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生死聚焦>第三百二十六章 江湖有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六章 江湖有你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三百二十六章江湖有你

天知道顏九成有多瘋狂。

他想他會一輩子記住這一晚,一切都彷彿消失了,都不存在。整個天地間就只有他和顧覓清。連外面的狂風暴雨都彷彿增添了一絲悲壯,讓兩人的結合彷彿不僅僅是結合一般。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

有時候,顏九成會想,尋常夫妻是不是每一次如此這般的時候,也會這麼瘋狂嗎?可又一想,便覺得不會,肯定不會。尋常情侶,尋常夫妻哪怕再恩愛,再覺得自己是對方的肋骨,再喊著把你當作最後一天來愛,可畢竟他們沒有到這個份上。

沒有經歷即將到來的死亡,沒有經歷一起協作戰鬥的血腥,沒有這硝煙之下的配合,沒有下一秒就怕你去世的發自內心的恐懼。又怎麼會有『除了你,其他人都非真愛』的感覺呢?

「姑姑……」

「嗯……」

「姑姑……」

「嗯……」

除了這兩個對話,幾乎沒有其他對話,來不及說其他話,也沒有任何精力說其他話。

「我愛你。」

顏九成癱軟在床上,看著顧覓清緋紅的臉,她的鼻子上有細微的汗珠,額頭的細發也因為出汗而濕漉漉的,這三個字脫口而出,顏九成不是第一次說,可每一次說都覺得彷彿靠愛情的真諦更近一步。

顧覓清疲憊地笑了笑,因為方才死死地抓著顏九成的胳膊,讓她的指關節都有些發白,頗累,她甩了甩手卻不跟顏九成說『我愛你』,道:「睡吧。」

「一起睡。我定個鬧鐘。」顏九成說道,看著顧覓清:「你閉上眼睛。」

「我……」

顧覓清自然累,也很想睡,可職業性讓她不敢睡,她得時刻保持清醒。在沒有加入組織之前,顧覓清有句話常常掛在嘴邊,『春困秋乏夏無力,冬日正好眠』,她可喜歡睡覺了,睡眠質量也好,頭碰到枕頭就能秒睡的那種。自打加入組織,她就沒有好好睡過一宿,甚至沒有睡著過。

「你睡我才睡,否則我不睡。」顏九成直接威脅她。這招夠壞,但挺管用,顧覓清一聽,本眼珠子一瞪擺出一副威脅狀,可見顏九成沒有退步的意思,於是無奈地乖乖地閉上眼睛。

「你睡著了,我才睡。」顏九成又補上一句。

顧覓清難得這麼溫順地點了點頭,閉著眼睡著,許是本就挺累,被顏九成剛剛這麼折騰一番后更是疲倦,不一會兒,只聽得她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呼嚕嚕,呼嚕嚕。

嘿,居然還打起了小呼嚕。

顏九成不由地笑了起來,這丫頭,鼾聲跟貓似的。要是別的女的打呼嚕總覺得不好,可顧覓清的這種小呼嚕卻讓顏九成覺得可愛無比。也不知是情人眼裡出西施,還是女人累極了后細細的呼嚕就是這麼撩人。總之,顏九成此刻覺得格外地幸福。

這種幸福讓他萌生了一種信心,他看著在自己身邊蜷縮著的女人,覺得自己肯定能保護好她,完成任務,然後兩個人永遠在一起,除了這個結局,就不應該也不可能出現任何其他的結局。

英雄配美人,從此隱退江湖,過著幸福的一生。大師的武俠小說里總是這麼寫著。

在此刻,他突然明白了什麼叫愛情的力量,這種力量從內心滋生出來,攻城略地,無比強大。他也突然真正懂了為什麼在這麼殘酷的戰區,那麼絕望的環境中,這些男男女女卻依舊堅信愛情,愛情就依舊如同野草一般堅韌而瘋狂地增長,這裡的愛情比在和平的國家的情侶之間的愛情要濃烈得多。

在那個祈禱的地下教堂里,那些經歷了如此大悲涼的男男女女,手拉著手,堅定地站在一起,當時只覺得這種愛情帶給他極大的震撼,如今,他卻徹底明白了為什麼在這樣的環境下,愛情反而更野蠻更堅韌地生長的原因。

因為這裡的愛情,靠生命更近,更純粹。

有時候,這裡的愛情僅僅是依附於生命而存在的,僅僅是為了我們兩個人相互依靠,能活著。所以我能為你奉獻生命,你也能為我不顧一切。在一無所有,甚至連命都保不住的地方,唯有愛情能給人信仰。

顏九成深知自己再也不可能從另外一個女人身上得到這樣的愛情了,再也不可能了。

他突然又害怕了起來,這樣的愛情如果失去了,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這麼想著,他輕輕地掀開被子,看了看裡面一覽無餘的顧覓清,他沒有猥瑣的想法,就想記住這一次,原原本本徹徹底底毫無死角的記祝

