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輪迴鍛造師>第八十七章 擊殺象拔將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擊殺象拔將軍

小說:輪迴鍛造師| 作者:八爪小哥| 類別:都市言情

王星峰等人和象拔將軍動手,只是為了鍛煉自己,檢驗自己和高手之間的差距,對付象拔將軍的真正主力是他們帶來的人。

大家族的人意見早就達成了統一,哪個家族的人殺死了象拔將軍,哪個家族的少爺成為本次新生任務的第一名,為了給自己家的少爺奠定基礎,也為了得到第一名獎勵,每個家族的人都很努力。

但是那些人在怎麼算,都沒有姜老算計的清楚,因為姜老掌握了整個戰場的情況,知道海族肯定失敗,象拔將軍為了以防萬一,早就給自己準備了後路,這些姜老很清楚,所以讓張小魚提前在象拔將軍的退路上等著撿漏。

「你是誰?」象拔將軍驚訝的看著滿臉笑容人畜無害的張小魚。

「我是誰?我是中都大學的學生埃」張小魚笑道:『象拔將軍,你現在已經無路可逃了,我看你就別讓我費勁了,我可以讓你沒有痛苦的死去,你看怎麼樣?』

「哼,想不到竟然有人在我的退路上等著我,看來你才是最厲害的,一直等著那些人圖做嫁衣,不過要想讓我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要想殺我,就讓你的人全都出來,不然憑你,根本不可能打敗我。」象拔將軍冷笑。

張小魚聳聳肩笑道:「我沒有幫手,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要是全勝時期的象拔將軍,我自然不是對手,但你現在身受重傷,實力不及之前的百分之一,我還是自信能夠打敗你的,所以我根本不需要幫手。」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連我的實際戰力都知道,他的身後肯定有高人,看來想安全的回到海里,可能性不大了,但是說什麼都不能白白死去,必須得有一個墊背的。」象拔將軍一直在思考著。

「喂喂,象拔將軍,你就別思考了,你是動手還是投降,趕緊決定,不然我就動手了。」張小魚催促道。

「我滅了你。」象拔將軍揮舞著手中的騎士長槍咆哮著沖向了張小魚。

「來的好,讓我領教一下初級武鬥家的實力。」張小魚拿著黑鞭,施展疾影步法,沖向了象拔將軍,兩個人展開了激烈的戰鬥。

象拔將軍因為受了重傷,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實力下降非常多,穩穩被張小魚壓制。

張小魚的流影棍法屬於靈階高級武技,威力和速度不是初級武技能夠比得了的,象拔將軍攻擊一下,張小魚的黑鞭至少攻擊十下,而且還是從不同的角度進行攻擊,防不勝防。

幾個回合下來,象拔將軍身上的傷增加了數十處。

「之前十幾個年輕人圍攻我,但是他們的武技都沒有你的武技強力,你還是最可怕的新人。」象拔將軍忌憚道。

「嘿嘿,那你準備束手就擒了,我的話還是有效的,我可以讓你死的沒有痛苦。」張小魚笑道。

「哼,我雖然忌憚你,忌憚你身後的人,但我象拔將軍從地球出現靈氣就開始修鍊,能夠走到這個地步不是靠投降得來的,我馬上就要扼殺天才了,讓那些同意你自己一個人出來的老傢伙知道,他們是有多麼託大,受死吧,這是我壓箱底的招式,現在就送給你了。」象拔將軍低吼道:「迷蹤水務。」

象拔將軍從口中噴出大量霧氣,整個衚衕在幾秒鐘就被霧氣充滿,視線受阻,伸手不見五指,象拔將軍趁機逃離了小衚衕。

「我靠,竟然是水霧,真特么的狡猾。」張小魚驚訝道。

「沒事,按照我說的走,象拔將軍跑不了的。」姜老笑道。

十幾分鐘后,象拔將軍從一個下水道口鑽出,渾身污泥,笑道:『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想殺我,痴心妄想。』

「嘿嘿,象拔將軍,你要是走,就光明正大的走,為什麼還要走下水道,你看你弄的都髒了,我還得去洗。」象拔將軍背後傳出了張小魚的聲音。

象拔將軍轉身,兩個圓圓的眼睛瞪的很大,難以置通道:『你你?你怎麼找到我的?』

「我怎麼就不能找到你了,而且我沒有繞路,直接就在這裡等你了,但是你饒了好幾個圈,讓我等了這麼長時間,純屬就是浪費我的時間。」張小魚笑道。

「看我的水霧。」象拔將軍又想噴水霧,但是剛噴出來張小魚從手中射出了一道金焰,正好燒在了象拔將軍的嘴上,疼的象拔將軍嗷嗷大叫。

「不要再逃了,還是乖乖的死在我手中吧,我比較仁慈,不會讓你受罪。」張小魚伸了一個懶腰。

「我是絕對不會向你們人類投降的,就是死,我也要戰死,殺。」象拔將軍知道自己逃不了,準備和張小魚拚命了。

「來吧,讓我也檢驗檢驗自己的實力。」張小魚再次和象拔將軍混戰在一起。

幾十個回合之後,象拔將軍已經傷痕纍纍,被張小魚嚴重壓制,只能被動抵擋張小魚的攻擊了。

「想防禦我的攻擊,那是不可能的,讓你見識見識我珍藏的武技,連續火焰刃。」張小魚連續打出了十幾個火焰刃沖向象拔將軍。

要是在之前,張小魚不可能一次性打出十幾個火焰刃,即使能夠打出,體內的靈力耗損大半,很難再使用強大的武技了,但在姜老的指導下,張小魚的丹田直徑達到了四千五百多米,靈力是之前的數倍,連續打出十幾個火焰刃完全能夠承受。

