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三十三,搶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三,搶錢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柱子,哪裡有荒地?越偏僻越好。」燕曼舒問道。

「咋還往荒地走呢?咱要找人多的地方呀?」柱子嚇得腿都哆嗦了,顫聲問道。

燕曼舒拍拍他的肩膀,說:「別怕,別怕,有我呢,聽我的沒錯。」她又看到車上的小女孩眼神空洞,木瞪瞪的坐在哪,好像傻掉似的,對眼前的危險全然無知,燕曼舒心想,這孩子不會已經嚇傻了吧。

柱子聽話的帶著燕曼舒往荒地走,越走越偏僻,越走他越恐懼。

「他們是來搶錢的?」少婦一路小跑的緊緊跟著,一邊惴惴的問道。

「是啊,就等著他們來搶呢,還怕他們不來呢。」燕曼舒平靜的說道,手裡推著板車繼續在小道上前行。

咋,還怕不來搶?少婦和柱子齊齊這樣想,但此刻後面有人追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哪還敢里嗦問其他,又不敢回頭只好慌慌張張的小跑著。

燕曼舒冷靜的帶著這一行人往荒地走去,少婦和柱子嚇得腿都發軟了,硬撐著小跑著,板車上面是木獃獃的小女孩還有踡縮著身體睡大覺的六兩貓。

越走離大道越遠,越走越荒涼,聽到後面的人也加快了步伐,燕曼舒這才停下,望著四周滿意的說:「就這裡了。」說完,回頭看著跑來的十五六個壯漢。

壯漢們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到了這杳無人煙鳥不拉屎的偏僻地,他們也不用遮著藏著了,一個個心中大喜,朝著燕曼舒幾人肆無忌憚的奔來。

看到這麼多壯漢,柱子和少婦更加驚慌了,少婦感覺腿染不住了,忙扶著板車強撐住身體。

「你們都在這兒等著1燕曼舒說完,朝那些人迎去,柱子也嚇得不輕,但見二姐一個人面對這些人,他就是在怕也要去幫忙呀。

見柱子要跟來,燕曼舒笑著說:「你在這兒等著好了,這些人我一個人能對付。」

這麼些人?柱子驚訝的看著來人,又看看二姐,就是一個壯漢,二姐也難對付吧?不過,這兩天二姐給他的驚奇,他還是選擇了相信,聽話的站在那。

燕曼舒往前走了幾步,離柱子他們有了一段距離,這才站定,數了數跑來的壯漢,總共有十六人。壯漢見小女娃停在那,心道,這小女娃還真是配合,對於他們所面對的危險竟然一無所知,就是在怎樣,他們也想不到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娃能厲害成啥樣,其實一兩個人就能對付了,只是在銀子面前,往常稱兄道弟的弟兄們全無情份,就怕自己得的少,呼啦啦都跟了過來。

見那些人朝自己圍攏過來,燕曼舒快速拔出腰間蛇鞭,一個健步朝來人奔去,手裡揮舞著蛇鞭,動作之快,如閃電的光燧石的火,鞭尖在這十六個壯漢身上一一點去,趴趴清脆的鞭聲在空中回蕩。

這些人只看到一抹白光,隨後就無知覺。燕曼舒收起鞭子,也是暗暗驚嘆,師傅的功法和鞭子真是厲害啊,今天她使得這招是功夫里的一招:鞭尖點穴。

「好啊,好埃」一陣清脆的叫好聲和啪啪的拍手聲,燕曼舒循聲望去,只見車上的小女孩站起身子高興的拍著手笑著,也無了之前的呆傻,而是眼睛靈動的看著那些躺倒的壞人。

難道是鞭聲?燕曼舒腹誹到,也許是小女孩之前被嚇壞了,剛剛被鞭聲驚醒了吧。

婦人和柱子這才從震驚中驚醒,婦人看著拍手的女兒喜極而泣,柱子望望女娃,回頭用無比崇拜的眼神看著燕曼舒,說道:「二姐,你太厲害了,教教俺。」

「好。」燕曼舒笑著答道,說完,走到那些壯漢身邊,挨個掏出他們的錢袋子,大多數也沒多少錢,只是在一個人身上,搜出一個大大的錢袋子,沉沉的,燕曼舒掂了掂錢袋子,笑的面若桃花,兩眼彎彎,心道:這人大概是頭吧,想到此處,又上去狠狠的補踢了一腳。

