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四十三,鎮衙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三,鎮衙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在陳大叔家的院子里,生意開張了。

燕曼舒也不敢耽擱,洗了臉換上女兒裝就出了門,往鎮衙走去。

燕曼舒不知道的是,她出了院子不久,就被一個賊眉鼠眼的人認了出來,此人正是李亭長的兒子,那個矮胖子李公子手下的聽差,那天買藍姨時見過她。

李公子自從那日之後,對那個漂亮的小娘子一直念念不忘,茶飯不思悶悶不樂,整日唉聲嘆氣沒了精神,把個李亭長和他的夫人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不是這幾日鎮外出了那十六人的大案,李亭長被上面催的焦頭爛額,否則按李亭長的性格把他管轄的範圍定是翻個底朝天。

十六人死亡是大事又是小事,這要看誰死了,往日別說十六個人就是再多的人死了,只要不上報哪會有人管,可這十六人不一般,他們是縣裡黃老四的人,黃老四是誰啊,那可是知縣寵妾的親弟弟,李亭長就一個小小的鎮長,能不能作威作福還不是全靠這個位子,這個位子還不是知縣說了算,千言萬語還不如那寵妾在知縣老爺耳邊吹個枕頭風,在對黃老四這件事情上哪敢有絲毫的馬虎。

「這十六個人渾身發黑,是中毒而死。」李亭長對著黃老四說道。

「他們除非有病,好好的人跑到那荒郊野外鳥不拉屎的地方就是等毒蛇咬嗎?」黃老四不幹了,這些手下是來收人的,身上裝了他幾百兩銀子,想到自己丟了的白花花的銀子,黃老四咬住案子就是不撒手,這案子破也得破,不破也得破,他黃老四就是貔貅,只進不出,讓他丟了八百多兩銀子,還不如扒了他的皮好受些。

人牙子沒敢交代那些人是去搶銀子去的,賣那小娘子是他們偷偷做的私活,要是交代了,黃老四定會扒了她的皮,自家男人死了,除了哭的份就一口咬定半夜睡的好好的,咋就到了荒郊野外呢。

昨日潑皮地痞無賴紛紛跑到李亭長面前哭訴有幾個外鄉人砸了他們的場子,在這關鍵時候,猶如瞌睡給了個枕頭,早就想找幾個人頂包,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十六條人命不能隨便找個乞丐頂一下,那也說不過去啊,李亭長是看出來了,黃老四不僅要兇手主要是要他那丟了的銀子,聽那些地痞說,這些個外來人吃的好,穿的也不錯,還在鎮上最好的客棧住著,李亭長高興的都要樂開了花,這是愁什麼來什麼。

說完,又打聽那些人武藝高強,李亭長眼珠一轉,連夜寫了文書,讓縣裡派衙役來支持,順便讓黃老四過來,能不能逮住是他們的本事,只要他教了差就萬事大吉了。

李亭長做夢也沒往達官貴族或者身份特殊上想,這麼個小鎮,要錢沒錢要風景沒風景,地處偏避那些有錢人除非有病才往這裡跑。

讓他們都沒想到的是,那幾個人很好抓,沒費什麼力氣很是配合的來到了鎮衙,那個玉樹臨風的公子站在那,恰好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似渾身散發出光芒,英氣逼人,李亭長突然感覺周身一冷,看看四周,想著大概坐著的地方曬不到太陽吧。

黃老四也是一冷,緊縮了下身體,見李亭長磨嘰著還不審判,重咳一聲,李亭長這才如夢初醒般,手裡拿著驚堂木重重的拍在桌上,啪的一聲,他怒喝道:「賊人還不跪下1

「這賊人之名從何而來?無證無據因何下跪?」公子說道。

這話把李亭長問住了,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問話,平常栽贓的都是些乞丐或是遊民,這有文化的人還真是不好對付。

