢,是多少,她一眼看不出來,從兩手空空,到有幾十輛銀子入賬,燕曼舒抓著錢袋心裡美滋滋的,小夥計看著鼓鼓囊囊的錢袋,眼珠都要出來了。

她前腳出了藥店的門,後腳那個中年男子就讓小夥計跟了上去,三十兩銀子呢,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搶了還不是白搶,只要不是在店裡,愛在哪裡被搶,和他店裡的名聲就沒關係了。銀子和蛇皮他倆樣都想要。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