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二十二,買二丫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二,買二丫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此時的林家院內院外擠滿了相鄰,譴責之聲四起,這還是這個村子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家賣孩子,里正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上前說:「林老爺子,你還是三思吧,你們家又不是缺吃少穿的人家,好歹也有四五十畝地,一年也有幾十兩銀子的收入,何必要賣孩子呢。」

林老太太跳著腳道:「俺們家的事,你們管不著。」

里正一聽就火了,「俺是里正,咋管不著,你們賣孩子就是傷風敗俗,就是毀俺們村的聲譽。」

林老爺子把林老太太往後一堆,說道:「你少說幾句,」然後又對里正說:「你看看俺這張臉,都腫成啥了,俺在外面面子裡子都丟盡了,俺老閨女的婚事也吹了,俺家裡這些男娃娃們以後的前途俺看也沒了,都是這個小王八羔子惹的禍,你說,讓俺還咋要她。」

狗蛋拿著手裡的棒子錘的地面咚咚響,氣憤的說:「俺們這幫困在山上的人,如果不是有二丫,俺看一輩子都下不來,二丫就是俺們的救命恩人,你就是不能賣。」

後面又有一個壯漢附和道,「今天誰敢拿二丫換錢,俺就要他的命。」

此時那個滿臉橫肉的人牙子看到這些憤怒的村民,狠狠的瞪了王福全一眼,就想找機會溜走,心想這不是在害我嗎?

林老太太趕緊過來拽著人牙子的胳膊,討好的說:「這是俺家的事,別聽他們的,咱們該幹嘛還是幹嘛,你說幾兩銀子吧,價格合適你就領走,俺看見這個王八羔子就生氣。」

人牙子心想,我要買了你家孩子,還能出得了這個村嗎?當我是傻子呀?但臉上卻堆著笑說道:「老太太,跟你女婿之前講好的是六兩銀子,但現在沒帶那麼多銀子,我先回去取吧,明天過來。」

林老太太怕這筆生意飛了,連忙說:「沒關係,讓她姑父和她爹帶著二丫陪你一塊回家,一手交人一手交錢。」

這話剛說完,就聽當一聲,院子里的水缸被狗蛋給砸了,這陣勢嚇得所有的人都不敢說話了。

「林家老賊,當俺們說話放屁呢?」狗蛋氣憤的罵道。

林文景指著狗蛋剛要罵,他大哥一看事態不對,就急忙擋在林文景前面,說:「你住口,少說幾句。」

誰也沒注意的是,人牙子看勢頭不好,悄悄的退出了人群。

此時的燕曼舒靜靜的站在那,看著聽著有那麼多村民關心著她維護著她,內心五味雜陳,有感動,有心酸,有氣憤,有難過,,,,她走到她娘面前,把她扶在台階上坐下,第一次由衷的叫了聲:「娘。」看著眼前這個可憐和憔悴的女人,心疼和不忍湧上心頭,輕輕撩開沾著血漬的頭髮,查看著傷口,柔聲的問:「娘,疼嗎?

此情此景感染了在場所有的村民,人群中不時中有啜泣聲傳來,感人和悲苦的情緒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著。就在這時,聽到柱子喊:「大家讓一讓,讓俺奶進來。」

眾人循聲望過去,驚訝的看著這個很久沒出過門的瞎老太太。只聽柱子的奶奶用拐杖敲著地面說:「你們想好了,要賣二丫嗎?」

林老爺子說:「鍾老太太,你也是來管閑事的嗎?這丫頭今天是賣定了,誰說都不行。」

鍾老太太笑著說:「林老爺子,你消消氣,俺是來幫你的,今天這丫頭俺買走了。」

里正一聽此話,氣的責問道:「鍾老太太,你這是唱哪出?」

鍾老太太笑著說:「里正,你想想二丫賣給人牙子會是啥下場,俺買了總比賣給人牙子強吧。」

里正這才恍然大悟,又擔心的問:「老太太,你有錢嗎?那可是幾兩銀子呢。」

鍾老太太似乎沒聽見里正的問話,直接問林老爺子:「你家孫女賣多少銀子?」

林老太太搶過話道:「六兩銀子。」

這時有人喊道:「就二丫這樣營養不良的小身板,在鎮上最多賣四兩,你個貪心婆娘,咋賣這麼貴呢。」

林老太太怕壓價,忙說:「你們買不起就別買呀,又沒想賣給你們。」

里正四處看了看,說:「俺看你今天只能賣給鍾老太太了,那個人牙子早跑了,人家又不傻,做生意和氣生財,就你們這樣,誰敢做你們的生意,你們想賺點錢就賣給鍾老太太吧。」

林老爺子一看,也只能如此了,訕訕的說道:「那就五兩吧,少一兩也不賣。」

鍾老太太聲音洪亮的說:「好,成交,里正,你幫忙給寫個東西,順便做個見證人,這會就把這件事辦妥了。」

眾人都想不出這老太太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難不成買二丫是為了給他那個傻孫子做童養媳?

