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輪迴鍛造師>第二章 學校大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學校大劫

小說:輪迴鍛造師| 作者:八爪小哥| 類別:科幻小說

張小魚拿著兩個通紅的字母SB,慢慢靠近甘飛航,將兩個字母按在了甘飛航的後背上。

滋滋滋包裹著甘飛航的袋子被燒透了,隨後就是甘飛航的後背,逐漸傳出了肉香。

「啊!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什麼都聽你們的,只要你們提出條件,我就會答應你們,求求你們了」甘飛航不斷求救。

看著差不多了,張小魚將字母拿了出來,甘飛航的後背上清晰的留下了SB字樣。

張小魚和星河使勁捂著嘴,忍住不笑出來,悄悄離開了小衚衕,狠狠教訓甘飛航了,就算是報仇了。

張小魚、星河和白雪都是南華中學三年級的學生,三個人年紀不一樣,但是院長為了讓三個人互相照應,才讓三個人一起上學,三個人和甘飛航以及老大都在同一個班級。

白雪是學校四大校花之一,很多人都喜歡,但是甘飛航的老大是全校四霸王之一,沒人敢惹,加之家族實力極大,在學校肆無忌憚,將白雪視為自己的女人,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就是張小魚和星河都不行。

老大外出修鍊,將這件事情交給了甘飛航,甘飛航仗著自己開闢了丹田,狠狠打了張小魚和星河一頓,使得兩個人在孤兒院中躺了半個月,所以兩個人要找甘飛航報仇,為自己也為白雪出口氣。

張小魚和星河對甘飛航所做的一切,看似殘忍,實則對於甘飛航來講都是小傷,甘飛航開闢了丹田,自身恢復力強大,現在的醫療技術也很發達,甘飛航的傷最多兩三天就能痊癒。

張小魚和星河要的就是出氣,他們絕對不是那種任人宰割的脾氣,但也不是窮凶極惡的人,做不出殺人的事情。

「簡直太爽了,咱們雖然正面打不過甘飛航,但是論設計陷阱,甘飛航連一隻老鼠都不如,今天教訓的實在是太爽了,看甘飛航以後還怎麼神氣,以為自己開闢了丹田就了不起埃」回去的路上,星河一直很激動。

在這個末法時代,開闢丹田和不開闢丹田是天壤之別,開闢丹田的人就有機會成為強者,成為人上人,不開闢丹田的人,即使科學研究再厲害,也只是給別人打工的,為強者服務。

張小魚雖然也很高興,但是看了一眼繁華的城市,長嘆一聲道:「要是咱們也能開闢丹田就好了,不然根本不能使用靈氣,永遠都被別人統治。」

南華中學一共有三萬多個學生,其中開闢丹田的只佔一半,另一半沒有開闢丹田,只是普通人。

星河也逐漸變得平靜,因為他很贊同張小魚的話,沒有開闢丹田,就永遠被人瞧不起,當時甘飛航在學校門口對兩個人動手,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阻止,這就是人性的冷漠,社會的殘酷。

回到了孤兒院,一直擔心兩人的白雪和院長都露出了笑容,聽著兩個人山呼海嘯的吹牛逼,氣憤一下子熱烈了起來。

第二天,兩個人和白雪正常上課。

第三天,甘飛航在學校門口遇到了張小魚、星河和白雪,三個人穿著校服排隊進入學校。

學校中的學生分為兩種,一種是穿著校服的校服生,校服生都是窮人,另一種是衣著豪華的富人派,學校大門有十幾米寬,可以任由學生們出入,但是富人派卻霸佔了學校大門,不允許校服生走大門,只能走一米寬的側門,所以校服生必須要排隊進入學校,富人派才可以毫無阻擋的進入學校。

