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四十二,都是湯惹的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二,都是湯惹的禍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燕曼舒一筆一劃的用小木棍在沙子上寫著,看著工工整整的幾個字,滿意的打了一百分,想想一直讓老媽揪著耳朵逼著學習的過去,現在不但能夠自覺學習,還帶領這麼多人一塊兒學習,要是老媽知道了不知道有多開心.,唉,都是造化弄人.

想到這裡,看到藍姨字也講完了,就站起身來,對大家說:「今天的這一天,看似很平常但非同尋常,有一句說的好: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意思是說,走一千里路是從邁第一步開始的,我們今天認字也是同樣的道理,想以後能讀書,至少得認三千字,今天這是走出了第一步。」

「以後,俺們還能認得書?」狗蛋喊道。

「當然能。」燕曼舒笑了,說道:「一定能,今天回去要把藍姨教的字不僅會讀還要會寫,每天要檢查的,不會的挨板子,會的得獎勵,給糖吃。」

聽到會寫的還有糖吃,眾人也是躍躍欲試,孩子們更是高興的歡呼著,氣氛熱烈了起來,誰都有爭強好勝之心,有的又開始在沙子上寫了起來,燕曼舒看提起了大家的興趣,心中也是喜悅,接著又提高嗓門說:「還需要兩個做滷肉的,誰想來舉手?」

這句話讓大家瞬時安靜了下來,狗蛋舉著手喊著:「俺行不行?」

「你不行,你來了誰養雞。」燕曼舒笑著說,「對了,這兩個人晚上工作,白天休息,不能熬夜的不要舉手。」

「咱莊戶人熬個夜怕啥?」有人喊道。

藍姨拽拽燕曼舒的衣服說:「不就是做滷肉,我晚上起來做不就行了,不用另招人的。」

「你白天要講課的,晚上熬夜身體受不了。」燕曼舒答。

「真還要天天講埃」藍姨問。

「當然啊,只要有人學,我們就要教,能堅持下去的人,將來會有大用場的。」燕曼舒眨了眨眼說道。

藍姨想了想,還是不明白,心道,認幾個字能有啥用處。

很快選了兩個人,山旺的兒子滿堂,根鎖的兒子虎子,兩個孩子都十五六歲,身體壯壯實實的,見選中了他們,都憨憨的笑著。

夜幕降臨,忙了一天的燕曼舒洗漱完準備睡覺,剛進自己房間,就見小雨摟著六兩貓睡的正香,燕曼舒抿著嘴樂了。

次日寅時,燕曼舒見小雨穿戴整齊,抱著六兩站在門口,燕曼舒一笑,什麼也沒說,牽著小雨的手去了山上。

天色見亮,燕曼舒修鍊完畢喊小雨下山,見小雨抱了一捆剛摘的草跑來,小臉紅撲撲的,興奮的說:「姐姐,這裡好多的草藥啊,都是外面有錢也買不到的,年份很高的高級草藥,我不回去了,我要採藥。」

燕曼舒想起了什麼,忙從納物袋裡拿出了一本書,翻開一看,「修仙之基礎凝氣篇」,幾個字映入眼帘,她大吃一驚。

天啊,這簡直是羨慕嫉妒恨哪,各種眼神在她眼裡交替閃現著,「小雨,你有靈根埃」燕曼舒激動的說。

「姐姐,什麼是靈根。」小雨好奇的問。

「你下山後問我師傅去,我也說不清楚,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講。」燕曼舒交代完,從納物袋中拿出了一個打坐墊子,對獃獃看著她納物袋的小雨說:「你好好看看這本書,就在這裡打坐修鍊,六兩你保護她的安全,練完趕緊回家。」說完留下一臉暈暈的小雨走了。

回到家,見柱子領了一堆的孩子們在院子里晨練,滿堂和虎子鹵好了肉正等在那裡,燕曼舒輕舒一口氣,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鎮上,各家店鋪還緊鎖著大門,滿口香滷肉攤前已擠滿了人,昨天的公子站在人群外,看著擁擠的人群對燕曼舒說:「你家的生意攤很是熱鬧。」

「你家的地盤很是清靜埃」燕曼舒笑著說。

胖隨從聽著他們這一問一答,心道:「能不好嗎?昨天他們可是把整條街的地痞都收拾個遍。」

燕曼舒望望四周安靜的街道,說:「你今日有事做了。」

公子不解望望四周,胖隨從也是好奇的看了看四周,沒有見到潑皮的影子,他們會有什麼事情可做?

公子見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穿著市場管理的服飾,帶著三四個人朝這裡走來,就說:「你現在就有事做了。」

「比起你,我的事情好解決多了。」燕曼舒笑著說。

胖隨從心道:別說這芝麻大點的小鎮,就是天下的事,還沒有他們四爺解決不了的。.

胖隨從腹誹的時候,就聽燕曼舒又說道:「你的事情比我的難辦多了。」

公子聽了笑了,說道:「有趣,我看還有什麼讓我難辦的事。」

胖隨從也是樂了,這小孩子說什麼呢?還真沒見過世面。

就在這時,只見那走來的胖子,頂著肥肚子對柱子他們大喊:「誰讓你們在這擺攤了?」

「看,你的事來了。」公子道。

「你的也快來了。」燕曼舒答。

公子搖頭,這小姑娘倒是牙尖嘴利,步步緊逼,只是他會有什麼事?

胖隨從也是不屑,心道,這個小孩子寸步不讓,就怕別人把她當成了啞巴,難不成他家四爺還會有人敢招惹不成?

