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二十三,貓叫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三,貓叫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見天色不早,她還要上山見爺爺,就拿出錢袋,掏出五兩銀子,遞給鍾老太太說:「奶奶,這錢您拿著。」

二丫娘看著她手裡鼓鼓囊囊的錢袋驚的說不話來,鍾老太太眼睛不好,沒看到二丫手裡的錢袋,摸著手裡的銀子吃驚的問:「二丫,你哪來這麼多錢?」

「賣蛇皮賣的。」燕曼舒說。

「啊,蛇皮?賣個蛇皮咋能有五兩銀子?」老太太問。

「是條蟒蛇,奶奶,賣了三十兩呢。」燕曼舒笑著說。

「蟒蛇?三十兩?」老太太和二丫娘齊呼道。

燕曼舒摸摸鼻子,都怪自己話多,忙把話岔開,對柱子說:「這些吃食你拿去熱熱,晚上你們吃。」一邊從筐子里拿出一半的食盒,一邊又把一個包裹遞給三丫:「這是給你的。」

說完,她背起筐子說道:「娘,奶我去山上了,晚上不要等我吃飯。」說完,怕娘和奶又問東問西,忙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燕曼舒消失的背影,二丫娘這才從之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說:「山上,她咋還敢上山呢,三丫。」話還沒說完,就聽三丫驚訝的叫道:「娘,是絲綢衣服,俺姐給俺的是絲綢衣服。」

「啥?」二丫娘不可置信的循聲望來,是兩套上好的絲綢做的衣服,這可是那些有錢人家的女眷才能穿得起的衣服呀。

鍾老太太眼睛不好,忙伸出手摸索著衣服,多少年沒摸過這麼好的絲綢了,老太太也是驚訝的說:「好絲綢,好絲綢。」

柱子對他們的衣服不感興趣,但面前的食盒讓他驚訝無比,興奮的喊道:「奶,這全是福滿樓的,二姐咋帶回這麼多,這得多少錢呀。」

「福滿樓?」二丫娘驚呼道,「你說這些都是鎮里福滿樓的?」

柱子肯定的說:「是啊,這些都是福滿樓的,俺爹在的時候,給俺們買過,可好吃啦。」

「福滿樓?」鍾老太太輕聲念叨,多少年沒吃過福滿樓的東西了,那還是家裡輝煌的時候,想到這裡,不由得生出幾分傷感。

二丫娘被眼前的銀子,衣服,食盒,驚得半天緩不過神來,突然想起什麼,又驚慌的抓住鍾老太太的手說道:「二丫這孩子不會有事吧?」

「事?俺不知道,俺只是知道這孩子能耐大的很呢。」老太太回過神來,說道。

「您說笑了,她能有個啥能耐?」二丫娘說。

「啥能耐?你見過誰賣蛇皮能賺這麼多錢,還有這絲綢的衣服,福滿樓的食盒,這還不是能耐?」鍾老太太說。

「她?她就是個十歲的女娃呀?」二丫娘問道。

「你這個女娃不簡單,你沒聽狗蛋他們說,二丫看了看天,就把他們帶下山了,別的不知道,這些個男人哪個不是一把好手,可到了山上就是被困了那麼多年,死活找不到下山的路,你說二丫能耐不?」鍾老太太說。

「看您說的,好像俺二丫多能耐似的,她要是真那麼能耐了,俺公公婆婆還不容她,咋還能賣她?」二丫娘訕訕地說。

「你那個公公婆婆呀,只能怪他們的眼睛比俺這個瞎老太婆還要瞎,遲早有他們後悔的一天。」鍾老太太說。」

燕曼舒背著筐子跑步進了山,走在崎嶇的山路上,警覺的觀察著四周,怎麼感覺心裡莫名的慌張,放眼望去,沒發現有什麼異常呀,就在這時,聽到喵喵的小奶貓叫聲,做為貓控的她高興的循著聲音找去。

虛空里正在下棋的兩個老頭看者她上山了,向老頭笑著說:「那個女娃來了,你還不出去?」

「落子就走。」放老頭看著棋盤,推出一個棋子。

向老頭收回視線,看向棋盤。

燕曼舒循著聲音找到一個光滑的山壁處,耳邊聽到小貓喵喵的急切叫聲,從聲音里感覺小奶貓非常的恐懼,燕曼舒很著急但就是找不到小貓的聲影,就在她低著頭左右尋找的時候,忽然從光滑的山壁處伸出一個毛絨絨的黑長手臂,抓住燕曼舒朝山壁中扯去。

兩個老頭低頭看棋子的那一瞬間,小女娃消失在了山林中,他們驚訝的看著女娃消失的地方,以他們的道行,居然有人莫名其妙的在他們眼前沒了,這是什麼情況?這裡住了這麼多年,難道這片山林還另有蹊蹺,能瞞過他們的眼睛?

