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三十九,砸林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九,砸林家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三丫又連叫了幾聲娘,一聲高過一聲,一聲比一聲有力,氣色也漸漸紅潤了起來,小雨老神在在的號起了脈,眾人看著眼前這個五六歲的小姑娘,一副鎮定自若的神情,個個忍俊不禁的忍不住想笑。

小雨抬頭對燕曼舒說:「三丫沒事了,只是暫時不能活動,吃幾副葯休養幾日便會好。」

燕曼舒聽后,抱起三丫往柱子家走去。

眾人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一個個對小雨崇拜的眼神,那仰慕之情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武郎中寸步不離的跟著小雨,到了鍾家大院,突然走到小雨前面就要行跪拜之禮,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藍姨快步走來拉住了武郎中,連聲說:「老先生不可,不可,折煞了小孩子。」

武郎中語聲發顫激動的說道:「老頭子俺活這麼大年紀了,只是聽說但從未見過有起死回生之技的神醫,今日得以相見,三生有幸,從此不敢妄言。小大夫人小卻有不凡的醫術,今日懇請小大夫收老夫為徒。」

武郎中說完又要跪拜,眾人在驚訝中還沒回過味來,就聽小雨說:「好吧,你不要拜來拜去的了,就收你做個徒弟,以後要好好學,免得耽誤病人。」此話一出,全場皆驚,藍姨呵斥道:「你這小孩子,怎麼這般無禮」。只聽放老頭輕咳一聲,笑呵呵的撫著鬍鬚說道:「我看小雨能做得了這位武郎中的師傅,醫術與年紀無關。」

正在此時,林家老大媳婦扶著二丫娘走了進來,看見病懨懨的娘燕曼舒忽的想起了什麼,對著大柱喊道:「抄起傢伙跟我走。」說完,拿起一個棒子就往外走,大柱狗蛋根鎖等人紛紛拿起棒子跟了出去,浩浩蕩蕩的隨著燕曼舒進了林家大院,燕曼舒站在空蕩蕩的院落中間,冷冷的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給我砸1話音一落,提著棒子進了林家正房,里啪啦的砸了起來,狗蛋他們也不示弱,用行動表示了支持,林老爺子林老太太在這里啪啦的聲響中,嚇得坐在炕上一動也不敢動,似乎被眼前的氣勢震懾住了。

林文景趕緊鑽進自己的西屋,栓上了房門嚇得瑟瑟發抖,想要上炕腿肚子不得勁,渾身軟的怎麼也上不去,就聽當一聲,門被燕曼舒一棒子捅開了,林文景抱著頭坐在地上渾身抖動著,燕曼舒見他那沒出息的樣子,理也不理,叮里啷的砸完,留下一片狼藉,率眾人離去。

林家老大和老三躲在各自的屋裡,正等待厄運的到來,沒成想聽見二丫等人砸完正屋和西屋就走了,他們這才鬆了一口氣,忙向正屋跑去,只聽林老太太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正屋傳來。

燕曼舒回到家,見院子里依然堆滿了人,小雨正在給二丫娘和三丫開藥方,武郎中恭恭敬敬的站在小雨身後,小雨有板有眼的邊開藥方邊給武郎中講解著,武郎中頻頻點著頭,就聽小雨說:「好了,你去抓藥吧。」

「是,師傅。」武郎中恭敬的雙手接過藥方。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笑的前仰後合,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武郎中還有這一天?正應了那句話一山更比一山高。

