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四十五,搶秘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五,搶秘方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又看了兩三家店鋪,沒有合適的,就趕緊往陳大叔家走,燕曼舒擔心有鬧事的,一路無話,到了陳家,院子里很是安靜,看來早就收攤了,見到不像有事,燕曼舒輕舒口氣。

柱子看到燕曼舒進了院,說道:「二姐,你終於回來了,里正他們一直在等你呢。」說完,這才看到身後的公子驚訝的說:「他不是被抓起來了,沒事了?」

「哦,是一場誤會,里正爺爺找我有什麼事?」

「那荒地的事談妥了,里正帶著牙行倆個中介等你去辦手續。」柱子說道。在說話間,里正和一胖一瘦倆個陌生人,從屋裡走了出來,狗蛋他們跟在後面。

「里正爺爺,荒地的事談妥了?」燕曼舒笑著問。

「是啊,這不是等著拿主意呢。」里正笑著說。

兩個牙行的人見終於等到來人,其中那個胖中介見到穿絲綢服的公子滿臉堆笑,也不等里正介紹就熟絡的說:「是公子買地啊,我們都丈量好了,價也算好了,連地帶稅的辦下來總共是三百二十兩銀子。」

公子一臉嚴肅的站在那,里正這才看到公子,忙問燕曼舒:「這位公子是?」

「哦,我們將來的投資人。」燕曼舒介紹。

「投資人?」里正驚訝,這公子要投錢給二丫,見這公子氣宇非凡,心中暗嘆,二丫真是有本事,咋認識這樣有錢的人。

餅子大叔和柱子也是驚訝,他們認得公子,不就是一個買滷肉的客人,咋成了投資人了。

大家都在驚訝中,只有那牙行的胖中介,聽到投資人三個字,心道:「院里這些土鱉沒有錢啊,原來是拉著大戶來買地,還投資人呢,買個荒地就投資了。心中不屑嘴裡卻抹著蜜的對公子說道:「那地大啊,我們都丈量好了,九萬一千畝地,只花三百二十兩銀子。」

「是荒地?」公子直奔主題問道。

「是荒地。」胖中介見公子不好糊弄,也是乖乖答道。

「我買荒地幹嘛,不買。」公子臉色嚴肅,答的乾脆。

聽到這乾脆利索的回答,胖中介的熱情猶如澆到了冰山上,燕曼舒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這個公子有點意思。

胖中介站在一邊悶悶不樂。

里正見終於安靜了下來,這才對著燕曼舒說道:「就等著你拿主意呢,丈量了一下是九萬一千畝地,總共要花三百二十兩銀子,你看還買嗎?」

里正說完,一直沒說話的瘦中介面露驚訝,咋讓這小丫頭拿主意呢?難道這小丫頭要買地?

胖中介不屑的看著燕曼舒,心道:公子又不買,和一個小丫頭白費啥口舌?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拿什麼主意,那可是幾萬畝地,幾百兩白花花的銀子呢?開什麼玩笑有病吧?

公子也是訝異,一個花白鬍須的老頭,讓這個毛頭孩子拿主意?即使是荒地,那可是幾萬畝,幾百兩銀子,難道這小丫頭有那麼多錢?從穿著上看也就是一個鄉下丫頭,還真有些匪夷所思?

胖隨從已經被連連的震驚震得麻木了,這裡發生的事,比戲園子里的戲一波三折精彩多了,可他也沒閑著,對一個屬下悄悄吩咐道:「去打探一下這小丫頭的來歷。」

聽完里正爺爺的講述,燕曼舒低頭核算平均每畝的價格,里正狗蛋等眾人看著她,等待著她的決定,那個胖中介不耐煩了,說道:「你們慢慢商量,我還有事忙著呢。」說完就要走,見瘦中介沒有動地方,把他拉到一邊悄聲說道:「走吧,這單生意沒戲,公子不掏錢,就他們幾個莊戶人還真能裝大頭蒜。」

「那麼多畝地,那麼多銀子,咋也要酌量考慮下吧?」瘦中介老實巴交的說道。

「你看你,咋這麼實誠呢,怪不得一直賺不上錢,咱們這行要懂得相面,見啥人說啥話,跟我去下一家,學我咋談生意的。」胖中介趁機教育著。

「今天還是算了,剛才吃了人家的餅子,咋也不能說走就走。」瘦中介老實的說。

「你呀,孺子不可教也。」胖中介搖著頭咬文嚼字道,說完也不再廢話拔腿就走,推開院門的時候,就聽院中的小丫頭說道:「這地我買了。」

胖中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回頭看著院里的小丫頭,他定是聽錯了?

公子也是驚訝,荒地買來何用,一個小丫頭怎會有那麼多的銀子?

