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道神將>第五章 冰魄禪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冰魄禪母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武俠修真

「堅持住,快速奔跑起來1羽楓騎在王忠的背上大聲道。

果然,奔跑一會的時候,已經不是那麼的寒冷了。但是所有的老虎的皮毛已經變得雪白。

整個山洞漆黑潮濕,不時有老虎滑倒!跑了一個時辰之久,都是氣喘吁吁!

「少主,你看前面有亮光1王忠興奮道。

「恩,繼續前行1羽楓淡淡道。羽楓知道會是這樣,只是沒有告訴王忠而已!冰魄禪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附近會有冰魄禪母的巢穴,冰魄禪只是冰魄禪母的附屬體罷了!所以通過冰魄禪,就可以找到冰魄禪母的位置!大部分的冰魄禪都會在地下極寒,極陰,極潮濕的地方!所以羽楓就是為了冰魄禪母而來!這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亮光越來越大,羽楓等人已經快到了近前!眼前的一幕嚇壞了王忠和老虎們!

「那,那是?」王忠驚訝道。

「沒錯,那就是我要的東西1羽楓激動道。

看到眼前的場景,羽楓也震撼不已!一個不大的冰潭,中間一個不大的冰台,冰台之上一個巴掌大的冰魄禪母,而冰潭裡面密密麻麻的大拇指大小的冰魄禪!這樣的場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哪怕羽楓知道這裡有冰魄禪母,卻不知道會有如此多的冰魄禪?太震撼了。

此處更是冷到了極致,哪怕羽楓也有點吃不消了,更何況老虎們?羽楓也不敢耽擱,時間越久,被凍死的可能性越大!

羽楓撿起一塊石頭,向冰潭一丟,還未落入冰潭就從冰魄禪母處射出一個冰針,直接粉碎了石頭!羽楓也是一臉黑線!那麼強的攻擊力?王忠也是倒吸一口涼氣!幸好沒有衝動!不然

「嗯?」羽楓瞳孔一縮,那冰魄禪母體內是?

「怎麼了,少主?」王忠發現問題疑惑的問道。

「冰魄禪母體內竟然有一滴重水?怪不得那麼寒冷1羽楓興奮道。

王忠知道這肯定是好東西,只是自己不了解罷了!也就不再多嘴。

羽楓劃破手指,擠出一滴血,對著冰魄禪母甩了過去,剛好被冰魄禪母一口吞下!

「咦?它竟然喝血?」王忠疑惑道。

「不是喝血,而是我剛才用我的血液滴入了冰魄禪的巢穴,而巢穴與冰魄禪母為一體,我的血液對冰魄禪母來說是熟悉的液體,所以它不會排斥!等他吸收了我的血液就對我有親切感了1羽楓微笑道。果然,一會的功夫,寒冷明顯小了很多。

羽楓正要上前,王忠一把抓住了羽楓擔心道:「少主,要不我來吧,你去太危險了。」

「沒事的!冰魄禪母有靈性,不會隨便攻擊1羽楓微笑道。不過也可以確定,王忠已經算是死心塌地跟著自己了。

果然冰魄禪母並沒有再攻擊,羽楓蹲下,拿起一個小小的冰魄禪,依然沒事,羽楓已經確定冰魄禪母已經認可了自己。

「把九皇子寧煜背過來1羽楓道。

一隻老虎輕輕把寧煜放到羽楓旁邊,扭頭跑到後邊去了。這些羽楓都看在眼裡,老虎見到誘惑,口水都能流下來,可如今那麼大的誘惑竟然無動於衷?這也是老虎的優點,有紀律,而且忠誠!

羽楓扶起九皇子寧煜,把那冰魄禪輕輕放在寧煜的嘴邊,冰魄禪很快化成一股淡白色的氣體進入了寧煜的口中!羽楓看著寧煜慢慢恢復的氣色,露出了微笑!

冰魄禪由極寒之氣匯聚而成,重水一旦擁有靈性以後,能使水演化很多形態,冰是其中的一種!極寒之氣也是如此!冰魄禪由此而來!

