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生死聚焦>第三十章 英雄的詩與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英雄的詩與屎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

空氣似乎凝固了。

唯有顏九成身邊的空氣是快速地流動的。

就在公獅撲過來張開獠牙的一瞬間,顏九成快速地往後退了半步,不到半步就感覺到了公獅已然眼前。

顏九成迸發出一聲怒吼,兩眼圓睜,在刻意地露出脖子吸引公獅咬的同時,握著長棍的手青筋突起,瞬剎間緊繃,用了這輩子能用的最大的力氣。

或許是最後一次能用的力氣。

長棍朝著公獅張開的血盆大口刺了過去,冷靜,果決且準確無誤。

刺傷公獅?並不可能。

還沒刺到靠里的位置,獅子立刻嘴巴一閉將棍子咬得粉碎,而頂端綁著的襪子,襪子里的肉和毒連嚼都沒嚼便吞了下去。

吞下去了,萬事大吉嗎?

笑話。

從躍起到咬斷棍子,也就一秒多鐘的功夫而已,它還沒落地呢,而落地的方向正是顏九成,獠牙的方向則是顏九成的脖頸。

那根棍子只是微不足道的絆腳石,顯然,毒汁的毒並沒有讓它吞下去的瞬間便到底身亡。

毒人類的用來毒野獸,發作需要時間罷?

顏九成已經沒有時間思考,他並沒有順著公獅撲過來的方向往后倒,反而一反常態直接往它撲過來的方向彎著腰撲了過去。

這顯然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決定。

因為慣性,公獅從顏九成的頭頂一躍而過,落到了三米開外的地方。

嗷嗚!

一聲怒吼,它立刻調轉方向。

這一聲怒吼透著憤怒,被奚落的憤怒。

口水嘩嘩地滴落在草地,腥臭腥臭的。

顏九成僅僅地握著半截木棍,立刻站了起來保持半蹲。

怎麼還不發作?他想。

跟獅斗,無疑是尋死,此時能做的就是祈求毒性快點發作。

嗷嗚!緊接著又是一聲怒吼,伴隨著這聲怒吼,公獅再一次一躍而起,這一次沒有長棍的打斷,目標直接而清晰。

也異常簡單。

一個人類因為公獅咬木棍而僥倖躲過了第一次,是不可能躲過一頭被激怒的成年公獅主動出擊的第二次的。

隨著公獅躍起,風聲呼呼地,一股腥氣直擊面前。

嗷!

突然,公獅發出了凄厲的慘叫,在落地的瞬間歪到了一邊,倒地抽搐。顏九成轉過頭,血拚大口就在自己的脖頸處。

噗……

鼻孔里噴出了黏稠的液體,噴了顏九成一腦袋,粘粘乎乎的,像人類的鼻涕,溫熱溫熱的,聞起來的味道很難形容,好像是鼻涕囤在那囤了半個月,發酵了半個月的那種臭氣,保留了人類鼻涕的質感,臭氣熏天中夾雜著血的血氣。

顏九成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這個味道。

他連忙緊緊地閉著嘴唇,生怕那些粘辰了嘴裡,畢竟公獅毒發了。立刻用腿一個勁地蹬,讓自己離這頭龐然大物遠一點,再伸出手把滿頭滿臉的那種粘稠的液體擦擦,卻發現擦不幹凈。

索性將頭埋在草地上,猛地摩擦。

嗷嗚!