一片黑暗后是刺目的陽光,燕曼舒的身體被一隻毛絨絨的大手困住無法掙脫,她顧不上強光的照射,掏出刀子朝大手用力劃去,平常鋒利無比的刀子,此時割在毛絨絨的大手上,就如滑到堅硬的鐵板上,刺啦一聲,大手紋絲未破,卻震的燕曼舒的虎口撕裂般的疼痛,但這一劃驚怒了那個毛絨絨的怪物,只見那怪物另一隻手抓過刀子,在手掌里如捏泥巴般瞬間揉成一團,接著那個怪物發出一聲巨吼,揮起手臂就要把燕曼舒狠狠的朝石壁上摔去。

在這千鈞一髮之機,燕曼舒迅速掏出鞭子,朝著怪物揮去,怪物並沒有躲避,有了先前那無痛癢的一劃,怪物輕視了手裡這個小人,燕曼舒說時遲那時快,鞭子朝著怪物的臉上狠狠抽去,鞭子上有著老頭的靈力,這一鞭下去,怪物的臉上流出黑色的液體,這一次怪物疼的發出哀嚎的驚吼,它憤怒了,在憤怒中把燕曼舒狠狠的扔了出去。

身體飛快的前行,只聽耳邊的風聲呼呼作響,「完了,完了。」燕曼舒驚呼道,身體摔到崖壁上不死才怪。就在這時,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在前進,而是在空中來回的繞圈,繞的她暈頭轉向,一下子昏了過去。

燕曼舒大難不死多虧了虛空中的兩老頭,見小女娃突然不見,兩人瞬間來到山體下,才發現這個崖壁另有蹊蹺,是一個隱秘的上古陣法,兩老頭暗自驚訝,修道這麼多年,自認為陣法高深,沒曾想就在這凡界小山上,居然有這般奇妙陣法。

向老頭本是陣法高手,但破這個陣法也是頗費心力,放老頭用神識打探洞內情況,這才看到女娃有性命之憂忙出手相助。

那個怪物突然發現小娃在空中繞圈圈,憤怒的又一次狂叫,跳上去張開血盆大口就要撕咬,突然山澗處跳出一個黑白相間的小奶貓咬住怪物的大腿,放出毒液狠狠的咬了一口,怪物被這一口蟄的有些疼,暫時停止了對頭頂小孩的攻擊,怪物生氣的甩動著腿,想甩掉小貓,小貓哪是怪物的對手,瞬間被甩了出去,就要甩出山崖的瞬間,一隻大手把它抓了回來。

抓住它的正是放老頭,兩老頭破了陣法飛身進來,恰巧看到這一幕,向老頭手指一點,一團火焰飛出,怪物瞬間消失。向老頭手指又一點,把在空中轉圈的小女娃放到了地上,神識查看,只是暈了而已,並無大礙。

小奶貓在放老頭的手裡嚇得渾身顫抖,一個低階小靈獸,放老頭自是沒有興趣,只是在這凡間有此靈物倒是稀罕,放老頭本是好玩的心性,不由用神識探查了一下,這一探查不要緊,他的手竟有些哆嗦。

向老頭看到這一幕,甚是詫異,也用神識探查,驚呼道:「似乎有一縷玲瓏兒的氣息?」

小奶貓不知是聽到玲瓏兒這個名字,還是恰巧,這時發出喵喵的叫聲。

「它?它怎麼會有瓏兒的氣息?」放老頭不可思議的問。一萬年的苦苦尋找,竟然在這裡,竟然就在這個小奶貓的身上,發現了很微弱的瓏兒氣息,這令放老頭怎能不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