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四十一,學寫字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一,學寫字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二丫娘看著空落落的院子,突然有一絲恐慌,看見藍姨從屋裡走了出來,急忙拽住她的袖子,兩眼無助的望著她,藍姨看出了她的心思,直白的對她說:「你不用怕,二丫不會不管你的,她只是怨你不明事理,林家就是個大火坑,好不容易才跳了出來,怎能又糊塗的往裡鑽呢?」

二丫娘還想說什麼,藍姨打岔道:「三丫在找你呢,快進屋看看孩子吧。有些事誰說也沒用,你自己想明白了就好了。」

二丫娘一聽連忙進屋去看三丫,三丫躺在炕上,瞪著一雙驚恐的大眼睛,流著淚說:「娘,俺都聽見了,你千萬不要再回他們家。他們會打死你的。」

「可是娘真的是為你們好呀。」二丫娘看著三丫心疼的說。

「娘,二姐說的對,你是為了你自己。」三丫擦乾眼淚,決然的說:「你想回去你自個回去好了,俺可不去1

二丫娘又汊里,這還是她那個軟弱聽話的小丫頭嗎?

有了之前的那一幕,吃飯的時候大家都低著頭,誰也不講話,氣氛很是尷尬,還是狗蛋打破了沉默問道:「二丫,要那麼多沙子做啥?」

「寫字。」燕曼舒答道。

「用沙子寫字?」山旺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做了那麼多木盤子,俺們還猜著幹啥用呢。」

