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三十五,買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五,買地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這肉比昨兒還好吃呢1狗蛋吃著肉喝著酒,滿嘴油光的說道。

「這就是二丫說的老湯,明兒個更好吃呢,二丫俺說的對不?」里正邊說著,邊又夾起一塊肉放到嘴裡。

「沒想到二丫還有這手藝,好吃,好吃」一個村裡的老頭連連點頭讚許道,這些老人是去林老爺子家的,恰巧遇到他們家裡的那一出,里正就把他們幾個邀請到這邊來了,鍾老太太聽到自然高興,忙讓柱子加了凳子和碗筷,燕曼舒高興的給他們斟上酒,眾人喝著酒吃著肉,個個滿面紅光讚不絕口,連誇二丫的手藝好。

「咋明兒還吃呢?」一個老頭低頭吃完嘴裡的肉,才回味起里正的話,抬頭問道。

「二丫要去鎮里賣滷肉呢。」里正介紹起來。

「要到鎮上擺攤賣滷肉嗎?」餅子大叔聽到這,忙忙問二丫。

「是啊,明天把這湯再熬濃點,後天就到鎮上去賣。」燕曼舒笑著答道。

「好,好。」餅子大叔拍著腿高興的說,「我提前給你佔個地方,我那餅子就放你旁邊賣了。」

鍾老太太聽到這兒,笑著大聲說好,賣東西的位置可是關鍵的很呢。

餅子大叔收斂了笑容,反而皺著眉頭說道:「可惜你是個女娃,鎮里亂的很,無賴潑皮地痞流氓啥的,你要是到鎮里最好穿成男娃的衣裳,少了麻煩。」

這樣啊?燕曼舒到是不在意那些人,就要說話,但鍾老太太的話聲響起:「好,就穿男娃的衣服,俺柜子里還放點布料,等會讓這些媳婦們給做一身。」

說起布料,燕曼舒這才想起還沒做工作服呢,這賣東西要有個賣東西的樣,急忙說:「奶,不用你那布料,我們還要多做幾套衣服,還要做袖套,圍裙,帽子口罩的。」

「啥是口罩?」狗蛋媳婦悄悄問狗蛋。

「你個婆娘,懂個啥?」狗蛋正聽的認真,聽媳婦問就不耐煩道。

「俺不懂,你懂?你說口罩是啥?」狗蛋媳婦不依不饒。

這把狗蛋問住了,「是,是?」狗蛋吞吞吐吐說不上來,引得大家哄堂大笑。燕曼舒也笑了,說道:「做出來就知道了,等會我就去鎮上買布料。」

「我明兒過來順便給你帶來行不?耽誤不?」餅子大叔說。

「不就是幾套衣服,俺們說說話就做出來了。」山旺媳婦說道。

「大叔你明不賣餅子了?」柱子好奇的問。

「賣也賣不出幾個,等你們開張了,這餅子里夾肉興許還能多賣幾個呢。」餅子大叔說道。

燕曼舒笑了,這餅子大叔還挺會做生意的,既然這樣,她想了想說道:「大叔,你家有桌子木凳沒?有燒熱水的爐子嗎?碗筷多不多?」

見燕曼舒這樣問,大家都抬頭看著她,心道:賣餅子夾肉要桌椅碗筷幹啥。

餅子大叔也是不明白,但還是答道:「這些東西都有埃」

「有就好,沒有就添置下,有錢的客人吃餅子夾肉,沒錢的客人白水裡放點老湯,在加點蔥花和香菜,肉湯就餅子。」燕曼舒說道。

餅子大叔這才恍然大悟,高興的連忙說好,「這下,我的餅子不愁賣了,那些傢伙什都有現成的。」

眾人一聽也才明了齊聲說好,村裡的老人瞅著二丫,心想,啥時候這丫頭腦袋這麼靈光這麼有生意頭腦,里正也是端起酒,說鍾老太太慧眼識珠。

鍾老太太笑著說,「啥個慧眼,老天看俺瞎眼可憐俺,把個二丫這樣的好丫頭送給俺了。」

眾人大笑,也是紛紛喝酒,還有人罵道:林老爺子那才是真真瞎了眼,這麼好的姑娘咋還往外推呢。

話音剛落,林老爺子拄著拐杖走了進來,後面跟著氣勢洶洶的林文景,林老爺子在院中站定,用拐杖狠狠點著地面,他早就怒氣衝天了,因為里正和村裡老人的面子,才強忍著心中的怒氣沒來掀他們的酒席,他能不生氣嘛,想想偷了他家的,吃著他家的,喝著他家的,最後又罵起他家,還指名道姓的罵著他,他再也忍不住了,這才氣洶洶的闖了進來。

正開心的眾人看到他,霎時安靜了下來,心道:這家人真是不消停埃

林老爺子沒進來的時候,怒不可遏的想進來,真進了這個院子,他又發現不知道該罵啥了,說人家偷了錢袋子,沒證據,想想管事的對二丫那態度,這件事沒打聽清楚之前他也不敢貿然說啥,頓了頓,一言不發又怒氣沖沖的轉身而去。