正開心的眾人見燕曼舒板著臉走了進來,忙收斂了笑容,心道,這會的二丫咋這麼嚇人呢,渾身帶著一股殺氣,看的大夥都慎得慌。

燕曼舒大聲說道:「大夥正好在,我安排一下,嬸子們都去做飯,狗蛋叔帶幾個人去河邊挖幾車沙子,會點木工的到後院做一些小板凳,飯後,在前院集合,由藍姨給大夥上課。」

燕曼舒簡短而乾脆的幾句話,讓大夥一愣,然後呼啦啦都忙去了,狗蛋本想問拉沙子幹啥,看燕曼舒嚴肅的表情嚇得住了口,也急忙帶著幾個人走了。

瞬間人去院空,燕曼舒回到自己的屋裡,看到六兩翻著肚皮睡的呼呼的,心想,這小傢伙真能睡,看它那可愛的樣子,忍不住親了一口,先前的怒氣也消了大半。

就聽門吱呀一聲藍姨和小雨走了進來,燕曼舒忙起身讓坐。

小雨一看睡得正香的六兩,頓時兩眼一亮,爬上炕就去逗弄六兩。燕曼舒看著童趣的小雨,哪裡像一個能起死回生的神醫啊,摸摸小雨的頭,開玩笑的說:「想不到我們小雨還是一個大神醫呀。」

小雨仰著頭,得意而自豪的說:「當然,我爹可是大神醫,我的醫術都是我爹教的。」

燕曼舒看她一點也不謙虛的樣子,假裝哼了一聲打趣道:「不知道驕傲使人退步呀。」

小雨調皮的伸了伸舌頭,此時六兩貓也醒了,喵喵鑽進小雨的懷裡,小雨哪還顧得上跟她們說話,和六兩玩去了。

燕曼舒見藍姨眉頭緊鎖一臉憂鬱的樣子,疑惑的問道:「小雨這麼出色,藍姨應該高興才對,怎麼這麼不開心呢?」

「小雨的醫術是和她爹學的。」藍姨一臉愁容的說道:「正因為小雨出色,我才發愁呢,今天小雨展露的醫術,可能要給她帶來的將是災難。」

燕曼舒不解的看著藍姨,等待著藍姨進一步的解釋。

藍姨接著說:「小雨爺爺曾經是皇宮裡的御醫,家裡有一份祖傳的醫術秘籍,小雨他爹從小酷愛醫術,在醫術方面頗有造詣,他爺爺把這份秘籍偷偷傳給了小雨她爹,大宅門裡一直都是勾心鬥角你死我活的,為了這份秘籍他們兄弟幾個互相猜疑,彼此算計。我從小被人牙子賣到夏府,一直伺候小雨她爹,日久生情做了他的侍妾。小雨她爹教我讀書認字,對我情深義重,對小雨更是疼愛有加,小雨也是爭氣,聰慧的都讓人不敢置信,三歲就會開藥方,別看她現在只有六歲,她已把那秘籍背的滾瓜爛熟,她爹說,小雨在醫術方面的天賦在他們夏家無人可比。小雨她爹擔心小雨的醫術才華被夏家人嫉妒,一直隱而不露,今日這事一出,定然會一傳十十傳百,我擔心小雨的事情捂不住了,到時不但小雨有難,也會連累與你們,夏家的勢力大的很呢。」

燕曼舒低頭想了一會,說道:「藍姨,你不用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依小雨的才華遲早都會揚名的,既然如此,我們提前做好防範就好了。」

藍姨苦澀的說道:「你不知道,小雨她爹死了以後,他大伯就一直套我的話跟我要秘籍,見我確實沒有,就把我們母女賣了,如今小雨的醫術這麼好,他們自然就會懷疑秘籍就在我們身上,這本秘籍確實她爹給我了,被我藏在了那個大宅子里。」

藍姨說完,便拿出了賣身契,又說道:「我思來想去,這個還是放在你這裡比較好。」

燕曼舒不解的問:「這又是為什麼?」

「如果小雨是自由身,他大伯會告官府,理直氣壯的把小雨帶走,這是律法誰也無能為力,若小雨是你買來的奴僕,你只要不賣他們也沒有辦法。」

燕曼舒一聽,點點頭,接過兩張賣身契爽快的說:「那就我放這吧,既然低調都不能護你們周全,那就來一個讓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低調吧1

藍姨仔細的聽著這句話,卻什麼也沒聽懂,燕曼舒詭異的笑了笑。

就在此時,聽柱子在前院大聲喊著:「二姐快來!林家把你娘給休了。」

燕曼舒一聽和藍姨相視一眼,兩人都笑了。

突然聽到二丫娘哇的一聲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