「因陋就簡,咱現在條件有限,先不買紙和筆,就用樹枝在沙子上學字。」燕曼舒笑著說道。

二丫娘一聽,飯也吃不下去了,心道,看吧,花錢大方的咋買筆和紙的錢都沒了。

狗蛋聽到這,也是說道:「二丫,俺們以後還是不來吃飯了,這麼多人,太費錢啦。」

燕曼舒笑了,知道大家誤會了自己,說道:「飯是要吃的,吃飽才有力氣幹活,咱們也不是沒錢,只是在錢不充裕的情況下,把錢花到刀刃上。

「花在刀刃上?」眾人不明白。

「二丫咋安排咱就咋做,看你操的那個心,俺看這個法子好,又認字又省錢。」狗蛋媳婦看著自家男人說道:「福滿樓的東家給二丫一百兩銀子,二丫都不要呢。」

一百兩?眾人驚訝,先前有些來晚的,就急忙向旁邊打聽著,賣餅子的陳大叔瞪大眼睛吃驚的問道:「二丫,你就是被鎮里傳的沸沸揚揚的小乞丐,通判家的小姐?」

「啥個小乞丐?」「咋還成通判家小姐了?」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問。

「小乞丐是真,通判家小姐是假。」燕曼舒笑著說。

「咋回事,咋回事?」沒聽明白的人著急問著陳大叔。

見二丫點頭后,陳大叔興奮的說:「二丫可出名呢。」然後把鎮上聽來的傳言娓娓道來。

聽得大家目瞪口呆,各個張大了嘴巴,還有心急的插話道:「哦,那天福滿樓的吃食是這麼來的。」

滿臉興奮的人們,沉浸在喜悅之中,沒想到眼前的二丫竟是這般的能耐。陳大叔忽的又問道:「二丫,傳言咋說你是通判公子的妹妹嗎?」

「那是我義兄。」燕曼舒淡淡的說。

「埃」眾人再次張大了嘴巴,各個喜出望外,似乎他們也攀上了通判家的公子。

二丫娘聽到這兒,驚得轉憂為喜,也是張大了嘴,沒想到她家二丫這麼有本事,看來還是聽二丫的好。

鍾老太太一下子全明白了,縣丞管事和鎮里衙役的突然離去,原來玄機在這兒埃

藍姨靜靜的望著燕曼舒,笑著。

里正聽完講述,看著二丫,心道,一百兩銀子都不能打動這小丫頭的心,這份大氣大老爺們都做不到,看來二首村有福了。

林家宅子里,林家老大也是急急問著坐在炕上的林老爺子「爹,你說啥?福滿樓東家一百兩的銀子她都沒要?」

「那衙役頭頭就是這麼說的。」林老爺子說道。

「唉1林家老大一拍大腿醒悟道:「二丫就是那被傳的沸沸揚揚的小乞丐?」

「咋你也聽說過?」林老爺子疑惑的問。

「都傳遍啦,茶館飯館,街頭巷尾沒事幹嚼舌根的人,都在聊這事呢,俺聽著熱鬧,哪會往咱二丫身上想。」林家老大說道。

「就她?大哥你聽錯了吧?」林文景撇著嘴說道,「一百兩銀子都不要,那不是傻子嗎?」

「沒用的東西閉上你的臭嘴。」林老爺子呵斥道,林文景忙低下頭不敢言語。

林家老大把聽來的故事講了出來。聽完之後,林老爺子臉色鐵青沉默不語。

林家老大又補充道:「那通判家的公子管二丫叫小妹呢。」

「啥?」林老爺子失態的一下子跳了起來,一拍腦門說道:「原來縣丞是沖著二丫來跟咱家攀親的。」

林文景聽的呆了,林家老大似有所悟的說:「爹,咱這是把寶當破爛賣了。」

沒明白過來的林老太太,聽到這話氣的罵道:「就她那個霉鬼,還能當寶,跟她娘一樣是個蠢貨,一百兩銀子咋還不拿著?」

「你個老娘們懂個屁?」林老爺子拿起水杯狠狠的朝地上摔去,的一聲,水杯破裂,林老爺子氣的下了炕出了屋,林老太太看林老爺子出去了,才敢罵道:「咋又摔東西,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林家幾人跟著老爺子出了屋,就聽隔壁笑聲一片,林文景見自家爹走出了院子,這才爬上梯子看熱鬧,只見鍾家大院,一個漂亮的小娘子站在院子里,身後是一個木架子,架子上放著塊方木板,方木板上面用漿糊粘著幾張紙,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是啥字他也不認得。

見院子里坐著好多的人,有坐在板凳上的,有坐在地上的,每人面前放著木盤,木盤裡鋪滿了沙子,個個手裡拿著小木棍,連院門外都擠滿了看熱鬧的人,人們連說帶笑的開著玩笑,「咋女娃還學寫字呢?」有人大著嗓門喊。

「根鎖,你學寫字想考秀才呀?」還有人笑著問。

「咋婆娘也學寫字呢?」又有人好奇的說。

「你讓你婆娘也來學呀,能多生娃。」另外還有人嘲笑道。

「呸,俺才不叫俺婆娘學呢,丟人現眼的。」之前那人說。

院中坐著的人大多低著頭不言語,狗蛋媳婦大聲嚷嚷道:「俺就是要學寫字,俺就是要多生娃,咋啦?」

狗蛋媳婦話音一落,看熱鬧的人哄堂大笑,根鎖見狀紅著臉說道:「俺就想考秀才咋的啦?」

「這大太陽還在天上掛著呢,你們就開始做夢啦?咋莊戶人就講個本份,種地施肥的,學幾個字收成就能好了?凈做些個虛頭巴腦的事。」有人不屑的說道。

「每天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咋不得陪著人家小丫頭玩。」還有人不懷好意的嚷道。

「女人還能教寫字,傷風敗俗。」聽到這兒,林文景站在梯子上不屑的嚷道。

燕曼舒才不理會這些人怎麼說,見大家都坐好后,對著柱子吩咐:「把大門關了。」

那些圍觀的人很快被柱子關在門外,院內頓時安靜了下來,燕曼舒走到藍姨的身邊,對大家說道:「庄稼人認字看似沒用,若堅持幾年,到時候就知道認字的好處了。閑話不多說,咱們現在就讓藍姨,藍老師教我們認字。大家鼓掌感謝藍老師1說完,帶頭鼓起掌來。

眾人見此,學著燕曼舒鼓起掌,藍姨臉囧的通紅,連連擺手道:「我哪是老師,不敢當,不敢當。」

「怎麼不是?一字即為師,何況你要一直教我們。」燕曼舒打趣道。

「別客氣啦,以後就是俺們的藍老師。」狗蛋大著嗓門喊道。

見這邊熱鬧的場面,趴在院牆上的林文景壞笑道:「小娘子模樣好,只是可惜了,跟一群蠢人混在一起。」

院牆那邊,漂亮小娘子嚴肅的教著字,坐著的眾人認真的學著,手裡拿著的小木棍,笨拙的在沙子上一筆一劃的寫著,寫的歪歪扭扭的。

見沒了好戲,林文景便下了梯子。林家老大聽到了那邊的吵鬧聲,見林文景下了梯子,也好奇的爬上去看熱鬧,沒看到熱鬧,卻見到一副讓他震驚的畫面,只見一個小娘子認真的教著字,一群莊稼漢們帶著他們的婆娘和娃們認真的學著字,二丫也坐在其中,一筆一劃的在沙子上低頭寫著。

林家老大看著這一切,臉色越來越沉重,下了梯子回了屋,見他一臉嚴肅的樣子,他媳婦問:「又咋啦?」

「唉1他深嘆一口氣,「俺們林家沒一個眼亮的,連那個瞎老太婆都不如埃」

她媳婦疑惑的問:「你是指二丫嗎?」

「那丫頭非池中之物1嘆完,又鄭重的說道:「你吩咐芝兒,以後見到二丫三丫客氣點,你這邊對大丫也多照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