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生死聚焦>第十三章 魔術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魔術師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都市言情

這老頭笑了笑后沒說話,那顧覓清也不說話,身後的幾個黑衣人也跟被點了啞穴似的,就這麼齊刷刷地微笑著看著顏九成。

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不好受,尤其是「話筒遞過來,燈光師準備,請開始你的表演」的眼神,更不好受了。

小時候,顏九成也做過渴望自己做出一番驚天動地事業的美夢,什麼自己有特異功能啦,成為科學家成為大明星成為一切厲害的人物等等幻想,那是家常便飯,周圍的小朋友都這麼幻想過,不是嗎?甚至拿起槍上刀山下火海什麼的,可等人長大后再回過頭來看,這可不就是無知者無畏嗎?

最終,都會變成一個平凡人埃

會發現自己既成不了科學家也當不了大明星,這上刀山下火海更不可能了,支起油鍋過小日子才是最打緊的。

自己要是死了,父母怎麼辦?

這種拯救什麼科學家的什麼神秘行動,不屬於小人物。

為了父母,慫就慫吧。

「那什麼,我家裡就我一顆獨苗……四代單傳,真的。」顏九成不為所動。

「什麼四代單傳?你不還有一個妹妹嗎?」這麼明顯的扯謊簡直是侮辱顧覓清的智商。

「我妹妹?娘們哪能算傳宗接代了啊?!傳宗接代那當然得帶把兒的啊!我家就我一個帶把兒的吧?」顏九成甩出直男癌的言論,一副我家裡可是有王位要有雞雞兒繼承的模樣。

顧覓清咬了咬牙根,剛要說話,旁邊的老者看了她一眼,她話到了嘴邊咽了下去。

老者淡笑。

「你也聽我們說了這麼久了,休息,休息一下吧。」

而顧覓清狠狠地瞪了顏九成一眼,跟在了老者的身後,兩人走向門口。

顏九成見人都走了出去,也朝著門口快步走了過去,還沒到門口呢,就被人擋了回去。

砰地一聲,門關了。

整個房間黑乎乎的,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不知道如何逃離,這一切的未知讓他瞪大眼睛,卻發現一絲光也透不進來,什麼也看不到。

靜。

靜到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咚咚咚咚咚,心跳跟那古時候刑場的鼓點似的。

滋,隨著一聲輕響,一面牆壁突然亮了起來,刺得顏九成眼睛有些花,他轉過身看了過去。

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老人,老人行走在林蔭下,他的身影特外地顯眼,一方面是因為他滿頭的銀髮,而另一個原因是路過的所有人都會在看到這位老人後恭敬地放緩腳步並禮貌地打招呼。

最重要的是,老人的身邊全程有保鏢跟著,保衛嚴密。

老人少言寡語地只是微笑著點點頭,隨後進入了科研院的大樓里。

隨後看到保鏢護送老人從電梯里走了出來,走到一扇門附近,保鏢們停住腳步,離那扇厚重的門有約莫五米的距離,分成兩排左右擺開守衛。

老人扯住在脖子上的工牌繩,從最貼身的衣服裡面抽出掛在繩上的一張卡,雖然四周沒人,但是他還是用身體擋住絕大部分視野,小心翼翼地在密碼鎖上按下密碼,隨後用那種卡在密碼鎖上划拉了一下,最後站在顯示器那面對鏡頭眨了眨眼睛,那扇厚重的門這才嚓一下打開。

看來,這扇門後面是極其機密的場所,擁有三層保險才能打開。

進了這扇門后,老人在裡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件白大褂穿上,帶上口罩和帽子,並把那張卡再一次放進了最貼身的衣服里。

而隨後進來的幾個人也都是如此,唯一不同的是他們並沒有保鏢跟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之天色已經黑了,鏡頭突然一下切換了。

這一次的鏡頭就跟前面的不一樣了,截然不同。

顏九成學新聞的,又在雜誌社當了段時間記者,他一眼看出這應該是修復的畫面,因為畫面有些閃,最重要的是角度很詭異,拍的是老人的側臉,似乎像是窗戶外面的一個鏡頭遠遠地拉了長焦拍攝的一般。

房間里的監控消失了嗎?還是重要的研究室里不能有監控的原因呢?這一段的錄像怎麼這麼模糊?顏九成有些好奇,死死地盯著屏幕。

老人彎著腰看著顯微鏡一樣的機器,隨後又拿出筆在旁邊計算了一下,然後極度開心地跳了起來,在房間里揮舞著手激動了一陣沖了出去,雖然視頻沒有聲音,可透過表情似乎都能聽到老人的歡呼。