甘飛航和自己的兩個死黨張天賜、沙壯看了一眼張小魚和星河,大搖大擺的進入了學校。

「小魚哥,甘飛航會不會發現是咱們對付他的?」星河靠近張小魚,小聲道。

「不會,依照甘飛航的性子,要是知道是咱們設計他的,肯定在學校門口對咱們動手了,膽子大一些,別害怕。」張小魚看著星河笑道。

張小魚屬於絕對的老手,沒找整蠱孤兒院的院長和嘲笑自己的人,心裡素質極好,星河視張小魚為大哥,一直都是張小魚的幫凶,但心裡素質比張小魚差一些。

「你們確定沒事嗎?」白雪擔心問道。

「嘿嘿,決定沒問題,我們是誰?整蠱兩大老祖,你放心,絕對不會出問題。」張小魚保證道。

巨大的教室中,擺滿了各種運動器材,兩百多名十五六歲的青年學生分成兩部分按照方隊站好。

兩個方隊,自然也是富人派和校服生。

兩百個人面前,站著一個全身肌肉,鐵塔般的男子,堅實黝黑的身體上滿是觸目驚心的傷痕,一眼就能夠看出男子經歷過令人難以想象的往事,這就是張小魚的班主任——王教練。

「今天還是之前的內容,你們各自練習,記住我說的話,不允許同學之間互相爭鬥,要是爭鬥,你們可以離開校門,那樣就是出人命,我都不會管。」說完,王教練離開了。

王教練剛離開,甘飛航、沙壯和張天賜找上了張小魚和星河,兩個人像小雞似的被拎到了教室的角落中。

「你們想幹什麼?不要再欺負小魚和星河了。」看到張小魚和星河被堵在了角落中,白雪馬上走向前去阻止。

甘飛航轉頭看著白雪,臉上滿是陰冷,一道冷風自甘飛航身體中發出,吹向了白雪,阻止白雪前進。

「你們幹什麼?這是學校,王教練的話你們沒聽到嗎?」張小魚擋在星河面前,盯著三個人。

甘飛航冷笑道:「張小魚,星河,你們以為你們做的事情天衣無縫嗎?你們以為不說話我就不知道是你們嗎?今天我就是要在學校中,將你們兩個打的渾身筋骨盡斷,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甘飛航,不要以為你開闢了丹田就可以在學校公然欺負別人。」張小魚爭辯道。

此時的星河躲在張小魚備貨瑟瑟發抖,要是甘飛航真的拿到了證據,兩個人很難活下去。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社會,沒有實力的人死了也是白死。

「你們還在嘴硬,看來我得親自處說再教訓你們一頓了。」甘飛航抬起了拳頭。

「住手1就在甘飛航向前邁了一步之時,一聲大吼傳到了所有人的耳朵中,緊隨而來的便是一股刺骨的寒意。

王教練出現在了教室門口,門口距離角落有幾十米的距離,男子只用了兩個呼吸便到達了。

「怎麼回事?我不是說了不允許學生之間打鬥嗎?難道你們忘了我剛才說的話?」王教練看著五個學生用冰冷的聲音問道

星河趕緊道:「王教練,他們三個想欺負我們,您一定要幫助我們。」

王教練看了一眼星河,又在張小魚那堅定的眼神中停留了兩秒鐘,然後看向了甘飛航三個人。

「欺負?笑話。」甘飛航冷笑,拿出了一個平板,道:「王教練,你可以看看裡面的視頻,就知道我為什麼要對付他們了,我家族的長輩交代過,一定要在學校里讓他們兩個吃盡苦頭。」

看到平板,張小魚也開始慌了,因為他們沒有注意到小衚衕中有監控,這下被甘飛航拿到了確鑿的證據,兩個人再怎麼抵賴都不行了。

王教練看完了平板中的視頻,繼續冷冷道:「我說過,學校中不允許學生發生爭鬥,不管你們的家庭背景如何,這是我的原則,如果你們敢違背我的原則,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王教練的語氣強硬,甘飛航的語氣也強硬了起來,「王教練,今天我必須要狠狠的教訓這兩個小子,如果你一定要阻止的話,那會承受我家族的怒火,我想到時候你也不會好過。」

王教練冰冷的看了甘飛航一眼,充滿殺氣道:「我不再說第二遍,如果你敢動手,可以試試。」

看到王教練態度如此強硬,甘飛航最終做出了讓步,對著張小魚道:「張小魚,放學就是你的死期。」說完,甘飛航三個人離開了。

王教練看向張小魚,冷笑道:「你的眼神不錯,膽子也不小,但沒有實力就是愚蠢,現在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以後這種事我不會管,放學后希望你能活著。」王教練轉身離開了。

「我要強大,我要強大。」張小魚攥著拳頭咬牙道。

轟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將正在訓練的學生們了嚇了一條,隨之而來的是高大教訓樓開始倒塌,還有很多學生的慘叫聲。

王教練大吼道:「學校遭到了攻擊,學校所有的老師都在應對襲擊之人,你們趕緊逃。」說完,王教練離開了教室,出去對付襲擊學校的人了。

外面激烈戰鬥的時候,一個炸彈飛到了張小魚所在的教學樓上,炸彈巨大的破壞力瞬間將教學樓炸出了一個大窟窿,然後教學樓開始整體倒塌。

「快跑啊,這裡馬上就倒塌了。」本來有序撤離學生們馬上慌了,再也顧不得那些,沒命似的向樓下跑去。

「張小魚,我要你死。」就在張小魚沖向外面的時候,甘飛航沖向了張小魚面前,一拳將張小魚打了出去,張小魚被打的吐血。

甘飛航對著張小魚冷笑了一下,朝樓下衝去。

學校的教學樓倒塌了,張小魚被落石瓦礫淹沒了。

所有人都沒看到,在教學樓倒塌的時候,一道黑光衝進了正在倒塌的建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