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正道潛龍>100 倒了血霉的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100 倒了血霉的底

小說:正道潛龍| 作者:偽戒| 類別:

九哥被公安局叫過去調查問話,其實就是一個走表面流程的行為,因為誰都知道蔣光楠是不可能把九哥咬出來的。並且這個私藏槍支的事兒,是有一定背景性的,綁匪太過兇殘,那麼送錢的人自己整點保護措施,也算是合理不合法的。所以九哥在市局呆了不到三個小時后,就啥事兒都沒有的走了。

離開市局后,近幾日疲憊不堪的九哥,心裡剛剛放鬆一些,想回家看看妮妮之時,這緊跟著就來了第二件讓他措手不及的事兒。

「當1

拽開車門,九哥彎腰鑽進後座,順嘴就問了一句:「妮妮的筆錄做完了吧,回家了?」

「恩,已經回家了1司機老韓臉色不太好看的回了一句:「但富都出事兒了1

「什麼事兒?」九哥聞聲一愣。

「小澤回來之後,就在富都等著你,但……浙j那邊突然來人,把他整走了1司機老韓皺眉回道:「來的人是駱嘉俊,段子宣沒攔住1

「1九哥愣了幾秒后,頓時罵了一句:「他攔不住,倒是給我拖一下啊!在他媽的自己地方,能讓駱嘉俊把人領走了?1

老韓看著九哥發火,也沒敢吱聲。

「走多長時間了?」九哥立即再問。

「得有一個多小時了1

「那你怎麼不上去叫我呢!?」九哥十分煩躁的回應道:「人讓駱嘉俊領走了,這多被動啊1

「我去樓上找你了,但警察不讓我進1老韓解釋了一句。

「趕緊回富都1九哥陰著臉催促了一句后,低頭就撥通了駱嘉俊的手機,但對方一直處於佔線中。

……

京哈國道上,一台賓士600停在路邊,隨即一位與沈天澤年齡相仿,但身材稍胖一些的青年,則是一邊站在馬路邊上撒尿,一邊拿著電話說道:「,我尋思拖一拖,等著老九回來找我就完了,這你們又非讓我回去,那我不是難做人了嗎?我把老九的兄弟領走了,他肯定得恨我礙…行了,我知道了,恩恩,人我帶回去,對,就是他捅的小八1

聊了大概五六分鐘后,駱嘉俊掛斷手機,隨即思考半晌后,就拽開車門沖著十分倒霉的沈天澤說道:「這可不是我不給老九面子昂!浙j那邊死活要讓我給你拉回去,我也沒招1

「大哥,我到底得罪誰了?」沈天澤此刻心裡既忐忑,又十分不解的問了一句:「浙j那邊要整我幹什麼啊?」

「你捅誰了,你心裡沒數啊?」

「我桶誰了?」

「你那一刀,直接就他媽給小八紮廢了!扎腎上了!!現在塗嘯紳不幹,那我只能給你整回去了。」駱嘉俊拿著電話回了一句。

沈天澤聞聲后,就在心裡罵了一句.你媽,因為他實在是感覺自己最近極為不順。在平f歌廳,幾乎所有人都他媽揍小八了,但最後就自己出事兒了,就自己一刀捅小八腎上了,這種感覺真就跟二胖當初罵曹猛差不多!

前六被告,一人捅了一刀,全扎要害上了,但最後曹猛吐口了痰,卻給被害人砸死了!!

這他媽是有多背啊?上哪兒說理去啊!

「賀偉你認識嗎?」駱嘉俊長的也確實英俊,雖然體型胖點,但皮膚很白,看著一臉笑面,有點像現在比較火的鹿姓流量小聲。

沈天澤聽到對方提賀偉后,頓時愣祝

「他現在就在浙j呢!你明白嗎?」駱嘉俊完全是賣九哥面子的點了小澤一句。

「呼呼1

沈天澤聽到駱嘉俊的話后,這心裡就徹底忐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回去浙j算是沒好了,所以立馬就回了對方一句:「我給九哥打個電話,行不行?」

「你打不了,而我也得回去才能聯繫老九!要不然,塗嘯紳那邊我沒法交代啊1駱嘉俊適可而止的說道:「我告訴你這個,是讓你到浙j的時候說點軟話,別跟上面硬,要不然……你就麻煩了1

「我……我還能回來嗎?」沈天澤臉色鐵青的問道。

「整死你不至於,但小八以後b都不了了,你覺得你的情況能比他好嗎?」

「那我能給家裡打個電話嗎?」沈天澤又問。

「打完把電話給我1駱嘉俊思考了一下后,最終還是看在九哥的面子上,沒有為難小澤。

話音落,沈天澤心裡根本不管後果會是啥樣,而是直接掏出電話就聯繫了關磊。因為他覺得自己這次去浙j,不會比給他媽的章顯光送錢安全多少,所以他現在急需關磊那邊想辦法,讓自己脫困。而且他連暗語都想好了,知道怎麼讓關磊明白自己的處境。

「嘟嘟1

電話很快接通,沈天澤心臟跳的聽著手機內傳來的忙音!

數秒過後。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1

沈天澤一愣,緊跟著就又一次撥通了關磊的號碼,但這次卻直接顯示對方已關機!

「你媽的1沈天澤拿著電話,臉色鐵青的在心裡罵了一句,並且感覺到自己這把可能是真要涼了。

「打不通啊?那就沒招了1駱嘉俊扔掉手上的煙頭,擺手喊了一句:「把他電話收上來,咱們走了1

……

與此同時。

就在沈天澤極度危險之時,關磊卻正坐在龍江衛視的法治平台錄播台內,低頭看了一眼沒電關機的電話,笑著沖主持人說道:「你繼續說?」

「要不要先接一下?」主持人禮貌的問道。

「沒事兒,先錄吧1關磊輕擺了擺手。

「好的,關隊長,我想問您,這次在抓捕兩起惡性案件悍匪時,你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摸清線索,從而解救人質的……1主持人繼續提問。

「一個犯罪團伙,如果經常作案的話,就會在潛意識裡形成一種套路和固定手法,而我們管這個叫犯罪的定式思維……其實在這個團伙第一次接觸送贖金人員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盯上了他……1關磊此刻完全是按照劇本念台詞,徹底在心裡拋去了李凱讓章顯光騎著三輪車玩了的劇情。

……

另外一頭。

九哥回到了富都酒店之後,二胖,曹猛,還有段子宣等人則是全部圍上了他。

「小澤怎麼被整浙j去了?!那邊有他媽的賀偉在,他去了能好嗎?」二胖此刻也完全忽略了地位尊卑,直接就沖著九哥開喊。

……

吉l境內。

章顯光胳膊上纏著紗布,手裡拿著四五捆百元大鈔,低頭看著眼前的火堆,眼圈通紅且十分懊悔的罵了一句:「怨我了,這把事兒我貪了!1

老朱和老朴聞聲都沒有吭聲。

「嘩啦1章顯光沖著火堆就把手裡的現金扔了過去,低頭再次呢喃道:「二保不是我朋友,他是我姨家的表弟1

老朱和老朴聞聲呆愣。

「這事兒不算完,那兩個送錢的小子,我早晚得整死1章顯光喝了一口劣質白酒,雙眼盯著用命換來的十幾萬贖金,就那麼焚燒在了火堆里。

「走吧1老朴拎起剩餘的二百多萬現金,伸手拍了拍章顯光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