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道神將>第八章 饒你一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饒你一命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

羽默等人圍繞在羽楓身邊,個個激動不已,少主突破後天境了,這可是大事啊,王爺曾經想過無數個辦法都沒有辦法都沒有讓羽楓突破瓶頸,這次竟然突破了?這次本來以為少主必死無疑了!竟然因禍得福?

「母親現在的情況如何了?」羽楓再次問道。

「夫人現在的情況不是很穩定,本來身體就不好,又擔心你的安危。所有」羽默擔心道。

「那我們現在趕緊趕路,我跟王忠先走,你們儘快趕回去1羽楓著急道。

「好1

王忠變成白虎的模樣,羽楓一個踏步上去!王忠畢竟初元中期,已經具備普通初元後期的實力!獸化以後速度極快!

「站住1

突然前面傳來一聲怒吼!

羽楓雙眼一眯,停了下來!

「我沒有時間跟你閑扯1羽楓知道陳天奇的意思。但是時間緊迫,不想節外生枝!

「你」陳天奇一陣惱怒!

「不過沒關係,交出你的冰魄禪母,我就放你走1陳天奇露出邪惡的嘴臉!他不過是找個殺羽楓的借口罷了!

「呵,我要是不給呢?」羽楓冷笑道。

「不給?那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1陳天奇面目猙獰道。

「就憑你們?」羽楓疑惑道。

「我初元後期,初元中期的都有五個,其他的都是初元初期!你覺得你們兩個能是我的對手?再說了,你當時不過是利用了水的優勢,取巧殺了黑袍刀疤男子,而且你也受了重傷!這裡埋伏你再好不過1陳天奇自通道。

「那你可以動手試試1羽楓不悅道。

「不關我的事啊!你們隨便打,我們撤退1寧子新對自己的人說道。撤退道了一邊!

「你」陳天奇一陣惱怒!這個廢物,這點膽量都沒有,做少主的待遇就是不一樣,底蘊深厚,啥都可以靠關係,自己卻必須的努力!一股強大的自尊心爆發,一定要拿下羽楓,只有這樣自己的父親才可以取代鎮疆王的位置,才會有更多的特權。才會高人一等!

寧子新算是看明白了,這傢伙不好惹,你愛咋咋滴,我不參與!

「所有人全部上1陳天奇大聲道。

「轟轟轟」

頓時二十幾個人撲向了羽楓!羽楓著急回家,可現在被這麼一群人阻攔,心情很很不好!羽楓雙眼一冷一拳打出,最先上來的初元鏡的人被震退!

「你去對付陳天奇1羽楓扭頭對王忠說道。

「好1王忠頓時撲了過去!

「就憑你這隻畜生?哼1陳天奇冷哼一聲,一刀坎了過去!

「轟」

旗鼓相當!陳天奇和王忠同時倒退三步!

「不可能1陳天奇驚訝的不行!自己很久之前就已經初元鏡後期了。它不過是一個剛才初元中期的畜生而已!

陳天奇和王忠再次戰鬥了起來!羽楓則一個人對戰三個初元中期和若干初期的侍衛!依然不落下風!羽楓的戰鬥力雖然不是很強,但是戰鬥經驗異常的豐富!對付這幾個人,還不至於瞬間敗北!羽楓不停地找他們的弱點,周旋在他們左右!剩下兩個初元鏡中期的人在寧子新左右!

半個時辰的戰鬥,羽楓不停地淬鍊自己的肉體,終於在戰鬥中爆發,順利突破先天九重1也鞏固了修為!現在羽楓的戰鬥力再次提升一個檔次!羽楓拿出自己的血殺!渾身能量環繞!狠狠的斬向第一個衝過來的侍衛,那侍衛被羽楓一下斬出十幾米開外,口吐鮮血!

「不可能1侍衛驚恐道。

「一起上1剩下的幾個擔心道。

羽楓雙眼一眯0咻1

血殺飛向那倒下的初元鏡中期的侍衛!

「不好1侍衛驚恐道,趕緊翻身躲閃。可還是晚了一步!血殺的速度可比他逃跑的速度快,直接插入難侍衛的後背!片刻,侍衛被吸乾淨!剩一具骷髏!

其他侍衛也是驚恐萬分,稍有不慎直接也將這個命運,哪還有之前的鬥志,滿腦子想逃跑。陳天奇看到這一幕,也是心生恐懼,現在的羽楓已經不是曾經的羽楓了,心狠手辣!但是必須找機會除掉羽楓!

不一會的功夫!羽楓已經佔據了上風!侍衛已經有退縮的想法!可羽楓不可能給他們機會!自己可是救他們的人,他們還要置自己與死地?豈能放過他們?娜蝕染突崛米約閡院蠡齷嘉耷睿∮鴟閔硤灝墜庀韻鄭地面上開始被冰凍!侍衛們開始撤退!可一切太晚了,羽楓血殺融入大地,無數骨刺從地面刺出,大批的初元鏡當場死亡!羽楓一個越步,狠狠的一拳將另一個初元鏡中期的侍衛震回地面,血殺直接穿透他的身體!另一個侍衛已經嚇得魂都沒有,跑到寧子新的身後!