走廊上的鏡頭很清晰,一瞬間從其他房間里衝出來四五個人同樣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帽子的人,幾人也紛紛雀躍地跳了起來。

老人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研發室,畫面角度再一次詭異地模糊了起來。似乎只有在老人的研發室沒有清晰的視頻。

這時,鏡頭切換到了走廊上,門口陸陸續續有三五個人通過三層密碼走了進來,只是戴著口罩和帽子,分不清誰是誰,均是一派喜悅的模樣。

「糟糕1突然,顏九成從沙發上彈了起來,眼睛一下瞪大神情緊張:「有鬼1

顏九成的聲音一下子變了調,焦急而恐懼。

「這個人!這個人有鬼!他是剛剛這個專家在樓底下路過的時候,出現過的清潔工!他不是專家!他怎麼穿著專家的衣服進來了?他怎麼刷開的那扇門?這個人要防著,要防著1

顏九成跑到屏幕旁邊,伸出手指著其中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從鏡頭的角度看上去跟其他人一般無二的戴著口罩帽子,蓋得嚴嚴實實的白大褂。

那個偽裝者走到了專家的門口,伸出手敲了敲房門,專家打開門,偽裝者遞過來一份資料,專家簽了字。

偽裝者轉身離開,前後不到一分鐘,最後消失在了鏡頭裡。

——————-

「我們的判斷沒有錯,我們的隊伍一定要有他。」顧覓清激動地指著屏幕上此時同樣激動的顏九成:「如果上一次我們行動的時候他也在,李教授絕對不可能被暗殺!依著顏九成的能力會第一時間辨認出對方1

老者眼底微微發紅,點了點頭。

專家從那位與其他專家一般無二,戴著口罩帽子的人手裡拿過資料簽了字,再關上房門回到桌子面前的時候,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

專家實驗室的錄像角度極其詭異,模糊而閃爍,但依舊能清楚地看到專家臉部猙獰,可見極度痛苦,隨後轟然倒地,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后一動不動。

事後,警察對錄像進行了分析,這才發現環衛工人和遞給專家資料簽字的這個人是同一個假扮者,也就是說,這個假扮者暗殺了專家,在重重保護下暗殺了他。

而在室外守著的保鏢們渾然不知。

這個假扮者就這麼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殺了人,並從容地離開了現場,甚至消失在走廊的時候還舉起手做了一個v字型的勝利手勢。

如果有這麼一個人,在科學家本就處於危險的時間段陪在身邊,記住出現的任何一個人,能辨別出任何人物的偽裝,這將大大提高安全係數。

更甚的是,如果這個人能記下可疑的幾萬名人員的人臉,會讓這種安全性提高不止一個檔次。

電腦可以做到分析人臉,卻只能事後分析,庵稚衿媧竽緣娜耍則能在危險出沒的瞬間提前辨別出來。

隨後,顏九成看到一行字,寫道:x教授在得出某項重要研發成果的當晚,心梗而死。

這位教授的黑白遺照出現在了屏幕上。

國家領導人在葬禮上深深彎腰表示哀悼,這麼一位頂級科學家的離世,是國之殤。

「他到底怎麼下的手?我沒有看到他有任何下手的動作埃」顏九成再一次走到屏幕那,伸出手觸碰了下,發現這是個可以手控的屏幕,於是連忙把視頻拉到了前面一些的位置。

偽裝者把資料遞給專家,教授接了過去……

沒有任何異樣舉動,連手指頭都沒有碰到專家。

「難道紙上有毒?」顏九成疑惑地看向了房間內的監視器,問道。

「紙上沒有毒,也不是透過散發氣味中毒。」老者的聲音傳了過來。

「那怎麼殺的?」顏九成又看了好幾次,紙上沒有毒,也不是那種有毒的氣體,他實在找不出原因。

「他用了小型武器,武器上帶了某種病菌。」顧覓清說道。

「用武器了?沒有啊,他的手……」顏九成又看了一次,只見偽裝者的一隻手拿著資料遞了過去,另一隻手很自然地垂放下來,他仔仔細細地看著那人的兩隻手。

「他手指頭都沒有動,怎麼可能用武器?」眼見為實,這人的手指頭確實一點兒都沒動。

他要用武器得用手吧,哪怕按一個按鈕,難不成用瞪瞪眼珠子就能殺人?

「其實不難看出,起碼我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顧覓清微微一笑不以為然:「這就跟魔術一樣,看著神奇,掀開了面紗后就簡單明了了,不過你得接受過培訓才有這能力。」

「培訓?」

「對,十分特殊的絕密培訓,成為魔術師的培訓。」老者微笑著。

魔術師?

顏九成愣了愣。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