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道神將>第六十五章 流星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 流星雨

小說:天道神將| 作者:倚樓戲風雨| 類別:武俠修真

土龍已經被消滅,大家都趕緊圍了過來,關心著羽楓的傷勢,還好羽楓吃了療養的丹藥,而且心宮池不斷的恢復著羽楓的傷勢,半個時辰,羽楓的氣色稍微好了一些,媚兒王忠攙扶著已經可以站起來了!

羽楓在媚兒,王忠的攙扶下,走到了祭祀台前,羽楓拿起靈土,嘆息道:「得到你們真是不容易啊1

很多人都不知道羽楓為何為了一塊閃閃發光的土如此有興趣?為此還差點丟了性命,值得嗎?哪有武器來的實在?

「好了,大家都傷了傷,就原地療養吧,一個時辰以後差不多天黑了,我們再去前面的大殿休息,明天天一亮,我們恢復差不多的時候再走1羽楓認真道。

「媚兒,王忠,寧子新傷勢較輕,你們為大家護法1羽楓繼續說道。

「好1大家都盤膝而坐!吞下一些丹藥!開始療傷了起來。王忠,媚兒,寧子新則坐在四周為大家護法!

羽楓一口吞下那塊靈土,一股強大的能量充斥著羽楓的全身,土黃色的氣息環繞著羽楓,靈土首先進入到了羽楓的心宮池煉化,滾滾的能量頓時輸送到羽楓的四肢百骼,心宮池再次變大了一倍,羽楓強忍著靈土帶來的能量衝擊,靈土在心宮池反抗了一會以後,變成一個土黃色小球,緩緩的進入到了羽楓的丹田!

羽楓體內發出一聲低沉的龍吟之聲!好似迎接土之元素一般!土之元素落在了對應的對應的小球之上,那暗淡的小球頓時發出土黃色的光芒!土黃色的小球發出一聲深沉的龍吟,一條土龍環繞小球之上!

「轟1羽楓身體自上而下充滿了能量!直達血嬰境五重!

能量依然沒有停止,繼續向羽楓全身輸送最純潔的能量!

「轟1血嬰境六重!

「轟1血嬰境七重!

羽楓的修為停在了血嬰境七重巔峰狀態停了下來!土之元素厚重而結實,羽楓的肉身力量再次加強了一倍不止!

一個時辰就這樣過去了!羽楓起身,傷勢已經好了大半!畢竟靈土的能量太大了!最純凈的土之元素!

「楓哥,你修為又突破了1王忠興奮道。

「楓哥你傷好了啊1媚兒也上前打量著羽楓!

大家都圍了過來,看著羽楓恢復大半的傷勢,露出驚訝之色,這麼快?大家都在療傷,一個時辰也都才恢復不到一半的修為!羽楓不僅修為漲了,而且恢復的也差不多了!

「恭喜楓哥1大家齊聲道。

「差不多了,大家都趕緊去準備休息的地方吧,距離離開的日子即將過半,我們抓緊1羽楓微笑道。

「好1所有人都興奮的跑去大殿,布置休息的地方了。

羽楓,王忠,媚兒,朴正太,寧子新,森宇,趙依依依然站在原地沒有走!

「羽楓,謝謝你啊1森宇低頭哈腰道。

「我突然想問你個問題1羽楓看著森宇道。

「你問,我知道的我一定說1森宇認真道。

「別人為什麼殺你你不知道?」羽楓問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對天發誓1森宇頓時舉起手道。

「那你可知道宗主兒子誰殺的?」羽楓在此問道。

「沒有聽人說啊1森宇一臉的懵逼!

「你父親都接觸什麼人,得罪什麼人你都一概不知道嗎?」羽楓羽楓道。

「我從來不問父親的事情,他從來也不管我1森宇無奈道。

羽楓沒脾氣了。這森宇要是死了多冤屈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也不知道怎麼因為什麼而死!

「對了,我想起了,那個白頭髮的跟我父親見過,談過什麼五十年,什麼禁地,我沒有太在意,就走了1森宇回憶道。

「哦?你確定?」羽楓問道。

「這個確定!我沒事喜歡調戲父親手下的那個丫鬟,所以那次經過父親的書房聽到的1森宇認真道。

「好了,我們都回去吧!這裡就告一段路了1羽楓微笑道。

「恩1大家都一起走了,沒有人在問那天元神殿的事情,更沒有人提出進去搜索好處,畢竟羽楓剛才的經歷歷歷在目,沒有人願意冒這個風險!羽楓則扭頭看了一眼這天元神殿,露出了凝重之色!

兩個天元神殿肯定不是偶然,肯定有必然的聯繫!羽楓可以確定!而他們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一個在詛咒之地,一個在異度空間,還會有其他的嗎?會在哪裡?

「誰幹的1一個藍色羽楓的男子怒聲道。

「張霆哥,好像是樓蘭宗的人乾的1一個人顫顫巍巍道。

「哼,樓蘭宗?我一定要你好看,我天劍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殺我五個弟子,我要屠你十人1張霆怒聲道。

其他宗門弟子都義憤填膺,怒不可遏!

