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二十,鎮上4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鎮上4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每樣都嘗了一口,眉頭微皺了下,這小動作沒逃過張文俊的眼睛,就說:「沒你那天做的好吃吧。」

燕曼舒到是沒客氣,點了點頭,看著面前的菜頓時沒了胃口,食材很好但沒有做好,不合時宜的調料蓋住了食材的美味,反而適得其反喧賓奪主。但又一想,可能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就說:「也許,我們用的是野生的食材,所以味道更鮮美。」

「你做的是好吃,在京城也沒吃到那麼好吃的。」張文俊誠懇地說,然後詫異的問?「想不到你對吃很有研究啊,又會做又會品嘗。」

「我就是吃貨一枚。」燕曼舒想到曾經,不由得笑的嘴角彎彎。

看著她好看的笑容,張文俊竟一時有點獃滯。燕曼舒看到,忙輕咳一聲,張文俊才恍然醒悟,面色窘得通紅。

燕曼舒腹誹,這古人還真是喜歡害羞。見張文俊低著頭往嘴裡胡亂塞著菜,她便也有一口無一口的吃起來。

這一幕讓時時觀察他們的掌柜看到,獃滯?臉紅?大哥小妹?掌柜的不敢往下面想了,這豪門大戶哪是他敢胡亂猜測的,弄不好要掉腦袋的,為了腦袋掌柜忙把臉扭到一邊。

很快吃完,燕曼舒叫過夥計打包結賬,掌柜的聽說后忙跑了過來,說「今天這頓飯,我們東家請了,說是補償先前對大小姐的不敬。」

燕曼舒也沒客氣,說:「好,這頓飯就該你們請,如果不是張公子,你們可比這頓飯要破費多了。」

每天面對各色人群,掌柜的聽言恍然明白,眼前這個裝扮成小乞丐的大小姐,先前又是哭又是鬧的,原來是準備鬧場子的。想想之前自己見了銀子后的貪心,難道被她發現了,想到此,心虛地說:「是,有張公子這樣的貴客,蓬蓽生輝。」

燕曼舒笑了笑,搖搖頭。

張文俊自然已知原委,也是搖了搖頭,就要說什麼,見燕曼舒笑,知道她已釋然,也不在多說什麼。

掌柜的忙又遞給小夥計一個眼色,一份份打包好的飯菜立馬端了上來,掌柜的在此空隙暗擦下額頭,心道:好險,如果之前這大小姐真鬧起來,自己又不識廬山真面目,定會惹出大事,到時自己哪會這麼輕易收常見小夥計把打包后的飯菜端來,掌柜的親自一包包放進筐子里,又暗自琢磨,回去飯菜都涼了,富貴小姐們還會吃回鍋后的菜?想起之前姑娘稱呼張公子,掌柜的不敢置信的抬起頭,難道這個人不是張公子的親妹妹,而是真乞丐?張公子喜歡上一個小乞丐?掌柜的被自己的大膽猜測雷住了。

燕曼舒見掌柜的又端來這些吃食,本想上前制止,這許多的東西她和爺爺哪裡能吃得了,即使爺爺很能吃,想必爺爺那神仙老頭哪是這飯能糊弄的。

張文俊見此,搖了搖頭,知是對方好意,以後回報即可,這點小事再去客套,反而沒了意思。燕曼舒見張文俊搖頭,也就沒有說話,任由掌柜的擺放。

東家得知通判家的少爺小姐用完飯,也忙從樓上包間一路快步下來,對二人彎腰施禮。

看東家出來,吃飯的客人都朝這邊望來,福滿樓的東家在鎮里可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平常人哪是能輕易見得到的,現在不僅見到,還見到這東家對面前的兩人又是彎腰又是施禮的,大家都爭相記住眼前的場景,這可是日後茶餘飯後的好談資。

東家施禮后拿出一包銀子,遞給燕曼舒,滿臉笑容的說:「大小姐,這是五十兩銀子,是之前招待不周的的補償,請大小姐笑納。」

五十兩銀子?客人,掌柜,小夥計紛紛看著東家手裡那大大的錢袋,都張大了嘴不可置信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是自己聽錯了?那是五十兩,五十兩白花花的銀子啊,就這麼出手送人啦?哇,好大的手筆。

張文俊也被東家手裡這五十兩銀子弄的一怔,不過想想,二丫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之前自己帶的銀子不多,這五十兩銀子二丫拿上也好,以後在補償給東家,只是當著這麼多食客,張文俊稍覺不妥。

燕曼舒看到這五十兩銀子,心道,這哪是給她的銀子,分明就是孝敬給通判大人的,只是這東家溜須溜錯了人,拍馬拍錯了地方。她最看不上這種對上奴顏媚骨,對下如狼似虎,此時她直接採取無視,拿起筐子抓起桌上的碎銀子,對張文俊說:「好了,就在此別過。」

