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野蠻小農女>四十四,投資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四,投資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

聽到李烏龜這個稱號,有知道出處的衙役,忍不住噗的笑出聲來,更多的衙役是想笑又不敢笑,憋得滿臉通紅。

「誰是李烏龜?」一個衙役悄悄問邊上的。

那個衙役忍著笑,低聲說:「是說李公子呢。」只是這悄悄的聲音有些大,整個公堂聽得清清楚楚。

公子聽到心想,這個小丫頭還真是膽大,這樣的話都敢說?再不濟這也是一鎮之長的兒子呀。

胖隨從也是同情的看著小丫頭,他沒有認出來人,心道,完了,完了,這個小丫頭看著聰明伶俐的,不是腦子不好用吧。

「來人呀,竟敢這樣說公子,把這小丫頭給我拖出去,打死。」李亭長這才聽明白了,怒火中燒,打狗還得看主人吶,竟敢在大堂上公然侮辱他的兒子,這還了得,不打死才怪。

眾衙役聽到吩咐,就要拔腿往小丫頭那裡沖,可是在離地的瞬間,又想起這包圍著的公子,不知是該走還是不該走,就在猶豫間,只聽黃老四啞著嗓子喊,「先把這公子給老子捆起來。」

眾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知道該聽誰的吩咐,李亭長怒了,黃老四也怒了,就在這時,鎮衙役頭頭跑到小丫頭面前,突然躬身行禮道:「給姑娘見禮了。」

這一舉動讓整個公堂的人頓時嘩然,瞬間安靜了下來,就連公子也是暗自驚訝,這小丫頭是什麼來頭?

李亭長很了解自己這個下屬,最是無利不起早的人,見他這樣的行事作風,也是仔細觀察起這個小丫頭來,這一觀察不打緊,突然恍然大悟般,從公堂后跑了出來,恭敬的行禮道:「是姑娘啊,老夫失敬了,都怪老夫眼拙沒認出來。」

這一舉動,公子吃驚非小,就是胖隨從這般,見慣了世間百態的人物也是張大了嘴巴,這是什麼情況?

李公子見到自家老爹的樣子,驚訝過後氣憤的喊道:「爹,她在人前公然侮辱我,你咋還施禮呢?」

李亭長聽到這裡,回身朝這不懂事的兒子打了一巴掌,喝到:「姑娘侮辱你是看得起你,不爭氣的東西,滾。」

黃老四也是震驚之後,氣的嚷道:「不就是一個小丫頭,至於嗎?先把這幾個賊子給老子捆了。」

李亭長無視他的叫嚷,心道,你那縣太爺的姐夫,看到人家小丫頭還要躬身行禮呢,就你,咋呼個啥。

李亭長滿臉堆笑的問著燕曼舒:「不知姑娘來此有何吩咐?」

燕曼舒心裡早是被逗樂了,這是多富有戲劇性的一幕啊,比看戲還好看呢,不過她憋著笑說道:「吩咐不敢當,只是聽說我大哥被你們請到了這裡,我尋他來了。」說完,沖著公子喊道:「大哥,你們還好吧?」

這句話說完,又讓所有人愣在當場,就連公子也楞住了。

公子反應很快,及時配合道:「小妹,見我們初來乍到誤會而已。」

這一句誤會,提醒了李亭長,連忙對公子說道:「是誤會,是誤會,公子怎麼也不說明白呢?弄得姑娘還要專門走一趟。」

看著李亭長還有些責怪的味道,公子無言以對,這變臉比翻書還快。

燕曼舒笑著說:「既然是誤會,那我和大哥就回去了。」

「好,好。」李亭長笑著相送。

胖隨從都看呆了,一個鄉下小丫頭,竟有如此這般的面子,難道是哪家王公貴族的小姐?小姐賣滷肉?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公子也是狐疑,在走出鎮衙的時候,聽到裡面的對話。

黃老四急的指著李亭長大罵:「你個老東西,放跑了罪犯,看我姐夫怎麼收拾你。」

「我放跑罪犯?這可是府城通判公子的義妹。」李亭長壓低聲音說道。

這話說完,裡面便沒了聲響。

姐夫?府城通判?義妹?公子聽到這幾個詞語,又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小丫頭,心道:還真是複雜,連一個小小的小鎮,都如此的藏污納垢,那縣城和府城呢,難道也是如此的荒唐?

走出鎮衙后,胖隨從見公子還跟著小丫頭一路前行,就悄悄問道:「四爺,我們是不是該走了?」

「不走了,暫時就住在這裡。」公子吩咐道。胖隨從驚訝,這窮山惡水的地方還要待呀?

「可是,我們拜訪的老爺子萬一又走了呢?」胖隨從又問道。

「那也不走了,有緣自能見面。」公子邊答邊想,一路走來,都是蜻蜓點水,還以為到處風平浪靜一片祥和,誰知卻是浮光掠影走馬觀花。又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神色有些複雜,一個府城通判公子的義妹,竟有如此大的權力擅闖公堂,堂而皇之的帶走了官府認定的罪犯,也好,就借著這小姑娘順藤摸瓜,看能揪出些什麼妖魔鬼怪來。

燕曼舒見公子緊隨其後,回頭問道:「公子,還有事嗎?」

公子答:「無事,恰好在這小鎮要耽擱幾日,不如隨你前行。」

「不是吧?我就是一個鄉野小丫頭而已,你跟著我只會浪費你的時間。」燕曼舒說。

公子狐疑,難道她猜出了自己的想法,可是看看眼前這個十歲的小女孩,心中暗自搖頭,一個鄉下小丫頭會有多大的見識,難不成成人精了?