羽楓伸手,冰魄禪母好似知道羽楓召喚自己一般,慢慢的長出一對雪白色小翅膀,撲噠著小翅膀飛向了羽楓,慢慢的落在了羽楓的手心裡!

羽楓扭頭對著王忠說道:「剩下的冰魄禪你們分了,儘快吸收,提升修為才是關鍵!特別是你!要多吸收1

「是1王忠激動道。

「吼」王忠一聲吼叫!老虎好似知道一般,一哄而上!直衝冰潭!

羽楓直接將冰魄禪母放入口中!一股刺骨的寒冷直衝心臟,一股能量瞬間爆發!羽楓趕緊壓制這股強大的力量!心宮池也在這次的煉化中,比之前大了一倍!能量不斷的被輸送到羽楓的丹田!

「1先天五重!

「1先天六重!

能量依然沒有停止,羽楓繼續煉化之中!那滴重水越發的清晰了!

「1先天七重!

羽楓心宮池大了一倍,能量也輸送結束了,羽楓依然沒有停止,繼續運行大業化神功!心宮池那滴重水慢慢的下沉,進入丹田,融入到了一個白色的小球之上!慢慢的小球變成了淡藍色,一條水龍環繞著藍色小球發出一聲吼叫!然後羽楓才緩緩的睜開眼睛!

羽楓起身,看到王忠還在突破,露出滿意之色!在看老虎們,全部達到了先天巔峰修為?冰魄的能量果然不一般!

「轟1

一聲強大的能量從王忠的體內噴發而出!初元鏡中期!

王忠一躍而起,興奮道:「我又突破了,我初元中期了1

「很好,你沒有讓我失望1羽楓稱讚道。

「謝少主1王忠躬身激動道。再多的語言也無法表達王忠內心的興奮,如果沒有少主,他都不敢想自己何時才會突破初元中期?那是多大的奢望啊!可就是因為自己跟著羽楓,才一天時間自己就達到了初元鏡中期!心裡暗下決心,此生誓死跟隨羽楓!

「這都是你應該得到的!有的時候選擇大於努力1羽楓微笑道。

羽楓煉化了冰魄禪母以後,已經擁有冰魄禪母的一些力量,雖然有限,但是終究可以用了。羽楓抬起頭,看著那冰封的洞頂,輕輕一劃,冰封的洞頂化成水順著四周的牆壁流了下來。

眼前的一幕,讓羽楓震驚不已,這個冰魄禪母巢穴在這個寒潭的深處,形成了一股保護結界,又用寒冰之力凍結!應該是有人故意為之,而寒潭底部一隻半米左右的十尾煞火狐?此刻面帶痛苦之色?煞火狐的正上方一股強大的能量牽引著它,強行抽取煞火狐的天賦神通?整個山谷的盤絲大陣從此而發。整個寒潭看起來分外的恐怖。

「那.那.那是?」王忠驚恐道。

「好大的手筆啊,用上古十尾作為陣基?」羽楓冷聲道。看著十尾那虛弱的樣子,面帶驚恐,應該不屬於自願,是被人強行融入大陣?如果十尾自願融入大陣,那大陣的威力可不止這些威力!

「我們怎麼辦?少主1王忠看著頭頂的寒潭道。

「憑他們的實力,也想控制活著的十尾?應該差的不是一截半截1羽楓淡淡道。

整個沼澤谷,所有的生靈都被紅線束縛!所有人的生靈都在不斷的往斷背山谷移動!不一會斷背山谷四周匯聚了大量的人和一些豺狼虎豹,個個驚恐不已!一股死亡的氣息瀰漫整個山谷!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時候,王忠慶幸自己跟著羽楓!不然此刻自己應該也在那些紅線中包裹著等死吧!

「太子,我不想死啊1一個下人驚恐道。

「閉嘴,狗奴才1寧國太子怒吼道。此刻的太子也是非常害怕,心情異常煩躁!

