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道神將>第二十章 反被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反被打臉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武俠修真

「放肆?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這是什麼1陳天奇瑟道,拿出一個金色的令牌道。

「請你說話放尊重點,否則我不介意教你做人1羽默冷聲道。

「好了,小默1夫人阻止道。

現在的陳天奇豈會被羽默這樣的言語刺激?自己現在什麼身份?你一個小小的下人竟然如此放肆?那正好!

「教我做人?呵,我看你怎麼教我做人的。」陳天奇不屑道。

「世子大度,何必跟一個丫鬟計較呢,你說是吧1夫人微笑道。

「還是夫人識大體,懂規矩1陳天奇繼續瑟道。

陳天奇深深的滿足感,權力,地位提升就是不一樣!

「不知世子今日所為何事?」夫人淡淡道。

「事情?暫時先放放!先說說剛才你們王府的大不敬之罪1陳天奇陰笑道。

「如有做的不到的地方,我代表鎮疆王府向世子以及護國公道歉,以後我們定會注意言行,加強王府人員的教育1夫人微笑道。

「讓我消氣,不追究可以啊,你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我就不追究了1陳天奇瑟道。

「你敢」

「放肆1

夫人身後的人憤怒不已!你一個剛剛被封了王府的世子,就這樣來找茬?誰能看得下去?自然都看不慣他們的這幅嘴臉!

夫人依然面不改色,右手輕輕示意安靜!身後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世子,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夫人依然淡定道。

「如果夫人礙於面子,也可以讓羽楓來跪下給我磕頭。如果羽楓不在那隻能您來了,如果你不方便,我可以讓身後的人幫你。」陳天奇不依不饒道。顯然今天就是來找事的。就是來砸場子的!

「你1夫人多年的涵養,最終也是被這無賴氣的不輕。自己堂堂王夫人,給你一個世子跪下?那以後兒子如何在寧國抬頭做人?

「夫人我來教訓他一頓1羽默開口道。

「動手啊?我今天可帶了不少人,比劃比劃也行啊1陳天奇一擺手身後衝進來一百多人,都在初元鏡以上的修為!

「看你早有準備啊1羽默冷聲道。

「哈哈哈我在羽楓手裡吃過虧了,這次自然會有所準備1陳天奇大笑道。今天是無論如何也要把面子搶回來!

羽默正要把所有的老虎全部叫出來的時候!室外傳來一聲震懾所有人靈魂的聲音!

「你今天的計劃註定要落空了1羽楓踏入走進王府,大聲道。

「初元鏡五重?」陳天奇雙眼一眯道。

看著羽楓那淡定自若的表情,陳天奇有種深深的厭惡感。羽楓初元鏡五重,修為進步如此之快,也讓陳天奇心裡產生了擔憂,太快了。自己已經非常厲害了,竟然修為天賦依然不如羽楓。還好自己血嬰期了,血嬰境可跟初元鏡差距客戶非常大的,現在是除掉羽楓的最佳時期,在等一段時間,自己肯定不是對手了。

「聽說你來我鎮疆王府找茬?」羽楓冷聲的問道。

「是你們的人太不懂規矩而已,我想好好教訓他們一下1陳天奇冷笑道。

「你沒有資格教訓!現在趕緊立馬滾1羽楓大喝道。

「滾?就憑你一句話?那豈不是很沒面子?」陳天奇冷聲道。但是心裡已經開始害怕了!羽楓的強勢讓他心裡油然而生的懼怕!

「怎麼?你想搞事情?」羽楓皺眉道。

「拿命來1陳天奇瞬間周身能量爆發,一拳打向羽楓!

羽楓依然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羽默正想上前幫忙,被王忠一把抓住,攔了下來。

陳天奇攻擊快到羽楓面前的時候,羽楓動了,向前猛的一步,速度極快,一把死死的抓住陳天奇的脖子,陳天奇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控制住了。陳天奇一臉驚恐!完全不是一招制敵?全面壓制?

「放肆,放了世子1

「你敢傷害世子,皇上一定會放過你的。」

下人們都開始騷動了起來。要是大世子也死了,那他們也就不用活了。

羽楓露出不屑之色,自己想殺陳天奇隨時可殺,現在在王府殺確實不明智,把所有矛頭指向自己確實太早,壓力太大。一下把陳天奇扔了出去,如丟死狗一樣。

「殺你我還嫌髒了我的手。回去告訴陳太尉,他還欠我一個人情,在我面前最好夾著尾巴做人!如果在有下次,我可不會手軟了。」羽楓不屑道。

「好好好你有種,我走!明天國宴,所有家屬全部到場!到時候看你還能有今天這般囂張!哼」陳天奇冷哼一聲,扔下聖旨跌跌撞撞而去!

陳天奇捂著脖子,心裡鬱悶無比,這特么羽楓咋就那麼難殺?

