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輪迴鍛造師>第七章 我扇死你個王八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我扇死你個王八犢子

小說:輪迴鍛造師| 作者:八爪小哥| 類別:歷史穿越

「總算沒事了,真是累死我了。」張小魚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感覺口乾舌燥。

為了讓孤兒院的人相信自己沒毛病,張小魚苦口婆心的給孤兒院的人講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人們才將信將疑的認為張小魚沒傻。

「小魚哥,這半個月你出去幹什麼了?是不是真的像你說的似的,你有了奇遇,在外面修鍊來著?」星河和張小魚從小長到大,成天跟在張小魚屁股後面,對張小魚最是了解,自然知道張小魚經常說謊,所以張小魚說的話,星河也就相信三分之一吧,哦,不對,是最多三分之一。

「星河,我這次一句慌都沒說,我真的有奇遇,要不然我怎麼可能出去半個月呢,你說我不在孤兒院我還能去哪裡?星河,你得相信我啊,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就白解釋那麼長時間了。」張小魚懷著期盼的眼神看著星河。

「嘻嘻,小魚哥,你別這麼看著我,不管別人相不相信,但我是真不相信。」星河眼神滴溜溜轉,靠近張小魚耳朵,小聲問道:「小魚哥,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去幹什麼了?」

啊啊啊張小魚崩潰了,自己說了一個多小時,就連最好的兄弟星河都不相信,那些人就更加不相信了,之前那些話都白說了。

「哈哈哈,小魚,看來你平時夠頑皮啊,說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沒人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姜老幸災樂禍道:「不過我有一個很鄭重的事情告訴你。」

「什麼鄭重的事情?趕緊說。」張小魚沒好氣道。

「我能夠看出來,你的這個兄弟也是一個奇才,他的身體是很罕見的星光戰體,只要發掘出戰體潛力,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比你差。」姜老看著星河興奮道。

姜老是最開心的了,沒想到星河會是星光戰體,這是輪迴大陸上很罕見的天生體質,戰體覺醒之後,戰力驚人。

張小魚看了一眼正在隨地拉屎的小二哈,黑著臉道:「師父,既然你說星河是星光戰體,那你就幫助星河修鍊吧,不然星河的星光戰體就浪費了。」張小魚根本不相信姜老的話,自己怎麼可能那麼幸運,身邊到處都是很有潛力的人。

姜老白了張小魚一眼,不樂意道:「哼,你愛信不信,不過現在你的兄弟還沒有開闢丹田,還不著急,等他開闢了丹田,我就會幫助他修鍊了。」

看到姜老有心幫助星河修鍊,張小魚馬上笑著對姜老道:「師父,您老有沒有開闢丹啊,要是星河遲遲開闢不了丹田的話,他的星光戰體不就浪費了嗎?」

「我現在就是一個魂魄,我怎麼會有開闢丹啊,你得自己幫他。」姜老笑道。

張小魚攤攤手道:「我怎麼幫啊,師父你知道一顆開闢丹多少錢嗎?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很多汽車嗎?就是那些最好的汽車,也需要幾十輛的錢,而且還不一定能夠買到。」

進入了末法時代,強者們為了不讓靈氣消失過快,嚴格控制了開闢丹,不允許那麼多人開闢丹田,這樣就能夠節約靈氣供自己使用。

姜老拖著下巴道:「這就不好辦了,不過你別著急,我有辦法讓你幫助你的兄弟搞到開闢丹,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還需要一段時間。」

「那就拜託師父了。」聽到姜老說有辦法,張小魚喜出望外。

星河在張小魚眼前晃了晃手臂,擔心道:「小魚哥,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哎,還說自己沒事,分明就是傻了,還一陣一陣的。」

「我沒事,你別瞎說。」張小魚岔開話題道:「我出去這半個月孤兒院有沒有發生什麼?南華市有沒有動蕩?」

「孤兒院沒事,自從學校受到妖獸進攻之後,南華市比之前管理的嚴多了,學校已經下了通知,重建已經完成,明天正式上課,你回來的很及時。」星河道。

「哦,那就好,只要孤兒院沒事就好。」張小魚唯一關心的就是孤兒院。

第二天,三個人都去上學了,因為擔心張小魚,院長對白雪和星河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照顧好張小魚,張小魚無語的不要不要的,但還沒辦法說什麼。

上學的路上,張小魚和白雪、星河聊的很多,無非就是想讓兩個人相信自己,但是兩個人一直都對張小魚說的話半信半疑。

姜老是第一次近距離仔細觀察南華市,對城市中的每一樣東西都很好奇,不斷的問張小魚,搞的張小魚兩頭應付,焦頭爛額,還有一個小二哈時不時的搗亂,還沒到學校張小魚就覺得累的不行不行的了。

