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二十八,肉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八,肉香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俺這條命還不值兩隻雞?」狗蛋又說,「你小點聲,別讓人家聽到了,吵吵鬧鬧的到時候人家該吃還是不吃?」

「你大清早的就去修房弄瓦的,這還不算感恩,咋非要殺兩隻雞呢?你在山上這半年,俺和兩個娃連點葷腥都沒見。」狗蛋媳婦不滿的哭道。

「要不,俺在殺一隻,你給娃們做著吃?」狗蛋猶豫著說。

「在殺你就殺了俺吧,俺也不活了,殺殺的這來年還咋過呀?」說完,狗蛋媳婦坐在地上大哭。

「你哭啥呢,不是二丫俺能從山上下來?眼見這中午了,大傢伙活還沒幹完,鍾老太太不得管飯?就她家這幾年過的光景,哪有錢給大夥吃點像樣的,咱莊戶人就講個面子,你說到頭來咱是幫人家呢還是讓人家難堪呢?」狗蛋說。

「咋幫著幹活還幫出錯啦?俺眼巴巴等著賣了這幾個大的在弄些小雞苗子養,你啥也不說就把這大的給宰了,你說你這是不讓俺和娃們活呀。」狗蛋媳婦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訴道。

在牆那頭的林老太太聽出原委,哼了一聲呸道:「活該!還幫著二丫把俺家水缸砸了,幫,幫,讓你們幫那個惹禍精,哭還在後面呢。」

「娘,咱家也宰只**?好久沒吃肉了。」林文景想起香噴噴的雞肉,不由咽著口水說道。

「吃,吃,你咋就懂的吃,那頓飯你沒吃著點?」林老太太指著被管事掀了桌子的那頓飯。

「那頓飯俺哪吃到了,先是俺爹讓俺出去了,後來那管事的不就掀了桌子了?」林文景訕訕的說。

「你以為俺沒看到,地上那些肉還不都讓你撿起吃了?」林太太生氣的說。

「娘,你這也看到了?」林文景嘟囔道:「哪是俺一個人吃的,老三家撿的更多。」

燕曼舒從鎮上回來,把雞,豬肉,大棒骨焯水后,放進大鍋里然後又加上水,蘑菇,竹筍和調料,她忙著燉肉下鍋,放老頭背著手在廚房裡看著她忙活,燕曼舒看著冒著熱氣的大鍋,蓋上鍋蓋,回頭這才看見師傅老人家,又看看屋外房頂上忙活的那些人,想起這些人在山上穿樹皮的樣子,不由笑道:「師傅,你的這些蠢人還挺能幹的1

「哼。」放老頭聽到這句話,哼了一聲背著手悻悻然的離開,自己這個小徒兒就知道擠兌他這個師傅,出了廚房,看著房頂上忙活的壯漢,想想曾經這些人就是自己的小白鼠,放老頭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手臂一揮在自己的房裡多出幾個酒罈,不知道的還以為老頭活動活動胳膊,但燕曼舒看在眼裡,笑的眉眼彎彎。

在灶里又加了些木柴,鍋里的水開始沸騰,肉香也隨之瀰漫開來,就在這時,狗蛋提著兩隻雞走進來,聞到飄香的肉味,驚訝的說,「咋還有肉呢?」

「有啊,狗蛋叔,等會嘗嘗我的手藝。」燕曼舒笑著說,「你把嬸子也叫過來,這廚房裡還有的忙活的。」

狗蛋家裡的鬧騰燕曼舒一句不差的都聽到了,這耳聰目明也不全是好事,萬一晚上誰家有個啥,她無良的想著。

「行,俺這就去叫她。」狗蛋聽到要搭把手忙活,忙應承道,那婆娘吵著要來是他攔著沒讓來,這也好,省得在家裡鬧騰,說完轉身要走,才想起手裡的雞,忙又遞上說道:「中午人多俺怕不夠。」

「好,謝謝狗蛋叔。」燕曼舒高興的接過。

一會的功夫,狗蛋媳婦頂著哭紅的眼睛就來了,燕曼舒就當沒看見,笑著說:「嬸子,我正要去買雞,我狗蛋叔就送來了,這倒是好省得花功夫去鎮上了。」說完,掏出準備好的150文錢遞給狗蛋媳婦。

兩口子吵歸吵,可是看到燕曼舒遞過來的錢,狗蛋媳婦連忙擺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燕曼舒笑著把錢塞到她手裡。狗蛋媳婦也是個老實人,急忙跑到院子里把狗蛋叫過來,狗蛋進了廚房聽明白咋回事,忙把錢放到灶上,還凶著自己的媳婦說道:「是不是你和二丫說啥了?」

「俺啥也沒說。」狗蛋媳婦委屈的說。

燕曼舒忙接過話,說道:「嬸子沒說啥,是我要買雞,和奶商量好了,以後要到鎮上去做滷雞滷肉的生意,這以後買雞也不會是一隻兩隻的買,俗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家要是有雞我買著方便也放心。」

