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道神將>第四十九章 徐奎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徐奎之死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武俠修真

「李山,有這回事嗎?」朴正太冷聲道。

「我二叔只是去了趟遠門!我二嬸說的1李山趕緊解釋道。

「朴大少爺,此事非同小可,我就交給你了!一定要保密!把他二嬸還有侄子侄女都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1羽楓嚴肅道。

「什麼?他們有危險?」李山頓時擔心了起來。

「先轉移到安全地方在說吧!以防萬一1羽楓說道。

「好吧1李山泄氣道。

「記住了,此事保密,一旦泄露你們都有生命危險。」羽楓認真道。

「好的1朴正太一本正經道。

羽楓從整個關係分析來說,覺得一個管家出事?並非偶然!所以羽楓覺得這是個陰謀!

樓蘭宗宗主府!

「創世聖地的人都走了?」宗主徐勁松沉著臉問道。

「是的,好像差點跟大榮上國的三公主發生衝突,最後有點狼狽的離開了1一個下人說道。

「哼1宗主徐勁松依然不爽,被人這樣對待自然鬱悶不已,自己兒子死了都得放到一邊,還得要幫他解決邪教餘孽?心裡怎麼會好受?

「兇手確定了嗎?」宗主徐勁松沉聲道。

「從李強的嘴裡得知,確實是趙德勝做的!因為三年前你落了他的面子,耿耿於懷,所有」那下人說道。

「哼,你通知下去,明日召開堂主會議1宗主徐勁松寒聲道。

「恩,我這就去安排1那下人退了出去!

效忠堂書房中!

一個身穿穿灰色長袍,體型消瘦,看上去四十歲出頭的男子正坐在書房看著手裡的書籍!此男子正是效忠堂堂主趙德勝!

他那慈祥的面容突然有一頓,貌似想起了什麼事情似的!沉思片刻道:「小胡,你進來一下1

「吱啦1

一個看上去三十齣頭的男子進來了,躬身道:「老爺,有何吩咐?」

「李管家回老家已經有些時日了,還沒有回來嗎?」趙德勝問道。

「還沒有,也沒有來信說明緣由1小胡回答道。

「明日若還沒有回來,你就親自去他家裡看下,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了!他在我們效忠堂已經二十年有餘了,不能不管不顧啊1趙德勝語重心長道。

「好的!我明天親自去辦1小胡說完退了出去!

趙德勝小心翼翼的拿出腰間的那塊半玉,反覆的在手裡不停地擦拭,眼裡儘是失落,傷感,和回憶!

趙德勝喃喃道:「烈兄,十八年了,你過的好嗎?」

房間很安靜,整個房間儘是回憶的美好,一個四十歲的那人,眼裡淚花開始打轉了,雖然過去十八年了,這份情誼依然埋在心底!

次日,樓蘭宗會議大殿之中!

大殿左右兩側各四個椅子,每個椅子右手邊一個小方桌子!此刻已經沏好了一杯茶!八大堂主已經全部就位,大殿正上方一個虎椅,略微顯得*肅穆!

「堂主會議不是還有半個月嗎?怎麼突然這個時候召開?」一個身穿魁梧的男子疑惑道。

「想必有重要的事情吧!不然不會那麼著急1朴大雨皺眉道。

大家此刻都在交頭接耳的聊著天!一聲咳嗽讓所有人頓時安靜了下來!

「咳咳」

一個男子從側門走了出來,此男子正是樓蘭宗宗主徐勁松!宗主徐勁松陰沉著臉,大步坐在了那主位之上,徐勁松大修一甩,看著下方的四位堂主!

「可知我今日為何把諸位聚集於此?」宗主徐勁松沉聲道。

「不知1那魁梧的男子再次開口道。

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疑惑之色!宗主徐勁松環視一周!陰冷的目光停留在了趙德勝身上!

「你們誰府上的管家消失不見了,誰不清楚嗎?」宗主徐勁松目光依然停留在趙德勝身上,冷聲道。

「我家管家一直都在府上啊1其他幾個堂主疑惑道。

趙德勝眉頭微皺,這是什麼意思?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不知道宗主是何意?」趙德勝疑惑的問道。

「你還打算繼續演下去嗎?」宗主徐勁松冷聲道。

「演?此話怎麼講?」趙德勝眉頭緊鎖,自己的管家回家幾天而已,不至於有什麼問題吧?

「哼,把人帶上來1宗主徐勁松冷聲道。

很快,兩個人壓著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從側門進來了。

「李強?你這是?」趙德勝頓時蒙了,這是什麼情況?