東家拿著銀子的手伸在半空中,見此景尷尬的笑了笑,心道,這富家小姐就是不一般,五十兩銀子都不帶看一眼,是怪自己上不得檯面了,想到這裡,忙從懷裡又拿出一個錢袋,這次又是五十兩銀子,把兩個錢袋一起遞給燕曼舒,笑著說:「這一共是一百兩銀子,懇請大小姐一定收下,之前我們也不是有意為之,小的實在該死。」

一百兩銀子?這次在場的人都聽清了,掌柜,夥計,食客,都瞪大了眼,一百兩白花花的銀子,乖乖的,對他們這些人來說,那得買多少房子,置多少畝地,添多少個美人,想到這裡,刷刷刷,眼神中的羨慕嫉妒恨像一把把小刀子朝著燕曼舒射來。

張文俊先是驚訝後有些生氣,這東家明擺著是找了個理由行賄,想著當著眾多食客的面壞了爹的名聲,他就要上前呵斥,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二丫對自己有救命大恩,她一個鄉下小丫頭,自不知官場的黑暗更不懂官場的規矩,如果自己乾脆的回絕了這銀子,會不會二丫覺得是自己小氣而產生了誤會。

張文俊沒猜錯,東家今天也是擺明著在眾人面前行賄的,至於為什麼這麼做,他也不清楚,只是前些天收到一封密信,讓他找個機會這樣做而已。那時,他還不知道通判公子真的會到鎮上,現在來了而且還給自己有了可乘之機,他哪敢錯過。張公子收不收他不敢打包票,但對這個小丫頭,他是十拿九穩了,哪個女人不是頭髮長見識短的,白花花的一百兩銀子,就是傻子見了恐怕也會笑開顏吧。

燕曼舒被這不屬於自己的銀子已經搞的煩不勝煩,現又看東家當著眾人面掏出一百零銀子,她雖不知道一百零銀子到底值多少錢,可這是公然行賄唉,張文俊老爹她不認識,可張文俊在她心裡是當做大哥的,壞了大哥爹的好事就是壞了大哥的好事,燕曼舒想到此,冷冷的說道:「你有完沒完了,收起你的銀子,是我的少一分也不行,不是我的多一分也不要。」

不是燕曼舒態度不好,她就不信能開這麼大酒樓的人,難道連這點規矩都不懂,明擺這東家是故意而為之,為什麼這樣做,不用猜都知道,自是張文俊老爹得罪了什麼人,至於得罪了什麼人,那就不是她該管的事了,只是現在她知道,乾巴巴拒絕這掌柜,比好言拒絕強太多,這眾多食客哪個不是小喇叭,這可是茶餘飯後輿論導向唉。

燕曼舒的聲音很大,所有的人似乎聽個明明白白,但又似乎沒聽明白,這是說,這小丫頭根本就看不上這銀子?這可是,這可是一百兩白花花的銀子啊,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次張大了嘴巴。

東家楞在當場,這麼多銀子,這小丫頭居然沒動心,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呢

張文俊也是同樣的訝異,二丫的境遇他是比誰都清楚不過的,在場的人恐怕沒有人比二丫更缺銀子的,可是一百兩銀子啊,居然都沒砸中這個小丫頭。

燕曼舒很有氣勢的說完,就要萬般崇拜自己的時候,又被耳中的童音給壓下去了,她把這茬忘了,想想此時的林二丫只有十歲,再有氣勢的話說出來也是跟蚊子似的,哪能嚇唬大象呢?想到這也不想和這些人繼續磨嘰,抬腿就走。張文俊這才回過味來急忙跟上。

掌柜的也反應快,手腳利索的去為燕曼舒開門,東家見此也忙忙跟上,送出門后,東家一恭到底說:「今日禮數不周,還請公子小姐見諒。」

張文俊嫌惡的回頭說:「你先進去,我和小妹還有話說。」

東家一聽,也不敢廢話,麻溜的帶著掌柜及眾夥計進了酒樓。

張文俊見他們都走了,就問道:「二丫,你這是要去哪裡?」

二丫調皮的說:「山上啊,沾你的光有這麼多好吃的,晚上和爺爺有大餐哦,你來不來?」

張文俊笑了笑說:「還是算了吧,你們好好吃。」

燕曼舒說:「大哥,你有事進去吧,我還要去逛逛,再見。」說完擺擺手就走了。

張文俊看著二丫的背影,眼前閃過一幕幕,背著木柴如乞丐的林二丫,喊著餓要蔥油餅的林二丫,打死蟒蛇的林二丫,點起篝火的林二丫,做著美食的林二丫,沒心沒肺笑著的林二丫,面對一百兩銀子看都不看一眼的林二丫,想到此,張文俊不由讚歎:二丫,你身上還有多少令我耳目一新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