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三十二,貪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二,貪念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你有二十兩銀子?人牙子看燕曼舒說的認真,不由又上下打量起眼前這個穿著粗布衣裳的女娃,難道是真人不露相?

圍觀的人也都驚訝的瞧著場中的熱鬧,二十兩銀子,乖乖,難道這女娃真的有?咋可能呢,不由摸摸自己空空的錢袋。此時,柱子也擠進人群裡面,恰好見到二姐篤定的樣子,心也沒那麼慌了,心道,二姐能耐大的很呢,說不準二姐就有二十兩銀子呢。想到此處,又想起外面的板車,人多別把板車丟了,他急忙又往人群外鑽,圍觀看熱鬧的,正伸長脖子張著大嘴看到關鍵,突然有個小子一會進去一會出來的,不耐煩的喊道:「擠啥擠,沒看緊張的呢?」「是呀,這可比看戲好看多了。」另外還有人憨憨的搭著茬,往常,這話非要引來哄堂大笑,可此時,圍觀的人哪顧得上呀,在說這真是比看戲有意思多了。

就在眾人聚精會神看著場中的好戲時,,突然一陣公鴨笑聲傳入耳中,難聽刺耳,還帶著嘶嘶的走風漏氣,此時正陽光明媚,眾人卻不由的感到絲絲寒意,只聽那公鴨嗓子笑完后,嚷道「就你個小丫頭能拿出二十兩銀子?騙誰呢?你見沒見過二十兩銀子長啥樣。」

燕曼舒本想掏完銀子直接走人的,見這不知好歹的李公子又蹦了出來,心中暗笑也就順著李公子的話來了個順水推舟,頓時臉上裝出驚訝的表情,問道:「那圓圓的不是銀子?」

圓圓的?眾人驚訝隨之釋然,這小丫頭把銅錢當成了銀子?人牙子也反應了過來,臉色鐵青的看著場中的小丫頭,怪不得這小丫頭出口那麼大方,原來拿著銅錢當銀子呢?

李公子旋即也明白的了過來,又是一陣大笑,看著失而復得的美人,找回場子的春風得意,大聲嚷道:「就是一個窮鬼!把二十文錢當二十兩銀子使,她要是有二十兩,老子今天就敢在地上爬三圈。」

聽著李公子的叫嚷,又聽到他敢在地上爬三圈的話語,眾人都同情的看著那個小丫頭,心道:完了,完了。跪在那裡的少婦也擔憂的看著眼前小女娃,悄聲說:「快跑1

聲音很低,但還是讓燕曼舒聽到了,少婦見她沒動地方,以為她沒有聽到,又忙抬高聲音說:「快跑呀,往人群里鑽。」

這聲音讓人牙子和李公子都聽到了,都異口同聲的朝手下人喊道:「圍住她,別讓這窮鬼跑了。」

圍觀的人群里有人喊道:「這女娃不認得銀子,就放了她吧。」

「放了她?」李公子恨恨的說道:「活該她不認得,耍老子玩,看老子咋收拾她。」

燕曼舒看著氣急敗壞的李公子,又看看咬牙切齒的人牙子,突然笑了,用手撫摸著懷裡的小貓,哪裡有一絲驚慌的樣子,六兩也是乖乖的待著,看著眼前的好戲。被燕曼舒突然的表情變換,圍上來的打手都停住了腳步,這哪裡還能看出是農家沒見過世面的小女娃,那架勢分明就是哪家大家子弟。

「大家剛才都聽到了,我拿出二十兩銀子,李公子就在地上爬三圈。」燕曼舒大聲說道,由難聽的公鴨嗓子換成好聽的女娃聲音,難不成這女娃真有二十兩銀子?反應慢的還在琢磨,反應快的大聲附和道:「是啊,是啊,李公子要在地上爬三圈。」

李公子氣的臉由綠開始轉黑,所有的看客也是屏住呼吸看著小女娃怎麼收場,此時的燕曼舒把六兩放到肩頭,然後掏出鼓鼓囊囊的錢袋,還順勢抖了抖,那鼓鼓囊囊的錢袋子展現在眾人眼中,這才不急不慌的拿出二十兩銀子。看著飽滿的錢袋子,看著白花花的二十兩銀子,所有的看客都瞪大了眼,人牙子和李公子看著都傻了眼,還是人牙子反應快,急忙伸出手就要搶了這銀子,燕曼舒手一縮,握住銀子道:「先交賣身契。」

人牙子哪還有之前的半點兇悍,一臉媚笑的說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說完,從懷裡掏出了兩張賣身契。

燕曼舒看著賣身契上的繁體字,她哪認識這個,接過賣身契遞給了跪在地上的少婦說道:「看仔細了,別讓這人牙子騙了。」少婦這才從震驚中驚醒過來,忙接過賣身契,站起身仔細看過後說道:「沒問題,就是這個。」說完,要把手裡的賣身契還給燕曼舒。

