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輪迴鍛造師>第六章 我和傻子分不開了?嘎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我和傻子分不開了?嘎的!

小說:輪迴鍛造師| 作者:八爪小哥| 類別:都市言情

哈士奇,眾所周知的拆家大王,沒有再比哈士奇更二的狗了,成天就知道搗亂,就是這麼一條狗,姜老竟然像得到寶貝似的,比見到寶貝還要開心,而且還要收為徒弟,這讓張小魚這個唯一的徒弟有些接受不了,從張小魚拜師還不到兩個小時,姜老就給張小魚找了一個師弟,而且還是二哈,一時間,張小魚有點難以接受。

「當然靠譜了,之前只有你一個徒弟,現在有了二哈,不就有兩個徒弟了嗎?等二哈成長起來,絕對是你最好的幫手。」姜老抱著小二哈,笑的合不攏嘴。

嗷嗷嗷,嗷嗷嗷小二哈配合的抬頭嚎叫了一陣。

「最好的幫手?」張小魚想到二哈長大之後搗亂的畫面,那畫面太美,張小魚都不忍直視了,不知道二哈是幫自己還是幫敵人。

「你見識少,不知道沒關係,師父我肯定會慢慢教你的。」得到了小二哈,姜老心情很美麗,笑道:「繼續前進,我找到了適合你修鍊的地方。」

張小魚無奈的聳聳肩,離開黑鞭,繼續前進。

又深入了幾公里,張小魚來到兩座山中間的山谷處,這裡是一個風口,刮著刀割般的烈風,保守估計,風口處的風得有十級。

靈氣的出現,使得很多地方的自然環境發生了變化,本來就惡劣的環境,變得更加惡劣,就像這一處山谷,之前不可能有這麼大的風,但現在卻常年刮著大風,一般人根本不敢進入。

「就是這個地方,簡直完美,非常適合你現在修鍊。」姜老負手而立,很滿意這個地方。

「師父,你不會真的讓我進入風口中修鍊吧,這麼大的風,會死人的。」張小魚不是怕吃苦,而是怕自己白白死在強風下。

「死什麼死?神魔鍛體訣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功法,你的無敵之路就全靠它了。」姜老教訓道。

嗷嗷嗷,嗷嗷嗷小二哈也跟著湊一波熱鬧。

「二哈,你給我老實帶著。」張小魚瞪了一眼小二哈,哭喪著臉對姜老道:「師父,我還想好好活著呢,我不無敵了行不?」

張小魚的意識和黑鞭產生了聯繫,即使站在外面,張小魚也能看到黑鞭中的空間。

姜老一陣風似的來到了張小魚面前,狠狠給了張小魚好幾個腦瓜崩,厲聲道:「不行,必須要進去,趕緊點,別磨磨唧唧的。」

嗷嗷嗷,嗷嗷嗷小二哈在一旁咧著嘴嚎叫,好像在嘲笑張小魚。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就進去試試吧。」張小魚下定了決心,走向了風口。

站在開闊的地方,風速沒那麼大,但是慢慢靠近后,風越來越大,破壞力也越來越大,凡是接觸到張小魚裸露的皮膚,都像被冰冷的刀子劃一樣,撕心裂肺的疼啊,張小魚從來沒這麼疼痛過。

張小魚整個身體向前傾,咬著牙,用盡腿上的力量向前進,就是這樣,張小魚距離真正的風口還有十幾米。

「師父,我已經用盡了力量,再也前進不了了。」張小魚分出一些心神聯繫姜老。

「嗯,那就在這裡修鍊吧,以後在慢慢向前走,你盤坐在地上,運轉神魔鍛體訣功法。」姜老指導道。

「師父,怎麼運轉啊,我一點都不會埃」張小魚沒有修鍊過,不知道怎麼修鍊功法。

姜老又在張小魚腦袋了來了一下,「你盤膝坐下默念功法就是了,到時候自然有神奇的效果。」

張小魚按照姜老的指點,艱難的盤坐在了地方,心中默念神魔鍛體訣功法,下一刻,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張小魚感覺體內丹田處好像出現了一個漩渦,漩渦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身體的經脈也好像要貫通一樣。

雖然痛苦沒有減少,但神魔鍛體訣的效果還是令張小魚分外驚喜,「師父,我竟然能夠修鍊了,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切。」姜老不以為然,「你就是見識太少,還是跟著為師好好修鍊吧。」姜老不再理會張小魚,逗著小二哈玩耍。

一個看似仙風道骨的老仙人,和一個小二哈到處跑著玩耍,那種畫面,嘖嘖嘖

張小魚在森林中修鍊,孤兒院卻炸了窩,紛紛出動尋找張小魚。

「嗚嗚嗚,小魚哥哥,你在哪裡啊?我們不想失去你埃」

「小魚說出去修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孤兒院不可能那條件讓小魚開闢丹田,本來我以為小魚的病能治療呢,現在看來,小魚傻的不輕埃」院長拿著張小魚留的紙條,傷心道。

