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道神將>第十章 生死賭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生死賭局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武俠修真

「咳咳咳1

好一會,老者醒了!狠狠的咳嗽了幾下!

「你是煜兒?」老者疑惑的問道。

「你,你,你真是父皇?」寧煜疑惑道。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老者時自己的父皇!

「呵呵」老者沒有回答,而是無奈的輕笑幾聲!

「我有些事情想問你!不知道你能否如實相告?」羽楓嚴肅道。也沒有太多的敬語。寧煜欲言又止!

「呵,你是想問你父王的生死吧1白髮老者輕笑道。他知道羽楓關心這個事情!

「不錯!還望您能給我個明確的答案1羽楓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和不解!

「好吧!十年了,我終於可以釋懷了1老者搖頭道。

「十年前,我跟你父親情同手足,一起征戰天下,當時除了寧國,還有一個元國,元國弱小,我們打算攻下元國,在攻打的前一天,黑山宗宗主找到我說,要參與一起攻打元國,與我國結成聯盟!當時寧國實力強大,黑山宗不大,與我國偶爾有往來,投靠我國屬於正常現象,我就答應了。我們也很快拿下了元國,準備啟程歸來時,黑山宗宗主說寧元交接處的一處山腰上有一個古墓!有寶藏!我就鬼迷心竅的帶著大部隊去了!當時你父王勸我,先回朝,我沒有聽!執意要去。就這樣,我們去了離山古墓,古墓不大,在一個巨大的千年不老松的根下,極為奇特!深入古墓並未有異常,最深處有一個石棺,石棺前有一個圓形的祭祀台,需要天生修金的人的血液才可以開啟古墓!而當時只有你父王符合條件!卻不料當你父王滴血之時,被祭祀台吸了進去1白髮老者繼續說道。

「那然後呢?」羽楓紅著眼睛問道。

「然後你父親就化成一具骷髏,血肉全部流入祭祀台裡面!從而我也知道了,我們這裡是被詛咒的一個地方1白髮老者慚愧道。

「而我,也被黑山宗算計了,黑山宗宗主化成了我的模樣,我就知道不好了,中計了!可我根本不是對手!最後我中了那黑山宗主隨從的毒,逃跑了,最後變成了這個樣子!有家不能回,而且那假皇帝一直在找我,想置我於死地!我逃到了沼澤谷安定了下來。改名換姓!卻發現了冰魄禪母,想得到它來提升修為,可一人之力不夠,才找到了黑山宗的大長老,他精通陣法!可卻再次被玩弄於鼓掌!哈哈哈我還親手殺死了自己的皇兒1老者凄慘的訴說著一切!

羽楓沒有在問下去了!他已經知道大概的經過了!

「你現在命不久矣,多行不義必自斃,現在那個假皇帝應該已經得到你的消息了,不會再為難你了,你就先呆在這裡吧,會有人照顧你,有任何的需求只要開口,我們儘可能的滿足你1羽楓紅著眼睛道。

「你可以去郊外找一趟竹林老人!曾經我們三個是結拜兄弟1白髮老者寧玄策扭頭道。

「恩1羽楓沒有回頭的走了。

羽楓對羽默做了安排就帶著王忠離開了!羽楓已經知道父王屍骨所在,自然要讓他入土為安!所以決定在這個時候去一趟離山古墓,收回父親的屍骨!去之前先去拜訪下竹林老人,自己對竹林老人竟然毫無印象?羽楓去看了看母親,陪母親聊了一會。然後帶著王忠,寧煜一起離開了王府!

在寧都大街上沒走多遠就遇到了羽楓非常不願意見到的人,羽楓只能徑直走了過去!

「呦,這不是那沒爹的野孩子嗎?走那麼快投胎啊?」陳天意陰陽怪氣道。

「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羽楓扭頭露出兇狠之色!殺心已起!陳天意觸碰到了自己的逆鱗!

嚇得陳天意心裡一寒,恐懼油然而生!這樣的兇狠的眼神讓陳天意有點害怕!但是作為一個侯爺,底氣自然還是有的!羽楓不過是先天境,自己初元中期。怎麼會怕他?

「你找死,敢這樣跟我們少爺說話?」陳天意身後一個侍衛不滿道。

「就憑你?看來上次我下手還不夠重啊!有些人還沒有長記性1陳天意身後另一個侍衛得意道。

「哈哈哈」

陳天意身後的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們根本不知道羽楓的實力,即使突破先天也沒有用,他們都是初元鏡!隨便一個都可以捏死羽楓!

身後的人這樣一起鬨,陳天意自信心又開始膨脹了,也對,自己哥哥之所以被傷是因為他們倆人,哥哥又受傷,所以才會敗在他們的手裡,現在是都城,一起都要按照規矩來,可不能隨便殺人,現在自己人多,怎麼會被羽楓的氣勢嚇到?既然羽楓還沒有完全強大起來,何不趁現在解決他?陳天意再次露出那不為人知的邪惡笑臉!