里正笑著說:「好,好。」然後回頭對瘦中介說道:「小哥,我們現在就去辦手續吧。」

這,這是真的?幸福來的太快,瘦中介愣在當常

胖中介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心道,你們騙誰呢,他倒是要跟著去看看。

鎖了屋門出了院子,就要去辦手續,只見一撥人朝這邊走來,其中一個氣勢洶洶的,對著陳大叔喊道:「陳弘厚,你識相點,把滷肉秘方交出來。」

陳大叔認識來人,是鎮里的一霸吳三,就要說話,只聽一個小女娃的聲音說道:「秘方是我的,憑什麼交給你。」

吳三朝人群望去,見是個小丫頭,就蔑視的說道:「你?就你個小丫頭片子也敢說是你的。」

說完,又對陳大叔說:「識相點你就交出來,不識相呢,就去蹲大牢吧。」

里正等人聽完,齊齊驚訝,燕曼舒走上前肉是明搶埃」

「明搶?你們偷了人家的秘方,不應該還回去嗎?」吳三氣洶洶的說道。

公子驚訝,但見這些人穿著打扮似地痞之流,知道這又是欲加之罪。

胖隨從輕哼,怪不得這麼好吃的滷肉,難道是出於名師,秘方是他們偷來的?幸虧自家公子還沒有投資,這真要是投了錢被人騙了,等皇上問起來怎麼有臉交代呢。

狗蛋聽到著急的從人群中走出來,說道:「這個鹵湯是二丫一點點調製成的,俺們可是親眼看到的,咋是偷的?」

「就是,俺們都是親眼看著二丫做的。」里正等人紛紛附和。

「你們親眼看到的就是真的?說你們是偷就是偷,不把秘方拿出來,你們這些人一個別想走。」吳三叫囂著。

胖隨從這才聽明白,趴在公子耳邊悄聲說:「公子,我們還是走吧,這地怎麼這麼亂呢,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太可怕了。

燕曼舒耳力好,聽到那娘娘腔,不合時宜的噗嗤樂了,眾人齊齊看向她,公子詫異,心道,難道她能聽到張公公說的話?這麼低的聲音都能聽到,難不成是武功高手?

吳三不明所以,心道:平常人被自己叫囂下,不是哭著就是求著嘛,這小丫頭怎麼能笑的出來,看來氣勢不夠,想到此,撥出腰間的刀子,在燕曼舒的眼前晃動著,怒吼道:「不給你們點厲害,還以為爺開玩笑呢?」

公子屬下就要出手相助,公子輕搖下頭,他倒是,這樣的場景這小丫頭如何對付?

燕曼舒見眼前晃動的刀子,心中厭惡,又聽到敢給她稱爺,就要動手,就聽柱子喊道:「二姐,就把秘方給他們吧。」

里正等人皆是訝異,這柱子說出這樣的話,很是氣憤,想想他們幾個人也不是這些潑皮的對手,氣憤歸氣憤,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吳三聽到高興了,心道,這些人就是慫包,不經嚇,於是又說道:「還是這小子有眼色,不就是一個秘方嘛,哪裡值得用命換。」

這一聲喊,讓燕曼舒冷靜了下來,想到身邊還有中介和公子等外人在場,柱子這是怕她在人前露出身法,回頭看了柱子一眼,笑了笑,沒想到幾天的功夫柱子長大了。

回頭在看吳三的時候,就說道:「行,就給你們吧,既然是秘方,這裡人多到屋裡去說。」

那吳三高興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隙,這差事也太好辦了,白花花的銀子就要到手了,大搖大擺樂滋滋的朝屋裡走去。

公子看著這一幕,也是驚訝,難不成這小丫頭真會給秘方?那十家,百家的生意,不就徹底泡湯了嗎,又想想,這渾身充滿靈氣的小姑娘能是吃虧的主嗎?先看看再說。

狗蛋就要隨燕曼舒進屋,燕曼舒對大家說:「柱子進來寫字,其他人等在外面好了。」

吳三一聽更高興了,心道:如果都像這小丫頭這麼配合,這麼懂事,那我銀子不是要賺翻了嗎?

陳大叔急的喊道:「二丫,咋這麼不聽話呢,我們都一起進去吧。」

吳三拿起刀子邊晃邊罵道:「有你什麼事?敢攪和爺的好事,讓你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柱子心想:有人找死還找的這麼開心,也隨著進了屋。

燕曼舒寬慰陳大叔道:「大叔,別擔心,不就寫個秘方嘛,很快就好。」又抬頭笑著看了眾人一眼進了屋子。

這一笑,剛好落在了公子的眼裡,他沒看出小丫頭有絲毫的慌亂,屬下又用眼神詢問,公子輕搖了下頭。

燕曼舒進了屋,背對著門。

吳三回頭就要說話,見小丫頭面無表情,小男娃兩眼冒光,興奮的看著自己,還沒等明白過來,說時遲那時快,就感覺有個身影似乎在眼前晃了下,胸前一疼,渾身發軟說不出話來了。

只聽小姑娘輕輕說道:「現在就給你秘方。」說完,就朝他身上點了幾下。

頓時吳三感覺疼痛難忍,似乎有一把刀子剜著他的身體,這撕裂般的疼痛想叫又叫不出,他識相的立刻跪在燕曼舒面前,就要磕頭,燕曼舒拎起他的脖頸,又輕輕說了一句:「敢說一個字,死!」

眾人再次看到吳三的時候,只見他滿臉堆著笑,走出了院子,他的隨從跟著他呼啦啦走了,只有公子注意到吳三的笑,怎麼比哭還難看。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