「說你是賊你便是賊。先交上來三千兩銀子。」黃老四見李亭長沒了聲音,他這邊急了,殺人不殺人的他不管,有了三千兩銀子,在招攬幾個打手那還不容易。

李亭長聽這樣說,也是急忙說道:「你幾個外來人因何來此地,昨日還打打殺殺攪得鎮里不得安寧,先交三千兩銀子,有罪沒罪一查便知。」

公子輕蔑的看著大堂上,心道:我皇家地盤怎麼讓這等無能之輩管轄,真是苦了這方百姓。

李亭長說完,以為這公子定會求饒,出外行走之人,不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嗎?怎這人還這般不知好歹。。

「昨日打的是潑皮無賴,如何攪的鎮里不得安寧?」公子說完,又看著黃老四說道:「公堂之上怎可如此沒有規矩,讓一個閑人隨便問話?」

黃老四聽到氣不打一處來,自從自家姐姐深受知縣寵愛,他在縣裡那是橫行霸道呼風喚雨,還沒有人敢對他指指點點,見這公子竟敢對他如此不敬,氣的吆喝著衙役指著公子道:「給爺拉出去,拖出去往死里打。」

這話說完,衙役沒上來,只見公子身後的一個隨從,上前拉住黃老四的衣襟就是猛抽,敢對他們公子稱爺,不死才怪。

黃老四左右臉挨著耳光,在啪啪聲中,李亭長一時有些不知所措,這場面來的太突兀,頓時愣在的當場,忽聽有人喊道:「爹,快給我派幾個人。」只見一個人跌跌撞撞跑進來,李亭長似被叫醒了般,忙對著眾衙役說道:「快,快把這些人給我捆祝」

公子見一個矮矮胖胖的肉球滾了進來,操著一副公鴨嗓子,心道,這還是大堂嗎?如茶市場般,還真是無一點規矩可言。見眾衙役圍了上來,公子對屬下說道:「罷了。」屬下這才住了手,放開了黃老四。

公子還想看看,在他家的地盤上,還能發生什麼滑稽的事,胖隨從一直站在公子的身邊,就等公子讓他亮皇家的牌子,這些沒長眼的東西,真是活膩味了。

黃老四被這一頓猛揍,瞬間鼻青臉腫沒了人形,跑進來的李公子見到慘不忍睹的黃老四,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讓你們把那個小娘子不留給我,真是老天有眼呢,想不到平日耀武揚威的黃老四還有這一天!

眾衙役圍著屬下,屬下護著公子,僵持在那,屬下見公子沒有發話,不敢動手,眾衙役見屬下都是練家子,也不敢動手,

黃老四被揍的有些怕了,在那些人沒捆住之前,嚇得不敢言語。

見黃老四不言語,李公子才想起自己的事,在他的心裡,那小娘子可是比這黃老四重要多了,急忙對他家老爹說:「爹,快點抓住那個小丫頭。」

李亭長就是在慣他這個兒子,也不能在這大堂之上正事不幹,去抓個小丫頭,怒道:「你那些人呢?還抓不來一個小丫頭?」

「公子不敢出去見人。」李公子後面一個賊眉鼠眼的下人說道。

「不敢出去見人?」李亭長急了,平常他這個寶貝兒子連家都不歸,怪不得這幾日不見他出門,只在屋裡唉聲嘆氣,難不成得了什麼怪病,心中一急也忘了什麼場合問道。

「因為他是李烏龜呀,哪有臉面見人呢。」一個小姑娘的聲音傳來,眾人回頭望去,只見一個面如玉脂,清艷脫俗的小女孩走了進來。

見一個如此漂亮的女孩,公子也是回頭看了一眼,心道:這真是菜市場啊,隨便什麼人都能進來,就要轉回頭時,視線從她眼睛處劃過,定睛一看,不由一驚,沒想到她竟是如此雅緻。

李公子見到來人,驚訝道:「爹,爹,打死她。」

來人正是燕曼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