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二十六,滷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六,滷肉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天未大亮,但井邊已經聚了幾戶人家排隊打水,見大柱和二丫走來,紛紛打著招呼,一個個悄悄的打量著大柱和二丫,雖說這大柱顯得痴痴獃呆但平常幹活計並不差,此時見二丫穿著新衣服新鞋子,相貌清秀眉眼周正,沒曾想曾經髒兮兮地穿著破破爛爛的二丫,還是一個漂亮的小丫頭。

就聽見有人悄聲嘀咕:「這倆孩子還挺合適的,你別說這鐘老太太眼睛瞎了,這心裡夠靈光的,早知道二丫長的這麼周正,俺就說給俺娘家侄子了。」

「咋,後悔啦,鍾老太太那是啥人,曾經也是鎮上開過鋪子見過世面的,不是這些年兒子媳婦出了事,自己眼睛又瞎孫子又小,她能在咱村待這麼久?不過這些年老太太也是越過越不如意,年年賣地這地也賣得差不多嘍。」旁邊人感嘆道。

「人家過成咋樣,那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昨人家一出手五兩銀子,你有還是俺有?二丫一去就換了一聲新,三丫那身更好呢絲綢的,對了,你們聽說沒?昨晚王木匠家都吵成一鍋粥啦。」又有人八卦的說。

「哪家不是一鍋粥?都鬧著要買絲綢的。」旁邊那人說。

「不一樣,王木匠媳婦尋死膩活的。」之前那人說。

「啊,咋還尋死膩活了?」一個小媳婦湊上去問。

八卦那人悄聲說:「先開始也是她家女娃哭著要買絲綢的,王木匠媳婦被娃哭的頭疼,就答應去鎮里也給做套衣服,沒曾想等打開錢袋了,錢袋子里空空的哪還有錢,木匠媳婦急了,直接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

「她家錢呢?咱村裡進了賊了?」小媳婦問。

就見前面那幾個搖著頭笑了,有個快嘴的悄悄說:「這還用問,還不是給了秦寡婦。」

「她家錢咋給了秦寡婦?」小媳婦好奇問。

這句話引起眾人大笑,「你傻呀,咋給了秦寡婦,你回家問你男人去。」

小媳婦聽完,臉嗖的紅的,水也不打了拿著空桶就往家走,背後有個婆娘大聲喊:「回家也記得看看錢袋子。」說完又是一片哄堂大笑。

燕曼舒摸摸鼻子,這有人的地方就是是非多,那些人光顧著聊天,也不急著打水,大柱打完水送回家裡后又空手跑了回來,正好輪到燕曼舒,大柱也不說話,拿起燕曼舒那兩個裝滿水的木桶又往家走,弄得燕曼舒反而是兩手空空,這下,又引起眾人大笑。

在村人的笑聲中,燕曼舒抱著六兩貓邁步走回家,從小生活在高樓大廈的她,此時聞著泥土的香味,聽著這家長里短,反而覺得這大概就是濃濃的鄉土氣息吧,還別說,她挺喜歡的。

兩手空空的跟在大柱後面回了家,洗漱完畢后,三丫在外面喊著吃飯,吃飯的地方就在前院,見奶奶和師傅已經坐在那裡,就上前問安。桌上擺著粥和鹹菜,見三丫站在那,身上還是穿著那絲綢衣服,燕曼舒想起井邊聽到的王木匠一家,就不由的笑了起來,三丫以為是笑她,臉又紅了。

二丫娘恰巧看到這一幕,就說:「這衣服弄得,三丫整宿翻來覆去的都沒睡好覺,」

「咋,她晚上不脫衣服睡覺?」二柱在旁快言快語。

「脫啥脫,她哪捨得脫呀,穿著一身懷裡還抱著一身的。」二丫娘笑著繼續說道,「這不是,早上讓她脫了,她跑著就是不脫,穿著這衣服咋能幹活呢。」

三丫被說的小臉緋紅,大家也是哄堂大笑,燕曼舒笑著說:「就讓三丫穿著吧,今天又沒啥活干。

「三丫,今天咱家的活俺都包了。」柱子忙在旁邊點頭應道。

吃飯後,趁著大家都沒有離開,燕曼舒說道:「奶,我想做點滷肉啥的,拿去鎮里賣,你看咋樣?」

「咋想起做滷肉?」老太太問道,除了老太太和放老頭,其他人都用驚詫的眼神看著燕曼舒。

「我想咱們沒啥本錢,做別的生意不大現實,有一句話,天大,地大不如肚子最大,與其做別的小生意,咱們不如直接從吃入手。為啥選擇做滷肉?做滷肉就要有老湯,咱把老湯熬好,用香味直接吸引客人,好味道不愁沒客戶。」燕曼舒說。

