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天道神將>第六章 羽楓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羽楓出現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同人競技

白髮老者一掌直擊黑袍男子心臟之處,黑袍男子並沒有躲開,而是露出一絲冷笑!就在攻擊即將到黑衣男子面前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個人,老者沒有絲毫停手的跡象,這是自己最強一擊了,自己也停不下來了。

「噗呲1

男子瞳孔放大,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吐出一口鮮血!

「父,父皇1

「轟1

黑袍刀疤男子也被這一拳震飛了出去!

「噗1黑袍刀疤男子吐了一口血!

老者身體一震!清醒了許多!

「皇兒?」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這是怎麼了?真的是皇上?那皇宮裡的是誰?

「哈哈怎麼樣?殺死自己親兒子的感覺如何?」黑袍刀疤男子擦了嘴上血陰笑道。

「不..不不可能1白髮老者驚恐道。

殺死自己親兒子?薪嘗膽十年就為了有朝一日回歸朝堂,滅殺那假皇帝,可如今卻要毀於一旦了!

「寧玄策,你已經時日不多了,而且也不是我的對手了,至於我那師兄,偽裝你的皇帝?他會離開的,而且以後我也會幫你治理好這片大好江山的!你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哈哈哈」黑袍男子哈哈大笑道。

在黑袍的刺激之下白髮老者更不知所措,發瘋了一般在不斷的自言自語!而被束縛的人都在痛苦的掙扎著,身體越來越虛弱!感覺要被掏空了一樣!這也就是十尾煞火狐的厲害之處,天生具有封印之力!一旦入其陣法,都會被封印,吸收陣中的力量!

「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行動了1羽楓皺眉道。看局勢在這麼下去,會失控!

「這是哪裡?」寧煜突然醒來驚訝問道,

「你醒了更好1羽楓興奮道。這可是自己多年的好兄弟埃

「羽楓,你沒事、太好了1寧煜再次看道羽楓興奮道。

「現在不是我們兄弟懷舊的時候,還有一場硬仗要打1羽楓堅定的看著上面道。

「好,我們兄弟就大幹一場1寧煜抬頭看著上方道。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他知道,羽楓要出手了。自己勢必拼勁全力!

「你們全部爬到石壁上方,一會水會全部傾瀉下來!水會把你們全部淹沒,淹沒的時候全部快速的衝出水面1羽楓嚴肅道。

「是1

「寧煜,你一會記得救下那白髮老者1羽楓扭頭對寧煜說道

「好1寧煜疑惑的回答道。

剛才上面發生的事情寧煜並不知道,所以知道事情緊急,一切按羽楓說的去做了。

羽楓閉上雙眼調動丹田,體內的寒冰之力湧入羽楓的全身,甚至羽楓周邊的空氣凝固了一般,周身的大地也被冰凍覆蓋,寒氣環繞。

「這就是少主?」王忠看著羽楓驚訝道。

「難道這就是最正統的冰魄禪母之元?」羽楓異常的驚訝!

自己曾經和愛人在仙之秘境遇到過一個冰魄禪母,並且寄養一段時間,故而對冰魄禪母有所了解,它之所以叫禪母是因為數百萬年前,有個天生修水之元的得道高僧,把水之力修鍊到了極致,演化到了冰之極致!最後以身化道,形成了九個冰魄禪母,揮灑大地!都是自己畢生的精華,為後人留下的一筆財富!

羽楓猛的睜開雙眼,一股寒光直射前方,大地作響,一個巨大的冰柱拔地而起,羽楓站於冰柱之上,口中不斷念著法訣,在到達十尾煞火狐之處,煞火狐一陣驚慌,

羽楓面帶微笑,右手輕輕的按在在十尾煞火狐的結界處,結界從羽楓右手處開始龜裂,但並未達到立馬破壞結界的地步!

「恩?我不那麼難受了?」十尾煞火狐一陣興奮!

「你別亂動,我一會就讓你擺脫大陣的控制1羽楓微笑道。

「好,好,好1小狐狸一陣興奮!

結界不斷的龜裂下去,羽楓周身也形成一個巨大的白色保護罩,慢慢的手掌之處的結界已經開始破碎了,十尾煞火狐興奮不已!

寒潭深處發生了什麼,誰都不知道,上面的事情依然竟然有序的進行著。

「哈哈今日你們能為我神功大成而犧牲是你們的榮幸,等我登基以後會給你們冊封烈士,我會給你們立功勛碑的1黑袍刀疤男子興奮道。

「我沒有想過殺他們的,我沒想過的!我沒有1白髮老者自言自語道。受到的打擊太大了,一時有些接受不來。

「我..我..我不想死啊1寧子新驚恐道。

「難道真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嗎?」陳天奇也是一臉的恐懼。

「你殺我們這麼多人,你以為寧國會放過你嗎?痴心妄想1羽默怒吼道。

「開始我並沒有打算殺你們,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了,一個成功者腳下必定踏著無數白骨,你們這老皇帝就是個例子,因為仁慈,一生的基業被他人取代,因為仁慈,大好的翻身機會又拱手讓人。哈哈」黑袍刀疤男子大笑道。

「寧國的底蘊豈是你一個外人所能明白?」羽默繼續說道。

羽默不過是拖延時間罷了,怎麼都可能是個死,只能拖時間,或許還有一些生機,現在所有的人已經毫無還手之力,剩下很可能會被剝奪血肉以及靈魂,所有不能坐以待斃!

