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三十一,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一,買人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燕曼舒回頭瞟了那人一眼,心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管得著嗎?」

「四兩銀子,還有沒有人出高價,沒人出就四兩銀子一次,四兩銀子二次。」女人尖利的喊叫聲讓燕曼舒回過視線,這種叫賣方式?靠,是拍賣行的叫法唉,難道這女人還有小錘不成?

燕曼舒循著聲音看到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婦女,這女人不知道有多大的煞氣,就連燕曼舒瞧著都不由打了個寒顫。

「四兩銀子二次?」那滿臉橫肉的胖女人抬高聲音大聲喊道。

「婆婆,求求你,別把我們分開,你之前是答應了的。」傳來女人凄慘無助的哭聲,只見一個穿著絲綢服的婦人跪在滿臉橫肉的女人面前,不停的磕著頭,她的身邊站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那女孩子此時瞪著大眼睛茫然的看著四周,幾日的連驚帶嚇,女孩的眼神渙散似無焦距。

「行啦,你哭也沒用,不是不幫你,怪就怪你閨女年紀太小,沒人願意要。」婦女嚷道。

此時的燕曼舒哪還有一絲看熱鬧的心態,看著可憐的婦人和嚇傻了的孩子,心裡拔涼拔涼的,這分明就上演著一出現實版的人生悲劇。

旁邊圍觀群眾里也不乏良善之輩,連連搖頭嘆息。

「還有沒人出更高的價?」婦女又大聲看向圍觀人群問道。

「讓開,讓開。」只聽有人大聲喊道,圍觀群眾似乎見慣了這樣的場面,自然而然讓出一條道,一個大腹便便的低矮男人在眾隨從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見到低矮男人,滿臉橫肉的婦女不再驕橫,而是低眉順眼弓著腰問候道:「李公子安。」

「安個屁,有好貨不給老子放著。」李公子操著他那公鴨嗓子罵道。

「哪敢,哪敢,公子要的都是雛,這個哪敢往公子家送?」胖女人滿臉奉承的說道,臉上的橫肉似擠到了一起,像一個開了褶的包子。

此時,地上跪著的少婦被這突然出現的眾人,弄得不知所措抬頭茫然看著,無神的目光正好與李公子對上,李公子頓時神魂出竅,操著公鴨嗓子喊道:「好一個美人,我買了。」

燕曼舒看著眼前的一幕,只聽有圍觀群眾悄悄咂舌道:「可憐呀可憐。」

「咋可憐了?這是誰呀?」只聽有人好奇問到。

「這是李亭長的公子,你都不認得?被他糟蹋的女娃不是死就是送到青樓。」另一個壓低聲音說道。

「聽說那青樓就是他開的。」又有人說。

嚷嚷啥,嚷嚷啥,李公子的隨從朝悄聲嘀咕的人喊道,那些人頓時禁了聲,這樣的地痞誰敢招惹啊,甚至有不敢惹事的,熱鬧也不看了,悄悄的走開。

「可不是嘛,就是一個美人。」胖女人獻媚的說道:「是大戶人家出來的,聽說還識文斷字呢,只是,最好母女都買。」胖女人回頭看著地上的少婦接著說:「還不快點磕頭求求李公子。」

顯然這少婦是大戶人家出來的,看著眼前李公子那色眯眯的眼睛就知不是好人,哪還去求,這分明是出了虎口又入狼窩,此時的她緊緊的把女兒擁在懷裡,眼神中帶著絕望和痛苦。

「五兩銀子,兩個都要了。這小的也是個美人坯子,好吃好喝養上那麼幾年,到時。。。」李公子想著滿腦的淫穢場面,笑的那個淫蕩。

「五兩銀子兩個?」胖女人討好的說:「太少了,收的時候還花了八兩銀子呢,這個小的貴點,不瞞您說,我想賣了這大的,完事後小的直接就送樓子里,養上幾年,咋不得成個頭牌啥的?」

「七兩銀子。」李公子嚷道。

胖女人還想說什麼,李公子後面的隨從呼啦圍了上來,做人牙子買賣的胖女人自然也不是善茬,在人群里也是走出幾個大漢,兩方四目相對。

圍觀的人群看到勢頭不好,有更娜朔追咨⑷ィ膽大的人也是遠遠圍觀著。

這一照面李公子的人也少了之前的驕橫,忙對李公子耳語道:「這些咋是縣上黃老四的人?咱招惹不起。」

「黃老四的?」李公子皺著眉頭看了看眼前的人,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小娘子,秀色可餐實在不舍離去,最後咬咬牙說道:「九兩銀子,不能再多了。」

九兩?圍觀的人聽到李公子居然報出九兩銀子,一個個唏噓著,又紛紛看向人牙子的人,啥樣的人能讓鎮上一霸李公子低了頭?