眾人坐在那,看著林老爺子這進來出去的,心道:這又是唱哪出呢。二丫娘看著公公進來了,急慌慌站起,不知道該是迎呢,還是,還沒想明白,見老爺子轉身又走了。

林文景愣住了,他爹咋啥話不說就走了,看著桌上又是酒又是肉的,林文景饞的直咽口水。

林老爺子看他家老二那沒出息的樣子回頭喝到:「走!上不了檯面的東西。」

林文景被自家老爹罵,聽話的跟在後面往出走,但眼睛始終不捨得離開桌面,就這樣走到院門口的時候,腳下一個沒注意絆倒在門檻上,只聽咚的一聲,林老爺子回頭恰好看到林文景摔倒的一幕,滿滿的怒氣正無處發泄的他,拿起拐杖就朝倒地的林文景打去,罵道:「打死你這不爭氣的東西,吃著俺的,喝著俺的,還看俺的笑話,讓你們笑,讓你們笑!看你們今年沒地種喝西北風去!還笑的出來?」林老爺子一邊惡狠狠的打著林文景,一邊高聲罵道。

二丫娘看見公公打自家男人,就要去勸,身邊鍾老太太一把拉住了她,搖了搖頭。

林文景被一頓拐杖打的鼻青臉腫,哪還記得好吃好喝的,連哭帶嚎的逃回了家。

大家望著空了的院門外,經林老爺子這一鬧,哪還有好吃好喝的心情,尤其這七八家大多是租了林家地的,里正等人看到眾人悶悶不樂,也是沒了吃飯的心情,就要和幾個老人告辭離去,就在此時,聽燕曼舒說道:「里正爺爺,山下那些荒地咋賣?」

「荒地還有啥賣的,誰想種就去種,誰開墾就歸誰,只是那荒地土質不好不說,還經常有山上的動物下來。」里正說到這裡,才反應過來問道:「二丫,你想開墾荒地?」

「不是開墾,我想都買下來。」燕曼舒答道。

「買啥買,你想種就拿去種,就是小心山上的野獸動物啥的。」里正說道。

「不是的,我是要買,要那種簽了字畫了押的。」燕曼舒笑著答道。

「你要花錢買?」里正驚訝道,眾人聽到這裡也是驚訝,那可是荒地,買那地幹嘛。

「是啊,我要買,山下四周的荒地都想買下來,里正爺爺,這需要多少錢?」燕曼舒問道。

眾人一聽,齊齊驚訝,圍著山下的荒地那可是好大的一片,連鍾老太太也驚訝了,說道:「二丫,那麼大的地買下來可就貴了,在說那地土質不好,不適合種莊稼。」

「種樹呢?」燕曼舒問。

「種樹行。」村裡一個老人說道:「可是,咱山上到處是樹,別人不敢上山,你這丫頭弄棵樹還不容易。」

聽到種樹行,燕曼舒心裡更踏實了,又聽老人講她上山弄樹啥的,猜到定是她那望天的把戲,被傳了不少,想到那她也不由笑了,說道:「一棵兩棵可不夠。」

「二丫,你要那麼多樹榦嘛?」二丫娘忙問,這孩子真是操心,又要幹啥呢。

「有用埃」燕曼舒笑道:「里正爺爺,如果買那些荒地要多少銀子?」

「那可貴了,那麼些荒地,沒個十萬畝也有七八萬畝了,要在鎮里衙門蓋了章咋不得三百多兩銀子?」

三百多兩銀子?在座的眾人齊齊驚嘆,那不值錢的荒地真買下來咋這麼貴呢,聽到這裡,二丫娘倒是長長舒了口氣,三百多兩銀子,二丫哪買的起,她買不起自然就不會瞎折騰了。

燕曼舒也沒想到這麼貴,低頭琢磨是不是買下來,狗蛋看二丫低著頭,還以為是二丫買不下來傷心呢,忙端起酒杯打著哈哈說道:「三百兩銀子,就是鎮著里的王百萬也沒那個閑錢,過幾天咱們開荒地去,來,來,喝酒。」

「是啊,開荒地去。」山旺也是在旁附和著,旁邊的人看到也忙忙端起酒杯。

餅子大叔見小丫頭一直低著頭,還斟酌著語句想著勸勸,就在這時,只見燕曼舒抬起頭說道:「里正爺爺,三百多兩銀子我買了1

買了?三百多兩銀子?眾人齊齊回頭看著燕曼舒,一個個張大了嘴巴,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小姑娘,有人端著的酒杯也當掉在了桌上,場面頓時靜止了,眾人驚詫的想,是不是聽錯了?

二丫娘最先反應了過來對大夥說:「二丫咋能見過那麼多銀子,定是不識數,以為三五兩的就是幾百兩。」

眾人聽二丫娘的解釋,也是齊齊釋然,是啊,林家哪讓二丫學過算盤,肯定是二丫把銀子數搞混了,不過想到二丫一個小姑娘就有三五兩銀子,摸摸自己空空的錢袋子,還不如一個小丫頭片子能幹,想到這他們也是齊齊汗顏。

那些落了酒杯的,此時呵呵笑著不好意思的又從桌上拾起酒杯,拿起酒杯又要倒酒,只聽里啪啦的,回頭一看驚的手裡的酒杯又落到了桌上,只見燕曼舒拿著錢袋子,里啪啦的倒出一大堆白花花的銀子,看著白花花的一堆銀子,狗蛋眾人驚訝了,里正驚詫了,村裡那些老人也驚詫了,二丫娘更是驚的瞪大了眼,張大了嘴。

盯著那一堆白花花的銀子,眾人驚得都挪不開視線,一片安靜。就在這時聽柱子喊道:「二姐,這些個咋也有四百多兩呢。」

聽到這,連鍾老太太也驚詫了!

放老頭撫著鬍鬚笑著,縮手縮腳畏首畏腦的能幹成啥事,要做就放開膽子的做,遇神拜神,遇魔殺魔,這樣才能歷練嘛,這個徒兒他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