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二十一,賣二丫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一,賣二丫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一走出酒樓,就被賣餅子的大叔看到了,看著先前小乞丐的衣服更加破爛,一隻衣服袖子也沒了,連連搖頭嘆息,心道,這小姑娘果然是挨打了,那福滿樓哪是好進的。

見燕曼舒與張文俊說話,他還以為是好心相助的小公子,如果沒有熱心人拔刀相助,就那福滿樓的黑心掌柜,能讓小乞丐身體完好的走出來。當然,餅子大叔就是在有豐富的想象力,也絕對不會想到,張文俊和這個小乞丐是認識的,認識?他想都不敢想,一個小乞丐認識一個富家公子,怎麼可能。

「多少錢一個餅子?」燕曼舒走到餅子大叔跟前。

「一文錢一個。」「餅子大叔瞟了一眼她裸在外面的胳膊,想著一個小姑娘也真是不容易,就拿起一個餅子遞給燕曼舒說:「小姑娘,拿去吃吧,不要你的錢。」

燕曼舒被這突如其來的好意砸的有點懵,送?他幹嘛要送自己,低頭看看自己的這身穿著,燕曼舒樂了,又一個把自己當乞丐的,不過這人倒是心好,想到此,她也沒客氣,拿起遞過來的餅子咬了一口,一股沁人心扉的麥香味傳入了舌尖,是實打實的無污染食品,她情不自禁讚歎道:「哇,好香啊,真好吃。」

「好吃吧。」大叔一聽高興的說,話也多了起來,「看這天氣晚上又要起風了,這條路往前走有個道觀,那裡能避避風。」

燕曼舒笑著點點頭,然後說道:「大叔,我買二十個,打包帶走。」說完,從身上拿出二十文錢。

「二十個?」大叔以為自己聽錯了,看她遞過來的二十文錢,才一臉驚訝的望著眼前這個小乞丐,震驚中接過錢,這可是他今天最大的一筆生意,也不再多說什麼,連忙包了二十個餅子,想了想,又添了兩個,放進燕曼舒的筐子里,這才看到筐子里放了好多福滿樓的食盒,餅子大叔驚得下巴都要掉了,半天合不攏嘴。

燕曼舒沒注意他的表情,只是看多給了兩個餅子,想著以後在山上住,來鎮里也是方便,多來買幾次好了,也就沒有客套,背著筐子吃著手裡的餅子就走了。她邊走邊找賣衣服的鋪子,想著給老爺爺買兩套衣服,然後再買些肥皂之類的洗漱用品,就可以上山了。

這兩家鋪子都很好找,給爺爺了買了兩身衣服,買了鞋襪,她順便打開福滿樓掌柜的給她的包裹,看了下面料是絲綢的,好是好衣服,但不適合自己練功,以後有機會送給三丫吧,於是又給自己買了兩身粗布衣服,粗布鞋襪,想了想又給三丫買了套粗布衣服和鞋襪。等買全了肥皂毛巾一類的日常用品后,心想,來了一趟鎮里,發生這麼多好玩的故事,回去講給爺爺聽,便賣著快樂的步伐朝山裡走去。

快走到山下的時候,見前面有兩個人,燕曼舒眼尖,看是三丫和柱子,便大聲喊了一聲:「三丫。」

三丫聽到后,連忙朝她跑了過來,邊跑邊喊,「二姐,你可回來了,急死俺了。」

柱子比三丫跑的快,先跑了過來,說:「二姐,你快跑吧,你爺你奶要把你賣了。」

燕曼舒一聽,又氣又樂,說道:「真是瞌睡給個枕頭,誰稀罕他們家埃」

三丫終於跑了過來,遞給燕曼舒一個鐲子,喘著粗氣說:「二姐,這是娘給你的,這是娘唯一值錢的東西,讓你拿上快跑,路上換點錢花,娘說千萬不要回家,回家他們就要把你賣了,娘說你一輩子就完了。」邊說邊哭了起來。

燕曼舒拿起鐲子看了看,是銀鐲子,本來對二丫娘絲毫沒有感情的她,一下子被這番話打動了,又把鐲子遞給三丫說:「既然是娘最值錢的東西,你還是還給娘吧。」

三丫一聽急了,說:「二姐,娘讓你拿著你就拿著,路上沒錢怎麼行,你不知道,娘聽說你上山了,跪著求爹去山上找你,被爹打傷了,現在路都不能走,這聽你要被賣了,娘讓我拿著鐲子一直在這等你,你咋能不要呢,娘該多傷心。」

燕曼舒聽到這裡,眼眶一下子濕潤了,靠,又被感動了。本來無牽無掛的又多出一個娘,一聽還被那個渣爹打傷了,這還怎麼能獨自上山一身輕的過逍遙日子去,想也沒想,把身上的筐子遞給柱子,說:「這些東西,你先幫我拿著。」拉著三丫的手就往村裡走。

