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道神將>第十四章 犯賤的寧子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犯賤的寧子新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武俠修真

羽楓突然從大樹上跳了下來,跳到了寧子新面前!寧子新突然一個激靈趕緊向後倒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叫道:「救命啊1

三個侍衛趕緊上前,看到是羽楓,露出茫然之色0少主,你看1

寧子新猛的一睜眼,驚喜道:「羽楓?真的是你?」

「說,你為何跟蹤我?」羽楓嚴肅道。

「不是,你誤會我了,我是想保護你,我知道你不肯,而且現在又是敏感時期,所以就暗中跟蹤你了1寧子新趕緊解釋道。

「保護我?」羽楓露出疑惑之色,其實羽楓大概知道了怎麼回事,只是跟這個寧子新不熟悉罷了!

「你不知道,陳太尉這人是個睚眥必報之人,口蜜腹劍,笑裡藏刀,心狠手辣,就是個十足的偽君子!你殺了他兒子,他肯定會求皇上賜罪於你。即使皇上不動你,他也會暗中派人殺你的!他手下有幾個血嬰境高手1寧子新解釋道。

「那又如何?」羽楓不以為意!

「不是,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為了保護你,求我父王很久哎,才找他要來三個血嬰境高手暗中保護你,你還不領情!你知道我冒了多大風險嗎?」寧子新急眼道。

「那是你的事,我不需要任何人保護!你們可以回去了1羽楓甩下一句話帶著王忠向樹林深處走去了!

「哥,你牛逼行了吧!你上天,你入地,你無所不能,是我求著保護你,我這人就是犯賤,上杆子!臉皮厚,暗戀你,行了吧1寧子新畫風立馬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寧子新身後三個侍衛的臉一陣扭曲!少主怎麼是這副犯賤的嘴臉?還特么上杆子?還喜歡搞基?

「噗」

王忠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行,滾1羽楓面部也是一陣抽動!竟然沒發現這寧子新還有這一面?嚇得羽楓一身雞皮疙瘩!

寧子新則不依不饒,一個箭步跟在羽楓的屁股後面,說道:「你看你都救我兩次了,昨天還讓我贏了二百多萬金幣,也該讓我好好報答報答你!你說是吧1然後輕輕的摸一把羽楓的屁股!

「槽1羽楓瞬間跳出寧子新三丈之外爆粗口道,做出防守的態勢!臉都綠到脖子了!雞皮疙瘩碎一地!完全的條件反射!

寧子新則露出一副賤賤的樣子看著羽楓!然後嗲聲道:「哥,給人家一個機會唄1

羽楓:「」

羽楓則是一臉黑線!自己一世英名,要毀在這個賤男人手裡?然而自己拿他毫無辦法?

王忠和寧子新的侍衛則面目扭曲的厲害!悄悄的遠離寧子新三丈之外!完全不能理解這是一個王府少主的所作所為!

寧子新一直可憐巴巴的盯著羽楓。羽楓渾身不自在!

「好吧,你贏了!你可以跟我們一起,但是,趕緊收起你那是副賤賤的嘴臉,離我三丈之外!看著我噁心1羽楓無奈道。

「好1寧子新終於恢復正常了!趕緊跟了上來。

「離我遠點1羽楓再次條件反射,制止了寧子新的衝動!

「額」寧子新這個時候也是有些尷尬。感覺自己剛才好像是有點過了哦

三個侍衛則是很自覺的跟寧子新保持三丈距離!

「你們三個什麼意思?」寧子不悅道。

三個侍衛則是嘴角抽動了兩下,沒有回答寧子新,那副鄙夷的表情真真切切的告訴了寧子,你太賤了,我想離你遠點!

寧子新:「」

一路上,氣憤尷尬而又安靜!很快了到了半山腰的巨大不老松之下!

「等下1王忠制止道!

「怎麼了?」羽楓問道。

「這裡面有個人1王忠肯定到。

「你還能嗅到什麼?」羽楓問道。

「我能嗅到三種人氣味,有兩種很淡,應該不經常來,有一個人的氣味比較重,應該一周來一次的樣子!我剛才嗅到的氣味很重,沒有出來得跡象!應該是昨天晚上進去的1王忠肯定道。

「這你都嗅的到?你是狗鼻子嗎?」寧子新沒好氣道。

王忠:「」

「額,你好像就不是狗!你是老虎!也是貓科動物1寧子新看到王忠的表情才想起了,剛才羽楓還騎在他身上了。

王忠:「」

王忠一陣無語!你是逗比嗎?有你這樣說人的嗎?基本的尊重總得有吧?

