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三十七,都是聰明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七,都是聰明人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陳大叔烙餅子的速度哪趕得上這些吃餅子的人,有些人等不及餅子,直接詢問起了滷肉,「350文一斤。」陳大叔大聲報著價。

聽到陳大叔的吆喝,之前問話的那人暗自咂舌:好貴啊,這邊咋舌還沒結束,就見那邊有人喊道:「給我來半斤。」

「滷肉半斤1柱子收著錢大聲喊道,「好。」得子高聲應和著,此時的他們高興的也忘了之前的窘態。爭相購買的人看到鍋里熱騰騰的滷肉瞬間少了一塊,也顧不上等著餅子了,就急忙喊道:「我也買半斤。」「我買三兩。」「我買二兩。」

拿著餅子站在那大口嚼著的公子,對看著他發獃的胖隨從說道:「去買點滷肉。」

屬下見胖隨從沒反應,忙用胳膊肘碰了碰他,胖隨從才如夢初醒般掏出銀子遞給屬下,見屬下往人群里擠去,胖隨從回頭又看著狼吞虎咽的公子,這樣的四爺他從沒見過,太沒形象,太沒形象了。

等屬下返回來,胖隨從見他手裡提著兩個用竹條編著的漂亮小食盒,還沒來得及問,那屬下悻悻的說:「滷肉賣完了,只有滷雞了。」

沒等胖隨從答話,就被人擠到了一邊,有人好奇的看著漂亮盒子問道,「這食盒放滷雞?」胖隨從差點被擠了個踉蹌,堂堂四爺的親隨,哪受過這氣呀,就要發火,只見那人掏出銀子已往人群里擠去,嘴裡還說著:「食盒太漂亮了,送禮正合適。」

四爺吃完手裡的餅子,抬頭恰好看到這一幕,沒想到在一個名不經見傳的小鎮上,能遇到這等好玩的事情,見多是穿的和他一樣體面的人,此時都無形象的低頭吃著手裡的滷肉,有吃完了的,還意猶未盡的抿著嘴唇回味著肉的香味,好久嘆道:「這滷肉做的太好吃了。」

四爺這個後悔呀,早知道買什麼餅子,直接買滷肉了,回頭看到屬下提著的兩個食盒,忙打開看看,香味撲面而來,就站在街邊毫無形象的吃起了滷雞。胖隨從看到如此的四爺,更是一臉詫異。

滷肉滷雞和肉湯很快一搶而空,有些來晚了的掃興離去,陳大叔一邊收拾著攤子一邊說道:「明日還來,明日還有。」

柱子見大叔也收拾起攤子好奇的問:「大叔,你不賣餅子了?」

陳大叔頭也不抬的收拾著,說道:「不賣了,大叔以後就跟著你們混啦,快收拾啊,回去還有的你忙呢。」

「俺知道,二姐讓俺做賬的,可是,大叔你和俺們一起回村裡?」柱子也忙收拾起來,但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

「要去的,我也要學認字。」陳大叔抬起頭認真的說道。

燕曼舒看到這一幕,笑的嘴角彎彎,走上前去,也幫忙收拾著,站在一旁的公子好奇的望向這裡,先前沒有注意,怎麼除了一個大人就是三個孩子,這樣好的吃食出自誰之手?能做出這樣的美食,不是高人即是妙人。

想到這裡,他把手裡的食盒遞給屬下,拿過胖隨從遞來的絲帕擦凈油乎乎的手,把用過的絲帕甩給胖隨從,這行雲流水般的動作把燕曼舒看呆了,這是電視劇里看到的情節唉,穿越到這個世界,她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活著的王宮貴族。