「好,好,做生意就怕沒客人,香味一引不愁沒人吃。」鍾老太太笑著點頭,放老頭也是撫須而笑。

「奶,你同意了?」燕曼舒開心的說道:「那我一會去鎮上,讓鐵匠鋪子給打一個爐子,在買點豬肉啥的。」說完,又對放老頭說:「師傅,鎮上買不到好調料,你那些調料就貢獻出來吧。」

「調料就在房裡放著。」放老頭笑著說,他還真想看看眼前這個小徒弟,能折騰出個什麼樣。

「二姐,咱們去鎮里賣滷肉?」柱子兩眼放光的說,從小沒少聽奶奶做生意的故事,對做生意嚮往的很。

「是啊,一會你就和我去鎮上。」燕曼舒答道。

柱子高興的點頭應是。

二丫娘在旁愁眉苦臉,悄悄的對鍾老太太說:「一個十歲的孩子,哪懂得生意,咱村裡這麼多人家有誰敢到鎮里去做生意的?」

「別急,等他們做好滷肉后,咱們嘗嘗不就知道了。」鍾老太太接著說:「滷肉好啊,用這個生意入手,一鍋好湯還愁沒穩定的客人,二丫這個主意好。」

「她哪會做滷肉?」二丫娘愁道。

「啥不是有心人琢磨出來的。」鍾老太太又有些擔憂的說:「滷肉是好,只是在鎮里賣,別說擺攤風吹雨淋的很辛苦,就是那些潑皮也是不好招惹,你們幾個孩子能行不?」

「奶,就是在難,咱也要邁出第一步呀。」燕曼舒說道。

「對付幾個潑皮對她不是難事,只是這人心難測,多去歷練歷練也好。」放老頭撫須笑著說。

聽放老頭這樣說,鍾老太太心裡安心了許多,只是二丫娘有些生氣的看著放老頭,對付幾個潑皮不是難事?二丫這是從哪認了個不靠譜的師傅。

正說著話,就聽到大門處有人來了,柱子迎了出去,一會,就見狗蛋,根鎖,山旺等七八個男人進了院子。

大夥忙迎了出去。狗蛋大著嗓門說:「老嬸,你這宅子多年也沒修整過了,今大夥湊一塊幫你修修宅子。」

「你們這是感謝俺呢?」老太太說。

根鎖嘿嘿的憨厚笑著:「老嫂子,你別埋汰俺們了,俺們沒錢就有身力氣。」

「你們呀,俺哪是埋汰你們,俺還要感謝你們呢。」老太太笑著說完,又對二丫說:「二丫,這都是托你的福。」

燕曼舒也認出了這些人,都是從山上一起下來的那些,就笑著說:「謝謝各位了,什麼感謝的話都不說了,中午我給你們做好吃的。」

「好,好。」大夥笑著說,說完,拿著工具就幹了起來,看著一個個樸實的村人,燕曼舒心裡很是感動。

吃完早飯後,燕曼舒和柱子拉著板車去了鎮里,六兩貓還是坐在她頭頂上,一路走一路被人看,燕曼舒把它拖下來,圓滾滾的六兩老實不了一會又站了上去,折騰了幾次,弄得她沒有辦法,只好隨它去了。

兩人先是去了鐵匠鋪子,交了訂金定下爐子,然後去買了兩隻雞,在豬肉鋪子又挑了五斤豬肉,買了兩個豬棒骨,柱子見買這麼多肉,驚訝的說:「姐,咋買這麼多?」

「七八個壯勞力呢,還有,咱們不是做老湯么,來鎮里賣滷肉之前,咱們得先把老湯熬香了。」燕曼舒看著豬肉說。

「哦。」柱子想著香噴噴的肉香,不由得咽了口口水,過年也沒這麼大吃過了。

買完這些之後,又去米店買了米和面。最後去餅子大叔那買了三十個餅子。餅子大叔驚訝的看著眼前漂亮的女娃,「你就是那天那個」

「小乞丐。」燕曼舒笑著說,「大叔,在這擺攤要啥手續不?」

「手續?」大叔沒聽懂。

「就是要辦理啥或者交啥錢不?」燕曼舒問。

「哦,要交保護費的,你咋問這個?」餅子大叔問。

「三天以後,我們也來鎮上賣東西,到時候,我們的攤子就放到你旁邊。」燕曼舒說完,笑著走了,留下一臉驚詫的餅子大叔。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