「好了,我們去對面的山腰處等他出來!然後我們在進去1羽楓沒辦法再次打破尷尬局面!因為羽楓聽寧玄策說過,此離山古墓內部空間並不大,這樣貿然進去碰頭就比較麻煩了!為了萬無一失,悄悄進去比較合適!裡面肯定有貓膩!

正午時分!

「你鼻子到底準不準啊,這都等一個上午了!這荒山野嶺的,連個人影都沒有見,」寧子新不滿道。等的有點不耐得煩了。

「我鼻子從來不會出錯!我們從出生就為了狩獵而生,鼻子有問題豈不是早就餓死了?」王忠解釋道。

「噓」羽楓輕聲道。

果然,石門被打開了,出來一個黑衣人,黑衣人輕輕蹲下,在石門處埋下一個小東西!摘下臉罩環顧了一下四周離開了!

「那不是」寧子新驚訝道。

「誰?」羽楓問道。

「皇上身邊那個太監1寧子新肯定道。

「你確定你沒有又看錯?」羽楓確認道。

「怎麼?你質疑我?」寧子新不滿道。

「,額,沒有質疑你,距離比較遠,我只是確認下1羽楓一愣,趕緊解釋道。這人腦子有問題?不按常理出牌?

「這還差不多1寧子新得意道。

王忠和寧子新的三個侍衛都是一愣,這人今天腦子抽風了?看著寧子新的眼神都充滿了鄙夷!

看著黑衣人消失在所有人視線的時候,羽楓等人再次來到了古墓,羽楓輕輕取出一個透明的晶石,輕輕放在石門前,慢慢的,土壤里也浮出一個透明的晶石!羽楓輕輕的收了起來!

「這是陣基?」寧子新問道。

「恩!不過是個非常普通的陣基。」羽楓點了點頭。

王忠上前推門,剛打開一個小縫就撲面一股屍氣!

一群人面面相覷!顯然第一次見這樣的場面!

「封住你們的丹田,不到迫不得已不要輕易解封,而且帶上面罩,降低呼吸的頻率,這樣就不會中毒屍變1羽楓認真道。

「恩1王忠應聲道。

「這」三個侍衛有點犯難了!

「別墨跡,趕緊照做1寧子新眼一瞪道。

羽楓踏步而入!

「你咋不弄?」寧子新問道。

「我不需要1羽楓淡淡道。

「你是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唄1寧子新跟在羽楓屁股後面問道。

「不想死就閉嘴1羽楓冷聲道。真是煩透了這個人了,就像狗皮膏藥一樣!讓你一點辦法沒有!

「哦1寧子新終於安靜一會了。

古墓入口不大,卻只有一條通道,整個通道屍氣全是屍氣,還好屍氣不很重,不過可以說明一點,裡面一定有殭屍,這是寄養殭屍的環境。

「你看1王忠指著牆壁道。

牆壁上很多圖文,很多殭屍的圖案!密密麻麻!養屍,練屍,等等!陰森森的!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我們要不回去吧1寧子新小聲道。

「怎麼?害怕了?」王忠嘲笑道。

「誰,誰害怕了,笑話1寧子新嘴硬道。

羽楓則沒有搭理他們,看完了所以的圖案,若有所思!

「圖案的提示來說,並沒有特殊的地方!只是告訴一些養屍,練屍,控屍的東西而已!還有一些關於殭屍的歷史1羽楓喃喃道。

而前方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一個圓形的祭祀台,祭祀台後面一個石棺!其他並沒有特殊的地方!之前寧玄策說自己父親被這個祭祀台吸干?可這裡也沒有父親的屍骨?難道自己故意被騙道這裡?到低怎麼回事?一個又一個問號充斥著羽楓的大腦。

「少主,從氣味來看,他們都只進入了這一個石室內1王忠道。

「那就去看看,看他們搞什麼名堂1羽楓皺眉道。總感覺自己進入了一股圈套?

王忠打開石門的剎那間。所有人都驚呆了!室內七個殭屍面目猙獰,兇殺無比,綠色的眼睛,頭上貼著土黃色的符咒!全部達到了血嬰境修為?而且肉身的遠遠比人的肉身強悍的多。若不是那黃色符文估計已經向他們撲了過來!

屋內屍氣無比濃郁,其他人都在門口,只有羽楓一個人進去了,牆上掛著一個鈴鐺,一個玉!應該如牆上說的辦法一樣,控制殭屍的。屋內不大,並沒有特殊的地方。羽楓轉了一圈,也沒發現奇特之處,就是殭屍已經復活了,有很強的攻擊性!目前處於被控制狀態!

羽楓由於吸入的屍氣太多,不斷的在心宮池不斷凈化提純,大量的能量不斷的傳輸道丹田,丹田內能量翻滾!羽楓撐得臉色紅的厲害!強行運動壓制這股力量!幸好肉體還算強橫,不然已經被撐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