王忠趕緊上前拿起聖旨交到羽楓手中,羽楓皺眉,聖旨?國宴?羽楓露出意外之色。

「近日,國內多處出現人員失蹤,人心惶惶,故朕派各大皇子以及護國公全力徹查此案,目前已經得到了不錯的進展,為安撫各位愛卿以及百姓,朕特設立國宴,已慰各位愛卿1

「這又是唱的哪一出?」羽楓疑惑道。然會把聖旨給了母親。

「難道真的查出來了?」夫人也是不解。

「沒有那麼簡單!此次人員失蹤被殺,是殭屍所為,而且殭屍應該是皇上養的,他是故意為之!而且另有所圖1羽楓嚴肅道。

「那我們不去必為抗旨,去了又是陷阱,那該怎麼辦?」羽默問道。

「肯定死要去的,這次我,王忠,母親,還有羽默我們四人前往即可,老虎們在城外匯合!有序的躲在附近的店裡1羽楓安排道。

「是1

深夜,城中一個酒店房間內。

一張桌子四周坐著四人,年齡四十齣頭的樣子,一身華麗的錦衣,氣度不凡。卻都一籌莫展,神情落寞。此四人正是,東方王,西方王,南方王,北方王四兄弟。

座位北方的男子率先開口道:「二哥,三哥,四哥。你們也都看到了,國宴?呵,看來是想將我們四兄弟一網打盡埃在這樣等下去恐怕我們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哎!我們兄弟四人鬥了那麼久了,誰都沒有服過誰,這次看來真的要團結了,不然我們也會隨大哥而去了。」靠南的南方王嘆氣道。

「你都有何計劃?」東方王文問道。

「明日國宴,必定是個圈套,百姓失蹤怎麼回事你們都比我清楚,我的想法是把一般的人員集中在城外,一半人員作為親屬帶進國宴現場,裡應外合,互相配合,一舉拿下那個假皇帝。事後我們在考慮繼承人問題如何?」北方王鄭重道。

「你們還有其他的辦法嗎?」東方王問道。畢竟是二哥,還是比較有權威的。

另外兩人都搖搖頭。為了保命也只讓步,至於其他的。只能在視情況而定。

「那就按五弟的辦法。速度前去執行。時不待我1東方嚴肅道。

「恩。」

只有丞相府,丞相一邊品著手裡的香茶,一邊看著手裡的聖旨,若有所思。

「爹,國宴是不是特別多好吃的?」趙靈莎調皮的問道。

「這是鴻門宴啊1丞相語重心長道。

「那我們還去嗎」趙靈莎疑惑道。

「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丞相認真道,眼中閃過一抹兇狠之色。

「那是不是可以見到羽楓?我們到時候就和鎮疆王府坐一起吧。」趙靈莎興奮道。

「好,都聽莎兒的!哈哈哈」丞相大笑道。

皇宮之中!燈火通明!

「啪」

上書房,皇上狠狠的將杯盞摔碎。憤怒異常!

「皇上息怒1黑公公趕緊跪下低聲道。

「哼,竟然讓我損失兩個殭屍,我十幾年的計劃啊,誰幹的?」皇上憤怒道。

「時間太快,小的也沒有來得及查1黑公公緊張道。

「哼,這次我倒他們還有什麼本事逃出我的手掌心!今天晚上殭屍停止行動1皇上冷聲道。

皇上扭頭看著右側的五個一模一樣的殭屍,心裡得到一絲安慰。全部達到了血嬰中期巔峰修為。還好這次五行殭屍還在,眉心處的金木水火土就證明了一切。

「是,手下這就去辦1黑公公躬身退出了上書房。

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所有的人都在馬不停蹄的做各種安排。羽楓也不例外。安排好一切羽楓再次踏入了寧玄策的房間!

「我大限將至,我這一生最對不起的就是你父王,我親手葬送了他的一切。回想起我們一起征戰天下的時候,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多麼的開心,我都深深的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們曾經一起從一個無名小卒,一起廝殺,我們將很多散亂的部落匯聚成一個國家!那是何等的榮耀?他叫我大哥,我叫他賢弟!呵,權力啊,讓我迷失!讓我悔恨1寧玄策流著悔恨的淚水道。

羽楓也是紅著眼睛,眼裡充滿了仇恨,很想親手結束了他,他自己做不到。如果父親在,可能也不想看到今天這個局面!羽楓的理智告訴自己,寧玄策可能只是其中的一環罷了!

「為何我父親還是原來的樣子?與其他養的殭屍不同?而且還在另外一個空間1羽楓疑惑的問道。

「你說什麼?難道?」寧玄策驚訝道。

「難道什麼?」羽楓趕緊追問道,只有寧玄策知道當時的情況。

「是」寧玄策最終沒有來得及說,生命戛然而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