「即是閑逛,沒有浪費不浪費的。」公子答道。

燕曼舒笑了,邊走邊用眼睛瞅著兩邊的店鋪,嘴上說道:「你們這王公貴族就是心眼多,我一番好心,沒想到給自己惹來了麻煩,既然你想跟著,我也不攔著你,只是你的眼睛要擦亮,別讓我這好心不得好報。」

公子詫異,難道真看出自己的心思了?但見這小丫頭答應的又這麼痛快,反而覺得利用了她,心裡倒有一絲不安。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燕曼舒說完,也沒看公子一眼,就朝一家店鋪走去,公子更加訝異,顯然對方看出自己的用意,這是該跟還是不跟。

「你幹嘛呢,快點過來。」燕曼舒回頭低聲喚道,公子見是叫自己,急忙走了上去,燕曼舒悄聲說:「你談,我來做決定。」說完,走進了店鋪。

公子這才看到店鋪上面寫了大大的出售二字,心道:我倒是成了她的跟班了。然後跟了進去。

見燕曼舒對一個中年胖子說道:「大叔,你這門臉是要賣嗎?」

那胖子見有人問價,抬頭看是個小丫頭,說道:「問了你也買不起,一邊玩去。」「多少錢?」公子嚴肅問道,有生之年還是第一次跟人討價。

胖隨從跟在後面都看呆了,公子這是和人討價還價啊,就要上去幫忙,被燕曼舒一把拉住,搖了搖了,心道,就你這太監嗓子,一說就露餡了。

那胖子看到氣宇軒昂的公子爺,急忙站起滿臉堆笑道:「一百八十兩銀子。」

「哦,二百兩銀子賣不賣?」公子問道,店主有點地方口音,公子沒聽清他說什麼,看了看店鋪問道。

靠,這是壓價還是抬價啊?燕曼舒聽傻了眼,店主也同樣是傻了,這還是頭一遭遇到這樣的情況,喊著一百八要給二百兩的。

「得,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說完,燕曼舒連拽帶拉把公子拉出了店鋪,就怕公子下一句說:「成,買了它了。」

多出的二十兩,那能買多少東西啊,一大家子人都等著吃喝呢。

「公子,價格好商量。」胖子朝公子喊道,這樣好說話的大主顧真是難得。

公子也不明白了,看著拉他出來的燕曼舒。

「公子爺,人家要一百八十兩,你還價二百兩銀子。」胖隨從悄悄嘀咕。

公子這才知道自己鬧了笑話,不好意思的笑了,先前在鎮衙的陰鬱也一掃而空,問道:「你要買店鋪?」

「是埃」燕曼舒也是樂了,這個段子少了之前的隔閡,她覺得這個公子也不是那麼心機多多,有心機很正常啊,人在江湖沒心機怎麼混。

燕曼舒繼續說道:「在陳大叔院中擺攤只是一時權宜之計,這次既然有人刁難,還不如索性買個店鋪來的乾脆。」

「嗯,颳風下雨在街上擺攤也不是長久之計,你大概能出多少銀子?」公子問道。

「多少銀子?」燕曼舒站在那想了想,又看了看眼前的公子,眼珠一轉笑道:「我們也算一回生兩回熟,滷肉你也吃了,味道你也嘗過了,看在我今天撥刀相助,要不你投點資如何?我們合作。」

公子啞然,這是讓他投資拿分成。

胖隨從驚訝了,這小丫頭要錢要的還這麼理直氣壯。

「好,看在滷肉好吃的份上,給我多少的分成?」公子好奇問,心道這小丫頭還真不是一般人,知道以小博大。。

「如果只有滷肉那一份,最多只能給你兩成。」燕曼舒心算了一下,說道。

「只有兩成?你人小鬼大,真是個奸商埃」公子搖頭,這買店鋪怎麼也得花幾百兩銀子,靠那一點點滷肉何時才能賺回來,他又不傻。

「兩成已經很多了,先是滷肉,然後準備做肉湯麵,逐漸增加其他項目,這個店面最後將發展成快餐店,這是第一家,以後由這一家逐步發展成十家,百家,你算算兩成的利有多大?」燕曼舒說道。

公子訝異,一個鄉野小丫頭,居然有這般的野心和格局,胖隨從也是驚訝。

公子想起什麼又說道:「除了滷肉難道你還有其他的生意?」

「當然有,只是那些還是規劃,是商業秘密。不過,如果你投資一千兩白銀,你可以拿全部項目的一成分成。」燕曼舒認真的說。

一千兩白銀只有一成的分成?胖隨從差點喊出來,這鄉野小丫頭口氣也太大了,「好,我同意。」公子答道,一千兩白銀對他而言沒什麼,他倒是想看看,這小丫頭能玩出個什麼花樣。

在他家的地盤,難不成還有人敢算計他?

公子沒想到的是,一個被他視若兒戲的合作,卻給他的未來帶來了巨額的財富。

燕曼舒的商業帝國,就這樣在大街上完成了雛形,得到了第一筆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