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十九,鎮上3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九,鎮上3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燕曼舒又轉回到熱鬧的集市上,賺了那麼多錢,想著買幾套衣服和日用品,便又四處閑逛,聞到飯菜的香氣,才想起早上到現在還沒有吃飯呢。抬頭看是一家蠻大的酒樓,上面的招牌是福滿樓三個大字。

酒樓里已有很多的食客,幾乎桌桌位滿,到是熱鬧的很,看裡面的人又是吃又是喝的,那個歡暢,燕曼舒感覺更餓了。她和大多數人一樣,也是喜歡扎堆,總覺得人多的地方味道自然不錯。

正在燕曼舒打量這個酒樓的時候,有人卻在打量著她,是個賣餅子的中年大叔,生意不好閑的無事,見眼前一個小乞丐盯著酒樓瞧來瞧去,就打趣道:「怎麼?小姑娘也想到裡面吃?」

「好吃嗎?這麼多人?」燕曼舒隨口問。

「哦,你是外地來的,怪不得呢,當然好吃,這可是鎮上最大的酒樓,貴的很呢。」賣餅子的大叔又上下看了她一眼,搖搖頭說:「看你這樣,這輩子也別想嘍。」

「哦。」燕曼舒隨口哦了一聲。說完,就朝酒樓走去。天大,地大,吃飽肚子最大,做為資深吃貨,來到這打飛的都無法來到的地方,總要吃點當地特色。

賣餅子的大叔見小乞丐朝酒樓走去,驚訝地嘴張的老大,心說,完了,完了,這個小乞丐一會非要挨板子不可。

酒樓生意太好,就連店門口的小夥計都被叫進裡面招呼客人了,等燕曼舒走進店裡,小夥計才發現她,大罵道「滾,滾,滾,別打擾客人吃飯。」

這聲音影響到了吃飯的客人們,眾人紛紛抬頭朝這邊望來,也有兩個小夥計迅速走來,準備過來轟趕。

燕曼舒看幾個小夥計一眼,也沒有說話,朝一個空桌子走去,坐定后掏出那幾兩碎銀子,語氣平緩的說:「可以吃飯嗎?」

這次她還真沒生氣,酒樓有酒樓的規矩,五星級也好,西餐店也好,越是好的服務場所對穿著要求越高。這身乞丐服實在是沒規矩,燕曼舒都想好了,如果這家酒樓對服飾也有要求,那等以後換了新衣服在過來,畢竟是現代社會而來,怎麼說也是通情達理的人。

三個小夥計看到桌子上四五兩的碎銀子,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看看櫃檯後面的掌柜,沒了主意,不知道該不該趕這小乞丐走。掌柜的看他們望過來,就招了招手,一個小夥計忙跑過去,掌柜的附在耳邊悄聲說:「給她隨便上點,把那銀子全糊弄到手后,讓她快點滾蛋。」

隨便,糊弄,滾蛋。這幾個詞可是被耳聰目明的燕曼舒聽個明明白白,她笑了,心說,又來一個不長眼的傢伙,好吧,就和你們好好玩玩吧。

小夥計聽明白掌柜的吩咐,走到燕曼舒身邊故做和氣的說:「小客,這會店裡客人多,我來給您安排,保管您滿意。」

燕曼舒笑著說:「那你先說說看。」

「肝尖,溜肥腸,韭菜炒雞蛋,外加一個大饅頭。」小夥計熟練的報著菜名,又道:「還真是巧了,您桌上的銀子剛剛夠,保您吃好喝好,下次還想再來。」

燕曼舒心說,好黑呀,這家店不但欺客,還笑裡藏刀。那就多玩一會吧。想到此,便拿起桌上的碎銀子,站了起來,四處瞭望了下說:「看看別的客人吃什麼,慢慢點,不急不急。」說完便背著手在店裡溜達了起來。走到哪桌,還伸長脖子湊近人家桌上的菜看看,嚇得那些客人趕緊用衣服擋著菜說:「老闆,怎麼回事,還讓人吃不吃了。」

