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神獸犬大人>第二十九章 邪氣怨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邪氣怨氣

小說:我的神獸犬大人| 作者:會裝修的貓|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最近怪事越來越多了1胡瓊傑皺了皺眉,「可是,汪汪你這樣子做已經打草驚蛇了1

汪汪愣了一會兒,細細想想,覺得好像確實如此,遂半天沒有說話。

「你得改改這做事情的風格了1朱萍萍用食指戳了戳汪汪毛絨絨的小腦袋,「你看看你在余家村,本來是好心提醒,結果卻弄得全村人心惶惶,雞飛狗跳1

汪汪尷尬地低頭舔了舔胸口的毛髮:「哼!我先回去了!看看丫丫她們1說罷身形一遁,就無影無蹤了。

「無憂!我們關了鋪子,也去那邊看看1胡瓊傑心裡放心不下,但覺得總是麻煩張世瑞,心裡又很是過意不去。

現在無憂的修為也一天天精進,只是缺乏實戰經驗。一般情況下確保大家的平安是沒有問題的。

「好1無憂一口答應,他心裡也牽挂著徐安娜。

正在唐家二樓房間里打掃衛生的徐安娜,突然捂住無故生疼的心口,幾乎站不起來,她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血祭如期舉行!不能再等了1一個身著古裝的中年男子斬釘截鐵地說道,「吾兒!我們家雖貴為皇親國戚,但現在天下有難!是你那娘子一人的命重要?還是這全城百姓的命重要?1

「父親!她最重要!我不能失去她!張道人已經有法子了1一個身材偉暗道。

「還能有什麼法子?試了多少個法子了?!管用嗎?1

這是哪裡?這些古建築,古代傢具,我怎麼最近老是夢到這些?徐安娜的視線遊走在這些古人當中,卻看不清他們的臉。

那個偉岸的背影和我上次夢中的好像啊!會不會是同一個人呢?徐安娜拚命地走過去想看看那偉骯底是長什麼樣子的,可任憑自己怎麼走,都無法靠近。

「梁叔!徐小姐她醒了1唐家的一個年輕女保姆守在她床邊說道。

「好的1梁叔的聲音遠遠傳來,「辛苦你照顧她一下。」

徐安娜怔怔看著窗外,半天沒有說話,剛剛那個場景讓她身臨其境!這感覺是那麼的真切!簡直無法用任何一個辭彙來形容!

那男人口中所說的娘子是誰?上次做夢時,夢見我自己好像就是那個娘子啊!難道是我?!血祭是什麼?怎麼最近老是夢到這些奇奇怪怪的場景。

這感覺太糟糕了!徐安娜覺得背脊涼颼颼的!這是夢嗎?如果不是夢,那麼這些場景又說明了什麼呢?

她低下頭,手指深入到長發里,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這是什麼情況啊!真是討厭!我一點都不喜歡!

「徐小姐,我去給你倒杯茶1那年輕的女保姆起身離開,不一會兒就把茶端了進來。

「謝謝1徐安娜接過茶喝了一小口,突然想到了張世瑞。對!找時間去問問張爺爺!

窗外午後的陽光斜斜地照進來,徐安娜那短暫的鬱抑,頓時一掃而空。

什麼嘛?就是做了夢而已!徐安娜!你要樂觀點開心點!

她起身捯飭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捋了捋頭髮,下樓去了。

易思科技。

「你好!徐安娜小姐的花,請簽收1送花的快遞小哥,來到公司的前台。

「又是她的花1前台文員自言自語道。她代為簽收后,便捧著花放到了徐安娜桌子上。

臨近下班,坐在附近的同事們忙得差不多了,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了。

「上午一束,下午一束,真熱鬧1

「唐總呢?他怎麼沒見動靜呢?這不符合邏輯啊1

「唐總正和總經理開會呢1

「嘿嘿……葯肯定不會停……」

「噗……」

「前方警報!前方警報1

剎那間一片寂靜。

一陣咚咚咚的聲音傳來,那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的聲音,只見薛燕拿著厚厚的文件,疾步向總經理辦公室走去。

唐家一樓客廳。

「梁叔!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1徐安娜笑說道。

「好1梁叔說道,「你明天如果不舒服的話,就休息一天。」

「謝謝梁叔!不用了!還債要緊!哈哈哈1徐安娜爽朗的笑著。

「你這丫頭!呵呵1梁叔笑了笑。

「董事長!我先走了!您放心!我一定會把欠唐總的錢還清的1徐安娜沖唐成微微鞠躬。

「呵呵!好1坐在沙發上的唐成笑著點頭。

望著徐安娜遠去的背影,唐成說道:「這丫頭倒是挺可愛!看著也單純1

「呵呵!是的!很乖巧的一個丫頭。」梁叔說道。

「胡外公,小區里很乾凈啊!沒有髒東西1無憂站在徐安娜小區花園的中央,向四周不停地檢視著。

旁邊幾個物業請來的保潔員順著無憂說話聲音尋去,氣呼呼地盯著胡瓊傑看。

「不要誤會!不要誤會1胡瓊傑忙尷尬一笑,「好乾凈!真的好乾凈1

「小子啊!你這麼大聲幹嘛1胡瓊傑忙拉著無憂走去另外一邊。

「哦1無憂一臉懵懂,「胡外公我說錯話了嗎?」

「沒有!沒有!你再仔細看看,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胡瓊傑說道。

「好!那我就把自己的法力全部放出來,不再掩蓋了,只是這樣做效果是好,但也容易把那些東西嚇跑1

無憂閉上眼睛,待他再把眼睛睜開時,他那棕色的眼眸,變成了金黃色。

「戴上!戴上1胡瓊傑連忙將事先準備好的墨鏡給他戴上,「怎麼樣?看到什麼了嗎?」

「噓1無憂做了禁聲的手勢,「我發現了點東西1

胡瓊傑忙伸手從背包里,拿出一張黃符放進褲子口袋備用。

「咦?」無憂走到一處草坪中央,用手指觸了觸地上留下的白色粉末,「這是那些東西留下來的。」

「這是石灰粉啊!這個也算是髒東西?」胡瓊傑站在這一片綠意盎然的青青草地上一臉茫然。

「上面有一股子邪氣怨氣的武然掩蓋的很好但是因為我現在沒有收住自己的法力,所以依然能聞得到。」無憂若有所思地說道,「這味道我肯定在哪裡聞到過,只是當時肯定沒有這股子邪氣,不然不會被我忽略。」

「小子!你既然聞過,那也就意味著我當時也在常」胡瓊傑說道,「只是除了那次在這個小區收服過那個男孩子的魂魄,再就是抓汪汪那次了。你當時法相全開,難道都沒有察覺異樣?」

「不是那次!是在哪裡聞到過呢?」無憂伸食指輕輕抵著下巴自言自語。

「不是那兩次?」胡瓊傑更是想不明白了。

無憂摘下墨鏡,眼眸恢復了深棕色,他說道:「胡外公!我想起來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