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二十四,六兩貓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四,六兩貓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在昏迷中緩緩醒來,刺目的陽光晃的睜不開眼,眯縫著眼觀察著四周,垂掛的瀑布,清澈的水潭,滿是盛開的鮮花,粗壯的樹木高聳入雲,猶如仙境般,燕曼舒輕聲嘀咕:「靠,不是又穿越了吧。」

喵,喵,小貓朝蘇醒過來的燕曼舒歡快的叫著,放老頭驚訝的看著手裡的小貓,又看看蘇醒過來的小女娃,把小貓放到地上,它邁著小短腿朝燕曼舒跑去。

聽到貓咪叫聲,燕曼舒才想起之前的恐怖場面,她坐起身子,只見一個肉嘟嘟的白黑相間的小奶貓,親熱的撲到她懷裡,毛茸茸的頭在她懷裡滾來滾去,四周已沒有了危險,不由心想,怪物呢,肯定是爺爺出手了。

放老頭有些驚訝,傳音對向老頭說:「這貓我怎麼感覺有蹊蹺?」

「不錯,這貓看似與凡間小貓相似,但它不是貓。」向老頭說。

「哦,它不是貓?」放老頭詫異,向老頭一向喜歡研究古籍,在學問上,放老頭自知不如,便問道:「那它是什麼?」

「藍狸。」向老頭說。

「藍狸?」放老頭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可愛的小貓,怎麼也不相信和遠古毒物聯繫到一起。

「正是藍狸,古籍記載藍狸身如小貓狀,樣子似無害但劇毒無比,喜食各種毒物。」向老頭確定的說,「起先我也沒有發現其中端倪,在燒毀那怪物時,發現它腿上的咬痕有毒液浸透,那毒霸道無比,現在想來正是這藍狸所為。」

「如果真是藍狸,據我所知那動物因毒性霸道,性格冷僻,無人敢與親近,現在你看它哪有半點藍狸的樣子?」放老頭看著鑽在燕曼舒懷裡撒嬌的藍狸道。

「這也恰是蹊蹺之處,先前在你手上,藍狸並無咬你,此時又與這小女娃及其親近,這藍狸身上又有微弱的玲瓏兒氣息。」向老頭接著說道:「恐怕這女娃與玲瓏兒也另有機緣。」

「這怎麼可能?」放老頭驚訝無比。

「不急判斷,你先問問如何?」向老頭說完,隱身而去,放老頭幻化成駝背老頭,立在那裡。

燕曼舒和小貓玩的很歡,小胖貓在她懷裡滾來滾去,就如一個毛絨絨的肉球球,余光中見老爺爺站在那,抱起小貓站了起來,對著老頭起身一拜,「謝謝爺爺救了我。」

「無妨,是你命大。我看你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是有點小傷,一會在靈泉中泡下既可,切記前三次不能超過半柱香,以後逐次增時。」放老頭手一揮,一股氣流直接托直了燕曼舒的身體。

「哎,真好玩。」燕曼舒驚奇的說。

放老頭目光一轉,望著她懷裡似如小貓的藍狸,此時的藍狸乖巧的趴在小女娃的懷裡,瞪著滴溜溜的藍眼睛萌萌的看著自己,這哪裡能看的出它就是傳說中的陰毒無比,鬼魅兇狠的藍狸呢?

「你怎麼會進入此處?」放老頭問道。

「我聽到它叫啦。」燕曼舒拍拍懷裡的小貓咪開心的說:「還以為聽錯了,不過爺爺,那之前是什麼怪物,嚇死人了。」

聽燕曼舒這樣說,放老頭訝異了,自己是何種聽力,居然沒有聽到小貓叫聲,這藍狸果真與這小女娃有淵源,但為什麼一個遠古神獸和一個凡人小娃有此機緣,放老頭是百思不得其解。對於瓏兒與這女娃是否也有機緣,放老頭更是無法想象,瓏兒的修為高深莫測,而這小女娃只是普通凡人而已,難道她們之間也有際遇機緣?