「你既然想殺我,那我就給你個機會,如何?」陳天意邪笑道。

「你想挑戰我?」羽楓露出驚訝之色,難道他哥哥沒有告訴他自己現在的實力?你一個初元中期都不是很穩固的人,想挑戰自己?羽楓覺得很可笑,不過自己沒有理由不接受啊!

「怎麼?怕了嗎?現在後悔來來得及!哈哈」陳天意感覺羽楓有點怕了,所以自信心再次爆棚,之前的陰霾瞬間全無!

「怕了?不存在的!我羽楓奉陪到底1羽楓眉頭一挑,這命真不值錢,白送的人頭為何不要?自己剛好可以在都城立威,何樂而不為?

「城南萬葬崗生死決鬥如何?」陳天意得意道。

「奉陪,這可是公開生死局,你可想好了1羽楓微笑道。

「你好還擔心你自己吧!一個小時后開始!可別做縮頭烏龜哦!哈哈1陳天意大笑道向城南走去!一心只想儘快殺死羽楓,就怕時間拖久了他後悔。

羽楓眉頭一挑,這不知死活的東西,那麼著急送死?今天出門沒有帶腦子嗎?呵,還是好好珍惜這一個小時的時光吧,自大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城南萬葬崗!一家酒樓之上!

「掌柜的,這事你可要做好宣傳了,我要讓都城的人都知道羽楓被我公平殺死的!來觀戰的人越多越好!你只有一個小時1陳天意得意道。

「侯爺,這事你儘管放心,包在我身上!我們酒樓的賭局在都城信譽口碑都是最好的,這事我一定辦的漂漂亮亮1掌柜的打包票道,自己最擅長的就是干這事,好處白拿,何樂而不為?再說了這可是侯爺和世子之間的生死局,公平對決,想起自己可以拿百分之三得抽成,掌柜的興奮不已!麻溜的跑出宣傳了,時間就是金錢埃

陳天意看著掌柜離開的背影,露出厭惡之色,狗終究是狗,在權力和實力面前不值一提。同時幻想著一個小時后八抬大轎抬著自己,巨大的橫幅高高掛起,何等的威風?不久的將來,父親登上王位,那是何等的光榮?在寧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金錢?美女?豈不是都在自己腳下?

掌柜的速度果然夠快,剛下樓幾分鐘,戰台上的橫幅已經高高掛起!

「曠世之戰,生死對決!太尉之子天意侯對決鎮疆王府世子1

大街上不停地有人不斷的派送傳單,橫幅高掛!

「一個時辰后,曠世決戰,天意侯對戰鎮疆王府世子,生死對決,十倍賠率,不容錯過1

橫幅單頁,滿天飛!可時間終究太短,只有一半的人看到,並沒有第一時間傳到各大府邸!各大府邸都在都城的重要位置,而萬葬崗在城南,距離各大府邸有一些距離!最近的府邸是南方王府!皇宮的皇子們戰戰兢兢,畢竟皇上的事情已經暴露,無論真假必須小心了,都不敢出城了,在皇宮為太子的死處理喪事!

一家酒樓之中,北方王之子寧子新正在和南方王之子寧子暉一起喝茶,談論沼澤谷的事情,畢竟他們倆都經歷了此事。突然樓下熱鬧非凡,都露出好奇之心,看到橫幅的時候,寧子跳了起來!

「走,我們趕緊去看看1寧子新激動道,

「好1寧子暉也會出了意外之色!

「什麼?鎮疆王府那個憨貨跟天意侯生死戰?這不是找死嗎?」

「天意侯鐵定贏啊1

「不行,我必須壓上說有家當,天意侯必定壓倒性勝利啊1

「是啊,趕緊回家拿錢,白掙啊!我可不會錯過的。」

大街上熱鬧沸騰了。都在拚命的向城南萬葬崗方向奔跑!

不一會的功夫戰台周圍已經人山人海了!同時掛出了橫幅!

「鎮疆王府羽楓賠率1:10,太尉府陳天意賠率1:1.1」

「媽的,都知道天意侯會贏,賠率那麼低!還好我把全部家當都壓上了。也不少掙。」

「傻子才會壓羽楓那憨子1

「雖然賠率不高,白送錢誰不要啊!哈哈..」

觀戰的人交頭接耳!興奮的不得了!

「我壓羽楓贏十萬兩金幣1寧子新對著掌柜的說道。

「年輕人,你可想好了啊,輸了莫怪我沒有提醒你啊1掌柜的露出不悅之色!竟然有人壓羽楓?

「就是啊,你沒有瘋吧,子新,你壓羽楓?那次他可是運氣好而已吧1寧子暉擔心道。

「你不懂1寧子新經過什麼他心裡清楚!說出來又有幾個會信?畢竟羽楓曾經那麼挫!

「那我壓陳天意,十萬金幣1寧子暉果斷壓了陳天意。畢竟他知道陳天意的實力!

「還是這位少爺有眼光啊1掌柜的嘲諷道。

「最好閉上你那張嘴1寧子新眼一瞪!嚇得掌柜趕緊態度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