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二十五,回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五,回村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燕曼舒邁入靈泉,冰冷而刺骨,她忍住刺骨的寒冷,咬著牙把身體浸入到泉水之中,泉水漫過身體的瞬間她有一種相熟的感覺,一種很奇怪的,說不出的似曾相識的感覺。

在寒冷的泉水中,她身體慢慢的適應,逐漸適應了這種寒冷,與怪物打鬥時的傷痛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就在她仔細觀察身體細微變化的時候,池邊的六兩貓對著她喵喵的叫了起來,看著貓咪那圓嘟嘟的身體和可愛的大大的臉,燕曼舒笑了,說道:「好啦,知道了,我現在就出去。」

小貓咪似乎聽懂了般,不在對著她叫,而是嗖的鑽進水底瞬間又嗖的鑽了出來,動作之快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燕曼舒都看呆了,等她在看到池邊的小貓,就如先前一樣,坐在原來的位置,舔著爪子梳理著毛髮,似乎那瞬間的穿梭不曾發生般。

小貓見燕曼舒立在池中未動,又頂著大臉喵喵叫著,燕曼舒這才反應過來,摸摸鼻子,心道,不是自己眼花了吧。走出靈泉換好新衣服,抱著小貓走出山洞,見師父已經等在那裡,於是兩人一貓朝山下村莊走去,在下山時,燕曼舒又拾了些蘑菇,竹筍和石頭。

等到了村裡,天已完全黑了下來,夜晚的村莊顯得安靜而祥和,燕曼舒走在村子里,抬頭看看夜空中點點的繁星,思緒萬千,平日天馬行空的她,如今卻被心中的這份感動所牽絆,她想,也許這就是緣吧,或許就是師傅所說的道。

奶奶家的大門沒有關,燕曼舒與師父就要徑直走了進去,結果被身後的喊聲叫住,「二丫,等等。」

燕曼舒回頭,見是一婦女,此人先前見過是狗蛋的媳婦,她的身後跟著低著頭的三丫,三丫穿著紅色絲綢服,很漂亮只是大了些,三丫需用手提著才不至於挨地弄髒。

見二丫停了下來,狗蛋媳婦快言快語道:「二丫,快管管你家三丫,穿著這身衣服挨家挨戶逛了個遍,有女娃的人家現在只要見了你家三丫,都趕緊關大門就怕這小丫頭進屋去。」

燕曼舒看著低著頭的三丫,不解的問道:「三丫怎麼他們了?」

「沒怎麼他們,就是三丫穿的漂亮,到了誰家,誰家那女娃娃哭著喊著跟她爹娘要新衣服,還要跟你們三丫一模一樣的,咋莊戶人哪捨得買這中看不中用的衣服,女娃哭大人罵還有更甚的兩口子吵架的,弄得整個村子雞飛狗跳的。這不,人家實在沒辦法,又不敢讓你娘你奶知道怕她們誤會了,就讓俺把她領到俺家跟俺學針線去了。」

燕曼舒一聽摸摸鼻子心裡一酸,顯然是從沒穿過漂亮衣服的三丫,去村裡人家顯擺去了。看著低頭害羞的三丫,燕曼舒走過去摸摸她的頭道:「三丫,以後你會有很多新衣服,會有比這更好看的。」

三丫聽到此話抬起頭,睜著亮亮的黑眼珠看著燕曼舒。燕曼舒笑了。這時三丫才看到燕曼舒懷中的小貓,驚訝的說:「二姐,哪來的貓,眼睛咋還放藍光呢?」燕曼舒這才低頭看到,懷中的六兩正瞪著圓圓的眼睛看著三丫,眼睛正如三丫所說,六兩的眼睛在黑色的夜色中放出藍藍的熒光,小貓的眼睛都是這樣嗎?燕曼舒腹誹到,但也並無多想,對她而言,懷中這個毛絨絨的肉球球就是一隻小貓。