「本來以為小魚哥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沒想到小魚哥竟然傻了,而且還傻的這麼嚴重,現在連人都找不到了,小魚哥,你在哪裡啊?」星河留著眼淚,哭道。

「小魚,小魚,你一定要回來啊,我們都會在孤兒院里等著你的。」白雪也傷心欲絕。

孤兒院中的人們都在哭泣傷心的時候,張小魚從修鍊中醒來,雖然風還是一樣大,不過張小魚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此處的風已經對張小魚構不成威脅了。

「師父,我現在感覺非常好。」一夜的修鍊,張小魚變強了不少。

姜老伸手一指張小魚的頭,只見一道綠光從指間飛出,眨眼間沒入了張小魚的腦袋中,「這就是我給你的見面禮,兩個是靈階高級的武技,配合起來,如魚得水,最適合你現在的階段。」

姜老給張小魚準備了兩個武技,一個是靈階高級的流影棍法,一個是靈階高級的疾影步法。

本來武技和功法對於張小魚來說,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根本接觸不到,只有那些大家族的子弟才能夠接觸,這也是甘飛航隨意欺負張小魚和星河的原因,但是現在張小魚都得到了,而且還是靈階高級的武技。

武技分為初中高三個等級,靈階高級的武技只要出現,完全能夠引起各個巨無霸家發生血斗,張小魚一下子得到了兩種,要是傳出去,張小魚絕對性命不保。

「謝謝師父。」張小魚非常激動,沒想到自己的師父這麼大方,一出手就是靈階高級的武技,其中還有稀有的步法武技。

「嘿嘿,感謝的話不需要說了,你是我的徒弟,我不幫你幫誰埃修鍊功法告一段落吧,現在開始修鍊武技,沒有武技,功法再好也只能挨揍。」姜老抱著小二哈笑道。

「師父,我擔心孤兒院的人們,他們本來就以為我傻了,雖然留了紙條,但我估計沒什麼用,他們肯定會著急的。」張小魚想到了孤兒院。

「你回去有什麼用,你要想保護他們,就必須有強大的實力,等你的實力差不多了,我會讓你會去的,現在你先修鍊。」姜老道。

「是。」張小魚開始修鍊武技。

半個月後,姜老阻止了張小魚,「嗯,悟性不錯,在十幾天之內,把兩種武技修鍊出了雛形,不錯。」姜老對張小魚的修鍊速度很滿意。

有了神魔鍛體訣的改造,張小魚的丹田擴大了很多,全身經脈也比之前通暢堅韌了,即使不依靠功法,張小魚的力量和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抗衡的了的,面對甘飛航,張小魚有把握輕鬆打敗。

「師父,十幾天我都沒回孤兒院了,還是趕緊回孤兒院吧,我很擔心他們。」張小魚道。

「走,回去,你要記住,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我的存在。」姜老囑咐道。

「師父放心,我絕對不會說的。」張小魚笑著,非一般的向深林外面衝去。

「小魚,那些人手中那的是什麼東西啊?看起來挺有意思。」

「那些年輕的女子是什麼門派的,穿著怎麼這麼暴露,好漂亮啊,哇1

「這個地方的人真富有啊,到處都是法器,雖然只能在地上跑,但是看著挺有意思。」

「二哈,你又在我的袍子上撒尿了,你看看你最近乾的好事,這裡都是你拉的屎,撒的尿,你們混元兩儀犬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一路上,姜老看到了很多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嘴巴從來沒有停止過,小二哈也已一直在搗亂,好不熱鬧,但張小魚回孤兒院心切,沒時間理會姜老和小二哈,任由一老頭一狗鬧騰。

「啊啊啊,小魚哥哥回來了,小魚哥哥回來了。」當看到張小魚的時候,孤兒院的弟弟妹妹們都高興的大叫了起來,院長、老師、星河和白雪都跑了出來。

院長一把抱住張小魚,留著眼淚笑道:「小魚,你總算回來了,我濫懍耍你現在腦子有問題,以後不能再跑出去了。」

本來張小魚挺開心的,但是聽了院長的話,張小魚美麗的心情馬上不美麗了。

「院長,我沒傻,我出去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張小魚解釋道。

「對對對,小魚一點事情都沒有,小魚回來肯定是把重要的事情做完了。」一個男老師趕緊道:「院長,你別抱著小魚了,趕緊讓小魚進來吧,別讓小魚再跑了。」

「我勒個去,我和傻子分不開了,偶買嘎的。」張小魚內心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