狗蛋看著二丫,心想,這該管還是不管。里正見狗蛋這樣就說:「鍾老太太是啥人,你放心好啦,以後二丫的日子只會比這裡好不會比這裡差。」

狗蛋與其他人見里正這樣說,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這時二丫娘見狀讓二丫把她扶了起來,走到鍾老太太面前就要下跪,二丫說「娘,你別跪了,有啥話就站著說吧。」

二丫娘喜極而泣,對鍾老太太說:「謝謝您買了二丫,以後二丫就歸您了。」回頭又對二丫說:「二丫,快給奶奶扣頭。」

燕曼舒說:「娘,這個先不急,等會在說。」然後對里正說:「里正爺爺,既然他們已經把我賣了,你們在多寫一份東西,從此我和林家再無任何干係,這個我也要畫押。」

里正點點頭,又寫了一份,心想,這二丫真是精明的很吶。

等里正寫好,雙方各自畫押,柱子把錢給了里正,接過了賣身契。二丫拿起解除關係的那份紙張,對著大家說:「眾位鄉親,二丫感謝大家今天對我的關心和愛護」說完,便鞠躬致謝。接著又說:「大夥也看到了,我和林家解除了所有的關係,今後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從現在起林二丫就死了,活著的叫燕曼舒,你們也可以叫我二丫或燕子,請鄉親們做個證。眾位鄉親的大恩大德燕曼舒銘記在心,他日定會相報。」

這個小小的瘦瘦的小姑娘說的這番話,並沒有引起眾位相鄰的在意,但幾年,甚至幾十年後,當大家再次回味起這段話的時候,卻覺得意義非凡怎麼也忘不了,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當時一個小小的善念,改變了他們一生的命運。

燕曼舒這一語雙關的話,在場的人頓時嘩然,啊,連老祖宗的姓都改了,狗蛋說了句:「改的好,就這樣的人家不要他們的姓也罷。」大夥一聽,狗蛋說的對呀,這家人沒人性的,也怨不得這娃。林家所有人都被震怒了,林文景拿起棒子就要打燕曼舒,狗蛋這次沒客氣,氣勢洶洶的迎了上去,林文景一看趕緊扔下棒子躲到林老爺子後面。

燕曼舒走到柱子奶奶面前鞠了三躬,說:「謝謝奶奶,讓我沒有落入人牙子的手裡。」

柱子奶奶說:「客氣個啥,奶奶還要謝謝林家呢,讓俺有這麼好的一個寶貝孫女,不說了,扶你娘上俺家先養傷。」

說完,看也沒看林家人一眼,對柱子說:「走,咱們帶你二姐回家。」

里正也忙說:「大夥都散了吧,該回家回家,該幹活幹活,別在這看熱鬧了。」說完,把銀子放在台階上,也不在多看林家人一眼走了。

三丫看著二丫扶著娘走了,也忙跟了上去,大丫站在後面,有些猶豫,看看她娘,又看看她爺爺奶奶,最終沒敢走。

林文景看著她們出了院門才敢跳著腳罵道:「走了最好,沒用的婆娘,老子休了你,趕明在娶一個回來。」

此話一出,燕曼舒感覺她娘的身體顫抖了起來,便握緊了她的手,輕輕說道:「娘,別怕,有我呢。」

一會兒人去院空,留下林家一眾人,林文景上去就要拿銀子,被林老太太呵斥住,「那幾兩銀子跟你有關係嗎?混賬東西。」

林文景低語道:「咋個沒關係,那不是賣俺姑娘的錢嘛。」

林老爺子哼了一聲,拿起錢就進屋了。

此時的燕曼舒,扶著她娘進了柱子家,第一眼看上去這個院子很大,房子很多,但是很破舊,似乎年久失修的樣子,走了一會,過了一個門洞又進了一個院子,這個院子稍微小一點,但種滿了各種的樹木,鬱鬱蔥蔥的不失雅緻,看樣子以前是個大戶人家,鍾老太太進了正房,她們一行人也跟了進去。

房間里傢具齊全古色古香的,鍾老太太坐定后說:「大家別客氣,自己找地方坐。」

等大家坐好后,老太太鄭重的說:「柱子,把你二姐的賣身契還給她。」二丫娘一下子呆住了,就要站起來給老太太扣頭,燕曼舒一把拽住她娘說:「我來。」說完,便跪在地上扣了三個頭。

此時再有現代思想從不會輕易下跪的燕曼舒,也被老太太的行為給感動了。她本想老太太買她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她都不在乎,反正都是要上山跟老爺爺學藝的,誰還能關的住她燕曼舒。沒曾想,老太太沒有任何目的,只是給她一份自由,她怎能不感動怎能不感恩,她燕曼舒不怕別人對她不好,就怕別人對她太好。

哈哈哈,忽然老太太爽朗的大笑聲打斷了沉思中的燕曼舒,只聽老太太說:「從今日起,俺就有孫女了,二丫,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大柱就是你大哥,二柱就是你弟弟,你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這家裡的一切都由你說了算,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做俺孫女也沒關係,但不管你是誰,你永遠都是這個家的人。」

老太太說完這些話,二丫娘哇的一聲哭了,哽咽的說:「想不到俺二丫的命這麼好。」

老太太說:「二丫娘,你錯了,不是二丫命好,是俺命好。」

二丫娘被她說的雲里霧裡的,茫然的看著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