陳大叔見是胖管理,他是負責管理和維護這片市場的,忙笑著就要說話,那胖子大聲嚷道:「這裡擺攤買賣是違章行為,撤了。」

柱子和得子賣得正是火熱,聽到這胖子的吆喝,不知道是該停下來還是繼續賣,胖管理看著柱子手裡握著的銀兩,面露貪婪之色。

陳大叔做了多年的生意,知道這些人喜歡個小便宜,還以為又是佔便宜來了,忙讓柱子包了個大大的肉餅,陳大叔親手遞給胖管理,看著這色香味齊全的肉餅子,胖管理饞的喉頭一緊,咽了口吐沫,但嘴裡嚷道:「別來這套,說你們呢,把這攤子撤掉。」

陳大叔握著餅子的手不由得被震得哆嗦了下,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看來今天這胖子的胃口還挺大。

「看來你們的麻煩還有點大。」公子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說。

「不大,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何況這事不是沖著錢來的。」燕曼舒答。

公子聽罷,哈哈大笑,說道:「好一個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爽朗的笑聲把胖隨從嚇了一大跳,心道,又笑了,這還是他家四爺嗎?不會換了一個人吧。

笑過之後,公子又說:「湯即是錢,你是新人,不沖你來沖誰?」

燕曼舒也是笑了,答:「湯即是權,你是新人,不沖你來沖誰?」

胖隨從一聽又不明白了,心道,這小孩子真是沒教養,怎麼學著公子說話呢。

公子聽出兩句話的差異,但是不解,疑惑問:「什麼湯即是權?」

「此湯非彼湯,但都是老湯。」燕曼舒說道。

老湯?公子輕笑搖頭,既然不懂,就放一放,看著眼前的場景,他饒有興趣的問道,「眼前這事你要怎麼解決?」

「不難,扒開雲霧見真身。」燕曼舒笑著說完,走到餅子大叔跟前說:「大叔,既然不讓擺,咱就收攤吧。」

「啊?」柱子和陳大叔聽了都非常驚訝,這麼多人說收攤就收埃

公子也是驚訝,就這樣解決,也算什麼扒開雲霧見真身?

胖隨從心中哼了一聲,鄉野小丫頭讀了幾天書,會說幾個詞,還真是敢說呢,不就是關了攤子走人嘛。

胖管理聽到后很是高興,沒想到這麼容易他們就收攤認輸了,這事辦成了,想到即將到手的銀子,心裡樂開了花,臉上假裝還是嚴肅的很。

那些排隊買肉的眾人不幹了,嚷道:「怎麼就收攤子呢?」

「各位大叔大伯,收了攤子只是換個地方賣,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我們滿口香滷肉攤深感抱歉,從現在起我們打八折銷售。」燕曼舒對著眾人道。

「八折?好啊,你們去哪賣?」一個人喊道。

「陳大叔在你的院里賣方便嗎?」燕曼舒問。

「方便,方便。」陳大叔馬上明白了過來,急忙報上了地址。

胖管理這才聽明白,這個氣呀,在人家自己院子里經營,他可是無權管理,這到手的銀子飛了不成?

排隊的眾人聽完,這個高興啊,也就是兩步路的功夫,還能買到八折的滷肉,有便宜的誰還買貴的,齊齊的等著他們。

陳大叔見這麼容易就解決了,長舒一口氣,忙和柱子得子收拾起攤子。

見這小丫頭解決的容易,公子暗嘆,倒是機靈,是個做生意的好手,見燕曼舒就要走,跨上一步問道:「用不用幫忙?」

「不用。」燕曼舒答道。

「真不用?」公子又問,做生意畢竟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好許多。

「真的不用,謝謝你,酒香不怕巷子深,在說表面不認輸,那背面的始作俑者怎麼能站出來,在暗處的人比在明處的人難對付的多,只是引蛇出洞而已。」燕曼舒悄悄答道。

公子聽罷恍然大悟。

就在這時,呼啦啦的衙役從遠處跑了過來,燕曼舒看見說道:「你的事來了。」

公子驚訝,他還真有事?在驚訝間,見眾衙役紛紛圍上他們,胖隨從就要呵斥,見公子搖頭悄聲道:「有意思,還真有事。」

「抓住這幾個人,別讓他們跑了。」圍上來的衙役頭頭威武的大聲喊道。

見眾多的衙役,一邊的胖管理好奇的打探道:「他們犯了什麼事?」

衙役頭頭認得胖管理,就大聲的說道:「他們就是鎮外十六人殺人案的真兇。」

聽到此,眾人皆驚,又有好事的問:「就是人牙子那些人?」

「不是那些還是哪些?這個大案要案,聽說驚動了很多人,那些可是縣裡黃老四的人呢。」有消息靈通者悄悄說道。

燕曼舒聽到也是驚訝,鎮外十六人死了?

公子聽到更是驚訝了,這就是老湯?想想也是,昨日動了潑皮,今日就遭此陷害,這官匪結合,不就是自己攪了他們的那鍋湯嗎?

「少廢話,先綁了他們。」衙役頭頭喊道。

胖隨從見被說成是殺人犯,他哪受過這個冤枉氣,氣的就要喊,公子對他又搖了搖頭,一路隱姓埋名微服私訪,難道在此功虧一簣。

燕曼舒見此說道:「你們先去,我回去換件衣服,隨後就去。」

公子點頭,胖隨從心道,一個鄉野小丫頭,說的多有能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