火焰刃打出之後,張小魚施展疾影步法跟在火焰刃後面。

象拔將軍本來身受重傷,又被張小魚打出了很多新傷,想躲開張小魚的火焰刃已經是不可能了,只能盡全力防禦,結果還是被好幾個火焰刃打到。

「總算防禦下來了,呼呼」象拔將軍大喘粗氣。

「嘿嘿,防禦下來又能怎麼樣?我還有呢。」張小魚突然出現在象拔將軍面前,一個爆拳正面打在了象拔將軍身上。

啊!對著一聲慘叫,象拔將軍帶著一陣黑煙和一陣香味飛出了十幾米遠。

「還沒完呢,嘗嘗我這最後一棍吧。」張小魚手中出現黑鞭,同時在身後生成了一個長約十幾米的巨型黑鞭,隨著張小魚揮動手中的黑鞭,虛影正好打在了象拔將軍身上。

象拔將軍被這最後一擊打的口吐鮮血,奄奄一息,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你你」象拔將軍掙扎著抬起手臂,指著張小魚。

「我什麼我,你還是去死吧,省的我費事了,我還得儘快離開呢。」張小魚催促象拔將軍趕緊死。

「我」象拔將軍話沒說完,徹底死去了。

死去的象拔將軍變成了一個將近兩米的象拔蚌。

「哇,這麼大的象拔蚌,夠我們四個人吃好幾頓了。」張小魚笑道。

「趕緊收起來,有人過來了。」姜老催促道。

「好。」張小魚彎腰去拿象拔蚌。

「慢著。」還沒等張小魚將象拔蚌拿起來,一聲命令般的喊聲傳來,隨後幾個中年人出現,是王星峰身後的隨從。

張小魚側目看了幾個人一眼,沒有理會,繼續去拿象拔蚌。

「這不是你能拿的東西,還是乖乖離開吧。」一個中年男子以命令的口吻道。

「師父,怎麼辦?能對付這幾個人嗎?」張小魚趕緊問道。

「沒事,不用管他們,儘管拿,自然有人攔住他們。」姜老道。

「好。」張小魚不理會幾個人,伸手將象拔蚌拿在了手中,看著幾個中年人理直氣壯道:「怎麼?我打死的獵物難道我不能拿嗎?」

「那是象拔將軍,你一個學生,怎麼可能殺死他,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乖乖把象拔將軍交出來,不然我會滅了你。」中年男子咄咄逼人道。

「誰要滅我們中都大學的學生?誰這麼大膽。」中年男子剛說完,黑林出現了。

「黑林,原來是你,你來的正好。」中年男子一點不懼,指著張小魚道:『他搶了我們殺死的象拔將軍,你說他該不該還給我們?』

張小魚一聽就來氣了,破口大罵道:「你們四個到底要不要B臉,你們殺死的象拔將軍,我呸,明明是老子殺死的,你們還想搶,竟然說是我搶你們的,我要是能從你們的說中把象拔將軍搶過來,我早滅了你們了,我會留你們幾條狗的活口嗎?凈特么的放屁。」

本來張小魚是不想罵人的,畢竟那幾個人實力強,但被誣陷,張小魚急了,姜老也急了,明確告訴張小魚,想怎麼罵就怎麼罵,師父給撐腰,要不是姜老這句話,張小魚就是再生氣也不敢這麼罵。

「你竟敢罵我們,今天你必死無疑。」中年人氣勢爆發,殺氣騰騰的走向張小魚。

「呦呵,這不是王家的保鏢嗎?怎麼在這裡欺負學生啊,我倒是想看看,王家想殺誰就殺誰嗎?王家人已經自己無敵了嗎?」兩個沙盟的高鼻大個子出現,奚落幾個中年人。

「我也覺得王家人過分了,我們早就有約定,誰殺死了象拔將軍,象拔將軍就是誰的,而且還是新生任務的第一名,難道王家人想橫搶嗎?」一個身材曼妙蒙著面紗,身穿綾羅紫衣的女子出現,同樣向王家開炮。

陸陸續續還有很多高手出現,王家的中年男子收起了自己的氣息。

「好,我承認象拔將軍是他殺的,象拔將軍的屍體也可以給他,但是他罵我的賬還是要算一算的。」中年男子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