看到呆愣愣的燕曼舒,四爺覺得好玩不由得笑了,咧著嘴笑的瞬間,他又忙收住笑容,暗自驚訝,什麼時候他四爺這麼愛笑了。

胖隨從看到四爺嘴角上翹,也是一愣,四爺在笑?他不相信的又眨了幾下眼定睛一看,分明看到的還是一張冷冰冰的臉,胖隨從心道:可不是看錯了,這個四爺從生出娘胎就沒見他笑過。

看到一個笑容都把這孩子弄得如此糾結,燕曼舒覺得好搞笑,禁不住笑的眉眼彎彎,這種從心底洋溢出的笑容,乾淨而清爽,如初春的嫩芽。被靈泉滋養過後的燕曼舒,在陽光的映射下,顯得晶瑩剔透充滿了活力。

在如此美麗而乾淨的笑容下,時光彷彿靜止了般,四爺竟看的有些獃滯,胖隨從沒有注意笑著的燕曼舒,他眼裡只有四爺,見此景忙不失時機的輕咳一聲,四爺聽到他的提醒才恍然醒悟,胖隨從嘆道:「四爺這是怎麼了,宮裡什麼美人沒有?」突然又想到什麼,忙看向那個讓四爺獃滯的人,一個男孩子?張公公突然額頭冒汗,難道四爺這是喜歡?

一時的失神,讓四爺有些不好意思,但四爺是什麼人啊,穩定心神佯裝怒道:「哼,還學什麼女扮男裝,裝的一點也不像。」

胖隨從聽到此話,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小男孩,女扮男裝?難道這是個女孩子?他怎麼一點也看不出。

燕曼舒笑著回道:「哼,還學什麼微服私訪,也裝的一點都不像。」

「你?」四爺啞然,胖隨從更是驚訝,一路上還沒人能看出他們的真實身份,這,就要指揮人把這男孩子,不,女孩子拿下。

沒等胖隨從說話,就聽有人高著聲音大著嗓門喊:「把這幾個人拿下。」

眾人朝喊聲尋去,見是幾個潑皮披衣散褂的朝這邊走來,陳大叔認得幾人,忙停下手中的活計,朝那幾人走去,躬身就要說什麼,就聽一個人喊道:「誰讓你們在這擺攤的,你們膽子到是不小,把賺的銀子都給爺留下。」

燕曼舒上前,拉住準備央求的陳大叔,說道:「想留銀子可以。」

陳大叔和得子都愕然,心想二丫真要把辛苦賺的銀子給他們?四爺和胖隨從看到,反而覺得這小孩識趣,一路走來,這樣的事情他們見多了,強龍鬥不過地頭蛇,何況這幾個人大多是孩子。

那幾個潑皮見此大笑道:「你個小娃還挺識趣,把銀子拿出來吧1

「我是想留下銀子,可是銀子說了,你們長的太丑,一個個歪瓜裂棗的,他們不和你們走,我有什麼辦法?」燕曼舒慢慢說道。

四爺的嘴角不由得又抽了抽,這女娃尖牙利嘴,損人還帶這麼損的?

幾個潑皮聽到此話當即大怒,上前就朝燕曼舒踢去,四爺一個眼神,他的人立刻出手,幾個回合,那些潑皮就被打的屁滾尿流撒丫子跑了。

陳大叔和柱子見好心人相助,忙上前拱手致謝,燕曼舒看著嘴角含笑,等他們謝過之後,幾人就要離去,只聽四爺問道:「我幫了你,你不說聲感謝嗎?」

「在你家的地盤,挨了潑皮的騷擾,不應該你管嗎?」燕曼舒大聲回道,頭也沒回的走了。

陳大叔和柱子仔細的琢磨這話,這是鎮里,咋是那公子的地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聽懂。胖隨從也是不解,他們頭一次來這小鎮,怎麼這是他們家的地盤?只有四爺笑了,好一個聰明伶俐的小姑娘,這天下可不是我皇家的地盤嘛!

看著嘴角上揚的四爺,張公公也顧不上去想那地盤不地盤的,只是獃獃的望著四爺,原來四爺會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