把銀子放進納物袋中,頓時感覺不到了重量,別在腰間,又用手按了按,心道滷肉還沒賣呢,這錢到有了不少,自己這穿越的小農女正事沒幹,反而干起了搶錢的門道,趕明兒要快點做生意,把生意也做個風生水起紅紅火火。

收乾淨這些壯漢的錢袋子,燕曼舒走到板車處,推起板車朝原路返回。小女孩用靈動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燕曼舒,甜甜的說:「姐姐,你真厲害。」

「小雨,不能這樣叫,這是我們的主人。」婦人忙呵斥這個叫小雨的女孩子。

「主人。」小雨低頭諾諾說道,曾經家裡也是有僕人的,她知道主人和僕人的關係。

主人?燕曼舒嘴角抽抽,忙說道:「別,小雨你還是叫我姐姐。」

「姐姐。」小雨抬頭換上笑臉,開心的嚷道。

「哎。」燕曼舒笑著答道。

返回到大路上,走到人多的地方,燕曼舒把板車停下,對著婦人說:「就到這吧,你看你們還有啥親人的,可以去投靠他們。」

少婦一時沒反應過來,后驚訝的忙忙從懷中掏出那兩張賣身契,遞給燕曼舒道:「是不是哪裡得罪了主人?我們以後就是你的僕人了。」

「僕人?」燕曼舒摸摸鼻子,看著眼前遞過來的賣身契,說道:「哪裡也沒得罪,這個紙我可不要,你撕了拿著都行。」

「啊?」少婦聽到震驚,忙叫過小雨過來扣頭。

燕曼舒忙把小雨拉住,對著婦人說道:「不用這樣,你們真的是自由的,想去哪去哪。」說完,從身上掏出十兩銀子,想了想,乾脆又拿出十兩,一共二十兩銀子遞給婦人。

自由,銀子,少婦先是聽到自由,后是看到銀子,不由分說倒地磕了三個頭,她真是遇到好人了,在地獄里走了一圈的她,面對這樣的好人,別說三個頭就是三百個她也樂意。

燕曼舒躲到身去說:「別,真的不需要。」

婦人到是比張文俊靈活的多,見燕曼舒這樣說,知道是不喜歡讓人跪拜,扣了三個頭後起身搖頭說道:「我母早亡,繼母將我賣到大戶人家宅子里做奴才,現在我夫君也亡,這世上只剩我們孤兒寡女,我無處可去。」

「姐姐,你不要我們了?」小雨仰著頭拉著燕曼舒的衣服,脆生生的說道。

「不是不要,姐姐家在鄉下。」燕曼舒對著小雨說道,然後又對婦人說:「看你們穿著絲綢,還以為是被拐子拐來的,如果這樣,就跟著我走吧。」

「不是被拐子拐,是被小雨大伯賣了。」婦人低頭說道,想到夫君一死,娘倆所受的磨難,不由眼淚又落了下來。

又是被家人賣,燕曼舒憤憤的想到,看婦人落淚也就不再多問,而是揣起銀子又把小雨抱回到板車上,說道:「咱們回家。」

推上板車,這才注意到先前踡縮睡覺的六兩貓不見了,正要問,只見一個小身子嗖的竄上板車,正是毛絨絨的六兩,小雨開心的說道:「好可愛的小貓。」

也是怪了,不讓三丫和柱子抱的六兩,此時卻聽話的躺在那,任小雨的**,想著那些暈倒的壞人也該醒了,燕曼舒也不敢在此多耽擱,就急忙推著板車朝二首村走去,燕曼舒不知道的是,那些被打暈的人再也不會醒來了,六兩給每人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毒液侵入他們的身體,那十六個人一個不剩的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