「羽楓!今日你贏了,不知道以後你還有沒有這樣好的運氣1陳天奇害怕了,扭頭想跑!

「轟1

王忠一拳下來,陳天奇倒退幾步!

「少主可沒有讓你走!想走就走是不是很不禮貌?」王忠沉聲道。

「你想怎麼樣?」陳天奇有點著急了,在糾纏下去自己真就危險了!

「要你命1羽楓冷聲道。羽楓拿著血殺再次沖了上去!現在的羽楓戰力提升很大,加上王忠,陳天奇和那受傷的侍衛根本不是對手!

寧子新看著眼前的一幕,嚇得長大了嘴巴,身後的侍衛也是嚇得一身冷汗!幸好少主沒有參與,不然的話他們可能已經是個死人了。寧子新的感覺告訴自己,羽楓不能惹,事實證明確實如此!寧子新之所以修為不高,卻能混的很好的原因就是他的感覺很准,能嗅到危險的氣息!也能及時躲避開!

太尉府!

「爹,雨已經停了,沼澤谷歷練應該結束了吧1陳天意道。

「恩,也該結束了,最後一次使用通天境了,真是個好寶貝埃也該引導他們全部退出了,這次奇兒應該收穫不小吧!哈哈」陳太尉大笑道。

「那肯定啊,我哥可是初元後期,在寧國,可是天賦第一!年輕一代的傑出代表1陳天意得意道。

陳太尉最得意的就是兩個兒子了!個個修為都高於同齡青年才俊!又深的皇上信任,得到封侯!所以陳太尉才野心勃勃,想封王爵!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待遇!群臣也是跟著各種附和,誇讚!

「哈哈哈」陳太尉心情大好!這樣的吹捧,他還是很受用的。

陳太尉再次打開通天境!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此刻的陳天奇已經渾身是血,艱難的站著,身邊最後的一個侍衛被羽楓直接刺死!變成一具骷髏!

「放肆1陳太尉第一個怒吼道。

「爹,救我!救我啊1陳天奇帶著哭腔求救道。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看到他爹的通天境,他就知道自己有救了!

羽楓對著天空的龍頭露出冷笑!

「羽楓,放了我兒,有事好商量1陳太尉立馬服塞知道,自己不可能夠得到救兒子,如果激怒了羽楓兒子可真就沒命了。所以立馬放下身段,做大事不拘小節,能屈能伸!為了兒子的性命,也只能如此!

「不知道陳太尉想如何商量?」羽楓冷聲道。

「只要你放了我兒,任何條件都答應你1陳太尉趕緊說道。豁出去了,必須保住兒子!

「這可是你說的!今天我暫且放過陳天奇,至於條件,我到時候自會前去太尉府討要1羽楓冷聲道。

如果沒有陳太尉出現羽楓必殺陳天奇,以下犯上是死罪!這次直接這樣得罪陳太尉,當面殺死他的兒子,不太明智!陳太尉護犢子是寧國出了名的,一旦陳太尉跟自己不死不休,那就麻煩了,畢竟母親還處於危險期!現在魚死網破沒必要!

羽楓騎在王忠的背上急速而去!直奔鎮疆王府!

陳太尉嚇得一身冷汗,兒子差點就沒了!所有的人這個時候都不敢放個屁!兒子可是太尉的逆鱗啊,這個時候太尉極度不爽的時候,誰敢多說一句話?

「都愣著幹嘛?還不去接侯爺1太尉怒吼道!

「額,是1

太尉身後的一個侍衛趕緊出列,帶著十幾個人火速奔向沼澤谷!

太尉府,依然靜的讓人渾身發冷,讓人窒息!

王忠速度極快,畢竟在沼澤谷多年的奔跑廝殺!不一會就到了鎮疆王府。羽楓則再次吸收那麼多初元鏡初期和中期的那麼多人的能量,心宮池能量再次溢出,

轟!先天十重!剛好,趁這個機會順利突破先天十重!正是進入先天圓滿狀態。

「少主回來了1一個侍衛大聲道。

「少主回來了?在哪裡?」院內的丫鬟激動道。

「夫人1後院傳來一個丫鬟的悲痛呼喊!

羽楓趕緊從王忠的背是跳了下來!直衝府內,流著淚心裡不停地默念道:「母親。你一定要堅持住1

王忠化成人形緊跟其後!

「母親1羽楓大老岳,以極快的速度衝進母親的室!抓住母親的手跪在床前!

「少爺1身邊的一個丫鬟流著淚道。

「你們都出去1羽楓嚴肅道。

「是1所有人都退到門口等候著!

羽楓看著母親那漸漸消失的生氣,心裡疼痛無比,還好母親還有一線生機!羽楓坐在床邊,緊緊握住母親的雙手,大量的寒冰之力進入母親的體內,羽楓吸收了冰魄禪母的力量,也就是吸收了重水,所以釋放出來的靈力都是最純凈的冰魄禪的元氣,不斷的輸入母親的體內!羽楓的眉毛頭髮都開始蒙上了一層白霧。體內的心宮池也在不斷的輸送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