「對,一定要報仇,他殺我們五個弟子,我就要殺他十個弟子1

「我天劍盟在這四大勢力面前,實力最為強大,劍道強橫,這次一定要給他們一些顏色看看才行1

大家都憤怒的不停地說道。

「哼!見到樓蘭宗的人,第一個告訴我1張霆甩袖而去!

「查到兇手了嗎?」一個米黃色的冷艷女子冷聲道。

「啟稟師姐,好像是樓蘭宗的人乾的1那下人低著頭道。

「恩,我知道了,見到樓蘭宗的人格殺勿論!打不過叫我1女子冷聲道。

「是1一行人應聲道。

而羽楓幾人都已經坐在了沙漠邊上,媚兒坐在羽楓的旁邊抱著羽楓的胳膊,就這樣大家一起賞月,吹著冷風,無比的愜意!羽楓跟媚兒就像小情侶一般,讓王忠,寧子新,朴正太羨慕不已!

「哎,我朴正太也要找個溫柔善良的娘子1朴正太嘆息道。

「你想找你就找嘛,幹嘛非得說出來1寧子新不滿道。你這不是說出了我們的心生嗎?不說出來還好,埋在心裡,說出來反倒覺得心裡空嘮嘮的!

「我說出來也是提醒你們倆,早點考慮終身大事,都老大不小了1朴正太苦口婆心道。

「別扯我,我好的很1王忠頓時撇開道。

「哼,就你那醜樣,還找娘子?」媚兒鄙夷道。

「我丑嗎?」朴正太指著自己的臉道。

「哈哈哈哈」頓時大家哈哈大笑了起來!

「楓哥,咱得憑良心說話好吧!我應該比你帥一點,對吧1朴正太厚著臉皮道。

「啪」

羽楓一巴掌呼了過去!朴正太頓時被一巴掌扇飛了出去,趴在了沙地上!

「槽,你幹嘛又打我1朴正太苦著臉道。

「因為你比我帥啊,我嫉妒你,所以給了你一巴掌,你看你現在的豬頭臉,我比你帥了吧1羽楓微笑道。

「哈哈哈哈」幾個人看著王忠那豬頭臉,頓時捧腹大笑!笑的前傾後仰!

「為什麼每次受傷的都是我1朴正太哭泣道。

「因為你帥氨媚兒解釋道。

「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陣開懷大笑!

幾個人有說有笑,一會欺負王忠,一會欺負寧子新,一會欺負羽楓,大家就這樣玩了很晚,鬧騰的累了就歇歇!

「楓哥你看那是什麼?流星嗎?」媚兒指著緣分幾個移動的亮點道。

「流星雨,真的是流星雨!好多1羽楓興奮道,遠處頓時無數光點閃爍!

「趕緊許願1媚兒趕緊催促大家道。

「咻咻咻」

頓時天空之中無數的流星劃過,如一條條火焰劃破天際,!

五人緊閉雙眼開始許願!羽楓則在回憶曾經,跟莎兒在一起的時候一起看流星雨,一起許願,相偎在一起!那種郎情一切,如此的美好!曾經兩人發誓,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永不分離!雖然羽楓現在身邊出現了媚兒,出現了心兒,可羽楓心裡依然有個人,她是羽楓的心結!羽楓深深的埋在心裡!

「楓哥,你許的什麼願?」媚兒問道。好似很期待一樣!

「不腦桿黨隼床瘓筒渙榱寺穡俊庇鴟闃迕嫉饋

「也對,那我不問你了!我的我也不能說1媚兒嬉笑道。

「好了,很晚了,睡覺吧1羽楓淡淡道。

「恩1媚兒跑去睡覺了!

趙依依則一直看著羽楓他們五個人熱鬧,一個人坐在遠處看著!眼睛濕潤了!終究是個女子,情竇初開的年紀!看著那些美好的畫面情不自禁的留下來眼淚!

「咦,依依你怎麼了?」媚兒走到依依旁邊問道。

「沒,沒怎麼啊!我想家了1依依趕緊擦了擦眼淚道。

「哦!那你也早點休息啊,那我就睡覺啦1媚兒也不會安慰人,就這樣去睡覺了!

羽楓,王忠二人坐在沙丘之上,看著天空!露出了凝重之色!

「楓哥,這不是異度空間嗎?有天空或許可以理解,這天空的星辰,月亮如何解釋?」王忠不解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裡與某個空間是連通的!在這個城池淪陷的時候,有一位高人故意的1羽楓認真道。

「故意讓埋葬一城的人?」王忠驚訝道。

「你還記得寧國下面嗎?那個冰火兩重山1羽楓問道。

「記得啊1

「對了,那裡也有一個天空,完全就是一個世界!難道這裡?」王忠驚訝道。

「一切都會解開謎底的!但是我們都要儘快提修為1羽楓嚴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