見爺爺沒有回自己的話,燕曼舒還以為是那怪物太可怕,老爺爺不願多說而已,忙說:「爺爺,我給你帶了好多吃的,還有兩套新衣服。」說完,才想起筐子,忙要去尋找。

「筐子我給你拿進來了。」放老頭放下深思,笑道。

燕曼舒看到旁邊放著的筐子,放下懷裡的貓咪,拿出兩套衣服,兩雙鞋襪,遞給老爺爺開心的說:「爺爺,這是我給你買的。」

放老頭拿過衣服,撫摸著開懷大笑,曾有多久,沒穿過這凡人衣飾。

見老爺爺開心,燕曼舒也開心道:「爺爺,我今天去鎮里了。」然後,里啪啦把鎮里發生的各種故事,倒豆子般全部講給老頭聽,鎮里發生的事哪能瞞過放老頭,他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此時,落日餘暉,如凡間人家般,孫女在膝下碎碎叨叨,老者坐在石上摸著鬍子,聽得有滋有味。

聽完之後,放老頭意猶未盡,突然有種要去凡間的衝動,恰在這時聽女娃說:「爺爺,我不能天天在山上陪你了,山下有好多的事等著我做。」

放老頭哼了一聲:「早知道你此番來的目的,就那些個村人,用一點點感動就把你套牢了,真是個傻孩子。」

燕曼舒笑著說:「爺爺,我這是主動買套,說明和他們有緣唄。我又不是隨便能讓人套牢的人。爺爺你先吃點東西和我一起下山吧,反正你待在這裡不就是悟道嗎,在哪裡悟不一樣?」

「那些個我可不吃,你還懂得道?你知道什麼是道嗎?」放老頭笑眯眯的問。

「天地無處不在,所以道無所不在。」燕曼舒隨口說道。

放老頭滿臉驚訝的看著燕曼舒說:「想不到一個凡人小娃,卻有如此的感悟。」

燕曼舒忙擺手說:「爺爺,這可不是我說的,我哪能說出這個高深的話,這是我外公告訴我的。」

放老頭眯著眼睛又問道:「你外公還說什麼了?」

「不執著於過去,不妄想未來,過好每一天。」燕曼舒說,

放老頭哈哈大笑道:「好一個活在當下,你外公一介凡人,能有這樣的感悟,也很不錯。」然後又問燕曼舒:「你心中有道嗎?」

「爺爺,我可從來不想這些高深的道理。」燕曼舒說。

「那你此刻就想一想?」放老頭說。

燕曼舒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說:「爺爺,我覺得沒什麼可想的,也許哪天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如果此生都不明白那就說明道與我無緣,也沒什麼可遺憾的,所謂得之我幸不得之我命。」

放老頭聽后哈哈大笑,撫著鬍鬚道:「好一個順其自然,也罷,借著今日之緣就收你這個小女娃做我凡間的徒弟吧,還不快給師傅磕頭1

燕曼舒一聽大喜,連忙跪下磕了三個頭,開心的咧著嘴說:「師傅,弟子給您有禮了,有沒有拜師禮呢?」

放老頭斜倪了她一眼,手一甩,甩出兩樣東西,一樣落入燕曼舒的手中,另一樣掛在小貓的脖子上。

燕曼舒拿起來一看,是一個個小小的香囊,失望的說:「師傅,人家好不容易拜個神仙師傅就給這麼個小香囊。」

老頭一聽,佯裝生氣說:「你個小財迷,嘴巴都撅到洞外去了,自己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燕曼舒聞言,忙打開袋子,一看牙都要驚掉了,裡面空間大的就如一個小房間,空蕩蕩的放了一把刀,剛想伸手去拿那把刀,只見那把刀卻搜的一下飛到她手上,燕曼舒大喜,問道:「師傅,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意相通嗎?」不等師傅回答,就仔細觀察起手裡這把刀,拿在手上和自己的手掌一般大小,薄如紙翼輕如鴻毛,用手指輕輕摸了一下刀背,一股徹骨的冰寒侵入指尖,拿起刀輕輕的劃了下旁邊的石壁,只見一道裂縫出現在石壁上,「哇偶,師傅,這可是一把寶刀啊,謝謝師傅。」她開心的跳了起來,邊跳邊說。

「師傅,」燕曼舒又問:「這個袋子就是神奇的儲物袋嗎?」

「這個是納物袋,凡人用的,掛在小貓脖子上的是儲物葫蘆,以後你有什麼東西放在小貓那裡即可,這小貓與你有緣,好好善待它吧。」師傅說。

燕曼舒高興的,連忙抱起小貓,仔細看了看它脖子上掛著的精巧的金色小葫蘆,好漂亮啊,燕曼舒讚歎道,親了一口小貓咪,笑道:「小貓咪,以後你就跟著我混啦,我就叫你六兩吧,六兩貓多好聽埃」

小貓咪委屈而可憐的用小爪子捂著自己的眼睛,喵喵兩聲,似乎很不情願,逗的燕曼舒哈哈大笑道:「六兩,你就從了吧,誰讓我喜歡呢。」

放老頭看著眼前的一貓一人,嘆了一聲,「你趕緊去靈泉療傷,一會我們下山。」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