剛走到門口,張小魚遇到了甘飛航、沙壯和張天賜。

張小魚之多以受傷,是因為甘飛航對自己出手了,這一點張小魚記得非常清楚。

「呦呵,這不是張小魚嗎?」看到三個人,甘飛航戲謔道:「大嫂,你怎麼還和這兩個廢物在一起啊,你還是和老大在一起吧,老大告訴我,已經為你準備了開闢丹,只要你跟了老大,馬上幫你開闢丹田,讓你成為強者。」

甘飛航的幾句話,使得學校門口的人都很驚訝,有錢的人在看一場好戲,校服派的人則是很羨慕的看著白雪,因為開闢丹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

「哼,我不稀罕那什麼開闢丹。」白雪轉身看向張小魚和星河,道:「我們進學校,不理他們。」

就在白雪和星河離開的時候,張小魚說話了,「雪姐,星河,等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找甘飛航。」

「小魚哥,你找他幹什麼?甘飛航開闢了丹田,咱們不是他的對手,你千萬別亂來埃」星河阻止道,張小魚說的自己有奇遇星河根本沒放在心上。

「張小魚,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我還沒找你呢,本來我覺得你大難不死,我不恨你計較,但想不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我要是不好好教訓你一頓,我真沒辦法在學校立足了。」甘飛航對張小魚不屑一顧。

「小魚,甘飛航這種人渣不值得生氣,咱們走,別搭理這種人。」白雪擔心張小魚吃虧,也趕緊勸阻。

張小魚看著白雪和星河,自信笑道:「你們不用擔心,我說過我不是之前的小魚了,你們一直不相信,今天正好證明給你們看。」

張小魚上前兩步,看著甘飛航道:「之前學校被攻擊的時候,要不是你偷襲我,我就不會被埋在廢墟下面,這件事情你承不承認?」

甘飛航沒想到張小魚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這樣的話,但礙於面子,甘飛航理直氣壯道:「沒錯,就是我對你出手的,你一條賤命,我想什麼時候滅你就什麼時候滅你,我想在什麼地方幹掉你就在什麼地方幹掉你,你以為王教練能夠護得住你嗎?不過沒想到你這賤命還挺硬,被壓在廢墟還沒死,本來我想發慈悲饒你一命,但是你不知道好歹,我就只能在這裡幹掉你了。」

「沒想到,這個校服生還有點骨氣,但是在這個社會,就是被打死了,也是白死,不知道這個校服生是被砸傻了還是被砸傻了?」看熱鬧的一個富人學生笑道。

「不就是一個校服生嗎?神氣什麼啊,死了就死了,反正或者也是浪費資源,還不如死了的好。」又一個富人學生道。

「真不知道這世道是怎麼回事?一個低賤的校服生被廢墟掩埋沒死,我的好朋友卻因為一塊磚砸到頭給死了,真是老天不公埃」一個富人學生傷心道。

類似看不起校服生的話很多,都是富人學生們說的。

聽著富人學生們的話,還在排隊的校服生們都羞愧的地下了頭,整個過程中,沒有一個校服生說話,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沒有資格說話。

星河和白雪也都氣的臉通紅,恨不得將那些看不起校服生的富人學生們暴打一頓,但是還不能動手,打不過人家。

甘飛航冷笑的看著張小魚,戲虐道:「我說張小魚大神,你聽到周圍同學的話了嗎?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過來跪下給我磕頭五十下,把我鞋底上的土舔乾淨,我就饒了你,要不然的話,今天你必死無疑,我看你還有多大的運氣不死。」

星河和白雪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露出了滿滿的憂愁,知道今天的事情鬧大了。

「如果甘飛航真的對小魚下殺手的話,我就同意和他老大在一起,這樣小魚就沒事了。」白雪心中琢磨著,這是目前她能想到的唯一的解決辦法了。

「真是豈有此理,輪迴大陸上雖然強者為尊,但也不至於這麼看不起人,小魚,這個小子的實力遠遠不如你,你直接出手,說什麼都要廢了他。」姜老也被周圍富人學生氣的夠嗆。

張小魚不動聲色,面無表情的看著甘飛航,道:「你敢走到我面前嗎?」

甘飛航對張小魚不屑一顧,大搖大擺的走到了張小魚面前,笑道:「我走到你面前了,你」

啪啪啪,啪啪啪甘飛航話沒說完,被張小魚連扇了幾十個耳光。

「我扇死你個王八犢子。」張小魚一邊罵,一邊扇。

周圍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被張小魚的舉動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