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十八,鎮上2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八,鎮上2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出了藥店,燕曼舒就發現後面有個尾巴跟著,這是想打劫呀,她心中腹誹,打劫姑奶奶我,先遛你玩玩。她一會左行,一會又朝右拐,一會前行,一會又轉身往回走,小夥計跟在後面,又是擔心跟丟了又是擔心被發現,好一個左躲右閃,上串下跳,東躲西藏,把個小夥計折騰的大汗淋漓,苦不堪言。

不管如何走,燕曼舒都把自己控制在小夥計的視力範圍內,暗笑到,把握火候也是技術活哦。看著小夥計被自己折騰的就如皮影戲中的小丑,燕曼舒這邊眉飛色舞,小夥計那邊卻是叫苦連連,擦擦額頭的汗,想想白花花的銀子,小夥計不得不剋制疲憊的小心臟,恨不得快點找個機會先搶了銀子在把小乞丐暴打一頓,才解心頭之氣。

一邊遛著小夥計玩,一邊閑逛,見到一家山貨店,燕曼舒就走了進去,賣掉兔子皮,得了30文。后又見雜貨店,也走了進去,有少量的食品還有鍋碗瓢盆等日常用品,在一個拐角不起眼的地方,放著很少的幾樣調料,燕曼舒仔細看了看,草果,桂皮,香葉,辣椒這些調料在這裡都沒有。

燕曼舒有些好奇了,怎麼這裡連辣椒都沒有,對她這種一頓無辣食之無味的人,沒有辣椒怎麼行,見掌柜的看過來,就問道:「這裡不賣辣椒嗎?」

「辣椒?」掌柜輕念,暗自琢磨,又想起什麼,然後輕蔑地說:「就是賣辣椒你能買得起嗎?」

「辣椒很貴?」燕曼舒好奇問。

「從南邊來的東西能不貴嘛,唉,和你說這些幹嘛,不買東西就出去吧,別影響我們做生意。」掌柜的說。

「哪裡能買到。」燕曼舒又問。

「不知道。」掌柜沒好氣的說,不在搭理她。暗自嘀咕著:一個小乞丐,還想買辣椒。

小夥計見掌柜的態度,忙有眼色的走上前,轟趕著燕曼舒:「出去,出去,別影響我們做生意,還想買辣椒,就是有貨你有錢買嗎?小叫花子。」

燕曼舒也懶得計較,訕訕的走出去,回頭又看看雜貨店,貌似這雜貨店不小啊,聽到裡面小夥計問掌柜,「師傅,什麼是辣椒。」

「當擺設用的,前幾年從南方過來一批,又貴又不好吃。」掌柜的說。

「那到底是擺設還是吃的?」小夥計被弄糊塗了,問。

「賣家說那東西是吃的,可那東西辣的很,哪能吃,後來那東西賣不動,放著等干透了掛在屋裡紅紅的到是挺好看,有些大戶人家就當擺設用了,紅紅的圖個吉利。」掌柜又說,在小夥計面前擺弄起自己的見識。

小夥計也是一臉崇拜地看著掌柜,又說:「那個辣椒很辣啊?」

」辣,特別辣,聽說有膽大的就掐了拇指大那麼一點,吃了,你猜咋樣?」掌故故作玄虛問。

小夥計搖頭。

掌柜笑了,說:「吃完辣的眼淚止都止不住,光喝水,沒成想那東西越喝水越辣。」

小夥計大笑。

掌柜繼續說:「後來,那東西誰還敢吃。」

有那麼辣嘛,看著這兩人聊著辣椒,燕曼舒腹誹,不過把辣椒當擺設,她還是第一次聽說,想到辣椒還有此妙用,燕曼舒又笑了,這古人也是夠有創意的。

但是笑容很快凝固在臉上,除了先前的小夥計,發現還另有一撥人在遠處盯著她,她裝作沒有發現,繼續無目的的閑逛,似有似無望過去,是四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先前吃了驢糞的小販,原來是來複仇的,收拾一個也是收拾,收拾一窩也是收拾,得了鞭子的功法還不知效果如何,既然這些人自己尋上來找打,她不打白不打。

想到如此,故意放慢腳步,走走停停,那些人倒是配合,無一人拉隊,緊緊尾隨在她身後。

走出集市,她腳步稍快低著頭朝人少僻靜地走去,後面那幾個人見小乞丐步伐加快,以為發現了他們,也是疾步尾隨在後。

藥店小夥計看到女娃走到這麼個僻靜地,偏僻的連個人都沒有,心中暗喜,眼瞅著三十兩白花花的銀子就要到手,盤算著搶了這銀子,他也不回藥店了,直接跑到府城去,在那娶個漂亮婆娘過日子,想著娶個府城的婆娘,小夥計是越想越美,心裡美滋滋的,就在這時候,他發現也有幾個人跟在小乞丐後面,心想小乞丐有銀子的事難道他們也知道了?