「你要做滷雞生意?」狗蛋和狗蛋媳婦都驚訝的問,看著眼前這個粗布衣衫的十歲小姑娘。

「是啊,怎麼你們看不起我?」燕曼舒笑著說。

狗蛋連忙搖頭說:「沒有,沒有。」心道,哪敢看不起,你看看天就把俺們帶下來了。

燕曼舒又把錢遞到狗蛋媳婦手裡,說:「既然相信我,就按我說的辦,拿著這些錢在去買點雞苗子,不過我要的雞要按我的標準養。」說完,她又看向狗蛋說,「開春了,山上蟲子多了,我要的雞白天可要放到山坡上去吃蟲子,晚上的飼料中也要添點我配好的料,如果你們樂意,我以後就按市場價從你們手裡收購雞。」

狗蛋和狗蛋媳婦聽得雲里霧裡,心道,這養雞咋還和養羊一樣,還要放到山坡上養的,不過狗蛋心裡對二丫信服的很,既然她這樣說肯定有她的道理,就連連點頭說道:「好,俺們就按你的那個標準養。」

燕曼舒笑了,又從口袋裡掏出三兩銀子遞給狗蛋,說:「這是預支的錢,你們拿著這個錢多買點雞苗。」

看著三兩銀子狗蛋媳婦都看的傻眼了,對他們這些莊戶人平常哪能見到銀子,狗蛋也是連連擺手道:「俺們咋能收你的錢?」說完又驚訝的問:「你咋有這麼多錢?」

「我怎麼會有這些錢你們就別問了,你們拿著這個錢去買雞苗,然後等雞長大了賣給我,我在從裡面多退少補不就得了。」燕曼舒說。

狗蛋這才聽明白,接過三兩銀子,瞪了他媳婦一眼說道:「俺就說二丫本事的很。」

狗蛋媳婦好像做夢一樣,剛還愁買雞苗子的錢,這一下咋有這麼多錢,那得該買多少雞苗子的。

燕曼舒又笑著說:「嬸子,你把幫咱幹活的這些人的孩子媳婦都叫過來吃飯,記得家裡有老人的也一起叫過來。」

「那可不行,半大小子吃窮老子,那些娃能吃的很呢。」狗蛋急忙勸阻道。

「叔,我準備的多,實在不夠吃,在做點燉菜讓嬸子們多給烙點餅子,人多圖個熱鬧。」燕曼舒說。

狗蛋這才點點頭,讓媳婦去叫人了,他出屋站在當院把這個消息高聲告訴房頂上幹活的人,大傢伙笑著干起活來手腳更麻利了。

一會功夫就來了一大院子人,鍾老太太和放老頭坐在院子里,放老頭看著跑來跑去熱鬧的娃們,樂得撫著鬍鬚,老太太聞著滿鼻的肉香味,也是笑的合不攏嘴,二丫娘愁眉苦臉的站在一邊。

「你說這二丫,咋招呼這麼多人,那得該花多少錢呢?」二丫娘說道。

「你這二丫啊,大氣,能成大事。」鍾老太太贊道。

「還成大事呢,俺看她是大手大腳。」二丫娘悄聲嘀咕著。

有眾多嬸子的幫忙,桌椅碗筷很快就在院子中央擺好,然後,柱子又從放老頭屋裡端著酒罈,柱子有點驚訝,心道,這師傅啥時帶了這些酒呢?不過他很快被嬸子們的笑聲打斷,這些女人們高興的聊著說著,自從家裡的男人被困在山上,她們多久沒有這麼開心的笑過了,日子也是一家不如一家,此時看著桌上擺的飄香四溢的滷雞滷肉,還有那三十個白花花的白麵餅子,那管夠吃的幾大盆棒骨肉湯燉菜,一個個開心的嘴都合不攏,就在大家開心的時候,又見柱子把一個個精美的食盒擺上桌,狗蛋媳婦大嗓門說道:「咋還有這麼多呢?」

就在眾人的驚詫中,一個人喊道:「咋還有福滿樓的菜?」

福滿樓?眾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誰沒聽說過鎮里的福滿樓呀?

「那兒的菜聽說貴的很?」其中一個說道。

「可不是,俺們每次路過,就老遠的望望,那哪是俺們吃的起的?」另外一個人說。

「老太太,這些得花多少銀子?」根鎖問道。

「俺奶可沒那個錢,這都是二姐拿回來的。」二柱在旁快言快語說。

是二丫拿回來的?眾人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忙碌的小女娃,頓時大夥興奮的很,想不到這輩子還吃上福滿樓的菜了。

「哪的還不是吃的,有酒有肉,大家吃好喝好。」燕曼舒笑著說。

眾人還沒回話,這時大門處有個聲音高聲道:「是啊,有酒有肉,就要吃好喝好。」

眾人回頭望去,來人正是二丫爹林文景,只見他大大咧咧的走到當院,看著桌子上的好酒好菜,說道:「又是燉雞又是滷肉的,咋還有福滿樓的?你們到是吃香的喝辣的?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