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三十八,三丫死而復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八,三丫死而復活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小丫頭的背影,公子忽的又喊道:「知道我的身份怎不施禮?鄉野小丫頭真是不懂規矩1

話音剛落就聽道:「鄉野小丫頭這廂有禮了,多謝公子相助。」

此謝一出,公子哈哈大笑,笑聲把自己也嚇了一跳,想不到這討來的一聲謝,竟讓自己如此歡喜,張公公震驚地看著公子,心道原來冰山也會融化!

就在此時,公子聽到旁邊的攤位上哭鬧聲打罵聲求饒聲一片,定睛一看又是一些潑皮在滋事,公子對張公公說:「居然又在我的地盤鬧事,走,看看去。」

張公公一下醒悟了過來,立刻來了精神,對護衛喊道:「走,看看那幾個撒野的潑皮是不是活膩味了?」

燕曼舒買了些筆墨紙硯和麵粉,又到了豬肉攤子,買了少量的豬肉,和賣豬肉的大叔談好,每日子夜送新鮮的豬肉到二首村。

「二姐,咋還子夜送呢?現在買了不行?」幾人離去后,柱子悄悄問燕曼舒。

「新鮮的才好吃。」燕曼舒答道。

嗯,柱子點著頭,陳大叔聽到,心想,這小丫頭別看人小懂的還不少。

他們邊走邊聊,心情大好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誰也沒想到,此時林家又亂成了一鍋粥。

林老爺子這兩日讓三兒子林文路一直守著大門,等著那七八個人灰頭土臉的來賠禮道歉,他都想好了埋汰他們的詞,左等右等不見他們來。林文路坐在院門口,看著這些人咋跟過年似的個個喜氣洋洋,今早這些人又到柱子家去了,出來的時候從老到小還換上了新衣服,雖然是粗布的,但莊裡人哪有時不時節不節穿新衣裳的。

聽了文路的講述,林老爺子這個氣呀,拍著桌子罵道:「這些王八羔子,還穿上了新衣裳,鍾老太太哪有那麼多錢,定是咱家的銀子。」

「俺的銀子呀,那可是俺不捨得吃不捨得喝攢下的銀子唉。」林老太太聽到人家都換了新衣裳,想著白花花的銀子就這樣被那些窮鬼花掉了,這個心疼呀。

「爹,咋還不告官府去?晚了咱家的銀子一點也討不回來了。」林文路又是氣憤又是著急的問道。

林老爺子咋不著急,這兩天嘴上都急的起了泡,人也瘦了一圈,只是想著縣丞管事那天奇怪的做法,才生生的忍住,想到這裡囑咐道:「你去鎮里把福全叫來,問問打聽的咋樣?」

「還打聽個啥,不是俺大哥都問過俺姐夫了,說沒個啥事。」林文路說道。

「福全是說沒啥大事,可是俺咋感覺事情有點玄乎呢。」林老爺子說。就在這時,老姑娘文蘭進了屋,哇的一聲哭著撲倒在林老太太懷裡,嚷道:「娘,你可要給俺做主,俺二哥說俺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聽老姑娘這樣說,林老爺子大怒對文路說:「你把那不爭氣的東西叫來。」文路急忙去叫,見文路出了屋子,文蘭又說:「俺寅時出去解手,看他跳牆進了院子,他看到俺可慌張了,忙躲進西屋裡。俺剛才碰見他,問他半夜三更的幹啥呢?他罵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懂啥?」

林老爺子瞬時聽明白了,老臉一頓臊熱,這是家醜啊真是不孝子,剛賣了二丫犯了眾怒,現在這個孽子又做出不檢點的事。林老太太也要大罵,可是生生又咽了回去,這種有辱門風的事還是捂著點好。

很快,文路領著鼻臉還腫著的林文景進了屋,林文景剛進屋,林老爺子揮起拐杖就朝著他一頓亂打,林文景大聲哭嚎著抱著頭跑出了屋子,林老爺子追了出去,對聽到聲音也跑出屋子的老大喊道:「給俺狠狠打這個孽障。」

林文景自然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忙跪到地上大聲求饒。

這邊的亂,隔壁的鐘老太太家自然聽得到,狗蛋媳婦第一個爬上梯子去看熱鬧,喊道:「老爺子又打大丫她爹呢。」

林家老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沒反應過來,林老爺子扔了拐杖,從院子里拿起一根木頭,不管不顧的朝林文景打去,林文景抱著頭,嚎哭的聲音更大了。