三丫急道:「二姐,你咋往回走,你走錯路了。」

「錯什麼錯,回去找你渣爹算賬去,他把娘都打傷了,哪能那麼便宜他。」燕曼舒說。

柱子也急了,說:「二姐,你回去他們就把你賣了,你快跑吧。」

「我今就,誰敢賣我。」燕曼舒說完甩開三丫大步往前走,心想,以後那個俺也不說了,就稱呼我,靠,轉換一下費死勁了。

三丫在後面急的又開始哭起來,:「二姐,你咋不聽話呢,急死俺了。」燕曼舒轉回身說:「你糊塗啊,娘都被打傷了,我跑什麼跑咋也得回去看看。」

三丫和柱子看實在是攔不住,只好跟著她一路小跑往家走。

等到了院門口,見門口被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就聽有人喊:「二丫回來了。」

狗蛋看見忙跑上來,說:「二丫,快上俺家躲會,千萬別回你們家。」

「怕什麼,我就回來找他們的。」燕曼舒說。

狗蛋一聽楞了,連忙對她身邊的女人說,「快回家給俺拿個棒子,俺陪二丫進去。」

眾人一聽,自動讓開一條路,二丫進了院子,二丫爹一看,立刻操起一個棒子,就沖著二丫一棒子打了過來,罵道:「你這個小畜生,王八羔子。」

還沒等燕曼舒動手,狗蛋一個健步沖了上去,抱住了林文景,說:「有話好好說,咋打孩子呢。」

這時,二丫爺爺一看,也操起一個棍子,頂著他那張豬頭臉沖著二丫就打了過來,這次又上來一個中年大漢,直接抓住林老爺子的手腕,說:「這幹啥呢,有話不能好好說,打壞孩子咋辦呢。」

二丫的奶奶一聽就開始大罵:「還反了天啦,俺們打自家的孩子關你們啥事,就是打死這個小兔崽子,也活該。」

就聽一個女人大著嗓門喊道:「二丫也沒做錯啥呀,你們這家人咋不講理呢。」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大著嗓門喊:「人牙子咋來了?」

村裡的人一片寂靜,都沒回過味來,好端端的咋人牙子來了。

二丫奶奶見此,還以為村裡人怕了呢,理直氣壯大著嗓門說:「是俺讓來的,這個王八羔子要她幹嘛,就會給家裡添亂,還不如換幾個錢呢。」

村裡人都被這句沒人性的話都給雷住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茬,這時候,就見王福全領著一個五十歲左右滿臉橫肉的胖女人走到院子里,指著二丫說:「就這個小姑娘,你看聰明伶俐的,能賣個好價錢吧。」

二丫娘從屋裡跌跌撞撞的走到二丫奶面前跪下哭著說:「娘,求你了,千萬別把二丫賣了,要不這孩子一輩子就完了。」

林老太太一個耳光就給二丫娘扇了過去,罵道:「你個不會下蛋的雞連個兒子都生不出來,生的小畜生給家裡惹來多少麻煩,你還有臉說話。。」

這時候林文景一看二丫娘就在自己邊上,一腳便踹了過去,辛虧有狗蛋抱著,這腳沒使上十分力,即使這樣,二丫娘的頭剛好磕在台階上,血頓時滲了出來。

燕曼舒一看她娘額角流出了血,肺都要氣炸了,上去就要踢林文景,被裡正忙忙拉住了,喊道「二丫,不能,孩子打爹要犯法的。」

燕曼舒氣的,踢飛了一旁的凳子。

林老爺子瞅著機會,指著二丫說道:「大家看到了,就這樣的畜生,連她爹都敢打,留著她幹嘛,俺們賣她有啥錯,俺們是大義滅親,為民除害1

這時就看一個女人拿著棒子遞給狗蛋,罵道:「呸,狗屁的大義滅親,為名除害,俺看你們這是鑽錢眼裡了,你們才是最大的害呢。」

眾人一聽都指著林老爺子大罵:「你們家的活二丫幹了多少,背柴打水洗衣做飯,你們給這孩子又給啥了,吃不飽穿不暖的,平日里不是打就是罵,你們還有臉說呢,俺們哪個是瞎子,還看不到。」

這話剛落,狗蛋拿著棒子指著林老爺子說:「今兒你敢賣二丫,俺就把你家砸了。」這話說完,又上來幾個壯年大漢,手裡都拿著棒子,說:「看今天誰敢賣二丫,俺們可不答應。」

林老爺子,林老太太,林文景都汊二丫啥事人緣這麼好,這麼多人為她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