「太子?」遠處的寧子新驚訝道。

「寧子新?陳天奇?你們都被抓了?」太子看到這麼多人的時候反而不那麼害怕了。

「你們看四周1陳天奇沉聲道

「怎怎麼會這樣?」太子臉色異常難看道。

四周被包裹的人,包括動物也越來越多!

「哈哈」黑袍刀疤男子大笑道。

「差不多了,可以開始了1白髮老者沉聲道。

「開始?是,也該開始了1刀疤男子眉頭一挑,邪笑道。

「轟」

黑衣刀疤男子趁白髮老者不注意,一掌拍在老者的胸口!老者一口鮮血噴出!

「你」老者一臉不解道。自己在控制陣法,突如其來的攻擊,讓自己猝不及防!

「哈哈哈..」黑衣刀疤仰天大笑!

「宗主1

「你要對宗主做什麼!」

「住手1

沼澤宗的一些侍衛立馬舉起大刀。

「你們不想像四周人一樣的話就乖乖聽我的1黑衣刀疤男子威脅道。

四周的幾十個侍衛立馬坐立不安了!保命?還是救宗主?

「呵,我經營這麼多年,你想獨吞這下面的好處?」老者眯著雙眼道,

「不錯,我要獨吞這下面冰魄冰魄禪母!而且我還要吸收這小狐狸的封印神通!要沒有你的力量,我可能不太容易做到,所以只能犧牲你,沼澤宗宗主寧玄策了1

「你知道我的身份?」老者驚恐道。自己隱藏的那麼深,怎麼會被發現?十年前重傷就隱居沼澤谷,就為了有一天可以回歸寧國!突然發現這裡有冰魄禪,通過努力最終確定其方位,散布消息,通過利用所有人的力量打開進入寒潭取得冰魄禪母突破修為,重新奪回自己的一切。

「哈哈哈..十年前你被我們暗算了一次,還沒長記性嗎?這麼大的好處你覺得我會讓你得到?」黑袍刀疤男子沒有解釋,而是繼續仰天大笑道。

「寧玄策?不就是寧國的皇上嗎?」羽楓疑惑道。

「父皇?不可能!父皇明明在皇宮埃」太子驚訝道。太子無法接受這個事情了。

「氨

所有的人露出痛苦之色!黑衣刀疤男子不斷操控大陣,不有人的力量,黑衣人周身的黑氣環繞,氣息不斷增強,白髮老者起身一掌而來。

「哼,就憑你?」黑衣刀疤男子冷聲道,狠狠的一掌接住了。

「轟1

白髮老者再次撞飛而出。口吐鮮血!

「我薪嘗膽十年,就為了今天,這兩年我沒少給你好處,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1白髮老者面目通紅怒吼道。

「哈哈你那點好處算什麼?我黑伐想要的可是你那江山!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捨得放棄?我跟宗主十年前一起埋伏於你,就為了今天!黑未遲早要離開這裡!我要得到這一切1黑袍刀疤男子興奮道。

「你以為你會是他的對手?」老者憤怒道。

「他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不清楚,不過我要在他離開的時候能活著就夠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瞞著他得到這裡的一切,提升修為,不然我怎麼會私下跟你合作?你看四周,大家都會為了我的成功而犧牲1黑袍刀疤男子露出一張邪惡的嘴臉!

「既然你知道,為何還要犧牲我的子民?還要言而無信?」白髮老者寧玄策憤怒道。

「因為冰魄禪母只有一個,皇位只有一個,而你我?也只有存活一個1黑袍刀疤男子陰笑道。

本來想著得到裡面的好處然後在殺掉黑伐,在奪回自己的江山!可不曾想早已經在別人的算計中!

「既然如此,我跟你拼了!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1白髮老者寧玄策憤怒道。

白髮老者周身氣息暴漲,能量翻滾!白髮飄蕩!雙目通紅,老者已經失去了理智!今日死也不能他好活!一拳攻擊而來,帶著一股龍的虛影一般!

「燃燒靈魂,就為了阻止我?」黑袍刀疤男子皺眉道。

「咻」

太子被紅線拉著急速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