「老爺1李強頓時把頭低了下去。

「你不是回家了嗎?好幾天見你沒有回來,我今天還派人去你家詢問怎麼回事,你怎麼在這裡?還被扣押?」趙德勝頓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哼,把你之前說的話在說一遍吧,如有謊言,我滅你滿門1宗主徐勁松冷聲道。

「半個月前,我說請假回家,老爺讓我順便去趟賭城,帶幾個人偷偷的把徐奎殺死!然後在回來!這樣可以把責任丟給那些來自其它勢力的人!不然我的家人」李強哭泣道。

「李強,你胡說什麼1趙德勝頓時明白怎麼回事了!李強不是回家了,而是殺人露餡了?關鍵他把責任都推給了自己!讓趙德勝不解的是他為什麼會陷害自己?自己對他不薄啊!

「趙德勝,你還有什麼話好說1宗主徐勁松冷聲道。

「呵,宗主,你覺得我會愚蠢到讓自己的管家做這樣的事情?」趙德勝冷笑道。

「那可不好說啊,畢竟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正是因為大家都有這樣的想法,誰會讓自己最親近的人做這個事情?可確實就做了,也成功的把大家引到了另一個方向!而自己反倒脫身了1那魁梧的堂主解釋道。此堂主正是鐵騎堂堂主森臣。

「森臣,你這話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殺了宗主的兒子?」趙德勝冷聲道。

「我可沒有,我只是分析了一下事情所存在的可能性而已1森臣微笑道。

「我記得,三年前因為你的親戚犯了規矩,你求情,宗主沒有給你這個面子,嚴懲了你那親戚1另一堂主解釋道。

「哦?」趙德勝今天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此事自己不會善了了!今天就是針對自己的!

「幾十年了,在大家眼裡我趙德勝就那麼小氣?為了一個那麼小的事情忍三年對宗主兒子痛下殺手?」趙德勝沉聲道。

「那可不好說1森臣微笑道。完全一個笑面虎!

「我覺得此事另有蹊蹺1朴大雨沉聲道。

「哪裡蹊蹺?」宗主徐勁松冷聲道。

「從人情上來說,趙德勝畢竟喜歡清靜,與世無爭,並沒有什麼動機讓他去殺奎兒,所以我覺得光憑一個下人話,不是很有說服力1朴大雨分析道。

「你能擔保不是他做的?」宗主徐勁松沉聲道。

「不敢1朴大雨此時也是鬱悶不已,現在的宗主已經認定是趙德勝殺的人了,而且又有人旁敲側擊的解釋著。宗主徐勁松不得不相信了。畢竟死的是自己兒子。其他人或許他還會保持清醒,此時,趙德勝很難脫身了。

「不知道宗主什麼意思?」趙德勝反問道,與其解釋,怎麼解釋的明白?人證物質!自己百口莫辯!

「你可認罪?」宗主徐勁松沉聲道。畢竟殺子之痛,必定不會善了!

「我沒有做,怎麼認罪?」趙德勝露出無奈之色。

「哼,既然你嘴硬,那就一併打入大牢,三日後,若沒有有力的證據證明你的清白,遊街一日,刑場處決1徐勁松冷聲道。甩袖而去!

出了大殿森臣露出得意的微笑,其他的堂主則沒有多說什麼!露出意外凝重之色的離開了大殿!

「趙堂主,跟我們走吧1四個宗門弟子嚴肅道。

四個宗門弟子進來將趙德勝帶走了!趙德勝並沒有反抗,如果反抗自己也不是宗主徐勁松的對手,更重要的是反抗自己殺宗主兒子的事情就坐實了!所以徐勁松自然不會那麼愚蠢。

朴大雨剛進府,就看見朴正太急沖沖的往羽楓的房間跑!朴大雨皺眉道:「你那麼著急幹嘛?看到你爹招呼都不打?」

「爹,我有急事1朴正太根本沒有停住腳步的意思!

「站住1朴大雨頓時喝斥道。

「有啥話你趕緊說!我真有事1朴正太不耐煩道。

「你怎麼跟你老子說話的?」朴大雨兩眼一瞪道。

「你不說我就走了,回頭再給你說!我走了1朴大雨扭頭就跑了。

「看來少主長大了啊1管家微笑道。

「沒大沒小1朴大雨雖然責備兒子沒大沒小,但是心裡還是非常喜歡這個兒子的,聰明伶俐,沒有那種痞子氣,非常陽光的一個人!

「楓哥1朴正太頓時衝進了羽楓的房間!

「怎麼?有什麼發現?」羽楓皺眉道。

「幸好你安排的及時!我昨天派人盯著,果然有人要殺他們一家,被我們的人救下了1朴正太激動道。

「可有抓到是什麼人?」羽楓問道。

「沒有抓到,但是用記憶水晶記錄了下來!好像是鐵騎堂的人1朴正太回憶道,畢竟是晚上!

「那就趕緊審問李強的妻兒,用記憶水晶留下證據!一定要保護好他們1羽楓嚴肅道。

「這點你放心,有李山,他們肯定不會有什麼隱瞞的1朴正太自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