二丫娘聽到哭叫聲急忙拉上三丫就往家跑,嘴裡還說道:「快點走,你爹又惹你爺動氣了。」

三丫不情不願的被娘拽著,說道:「娘,咱回去也勸不祝」

「你沒聽聲音,你爺這次動大氣了,在氣頭上萬一打個好歹,你沒爹咋行。」二丫娘急急說道,拉著三丫就往林家宅子奔去。

「爹,別打了,俺知錯了。」林文景哭嚎著,背上重重的挨著棒子。林老爺子不說話,悶著頭使勁打,想想錢也沒了,這孽子又不爭氣,全部的火氣都放在了棒子上。

「俺是個正常男人,爹,你也是男人你懂的。」林文景大聲叫道,院里的眾人更加迷糊了,這挨打和正常男人有啥關係。聽到這話,林老爺子罷了手,不是他氣消了,而是不敢打了,這大白天的到處都是眼睛,萬一這孽子嚷出不該說的話,他以後在村裡咋活。

正在這時,二丫娘拉著三丫進了院子,大丫見到娘進了院子,也是急急拉著娘,不讓過去,她想著娘過去肯定討不到好,但二丫娘看到鼻青臉腫的林文景,急忙跪下向林老爺子求情,林文景抬起被打腫的臉看到二丫娘,氣的罵道:「你個沒用的娘們,俺休了你。」

這句話似乎提醒了站在屋門口的林老太太,看到二丫娘和三丫都穿著新衣服,想想自家的銀子,又看看被慘打的兒子,新仇舊恨齊齊湧上心頭,撿起地上的拐杖就朝二丫娘劈頭蓋臉的打去,嘴裡還罵道:「休了你個不能下蛋的雞,啥用也沒有,就會吃,要你幹啥,生了一堆沒用的賠錢貨,你個霉鬼,還回來幹啥?」

林老爺子也是又氣又恨,哪還顧得上公公不打兒媳的道理,想想家裡出的事,他把怒氣也放到這個沒用的女人身上,拿起手裡的棒子朝二丫娘打去,大丫和三丫就在旁邊,大丫躲開了棒子,三丫看爺爺打自己的娘,想也不想的撲倒在娘身上,紅了眼的林老爺子此刻管她是誰揮著棒子就打,棒子抽打在三丫的後背上,頓時三丫慘叫一聲昏死了過去,站在梯子上的狗蛋媳婦恰巧看到這一幕,嚇得大喊道:「林老爺子打死人啦,三丫死啦。」

燕曼舒一行人恰好進了村子,聽到狗蛋媳婦的這聲喊,放下推車急忙跑著朝林家奔去,那三人也急急跟在燕曼舒後面推著車跑。

正在看書的小雨聽到狗蛋媳婦的大叫,急忙拿起桌上的銀針跑出了屋子。

狗蛋和根鎖等眾人聽到叫聲急慌慌的往這裡趕,里正也聽到了慘叫聲急忙忙趕了過來問究竟,呼啦啦的人群瞬間圍滿了林家整個院子。

二丫娘看著倒在地上的三丫,大聲喚著三丫的名字,此時的三丫哪裡還能聽得到。林老爺子俯身探了探三丫的鼻息,嘆道:「沒氣了」,就聽二丫娘哇的一聲放聲大哭,哭了一聲就沒了聲音,也暈死了過去。林家大兒子一聽急忙抱起三丫就跑,在院門口剛好碰到了及時趕來的村裡武郎中,武郎中拿起三丫的手腕號了號脈,又探了探氣息,搖頭嘆道:「準備後事吧,這孩子沒救了。」就在這時,小雨也趕到了,大聲喊道:「快讓開,讓我來看看。」

眾人一聽,是一個稚嫩的童音,都狐疑的看著小雨。

「我懂醫術,快閃開讓我看看。」小雨著急的說道。

眾人一聽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讓出了一條道。

武郎中見是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道:「一個屁大的小女娃,來湊什麼熱鬧。」

「就讓小雨救治,別耽誤時間。」大夥回頭一看是燕曼舒。

「把三丫平放在地上.」,小雨冷靜而乾脆的命令到。

林老大聽話的按著小雨的指令,就要把三丫放在地上,狗蛋說:「等等。」迅速把自己的新衣服脫下來鋪在地上,林老大輕輕的把面色慘白的三丫放在鋪好的衣服上。

武郎中看到小女娃有模有樣的的拿出銀針,熟練的找到穴位,利索的施針,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害怕猶豫,不禁大吃一驚,這份沉穩老到別說他做不到,就連鎮里的李郎中也做不到。

此時正在屋中打坐的放老頭睜開了眼,自語道,這小丫頭的力道不夠,我來幫幫他,手一揮,又閉上了眼,繼續打坐。

林家院門外,眾人屏心靜氣的等待著施針的結果,此時的二丫被巨大的悲傷籠罩著,她默默的為三丫祈禱著,隨時準備著去向師傅求救。

片刻功夫,小雨快速的拔出了銀針,場面更是安靜的沒有一絲的聲息,就在此時,一聲微弱的聲音喊了出來;「娘,娘。」,這聲音如天籟般傳入眾人的耳中,就聽狗蛋媳婦大聲喊道:「三丫活了,三丫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