那個吃了滿嘴驢糞的小販,看到小乞丐走到這麼個偏僻處,也是心中大樂,準備狂揍一頓這個小乞丐,出了心中惡氣,然後在把這個小乞丐賣了,換點銀子。早上出了大丑,他也不敢輕敵,招呼了三個集市上的地痞,想著,四個大男人,打這麼個小乞丐,不打死她都是好的。

另外三個地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啥時弱到打一個十歲的小孩子還需要一起出手,可是想到小販給的幾十文錢,不上手又說不過去,暗道,這錢也太好賺了,三個人暴打一個小孩還不是輕鬆的事,想也沒想,就朝小乞丐圍攏上去。

燕曼舒站在那談定地看著幾人朝自己圍攏過來,大概她的淡定讓這幾人不由生出幾分恐慌,都放慢腳步,小販這時候喊:「你個小乞丐,還敢打老子,看咋收拾你。」

藥店小夥計聽到小販的罵聲,心放了下來,原來這些人只是尋仇不是尋財的。可是又想,這四人真打起來了,這財自己也拿不到了,想到這裡,心又提了起來。

那幾個人雖放慢腳步,但還是逐步朝小乞丐靠攏,就是她如何淡定,那幾個地痞也沒把她放在眼裡,見這幾人離自己越來越近,燕曼舒就要拔出蛇鞭的瞬間,在這關鍵的時刻,突然出現戲劇性一幕,藥店小夥計張開兩隻胳膊,擋在燕曼舒身前,沖著那些地痞大喊:「你們光天白日要打人嗎?還有沒有王法了。」

燕曼舒和地痞,燕曼舒想,她什麼時候跟這個小夥計關係這麼好?地痞也困惑了,這個小夥計平常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難道這個小乞丐是他什麼人。

趁著地痞愣神,小夥計拉著燕曼舒就跑,燕曼舒跑了幾步轉而明白過來,樂了。這小夥計哪是拉著她跑,這分明是拉著她的錢袋子跑嘛。突然想起一句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越想越好玩,燕曼舒一個沒注意,就跑到了前面,小夥計遠遠拉在身後,等她發現了,又往回跑。看到小夥計被幾個地痞圍上,小夥計見事不好,還要跑,被幾個地痞死死困住,小夥計大喊:「你們圍著我幹嘛?」

「打死他,他和那個小乞丐是一夥的。」小販喊道。

「我和她不是一夥的,我不認識她。」小夥計見勢頭不好,忙大聲辯解。

「不認得?你騙誰呢。」說完,一個地痞的拳頭就落到小夥計頭上。

挨了一拳,小夥計被揍的腦袋哄哄,暈頭轉向,錢也不要了,保命要緊,忙喊道:「她身上有錢。」

這句話說出來更沒人信,小乞丐穿成那樣還會有錢,當我們是傻子嘛,幾個人一起動手,三下兩下把小夥子打在地上說不出話。

燕曼舒站在小土堆上,優哉游哉的看著這一幕,也不想用蛇鞭了,而是順手在地上撿了幾個石子。見幾個地痞彎腰輪起拳一門心思的打小夥計,她連忙拿出彈弓,接連幾個石子,嗖嗖嗖打過去,幾個地痞應聲倒下,暈了過去。

然後,她走過去,又拿起一個石子打中小夥計的檀中穴,見幾個人都已暈倒無了意識,挨個上去踢了一腳,在幾人身上摸出錢袋。燕曼舒嘀咕,有樣學樣吧,你們想搶我的東西,我也拿些你們的。掏空幾人的錢袋,見很少的銀子,燕曼舒又挨個踢了地痞一腳,罵道:做個小混混都做的這麼失敗,身上也沒幾個錢嘛。然後又踢了小販一腳,生意做的這麼差,以後要加油哦。

把空錢袋隨手扔他們身上,燕曼舒拿著幾兩碎銀子,揚長而去。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