狗蛋媳婦看到這隻發藍光的貓,不知怎地身體感覺有點冷,她也並無多想,就說:「太晚了,把三丫送回來俺就放心了,俺走了。」說完,就走了。

放老頭看著這一幕,被這久違的人間煙火逗樂了,看著眼前這個小女娃,就說:「你是三丫?」

「是。」三丫見到陌生人,急忙躲在二丫的身後。

「三丫,這是我師傅。」燕曼舒介紹道,三丫急忙上前行禮,行禮后,燕曼舒帶著師傅進了中院的上房。

奶和娘坐在炕上聊著天,燕曼舒推門進來,奶奶說:「三丫回來了?」

「奶,是我回來了。」燕曼舒答道,「三丫也回來了,她回房間了,奶,娘,這是我師傅,是我勸師傅下山的。」

「師傅?」二丫娘詫異,這二丫哪來的師傅?一時沒回過味來,坐在炕上也忘了見禮。奶奶聽到后,似乎並沒驚詫而是忙要下炕見禮,放老頭笑著說:「老人不要多禮,是我唐突了,這麼晚來叨擾老人家。」

奶奶還是下炕見了禮,放老頭還禮后奶奶說道:「不叨擾,不叨擾,是二丫的師傅自就是家人,能來俺這個破宅子就是俺家的福氣。」說完,忙又招呼二丫道:「二丫,你讓柱子把前院那上房給師傅騰出來,炕上這柜子里還有一套新被褥,你也拿出來給你師傅抱過去。」

燕曼舒高興的答道,上炕打開柜子抱起那新被褥就要去找柱子。

二丫娘這才回過味來,忙上前給師傅行禮,見鍾老太太讓拿出新被褥,急忙拉著燕曼舒道:「這可是你奶給你大柱哥結婚準備的。」

「結婚的以後在準備,二丫娘,咱家以後的日子紅火的很呢,還愁這一床被子的。」鍾老太太說。

二丫娘被說的更糊塗了,鍾老太太家過的本來不富裕,這突然又多了幾口人,咋能越過越富裕呢,見鍾老太太這麼堅持,也不好多說什麼,燕曼舒笑著抱著被褥出去找柱子了。

等安排好師傅,燕曼舒才回到自己的房間,房間早已收拾乾淨,屋子不大,但整潔乾淨,躺在炕上有種回家的感覺,只是睡炕她有些不習慣,覺得身下硬硬的,但即使這樣,她也很快睡著了,她是真的累了。

熟睡中的燕曼舒,突然被不停的啪啪聲打醒,迷迷糊糊中睜開眼睛,見一張大貓臉正對著自己,不停的用毛絨絨的小爪子左右扇打著她的臉,「靠,六兩1燕曼舒此時憤怒加無語,對這可惡的擾了好夢的壞東西真想拎起它扔出去,拎是拎起了,但哪捨得扔,只好把六兩拎到一邊,看看外面漆黑的月色,燕曼舒嘟囔道:「你幹嘛,還早呢,在睡一會。」剛閉上眼睛,六兩貓又是劇情重現,在一陣狂扇下燕曼舒是徹底的醒了,捏著六兩的小胖臉來回揉搓著,「六兩,這麼早你幹嘛呀。」

六兩在她耳旁使勁的喵喵叫,用爪子扯著她的頭髮,燕曼舒就這樣悲催的被拽了起來,穿好衣服拎著六兩說:「走啦,上山啦。」

夜色中,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朝山上跑去。

天蒙蒙亮的時候,燕曼舒背著大大的一捆柴進了院子,六兩貓站在木柴上,威武的用目光巡視著院子,正在掃院子的柱子驚奇的問道:「二姐,這麼早你就背柴回來了。」然後目光灼灼的看著柴上的可愛小貓,說道:「二姐,俺也想抱抱它。」

六兩貓似乎聽懂了般,大圓臉直接瞪著柱子喵喵的叫,柱子搓搓手,沒敢抱。

燕曼舒拍了一下六兩貓的頭,罵道:「都是一家人,以後溫柔點。」六兩貓似乎聽懂了,不情願的喵喵輕叫了兩聲,把個柱子看的心裡直痒痒。

放好木柴,見大柱拿著水桶出門,燕曼舒也忙拿上水桶跟在後面,柱子看到忙喊:「二姐,俺去提水。」

「我去好了,你接著掃院子。」說完,燕曼舒拿著木桶出了門,六兩貓一個跳躍上了她的頭頂,坐在她的頭上,燕曼舒對這個小不點是徹底的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