燕曼舒沒有接少婦遞過來的賣身契,而是用手撫摸著肩上的六兩貓,有意無意的轉了下身體,六兩貓正好面對在陽光中,燕曼舒似無意的撫摸著六兩脖頸中的金色小葫蘆,這個角度正好讓人牙子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一個個眼睛瞪的老大,心中驚嘆:「貓脖子上居然戴著金葫蘆?」

這些人貪婪的表情燕曼舒盡收眼底,她心中暗笑,臉上並無絲毫顯露,而是把手裡的二十兩銀子對著李公子晃了晃,說道:「李公子在地上爬三圈?」

圍觀的群眾中有膽大的,也趁勢笑著說:「是啊,爬三圈。」

李公子這個怒呀,臉色鐵青的就要發作,但人牙子的人拉住他說道:「小爺,這裡動手不合適吧,她可是交了銀子的。」李公子懼怕縣裡一霸黃老四,也就不好在此發作,只好忍著把這口怒氣壓下,氣勢洶洶的帶人走了,有人起鬨道:「沒爬走什麼走?」

「爬呀,大老爺們說話咋跟放屁是的。」又有人喊道。

燕曼舒哈哈大笑對眾人說:「大家看到那個縮頭烏龜了吧,以後你們見他就叫李烏龜好了。」

眾人被這個小女娃的膽大妄語震的先是愣了下,后又哄堂大笑,在一片熱鬧聲中,李公子頭也沒回的記下了這份恥辱。

人牙子那些人哪是什麼善茬,哪裡真會保護這麼個小丫頭,他們保護的是錢袋子和金葫蘆,心裡動了貪念,咋能讓李公子動手呢?開什麼玩笑!等逮著機會不搶白不搶,不就是一個小女娃么?錢財動人心,想到一會兒就能搶到大把的銀子,個個心中眉飛色舞喜笑顏開,哪裡能想到錢財還能讓人亂了心智。

燕曼舒看在眼裡,心中暗笑,她就是要勾起這些人的貪慾,見目的達到,自不多廢話,把手裡的二十兩銀子遞給了人牙子,對著少婦說:「走吧。」然後,走出了人群。

少婦見此,忙拉著女孩急急跟上。

圍觀的眾人看著這一波三折,見女娃往出走,連忙讓開一條道,在眾人的竊竊私語中,見她們走到一個很舊的板車旁,女娃笑著和一個男娃說了什麼,然後推著板車就要離去,少婦也是驚詫,這個小女娃帶這麼多錢,咋還推著一個舊板車,在婦人的驚訝中,燕曼舒又想起什麼,回身把那四五歲的女娃放到板車上,這才推著板車離去。

先是去了鐵匠鋪子取了訂做的爐子,買了一些鐵箍子,柱子驚訝,說道:「姐,這種鐵箍子蓋房子才用的上,咱買了做啥?」

「有用。」燕曼舒笑著說。

然後又去買了整套的木工工具,柱子這次又是驚訝:「姐,這些都是木匠師傅用的上的,咱買了做啥?」

燕曼舒又笑著說:「有用埃」

最後,和昨天一樣買了些豬肉和大棒骨,買完麵粉后,又去餅子大叔那裡要買100個白麵餅子,昨天買的太少了,不夠吃。

「100個餅子?」餅子大叔震驚的說,這麼多餅子別說賣,他準備也沒準備這麼多啊,但如此大生意,餅子大叔哪敢錯過,問清楚燕曼舒住哪后,說一會烙好了親自送去。

見餅子大叔這麼會做生意,燕曼舒笑著點點頭,柱子驚訝的看著餅子大叔,他沒想到,這賣餅子的還會親自去送呢。

跟在後面的少婦也是驚訝的想,這家裡該有多少人啊,買白麵餅子還能買100個?

東西都買齊全后,幾個人朝鎮外走去,他們身後一直有人跟梢,燕曼舒耳聰目明一直聽個明明白白,推著板著專繞小路走,柱子不明白的問道:「二姐,咋不走大路呢,咱推著板車,小路不好走。」

燕曼舒悄聲說:「後面有人跟著咱呢,別回頭,跟著我走。」

「啊1柱子緊張的身子都直了,又不敢回頭聲音發顫的問道:「姐,跟咱的是幾個人?」

「大概十五六個,別怕。」燕曼舒說著,往更偏僻的地方走。

少婦聽到后非常惶恐,但她畢竟比柱子大上許多,在惶恐后又很快內疚的說:「都是我害了你們,要不,你們跑吧,只要把小雨,把我的孩子帶上就行,她有一條生路,我死也無憾了。」說完,扭身就要往回走,忙被燕曼舒一把拉住,說道:「別回頭,他們不是找你的,他們是沖錢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