「九兩就九兩。」人牙子也不想惹事,畢竟這是李公子的地盤,這次賺的不多,但從附近多收點好貨色,一轉出去這點損失也算不上啥。

聽說成交,李公子大喜,想著馬上美人就要入懷,喜不自禁的裝溫柔:「小娘子,跟著爺回府,把爺伺候好了,保你們吃香的喝辣的。」說完,上前就要拉那婦人。

婦人跪在那嚇得忙忙躲開,李公子一把抓住那婦人的胳膊,就要拉婦人起身,只聽一聲:「且慢1隨後他胳膊一疼,低頭一看是一隻小手抓住他的胳膊,抬頭望向來人,此人正是燕曼舒。

李公子見是一個穿著粗布衣的女娃,居然還敢抓疼他的胳膊,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氣凶凶的對隨從喊道:「打死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

人牙子的打手也圍了上來,圍著燕曼舒,燕曼舒肩膀上的小貓睜著好看的藍眼睛看著他們,恍惚間,人牙子似感覺那貓在笑呢,小貓會笑?人牙子被這想法震了一下,心道這都是啥時候了,明顯這是女娃鬧場子,自己咋還顧得上貓呢。

有膽大的人在遠處喊道:「小女娃,你湊啥熱鬧,快跑吧1

柱子在板車上遠遠的也聽不見他們說啥,只是看見二丫咋被那些男人圍上了,忙跳下板車就往裡面跑,人群中有好心人一把拉住了他,說道:「裡面就要打起來了,你咋還往裡邊跑呢。」

「那是俺二姐。」柱子叫道。

那好心人把他拉的更緊了,說道:「你姐?你姐傻還是咋的,那些人她也敢招惹,小子,你快回家叫你家大人來。」

「回家?」柱子急的跺腳,「俺家在二首村,回去叫人也來不及呀1

柱子這邊著急,人群里的燕曼舒放開李公子的胳膊,冷冷的對胖女人說:「你們不是賣人嗎?這兩人我都要了,十兩銀子。」

聽到有人喊出更高價,胖女人高興了,但僅僅只多賺二兩銀子還不至於得罪李公子,就搖頭道:「低於十五兩銀子不賣。」

聽到這個價,燕曼舒心裡很是憤怒,但此時她也不想惹事,回頭看看一臉驚恐的母女二人,燕曼舒點頭道:「就十五兩。」

胖女人聽到十五兩,高興的朝著李公子說道:「公子,人家出十五兩銀子,這賣東西嘛,價高者得。」

「十五兩銀子?」李公子氣的臉都綠了,這明擺著和他對著干,要是在這麼多人面前失了面子,他以後還咋在這鎮上混。以往他直接就會讓隨從當街打死這個不知好歹的女娃,但今天,有黃老四的人在場,他還真不敢,想到這兒,咬牙切齒的道:「十六兩銀子。」

「二十兩銀子。」燕曼舒說道。家裡還有一大堆人等著吃飯呢,她可沒時間在這裡一兩一兩的磨時間,再說,她如今手裡又不差錢,有林家那錢墊底呢,想到這,不由把肩膀上的六兩抱在懷裡,這有錢的滋味真是爽呢!

二十兩銀子?圍觀的人面面相覷都驚得說不出話,一時氣氛安靜的掉根針都聽得見,就連拉著柱子的好心人也放開了手,看看裡面的女娃,又看看柱子,心道:二首村啥人家咋這麼有錢。

柱子也聽到了,驚得一時忘了往裡跑,二十兩銀子?他聽錯了吧?

那個被賣的婦人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娃,在大宅子待過的她,咋也看不出眼前的女娃是個有錢人,此時她的心裡沒有感激沒有高興反而是內疚,這女娃一時好心說出這麼高的價,二十兩銀子呢,咋能拿得出來呢?唉,自己把這好心的女娃害了。

人牙子一夥也是詫異,李公子聽到二十兩銀子,上下打量著面前穿粗布衣的女娃,操著他那公鴨嗓子譏笑道:「二十兩銀子,你個窮鬼還真敢叫,你認得銀子長啥樣不?」

他這話讓人牙子頓時醒悟了過來,是啊,二十兩銀子呢,這女娃定是哄抬價格,沒成想自己這終日玩鷹的反被鷹啄瞎了眼,想到此處也是恨恨的說:「沒有二十兩銀子,你今兒就別想走。」

「如果有二十兩銀子呢?」燕曼舒冷冷的問。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