凄厲的吼叫刺破長空。

公獅掙扎地將頭轉向顏九成,張開了嘴……

獠牙就在他的臉面前,卡擦,嘴合了一下。

就差那麼一厘米,就被它咬住了。

「我他娘的……」顏九成瞬間站了起來,轉頭瘋狂地跑了起來,邊跑邊朝著老吊他們揮了揮手:「跑啊!!1

聲音要多畏懼就有多畏懼,嚇尿崩了的那種。

什麼仗劍走天涯的英雄,在危險接觸的那一瞬間消失無痕,他此時是腳底抹油跑出了這輩子最快的速度。

這一點,倒不似那012號。

看到這一幕的顧覓清的臉色微微變了變。

樓上012號的遺照,咧開嘴雪白的牙齒英雄的笑容,他可是從不畏懼的,在生死關頭會如同顏九成一般無畏,興奮,可事後卻不會如同顏九成一般后怕。

怕與后怕,是不會出現在英雄性人格的012號身上的。

「你他媽的別叫!小心招惹其他猛獸1老吊回過頭吼了一句。

顏九成瘋狂地往前跑著,跑著跑著往後看了看吼道:「我操他娘的!嚇死老子了1

聲音野蠻地充斥在草原上,述說著顏九成的后怕。

遠遠地,夕陽已到了地平線,那頭公獅靜靜地僵硬地躺在那,一動不動,被夕陽印上了一層紅。

「它死了1顏九成喊道,止住腳步,此時,他才確定那頭吃人的獅已經死了。

老吊和宣林停下腳步,轉過身朝著顏九成跑了過來。

遠遠地看著那頭成年公獅,剛剛還威風無比,此時一動不動,就發出了那兩聲凄厲的長嘯后,從倒地到死亡不到二十秒的時間。

「走吧。」老吊說道。

「要不要回去看看?」宣林四處看了看,渾身也在哆嗦:「現在,這頭公獅的地盤範圍應該是最安全的。」

這話倒是真的,老吊點了點頭。

「你覺得呢?」老吊看向顏九成,只見他獃獃地看著死去的公獅的方向,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沒有畏懼,沒有恐慌,沒有劫後餘生的半點喜悅。

「嘿,哥們,你真是個英雄,你一點都不怕的埃」老吊忍不住拍了拍顏九成的肩膀,服氣無比,只是邊說著邊警惕地看著周圍。

這種連成年公獅都有的野外,搞不好還會有其他猛獸。

「的確,你就是那種基因裡帶著對危險的興奮和冷靜的英雄式人物,這公獅靠近你的時候,你一點都不怕,我真是佩服。」宣林也由衷地說道。

「我不怕?」顏九成臉色有些慘白,跟剛剛的淡定和不畏截然不同,他的腿控制不住瘋狂抖了起來:「我當時是不怕,可是我她娘的現在很后怕啊!你看我的腿1

抖得跟蹦迪一樣。

怕和后怕,是兩碼事的。

此時的顏九成后怕得不行,尤其是頭髮上粘的那些腥臭的口水或公獅的鼻涕還是什麼分泌物緩緩地淌下,那種惡臭是死亡的氣息。

三人走到公獅的旁邊,此時的公獅一動不動,連屍體都瞬間僵硬了起來,就跟死了很久很久一樣。

落日緩緩,天邊的雲燒得更厲害了,紅透了的半邊天極美。

緩過神來的顏九成恢復了往日的神情,他看著地上的公獅和平安無事的同伴,突然有些得意。

「嘿嘿。」他笑了起來,腿不抖了。

「這次多虧了你,它死透了。」老吊蹲下來,拿著棍子撥拉一陣后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說道。

「是啊,顏九成,你太厲害了,要是我我就做不到面對公獅還這麼鎮定。」宣林也由衷地說道。

「我當時拿著棍子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仗劍走天涯的英雄,就那種武俠片里……」顏九成站了起來,拿過木棍演示了一下:「它當時就在我跟前,你們不知道,公獅那目光,看一眼彷彿就被它麻醉了一樣,一瞬間意識都消失了……」

「英雄!確實,佩服1老吊豎起大拇指。

突然一陣風吹了過來,發出了沙沙的聲音,老吊和宣林瞬間變得面色凝重。

「風吹的聲音,剛剛就那樣,不要緊張。」顏九成說著,伸出手捋了捋頭髮:「而且,我看那獅子肚子鼓鼓的,估計他可能不餓。」

老吊警覺地看著四周。

宣林也鐵青著臉。

「哎呦,此時此刻,此景此情,真是要吟詩一首了……」顏九成哈哈笑著,迎著夕陽:

castacyildeye,

陰life

陰death

hyir色man

pass??by

……

不懂英文的老吊被這突如其來的裝逼給逗笑了。

宣林也笑了起來。

氣氛輕鬆了下來。

「知道啥意思嗎?這可是大名鼎鼎的愛爾蘭詩人葉芝的墓志銘,翻譯成就是冷眼一瞥,生與死,騎者且趕路。」顏九成的目光在四周掃了一圈后,神情輕鬆地說道:「不要那麼緊張,現在是在這公獅的地盤,它剛剛死,不會有其他猛獸過來的。」

冷眼一瞥,生與死,騎者且趕路。

這句詩印在了三個劫後餘生的人的心裡,三人相視一笑,紛紛鬆了一大口氣。

話音剛落。

嗷!

一聲陌生的長嘯穿破長空。

……

三人立刻臉色都變了。

「大英雄,你別他娘的吟詩了,趕快拉屎1老吊跳了起來,邊叫邊從公獅的嘴巴里掏,想掏點沾了毒的肉出來。

畢竟三人的手裡沒有了武器,唯一能用的武器在顏九成的肚子里還沒拉出來。

此時此刻,比起英雄的詩,英雄的屎更管用。

「快點!搞不好我們要死這裡!沒武器了1老吊的聲音壓得低低的,那聲長嘯之後,又是一聲長嘯,撕破長空,朝著他們三人的方向傳了過來。

1951年,蘇國某代號為』四重奏』的著名間諜在完成行動后,說道:地活下來了,的確幸運,畢竟在沒有參加活動前,我身邊的隊友就有不少人死於培訓。

,無彈窗閱讀請。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