「我會讓你活著,一定會的。」顏九成忍不住一下緊緊地摟住她。

如果自己死了,她也會覺得活著沒意思吧。因為她也再找不到這樣的愛情了,顧覓清說過的。當時的顏九成並沒有這麼覺得,因為她是那麼美,美的人追求者眾多,總覺得若自己死了,她痴情或許會傷心難過很久,但是不至於會缺愛情。

她那麼美,那麼值得被愛。

可現在的顏九成卻不這麼想了,他能明白,若他死了,顧覓清的確也再也尋覓不到這樣的愛情。這樣的愛情只存在這裡,其他人,其他地方都沒有。

有一種愛情,之聖潔,之偉大,正因為是處於硝煙之中,死亡之下,才最聖潔,最偉大。

呼嚕嚕,呼嚕嚕。

他輕輕地在她額間吻了下,閉上了眼睛安心地睡了。等顏九成均勻的呼吸聲傳來后,一雙亮晶晶地眼睛突然睜開了,顧覓清探出頭,嘴裡邊發出呼嚕嚕的呼聲,邊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顏九成,確定他真的睡著了后,她鬆了一口氣。

微微地往上坐了坐,一隻手手放到顏九成的肩膀,用身體護住他的頭,另一隻手摸了摸槍,微微閉上眼睛。

原來她只是假寐。

不能睡啊,她的任務是保護顏九成,用她都生命來保護顏九成,更別說犧牲睡眠而已了。要知道在這個行業里有條鐵律,無論什麼時候你都不能真的睡著。

可是顧覓清卻沒有按照規定把顏九成覺醒來,而是輕輕閉上眼睛半躺著,護著他,讓他安睡。

幾個小時后,隨著手錶一陣震動,顏九成一下就醒了,他立刻轉過頭,見顧覓清早已乖乖地躺在自己的懷裡,緊緊閉著眼睛,佯裝未醒。

「起來了,要行動了。」

顧覓清伸了個懶腰問道:「你睡得好嗎?」

顏九成坐了起來,點了點頭:「嗯,我睡得挺好,你也睡得好吧,我聽你都打呼嚕了。」

「誰?我打呼嚕?!我從來都不打呼嚕1顧覓清嗔怒道。

顏九成絲毫沒有發現顧覓清是假寐,只覺得她又羞又惱很是可愛。

「你說,這些科學家在這兒過得好不好?」老弔問宣林。

「要看你說的好,是哪種好。」

「我看這麼點地方,就這麼大,物質生活再好,能好到哪裡去?這不跟鳥籠子一樣嗎?怎麼還會有這麼多科學家從世界各地過來呢?」老吊百思不得其解。

他不明白的是,能被這收留的科學家都是全球頗有盛名的大科學家或極有潛力的年輕科學家。科學家,就沖著這三個字,就代表了社會地位。他們在自己的國家有社會地位,也不缺錢,為什麼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呢?

這是粗人老吊特別不理解的地方,在沒來戰區,還在訓練基地查看這邊的資料的時候,他就很不理解了。

「你說,這十年,全球有三十幾個頂級化學,生物類科學家主動放棄自己國家的國籍,逃亡到戰區當黑科?1當時的老吊對組織給予的這份資料里這一段的內容就十分意外,甚至不敢相信。

三十幾個頂級化學,生物類科學家啊,在老吊的世界里,科學家這種物種本身就不多,這麼巴掌大的地方居然聚集了這麼多?!

「對,也許更多,我們掌握的資料並不詳細。」

如今來了戰區后,看到周遭這一切,愈發覺得不可思議。

「這他娘的跟圈養有啥區別啊?」老吊忍不住罵了句。

撒丫子甩膀子跑一圈,一小時就夠了,撐死了兩小時,那古代皇帝的後花園都比這兒大。再說了,古代皇帝後花園還有那麼多妃子呢,這呢?啥都沒。雖然有幾個長得還算好看的工作人員吧,可也不是每個人都是Heidi,像Heidi一樣好看的,實在是太少了。

老吊就特煩一些小文青總說什麼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屁。

好看的皮囊哪有那麼多,倒是隨便一個醜八怪都說自己是有趣的靈魂。明明是有趣的靈魂千篇一律,好看的皮囊才萬一挑一呢。扯遠了,不扯女人。難道這些科學家就不需要愛情嗎?這個別墅區加上工作人員,就在這些人里社交,能找到科學家們要的愛情嗎?

退一萬步說,科學家和科學家相愛了,他們有愛情。

那他們的孩子呢?怎麼接受教育呢?這教育不僅僅是交給他智慧,他還得跟這個世界去交流。

那他們要親情嗎?難道他們不想念父母,很多人都是已婚都狀態直接單槍匹馬拋下一切過來的,難道他們不想念妻兒?

如果是這樣,那跟機器人有什麼區別?

「你說,就為了科研,一切都放棄了來這裡,他們是不是瘋了?」老吊伸出手按了按自己受傷的腿,打了吊瓶后,身體覺得好多了,只是腿依舊不利索,這也正常,剮去這麼大塊肉,一時半會兒的,利索不了。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宣林卻能理解。