小夥計趕忙拉著燕曼舒的袖子就想往門口走,哪知連拉幾下燕曼舒的腳就像長在地上一樣,紋絲未動。小夥計怕老闆責罵,用足了渾身的力氣使勁一拉,只聽刺啦一聲,小夥計拽著燕曼舒的半拉袖子躺到地上。

燕曼舒看著自己裸在外面的胳膊,哇的一聲跺著腳哭了起來,「我的袖子呀,你賠我袖子,你們這麼大的店還欺負小孩。」

食客們紛紛抬眼望過來,稍有正義感的客人便大聲罵道,「怎麼可以欺負小孩子呢,本來就窮的叮噹響,還把人家衣服撕爛了?」

掌柜氣的呵斥夥計,「你怎麼回事,怎麼可以欺負小客人呢?」

夥計心想,我這一肚子的苦水往哪訴啊,再看看小乞丐,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的那個熱鬧埃此時的燕曼舒,滿腦子是一把辛酸淚,自己好端端的穿越在這裡受人欺。

燕曼舒哭的這個歡,可苦了旁邊這桌客人,吃也不是,罵也不是,看著她的鼻涕想吐得心都有了。

正在熱鬧之際,只聽門口的夥計大聲喊道,有貴客來了。掌柜的聽到喊聲,連忙跑到門口彎腰迎客。只見呼啦啦進來一群人,眾人仔細一看,鎮里的幾個大人物眾星捧月般的擁著一個中年和少年。

掌柜的見東家也在其中,頭都要彎到地上了,這時就聽東家喝道:「這是怎麼回事,亂鬨哄的,連小乞丐都進來了?」

掌柜的諾諾的正要說什麼,就聽那個少年興奮的喊道:「小妹,你怎麼在這裡?」

正哭的稀里嘩啦的燕曼舒,入戲太深抬著淚眼還沒反應過來,傻傻的看著少年。

張文俊看到如此傷心欲絕的燕曼舒,睜著一雙萌萌的淚眼,頓時氣的大聲問道:「是誰欺負了你,告訴大哥。」

躺在地上的小夥計剛想起來,聽到這句立刻假裝暈了過去。見此情景反應迅速的東家,立刻抬手啪啪打了掌柜的兩個耳光,「你怎麼回事,還不快去給小姐道歉。」

眾食客皆驚得下巴都要掉了下來,看來今天有好戲看了。燕曼舒一下從啪啪聲中醒悟過來,立刻拽著張文俊的胳膊,哭著說:「大哥,你看你早上給了我幾兩銀子讓我上這吃飯順便等你,結果我不知道點什麼菜,看看別的客人在吃什麼,掌柜的就讓夥計趕我出去,把我的衣服也拉壞了。」

掌柜的心道,這個冤啊,哪家大小姐閑著沒事扮乞丐耍我們玩呢。忽的腿一軟,跪在燕曼舒面前,說:「都是小的不好,小的錯了,小的狗眼看人低,請大小姐原諒。」越說越后怕,也是鼻涕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上演了燕曼舒先前的那一幕,食客們望著眼前的美味,個個都想離開,有大人物在場,連吐得膽量也沒有,只能把那份噁心往肚裡咽。

本來處在憤怒中的張文俊,一聽燕曼舒的描述,頓時肚子里樂開了花,真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大笑一場,這個林二丫呀,簡直是搞怪能手。強憋住內心的笑,怒道:「東家,我妹妹到你家店裡來吃飯,受到如此的待遇,你看著辦吧。」

一旁的知縣大聲訓斥道:「婁易偉,這是怎麼回事,讓小姐受這麼大的委屈。」

東家趕緊對著燕曼舒一揖到底,「大小姐,讓您受委屈了,在下定會補償您。」然後迴轉身,對掌柜的呵斥道:「還不趕快到隔壁給大小姐買身衣服去。」

掌柜的著急忙慌的就跑了。東家又彎腰哈背的對知縣和張文俊說:「知縣老爺,張公子,請上二樓包間吃飯,小的一定處理好這事。」

張文俊說:「你們先上二樓吃飯,我和小妹就在大廳吃吧。」

知縣識趣的拱了拱了手說:「尊敬不如從命,兩位在這裡好好吃,我們先上樓。」

燕曼舒見他們上樓了,對張文俊豎了豎大拇指,在他耳邊悄聲說:「大哥,你反應越來越快了,太棒了。」

張文俊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不一會兒,就看到掌柜的手裡抱著一個包裹進來了,說道:「大小姐,您的衣服買來了,紅的綠的各一套,還有兩雙鞋襪,不知道合不合適,您先看看,如果不合適,等會我帶您親自去換。」

