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正道潛龍>002 雙生兄弟,天澤與恩賜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 雙生兄弟,天澤與恩賜

小說:正道潛龍| 作者:偽戒| 類別:都市言情

深夜,派出所內。

一四十多歲的中年警察端著搪瓷茶缸子,邁步走到值班室內,指著沈天澤問了一句:「這小子拿刀捅了嗎?」

「沒有,他沒怎麼參與,就跟著收費和打架來著。」負責審訊小澤的民警,手裡掐著煙回了一句。

「你看,我就說我是挨打的吧。」沈天澤聞聲沖著中年警察說道:「大哥,我家裡有急事兒,你趕緊給我放了吧,我真沒參與1

「我多大歲數了,你管我叫大哥?」中年警察低頭喝了口茶水,話語簡潔的回應道:「你還想著今晚能出去呢?你沒捅人,不也參與鬥毆了嗎?

「……那他們打我,我還不能還手啊?」沈天澤無語的回應道。

「還嘴?你上小王村幹啥去了,心裡沒個數嗎?」中年警察坐在桌子上罵道:「你們有什麼權利收過路費?」

沈天澤一聽這話,頓時無言。

「主犯把事兒扛了?」中年警察扭頭沖著同事問了一句。

「啊,那個小子嘴挺硬,說其他人不清楚是咋回事兒,就他自己帶頭去哪兒收費的,人也是他捅的。」負責審訊的警察回了一句。

「你這小哥們挺夠意思埃」中年警察冷笑著沖沈天澤調侃了一句。

沈天澤沒敢吭聲。

「給他開個行政,晚上扔進去吧。」中年警察扔下一句后,邁步就走。

「大哥,還拘我啊?」沈天澤頓時愣祝

「不拘你,還給你發個錦旗啊?1審訊警察皺眉呵斥道:「準備準備,蹲十五天1

沈天澤聞聲后,心裡暗罵晦氣,因為他蹲十五天到無所謂,可是恰巧今天他大哥回來了,而且每回對方在家裡呆的時間都不長,所以他十分怕跟對方碰不上面。

短暫思考一下后,沈天澤張嘴問了一句:「大哥,能讓我打個傳呼嗎?」

「咋地?就十五天,你還要找個關係啊?」

「不是,我親哥今天從外面回來,我答應他過去接站,現在出了這事兒,我得告訴他一聲。」沈天澤解釋了一句。

「你心真大1

「那咋整,我也不能因為蹲個十五天就去上吊啊1

「呵呵,小崽還挺有意思。」審訊警察一笑,指著座機說道:「那你打一個吧。」

「謝謝。」

話音落,沈天澤戴著手銬就走到辦公桌旁邊,拿起座機給大哥打了個傳呼,並且還留了言。

打完電話后,沈天澤又趕緊詢問沈燼南的情況,但刑警只回了一句:「瞎打聽啥,管好你自己得了1

……

當天晚上,沈天澤被送進了行政拘留所,但他心裡惦記著大哥和燼南,再加上突然發生這事兒,所以也沒什麼睡意,只在犯人的鋪板下面坐了一夜。

行政拘留所跟刑事拘留所是兩回事兒,它拘押的人都是十五天以下的,監內雖然是有「大哥」管事兒,但一般對新來的犯人比較寬容,只要對方進來后不太瑟,那基本也沒人管,因為大家蹲的時間都不太長,沒必要在這裡面結仇互恚

沈天澤折騰了一夜,可算熬到了天亮。原本他以為大哥回家後知道自己出事兒了,就一定會來接見自己,因為行政拘留除了節假日之外,是隨時可以接見的。但讓他想不通的是,自己等過了接見時間后,依舊沒有任何人來看自己。

面對這個情況,沈天澤心裡略微有點慌神。因為他自小父母去世的早,一直和親大哥相依為命的生活在大爺家裡,所以兄弟二人感情極深。而如果昨晚大哥已經到了家了,那今天絕對不會不來看自己。

難倒是遇到什麼事兒了?還是他昨天根本就沒回來呢?

沈天澤盤腿坐在鋪板上,心裡有點發慌的琢磨著。

一天過去。

三天過去。

一周過去……沈天澤在行政看守所里依舊沒有得到任何關於大哥的消息。

這天晚上,監內剛剛準備開飯,外面突然有管教喊了一聲:「沈天澤,接見1

沈天澤聽到喊聲之後,還以為是辦案人來錄小王村打仗鬥毆的口供,所以挺高興的喊了一句:「到1

「監門門口蹲著,提審1

「報告政府,收到1沈天澤再次喊了一聲。

……

幾分鐘后。

提審室內,沈天澤笑呵呵的走進屋內,心裡急迫的問了一句:「錄口供啊?大哥,能讓我打個傳呼嗎?我家裡真遇到點急事兒……1

鐵桌子後面,一個剃著寸頭,身材壯碩的三十多歲青年,跟一個同事,正面無表情的打量著沈天澤。

「我也沒多大事兒,你們就讓我打一個唄1沈天澤再次態度客氣的商量道。

兩個警察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即左側一人低聲沖著另外一人說道:「真像,太像了!1

「你叫沈天澤?」右側坐著的寸頭青年,點了根煙后問道。

「……呵呵,你們審我,還問我叫啥?」沈天澤一笑。

「我叫關磊,市局七處大案三隊的。」寸頭青年面無表情的再次問道:「沈恩賜是你的雙胞胎大哥?」

「……1沈天澤一聽這話頓時愣住,因為他不知道警察為啥會扯到自己大哥那兒。

「是不是?」

「是啊,怎麼了?」

「……1關磊抽著煙沉默數秒,隨即嘆息一聲問道:「沈恩賜平時幹些什麼你清楚嗎?」

沈天澤目光謹慎的看著關磊,皺眉回應道:「我跟沈恩賜關係不太好,很長時間不聯繫了,他在外面幹什麼,我都不知道1

「唉1關磊嘆息一聲,站起身來回應道:「你不用害怕,沈恩賜是我同事1

沈天澤聞聲表情驚愕,因為大哥這幾年一直聲稱自己在外地做點小生意,所以小澤突然聽到關磊這話,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他是警方的底線人……一周前,已經犧牲了。」關磊聲音略微顫抖的補充了一句。

「什……什麼?……犧牲了?」沈天澤宛若被五雷轟頂一般,結巴著重複了一句。

……

東北h市,三鑫地產公司內。

一名穿著白襯衫的青年,表情十分激動的拿著摩托羅拉大哥大問道:「我表哥折了??」

「恩,大老王沒跑出來,讓警察堵住了,他拒捕,被開槍打死了。」電話另外一頭的人話語簡潔的回應道:「咱們這邊,就小李回來了,人在牡丹江農村呢。」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