「明不明白那是我的事,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你應該回顧下前半生的美好,不然一會可就沒機會了。」黑衣男人冷聲道。

「你」羽默氣的不輕,他完全不吃這一套!

「啊啊啊我不想死啊,救命啊1

越掙扎,束縛的越緊!

寒潭中心的紅色漩渦不斷的變大,漩渦中心無數的紅色絲線涌動著,所有被束縛的人痛苦不斷變大,整個山谷哀嚎不斷!黑衣刀疤男子不在看他們,而是站在漩渦中心,吸收著來自漩渦傳輸的力量!

羽楓看著寒潭上面的場景露出一絲冷笑!

「所有人準備1羽楓對著老虎們說道。

「是1王忠興奮道。

「轟1

結界不斷的在龜裂,不一會,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結界破碎,整個寒潭的水瞬間傾瀉而下,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洪流漩渦,浪潮奔涌!羽楓一把抱住十尾煞火狐!十尾因為陣法的原因身體紅暈環繞!

「不好1黑袍刀疤男子驚訝道。

一個越步飛起,跳上岸邊,驚恐的看著那巨大的漩渦,波濤洶湧!此刻所有的人全部得救了,身上的紅線沒有了,全部癱軟在了地上!

「我沒有死?」

「我得救了?」

「太好了,太好了1

山谷四周傳來一陣興奮!對活著的渴望!無以言表!

羽楓抱著十尾緩緩的從漩渦中心升起!站在了湖面之上!

「小子,是你壞了我的好事?」黑袍男子面帶扭曲道。

「不錯,是我壞了你的好事,而且你今天註定一無所獲了1羽楓淡淡道。

「那可不好說1黑袍『』;李刀疤男子沒有敢輕舉妄動!一直在觀察羽楓,先天七重?所表現出來的能力遠不止先天七重!

這個時候破壞了自己的陣法?那自己的一切豈不是要功虧一簣了?

「少主1羽默激動道!

「默兒姑姑1羽楓也是一陣激動,那可是看著自己長大的姑姑!為了救自己,深陷大陣,差點殞命!

「母親可好?」羽楓趕緊問道。他來這裡就是為了冰魄禪,救母親!

「夫人沒有大礙,少主放心1羽默趕緊安慰道。

此刻情況緊急,不能讓羽楓分心!

「那就好1羽楓終於安心了。

「又,又是你?」寧子新驚訝道。

「果然還活著1陳天奇雙眼一眯道,然後從包里拿出一顆綠色的丹藥,吞了下去!

羽楓並沒有理會他們倆,在羽楓的印象裡面,他們曾經並不友好。

一會的功夫,寒潭的水下降了一大半,終於停止了下來。

「咕嚕,咕嚕,咕嚕」

水下傳來無數的氣泡,大家都一陣疑惑,特別是黑袍刀疤男子,一臉的驚恐!

「怪不得他可以破我的陣法,下面原來有高手幫忙?我該怎麼辦?逃跑還是在等等?」黑袍刀疤男子心裡嘀咕道。

「」

王忠露出一個虎頭!

黑袍刀疤男子:「」

「」

一百多隻老虎的頭從水裡冒了出來!

黑袍刀疤男子:「」

四周所有人:「」

全部一臉懵逼!什麼情況?那麼多老虎?這地下到低怎麼了?怎麼會有那麼多畜生?

寧煜也抱著昏迷的老者浮出了水面!老者之前受傷,打擊過重,在結界破的那一刻,衝擊過大,老者被吸了潭底昏迷了。寧煜救下了老者!

「九皇子寧煜?」寧子新驚訝道。

「他也沒死?」陳天奇眯著雙眼道。

「你們全部上岸1羽楓對著老虎們說道。

「是1王忠興奮道。

看著一堆人癱軟在四周,王忠很興奮,現在看誰還牛逼?

羽楓知道,黑袍刀疤男子肯定忍受不了自己被耍的事情,吃了那大的虧,他不可能善罷甘休!

黑袍刀疤男子暴怒!剛才自己還想逃跑?羞辱之心爆棚!怒吼道:「無毛小兒!拿命來!我要將你碎屍萬斷1

黑袍刀疤男子舉起大刀向羽楓砍來!血嬰鏡的實力瞬間爆發!周身黑氣環繞!

血嬰境初期巔峰?果然不一樣!威力明顯比二長老高處很多!羽楓明顯感覺壓力很大!趕緊向後躲了過去,可終究被大刀的罡氣震飛了出去!

「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