燕曼舒看也沒看頭也沒抬的說,「先放邊上吧。」

張文俊一看就樂了,心道:這大小姐的氣派,十足埃還別說,這林二丫雖出身貧寒,不論說話還是氣勢都頗有貴族小姐的風範。

掌柜的一看這小乞丐的派頭,還真是大家小姐的氣勢,想想,都怪自己看走眼了,趕緊招呼夥計:「快給公子小姐上茶。」然後,又對兩位說道:「公子,小姐請稍等,菜馬上就上,您二位先喝杯茶。」說完,就走到還在地上裝死的夥計跟前,在他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腳,恨恨的低聲罵道:「還不起來幹活去,在裝死老子把你廢了。」

小夥計一聽騰的一下就起來了,摸著屁股速度跑了,逗得燕曼舒哈哈大笑,掌柜的也乾笑了兩聲,往廚房跑了過去,親自去安排這桌飯菜。

張文俊看著樂呵呵的燕曼舒,怎麼看怎麼可愛,就問道:「你想吃什麼?」

燕曼舒悄悄說道:「張大公子在這裡,我還愁吃不到好東西嗎?他們自會安排好的。剛才他們幫我點了肝尖,溜肥腸,韭菜炒雞蛋,外加一個大饅頭,準備要我這麼多。」說完,把碎銀子扔在桌上。

張文俊一看,將近五兩銀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暗罵:這幫黑心肝的傢伙,怪不得二丫要整他們。

燕曼舒和張文俊邊喝茶邊聊,就聽到大廳里竊竊私語聲四起,此時的燕曼舒起了八卦之心,豎起耳朵聽他們說些什麼,就聽有人說道:「今兒個來的可都是大人物啊,王知縣發怒的時候,你沒看見李亭長几次躍躍欲試的想罵東家,都沒插上嘴,那位少年公子是誰?這麼牛叉。」

另一位悄悄說道:「那可是府城張通判的公子。那個小乞丐難道是張公子的妹妹?」

「肯定是啊,沒看人家大哥小妹的稱呼。」另一個食客說。

「張公子那麼玉樹臨風,難道真的是親兄妹?」又有一人說。

「你沒看那小姑娘雖然臉臟乎乎的,但眉眼很周正,仔細看很清秀的,人家是為了扮乞丐,其實一點不比張公子差。」還有人說。

「是啊,是挺好看的。」也有人附和道。

接著就聽之前說話的那人嘆道:「完了,完了,看來這位婁東家要大出血了。」

燕曼舒聽的這個樂呀,兩眼彎彎,看的張文俊莫名其妙,心想,二丫的動作表情也太豐富了吧。

就聽小夥計吆喝道,「上菜嘍1然後辣啪辣就上了滿滿一桌菜,燕曼舒看著滿桌的菜肴,心想,就兩個人,這也太浪費了吧,難道他們不知道浪費可恥嘛?也好,也好,等會給爺爺打包回去,想到這,就和張文俊說:「大哥,你看你喜歡吃哪幾樣菜,我挑幾樣我喜歡吃的,其他的我打包回去給爺爺吃,你看好嗎?」

張文俊聽到此話一下子心裡暖暖的,似乎觸到了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二丫真是有情有義,對於只有一面之緣的老乞丐,居然連吃飯都惦記著,有這樣的小妹,也是人生一件幸事。便說:「好啊,你先挑。」

旁邊的掌柜多有眼色啊,看到此等拍馬屁的機會哪能拉下,忙轉身悄悄吩咐了夥計幾句。

燕曼舒心想,反正也不知道哪個好吃,就隨意挑了幾個,等張文俊也挑好后,兩人便吃了起來。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